猫头本鹰

F

友人和我说到新角色猛禽,带着一种“我看透那个婊子了”的愤懑,然后去找(自认为)和迪克有一腿的人发泄”,我笑到猪叫……然后他还和丧钟碰了个头,我想了一下,是时候让这帮中老年受害者在一起开个会了(别

所以不讲什么道理,一定要找个理由就叫“格雷森酒吧”吧,大概就是超级英雄咖啡馆那种。

出场角色:丧钟、夜枭、猛禽、老虎……午夜


“你知道的,很多年了。”丧钟开口说,他的声音听起来比头发年轻许多,“这事得从黄金时期说起,他那个时候还一点都不懂得害臊,只穿了一个……”

“这毫无意义。”阴影中走出的夜枭嘶嘶地说道,他已不知所踪太多个日夜,没人知道他在那里,没人知道他是否憔悴,没人看清他的模样,只听到他冷漠的说:“我的存在于远比你想象的还要久远,我拥有理查德的时间自然和我的存在一样久远。”

空气静默了短短几秒,夜枭又补充道:“古早漫。”

“你可得了吧。”猛禽发出一声嗤笑,这家伙是最近新来的,但他看起来对这地轻车熟路的很,他毫不留情的挑衅着来自另一个宇宙的统治者的权威:“你甚至都叫不出来他的名字,他叫迪克,迪克就行,蝙蝠侠的管家都不叫他理查德了。谁他妈是你的理查德。你明白事情的重点在哪么?傻鸟,在这我们都知道谁他妈到底是什么模样,你才是浑水摸鱼的那个,你的那个理查德被你自己杀死了,所以你想要个一样的甜心当替代品,仅此而已。”

“还有你,丧钟。”猛禽大口干掉了自己面前的威士忌,他歪着嘴嘲讽每一个在场来宾:“你现在在哪呢?让我想想,在忙着和泰坦打架?去给雷晓奥古擦鞋?还是他妈的和绿箭侠谈情说爱?”

丧钟拔出了他的利刃,但是不指向任何人,刀刃在吧台上划出刺耳的诡异音调,所有人都为此皱了眉头,“终有一天我会毁了他,就像我毁了布鲁德海文。”

“哦。”猛禽毫无波动的感叹,他装模作样的鼓了鼓掌,“滚吧,谁让你出现在这里的。你连杰森陶德都骚扰过了。”

这位英勇的老人这下没了声音,他难得叹息,“只是反派的职责所在。”

“听起来真他妈伟大。”猛禽用手肘捅了捅坐在他旁边,从开始到现在都没有说过话的人,“还职责所在。所以这就是我这种新角色的优点,哈哈,谁他妈都不认识我,谁他妈也都不在乎我,而我,我只要在乎迪克就行了。”

“你在乎的是他的母亲。”那人远离了猛禽一点,尖刻的指出事情的真相。他的声音粗粝但不沙哑,两只眼睛此刻像没精神一样耷拉着眼皮,但依然是严肃的说:“我觉得我不该出现在这里,到底管我什么事?”

“我觉得我才是。”午夜说着,耸了耸肩:“我只是多看了那小子的屁股几眼,这有什么问题,我是个gay。而老虎,别不承认,你和迪基熟悉的很。我相信在你们搭档的时候有很多愉快的经历,是不是?迪基挺招人喜欢的。”

“我要吐了。”老虎瞪了瞪午夜,而后回忆起什么,简洁的评价道“一般吧。”

“看吧。”午夜笑了一声,“我相信这是一位坎大哈虎王能给出的做高评价了。”



懒得写东西,唉

实际老虎没少夸格雷森

评论(3)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