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头本鹰

[叶黄]当我们怀念过去的时候我们到底在怀念什么

Summary:当迟暮。

Warning:ABO生子系列文。书信体,全部私设

前文1:当我们讨论怀孕的时候我们到底在讨论什么

前文2:当我们养育孩子的时候我们到底在养育什么

 

父亲:

 

  老爹,展信佳。

  现在我坐在您病房的门外,用我的孙子从作业本上撕下的纸,和护士给我水性笔,准备写一封信给您。看在我已经很久没有和您絮絮叨叨的份上,即使再不耐烦,也请您包容一下。

 您一点都不可爱的曾孙子昨天还向我过问他太爷爷您的情况,我如实回答了:你太爷爷正在追逐你小太爷爷的脚步。

 那小太爷爷为什么不等等太爷爷?

 你太爷爷年轻的时候啊,走得太快了,让你小太爷爷追了好久好久好久,所以现在就要让你大爷爷反过来追你小爷爷了啊。

 哈哈,我知道这么形容要是被老爸听见免不掉又要絮叨我一番,可惜是他现在没空理我了。您知道,我向来嫌他念叨的烦,可听不到还觉得十分想念,只能说习惯真是可怕的东西。这么说是挺烂俗的,但老爸可是和我讲过,当初您也就是这么对他说的。原话是不是什么“少天儿大大,我好像生病了。这几天没听到你在我耳边说废话我竟然有点想。”,这种。作为表白可以说何止是不动听,大概只有我爸这种受虐狂能接受了。

 再往前几年您俩就特别喜欢回忆过去,我记您曾直说“毕竟不知道还有多少未来可以把握了,那不如就缅怀一下光荣岁月”,直接被老爸没收电子烟。而后您悻悻然地说“人就得服老。”,看起来真的委屈,老爸还真就把电子烟有还给您了。苏姨以前就笑话说,全世界只有你爸吃你爹那张委屈脸,我得举双手表示赞同。

 我刚退役没几年的时候媒体总试图通过我八卦你们这对联盟老将的私生活,后来改朝换代自然没人再理会咱们。因为我出道那年老爹您就已经不再带国家队出征,连过去看热闹都不去,后来您被调去建设规划国家青训营,直到我都退役了您才调回办公室。由于那几年国家退休人员年龄总在调整,您就一直在岗位上,老爸还常常替您抱怨此事,年纪不小却还不能换个地颐养天年,所幸回来还是五险一金高工资,只是改为一年全部坐办公室。应该就是那一年我给您买了副老花镜,我爸把流木那个账号卡送给了小卢叔叔的儿子玩。我还记得有一次我去办公室找您,看到您带着那副金丝边老花镜,正指使着同办公室的年轻职员替您写月度总结报告,还真是应了老爸所说的“你爹的脸皮就像年轮,随年龄增厚”。

 话说回来,应该也是那一年,老爸写的科幻小说在国外拿了个不大不小的奖项,老爸从职业联盟退役后当了几年主播,之后改为在家为电竞刊物供稿,彻底不再抛头露面。而写作上瘾,后来干脆开始写书,各种各样的书。不就是老爸拿奖要出国领奖的时候,您才知道老爸的写作范围已经不固定在电竞相关的行业内了么。您还挺生气的,来和我抱怨老爸为什么从未和你讲过他在另一领域开辟新天地并且已有所作为。可回忆起来,那几年您正在为国家建设青训营的事情忙前忙后,我们都懂您为何把这事看的极重,老爸更是明白的很。国家队虽然成立了很多年,并且被荣耀世邀赛带动,其他项目也在国家上拿了不少奖项,但青少年训练怎么规划还是主要把的一大关,尤其上有官僚主义,下有思维古板的孩子父母,电竞局内部青黄不接,您只好凡事亲力亲为,真是忙的顾不上家了。我那几年也搬去住战队宿舍,干脆和你们不在一个城市。所以细细算来,老爸那几年应该也是挺难受的吧,何况他还是个从来不给你我二人压力的人。

 当然,只是我这么想。等我包含歉意的去问过老爸这事的时候他用一种看智障的眼神看着我,他的说法是:那些年他沉迷写作,根本没空管咱们俩好不好?咱俩忙自己的他反而乐得清闲。也是,听说老爸年轻那会事业心和好胜心就强的要命,所以他到各个领域都有所成就,从不把自己拘泥于家庭环境当中。我们俩个是他的羁绊,是他的牵挂,却必然不是他个人事业上的绊脚石和拦路虎。

 后来我二十七,已经退役四年。选择退役还是参考了老爸当年。和他一样,我选择在还没有进入状态下滑期就激流勇退,这样如果有人记得我们,也只记得我们在鼎盛时期的辉煌,人生有那么多遗憾,顾此失彼,也在情理之中。就好像早年我为了上高中没有去过青训营,你们觉得没上高中有点遗憾,我还觉得没去青训营有点遗憾呢。所以退役之后我也选择继续读书,从专科考本科,还选了个您看不太好的会计专业,可是您拿我叶秋小叔举例就太没有说服力了,小叔自己做的公司也做成了业内巨头。后来毕业出来找工作的确是麻烦了点,当我拿着几个offer无法抉择的时候,还是您慧眼如炬的点通了我,虽然您只用了一句常说的话——去做你向往的,并且正确的选择。

  老爸也总是这样,可以说从小到大你们都是这样,有时候我甚至疑惑我的是非观和道德观到底是怎么形成的?毕竟我从来都是自己做选择,可乐或者雪碧,玩电脑或者复习,进联盟或者上学,退役或者继续。我想大概是遗传基因的获胜,在这里我可以自豪的宣布,我可是你们俩个的儿子,我怎么可能是个糟糕的人?而你们如此地尊重我,因为我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更因为我是你们的儿子,不是么?

 老爸向来明智,您则是过分睿智。在我最开始决定进军职业圈的时候,您很严肃的和我谈话,对话的重点就是:您非常不欣赏我为了延续你们的梦想而选择这条路。说实话,我非常震惊,我仔细的思考是不是我真的做错了,却完全想不出个所以然,当时我只知道有大部分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延续自己的事业,就比如我就曾听到隔壁王叔叔说希望自己的孩子能继承自己魔术师的名号,您不也是说老爸当年在我抓周的时候很想让我抓到那把夜雨声烦的冰雨么?于是我想这么做,用我以后的一部分人生去为你们做点重要的事。您却纠正我说我的存在对你们的人生就已经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了。

 您耐心的说,站在两个成年人的立场上给我解释,这不是一回事,期望是期望,期望应该是很美好的东西,给出去的期望有爱在里面,得到的回应,便会得到很漂亮的果实。而不是像我当时想的那样,我以为我在奉献,实则是让自己活在影子里。您说抱着为你们做点什么的想法去打荣耀,我永远都不能赢。

 感谢您,让我明白了更重要的东西。我还是选择了打荣耀,仅仅为了自己,为了胜利。这样回想起来你们一并得到的那些喜悦,就像是您形容我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您的感觉,是野图boss掉落的银武材料,它在那,你却不一定拿到,如果得到了,那就是让人感动的额外惊喜。

 我也从未仔细了解过你们的故事,只不过是从细碎语言的细枝末节处开始进行想象,我时常想如果有人能用好的文字开启你们人生的诗篇,那他一定是个很厉害的人。后来偶然和苏姨提及此事,他神神秘秘的给了我一个U盘,叫我拿回家自己欣赏,别让你俩知道。我想你们也猜得到里面是什么,哈哈哈,没想到还真有人写了,而且还写了不少,毕竟你们俩也是名人嘛。用老爸说自己的话就是,有实力的偶像。那些作品各种各样,可谓千奇百怪,匪夷所思,不由得让我也天马行空的想了很多可能性。没准我们也就是一个平行时空,这样想就会没那么悲伤,因为我知道还有无数个世界的你们仍年少,风华正茂时,为自己选的路或喜或悲,但一定是在走的,一定从未停止前行。

  不得不说有一些写的真是有意思,简直让我目瞪口呆,甚至怀疑是不是老爸在做艺术创作的那几年来干脆亲自下水操盘,要不怎么这么精彩,这么还原?

  刚刚女儿给我送来了苹果,我想留一半给您,护士却说您现在无法做咀嚼动作,所以苹果不在饮食范围内。这句话让我不太舒服,毕竟有些事情,我一度怀疑只是我童年的噩梦,醒来时他那样闪闪发亮的守护着我。曾有太多次了,手机亮起来的时候我以为那会是一段长长长长的文字泡,就像您说小叶走后眼角好像总有黄色的身影飞快的掠过一样。我只能感恩他是没有痛苦得在睡梦中离去,可我几乎不敢想象在他身边苏醒的您当时是什么心情。

  您叫我打印出了很多照片,有你们的合照,单人照,还有老朋友们,更多的则是没有人物的风景,美食。我看到了那些照片上右下角都带着老爸微博的水印。您翻阅着这些照片时怀念的和我说,很多事情您这辈子都压过老爸一头,比如荣耀。但是竟然是在这里被落下了,虽然早就有心理准备,却比这辈子任何一场比赛输的都要不甘心,是您这辈子最不甘心的事情。却又说如果是自己先离开,就更是欺负他,您根本舍不得。您笑这如此矛盾,又无法选择。是啊,人生如此,但即便必然不能凡事得偿所愿,但现在这般睹物思人,也终究是好过了未曾开始。

  时间差不多,我也得先回家了。人当然得服老,对此我和您保持一致看法。而今我都年过半百了,疲劳感像棵树般在身体里扎根,有时候真没办法想象为什么年轻的时候能那么活跃。

  我爱您,父亲,和您爱爸爸一样,我爱爸爸一样,还有爸爸对咱们一样。这一定都不是我的揣测,这只是我活得这五十来年做的最有成就感的总结。在您看来我是不是说了一句废话?但我就是要说,反正您都听我们俩个念了一辈子了。

  所以请您,如果可以,我希望您放慢脚步,再回头看看我们。我和您一样想念他,非常想念。

 

 

 

叶之秋

 

20XX年 X月 X日于B市第一医院

 

 


END

 

*刘慈欣,据说他拿了雨果奖他老婆才知道他还会写小说

想写天天拿雨果奖,但又觉得这个13吹太大

 


评论(14)
热度(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