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头本鹰

You am i[短篇完]

You am I

  

只是想写两个夜翼的肉,剧情基本没用脑 

有个蓝盒子带着蓝夜翼去了另外一个时间点,在那里他遇到了红色的自己,并经历了些永生难忘的事。

Red Nightwing/Blue Nightwing无差

有微量的Jason/dick暗示

 

他们属于DC,就算我再爱他他们也属于DC。

 

*时间设定重启前是布鲁斯回归之后,重启后是罗宾之死之后

*有明显的性描写,虽然攻受无差

*OOC,OOC,以及OOC

 

-那边那个蝙蝠侠

 

  夜翼从一个楼顶跃起,像只海豚那样。他随着风跳动,穿梭,前进,制服上蓝色的鸟儿拉扯着哥谭夜里微弱且冰冷的光。透过面具观望的数字化好像整个世界都变成了密密麻麻的源代码,1111000110101010000。他冷不丁觉得有点眩晕,于是鸟儿让自己为一片风景驻足了。

  “夜翼?”他听到暗哑的,如同石土摩擦般粗粝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他不用回头就知道那是谁,作风谨慎,冷酷,看起来一点都不平易近人,他的导师,他名义上的父亲——

  “嘿蝙蝠侠! 你发什么疯!”夜翼灵活的躲开从后放射来的蝙蝠镖,一个两个三个四个

,真该给我刚刚的那个转身一个满分,他心里想。随后又飞起一脚踹开了一枚造型奇异的炸弹。

  “你还好么蝙蝠?你遇到什么巫师了?或者毒藤女?”那是枚烟雾弹,他的身体因此而停顿了一下,两秒——

  蝙蝠侠从五点钟方向向他袭来。比他快的是蝙蝠索,那玩意绊住了他的右脚,于是他选择直接用右脚攻击对方的颈部——oops,没踢中。他借力与对方拉开距离,甩出一枚飞镖移开对方的注意力,趁机掏出插在大腿一侧的匕首隔断那根绳索。

  烟幕散去,两个人都没有再动。夜翼甚至感觉到了蝙蝠侠透过面具射向他的目光,如同透过蝙蝠双翼投射出的巨大阴影,一点点蔓延至将他包裹。

  “我到底该问‘你还好么’还是‘你到底是不是蝙蝠侠’?”。他像往常那样边插科打诨边在心里分析,蝙蝠侠看起来不像是失去理智的样子——可他妈一个会攻击夜翼的蝙蝠侠你能说他还有理智么

  “你是夜翼。”这是个肯定句,蝙蝠侠近乎严肃的说。而对夜翼来说这人只是动了几下嘴皮子,然后说了一句废话,一个带着咏叹调的哲学命题:哦夜翼,你为什么是夜翼?

  “我当然是夜翼。”他翻了个谁都看不见的白眼。他终于有机会正视蝙蝠侠,而这终于让他发现问题所在。

  “你今天看起来很不一样。”说完他吹了个口哨。我没在和谁调情,夜翼告诉自己,虽然这句话就是句三流搭讪台词。但明显他不能因此而得到一个热吻乃至一场完美性爱。“你的制服……你终于拿掉你那个穿在外面的三角裤了?”

  他只得到了一个瞪视,虽然他看不见但他感觉的到。

  “这里是夜翼。”通讯器里突然传出一个耳熟的声音,他不得不惊讶的张大了嘴。使劲的按了按耳机,或许是他听错——

  “嘿蝙蝠,你还好么?”通讯器里的他——那当然是他,那也是夜翼,而眼前这个蝙蝠侠攻击他的原因已经如此一目了然了。一个夜翼两个夜翼,我们都是夜翼。

  他在做梦,还是因为某种原因穿越了平行世界。不管是那种都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我很好。”蝙蝠侠侧过身接通自己的通讯,回答道。

  “替我向他问好。”他朝着蝙蝠侠做口型。

  后者明显明白了他的意思,并接着在通讯里回答:“只是有个麻烦,需要你过来一下。”

  “哇哦。”通讯器那边的那个夜翼还没发现他们的通信频道被另外一个人(老天啊还是夜翼)当背景音乐听,并感叹着:“这有可有点难得,两分钟。什么麻烦?”

  “大麻烦(The Big trouble)。”

  

 

  

-红色的鸟蓝色的鸟

 

  “我觉得蓝色也挺不错的。”迪克说。不,应该是其中一个迪克说。他们相处的还挺好的,但倒也是意料之内。迪克格雷森,哥谭的帕里斯希尔顿*,只要他想他能和任何人相处的不错。现在两个迪克分别窝在沙发的两个角落用一盘小甜饼做分割。阿尔弗雷德,这位值得钦佩的管家,面对蝙蝠侠拎回家的两只夜翼只是抬了抬眼,从衣柜里翻出了两件毛衣——蓝色和红色,这和他们制服上的颜色一样。而两位迪克也围绕制服的颜色进行了些许讨论。

  “我也觉得不错,伙计。谢谢阿尔,无论哪个世界的你做出来的小甜饼都一样好吃。”蓝色的迪克,我们现在开始叫他迪基。他往嘴里塞了一块小甜饼,囫囵的就这红茶咽下去。

  “而无论是哪个世界的理查德少爷都应该学会了细嚼慢咽。”管家先生不赞同的端起了放在沙发上的盘子,摆上茶几。

  迪基回报了一个甜美的笑容,转头像迪克吐了吐舌头。

  “我们刚说到哪了。我和另外一个自己坐在一起喝茶吃甜点讨论对方的制服,怎么感觉有点像初中男孩子的聚会?我敢打赌你的感情史也一样丰富。”迪克说。

  “当然,因为你就是我。”没错初中男孩子聚会,他和另外讨论自己的感情史,说不定晚上还一起看个黄片什么的,这种经验绝对世间少有。“我们说制服,甜心。我是蓝色而你是红色。你为什么是红色?”

  “那你为什么是蓝色?”

  两个大男孩相视而笑。

 

  布鲁斯走进来的时候看到这样一副其乐融融的场面,完全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双倍胃疼。他面色异常淡然的在旁边的沙发坐下。两个迪克又被转移了注意力,他们不约而同的向布鲁斯打招呼,然后解释了一下称呼问题。

  在刚回蝙蝠洞的时候他们就做过一些调查了:

  “你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蝙蝠侠用喑哑的嗓音问。

  “我不知道。”迪基努力的思考过后回答,“我真的不知道。你看,我像往常那样下班后睡了一觉……”

  “上班?”迪克打断了他,用惊异的语气。

  “你没有么?”除开制服之外的第一个不同点,还挺有趣的。“我在警局工作,白天当拿执照的警察,晚上当义警。”

  “还挺丰富的。”布鲁斯不冷不淡的评价道,而后斜睨了迪克一眼。“他只有些不太成功的投资。”

  “嘿那不是我的错。而你在我自己面前揭我的短!”迪克翻了个白眼,决定转移这个话题,“继续,你上班,然后呢?”

  “然后我回家睡了一觉。晚上起来换上制服出去夜巡。就这么简单。”迪基说完这些又转头看迪克,“投资?你去搞投资?我以为我们不擅长这个。”

  “你们当然不擅长。”布鲁斯总结,两个迪克同时耸了耸肩。“最近遇到过什么敌人吗?”

  “没谁,都是老伙计。丧钟来烦过我几次,但没什么大事。黑面具搞了批外星毒品,已经被炸到天边儿去了。杰森来找过我,不过他哪算是敌人*。毒藤女倒是来了次布鲁德海文……”

  “布鲁德海文?”第二次迪克感叹出声。

  迪基打了个响指,“布鲁德海文。那你呢?”

  “我还在哥谭,偶尔还和布鲁斯组个队什么的。”他抬起下巴指了指布鲁斯,然后控诉道:“他上次还打掉我一颗牙。”

  布鲁斯简直懒得理迪克,而迪基笑出了声。

  “当然,他是为了救我。”迪克补充。

  迪基显然理不清“打掉他一颗牙”和“救他”有着怎样的必然联系,这是个太长的故事,叫迪克自己讲给自己听好了。迪基那边没什么明显的线索,布鲁斯决定呼叫瞭望塔,让赛博帮忙分析下哥谭最近的空间震荡或是时间稳定之类什么的。

  应该在时间方面着手,布鲁斯想。他一直有些恍惚的印象,正义联盟里已不记其名的同伴,四个相同却又截然不同的罗宾。他在冥想中探究到的那梦境是他另外一个人生,直到闪电侠送来那封信印证了他的猜测——他们目前所在的这个世界的时间线曾被改变过。

  而曾经在梦境中出现过的蓝色夜翼,此时此刻站在他面前,让他产生了恍惚的错乱。

  不明原因的,这孩子穿越过时间的海洋来到了这里。他有责任把他送回到正确的时间点上,不光因为这样不知道能掀起多少涟漪会产生怎样的蝴蝶效应,更是因为让迪克格雷森回家,绝对是布鲁斯韦恩的义务之一。

 

 

-还有一只鸟

  

  迪克刚给迪基讲了关于猫头鹰法庭的事,迪基表示感叹。相比起来迪基的身世要单纯多了,看起来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当然也有可能是他还不知道。

  “也许我得堤防着点。”最后他这么评价。

  “得了,我相信你的生活和我一样精彩。还有上次满大街都是吸血鬼,和那些没理智的怪物打架搞得我们几个好像在玩真人版生化危机*。

  很显然两个人把比较自己境遇的不同或者相同当成了很大的娱乐,事实上也的确挺有趣的——

  “罗宾制服?你是说鳞片小短裤?”迪基用两只手比划出一个三角形。

  “小短裤?不……完全没用过那种东西。你穿过那玩意?十六岁的男孩能穿那玩意吗?”

  “事实上我十一岁就开始穿了。(迪克在旁边惊叹了一声你这么早就当罗宾!)而我十六岁也还在穿……而最有意思的不是你自己穿着它,而是你看你的继任者还穿着它。”

  “你是说杰森?天啊让我想象一下……”

  最后不知道迪克到底在脑子里勾勒出了怎样的一幅画面而让自己狂笑不止。

  “说到杰森,他怎么样?你说他来找你?”迪克停止笑声之后揉了揉脸,问道。“不如我们先核对一下,小丑?”

  迪基点了点头。

  “Redhood?”

  迪基又点了点头,然后说道:  “他挺好的。事实上谁知道他来干嘛,他穿着我的制服,在布鲁德海文杀了几个罪犯,还掐着我的脖子不让我当夜翼。这比拿枪指着我的头说be my robin还傻。最后还把自己变成了奇怪的触手外星人,还好他把自己变回来了,否则我简直没法和布鲁斯交代。”

  “Be my robin又是怎么一回事?”

  “布鲁斯之前死了一次……”

  而后在分享了一瓶啤酒之后他们又讨论了原泰坦和丧钟,现在的正义联盟(赛博他整个辈分都不对了!火星猎人呢?),红罗宾以及他的小队,还有历任女朋友(迪基在此方面略胜一筹)。

  “我不敢相信你这么对芭芭拉!?还差点和星火结婚,我们两个可没发展到那份上……*”

  “我再也不想回忆死了神父的婚礼了老天。芭芭拉是个好女人,是我对不起他……”

  “还有那只小鸟。”迪克扔出去一个啤酒罐。“他还好么?”

  “达米安?他不错,活蹦乱跳的和提米吵架,还在蝙蝠洞养了只牛。我都没看到他,罗宾不在蝙蝠侠身边?”

  “他不在了。再也不在了。”

  迪基愣了一下,看着迪克面对他露出了一个快要哭了的表情。

  “这……这让人有点难以置信。”迪基试着在心里想象了一下那副场景——达米安不在了。不是闹别扭一个人夜巡,不是被母亲拐回了刺客联盟,而是真正的不在了。没人再训练Ace或是那头牛,他的弟弟离开了他,独自一人走上通往地狱的路。——光是想象就让他冷的连牙齿都打起颤来。

  “这不是你的错,是么?”迪基这样问。

  “事实上那就是我的错,如果我……”

  迪基忍不住伸出一只手揽过另一个自己。

  他就安静的听着迪克讲述。他觉得应该像往常那样,安慰点别人什么。但一切修饰过的辞藻都显得过于娇柔捏造。而他所在的立场根本无法让他正确断定另外一个自己是否有错。

  他只能在心里问过自己,如果是自己也会如此自责的吧。

 

 

-滚成了一个球

  

 此处有和谐,欢迎去随缘居或者微博观看。

 

  “不,也不是没机会了。”

  “你还指望我哪天再莫名其妙的穿越过来么?”

  “当然不。你可以试试自己来,相信咱们身体的柔韧程度吧,兄弟。”

 

 

-永远挂在你胸前的R

 

  “所以我只要等着就好了?”迪基换回了他的制服随时待命,虽然他不能出去夜巡。“我是时间汪洋上的一梭孤舟,不小心被海浪冲到了另一个岸边。而我只需要等待时间线的自我循环过滤,就能回到原来的时间点了。过滤……这词让人不太舒服,我不会被筛去奇怪的地方吧?”

  “不会。”蝙蝠侠回答他。“只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

  “好吧好吧……阿尔弗雷德保佑。”

 

  他和另外一个迪克在卧室在经历过一场近乎完美的性爱后一觉睡到了第二天中午,午饭后提米回来了一趟,他拥抱了这个红罗宾,还摸了把对方短翘的头发。

  “其实你把头发在留长点也不错。”他建议道,而后说“你也在和superboy交往吧。”

  红罗宾好像呛了一口红茶。

 

  “你怎么确定我是蝙蝠侠,不是别人假扮的。”晚饭后在蝙蝠洞,刚刚换上蝙蝠侠装备的布鲁斯问他。

  “那你为什么会确定我是夜翼,是迪克格雷森,而不是一个拙劣的模仿者?”他回报了同一个问题,走上前给了这个蝙蝠侠一个拥抱。“我和你一样。因为你就是蝙蝠侠,而我就是夜翼。”

  他松开手,忍不住小声嘟囔:“明明年轻不少,皱起来的眉头却一样。”

  “我听到了,迪基

 

  有一个问题被扔到了最后的最后。迪基注意到他可以透过自己的手看蝙蝠洞的电脑屏幕,腰部以下也已经全部半透明了。

  “还记得我们名字的由来么,那个氪星传说。”现在是午夜,另一个夜翼的夜巡时间。他只得隔着通讯器问。

  “看来我们名字的由来也不太一样。”

  “那你呢?”

  “家族统一。就这么简单,Redhood,redrobin,and rednightwing。”

  “那么再见,Red。”

  “再见,Blue。请帮我拥抱他,他永远是最好的。”

  “当然,因为我们爱他。

 

 

END

 

后记:

 

“你他妈又发什么疯,格雷森。别扑上来,像只狼狗一样你要干嘛?”

“没什么,Little D,活着真好不是么?我有点想亲你一下,就一下……你打我干什么?”

 

 

 

*官方梗不用打我脸谢谢XD

*指重启前夜翼主刊《Blood borther》部分

*新52《我,吸血鬼》剧情

 

看着那一堆夜翼夜翼迪克迪基迪克无力校对(瘫

实际迪克没那么脆弱我知道,但就是有一种“因为面对的是最了解自己的另一个自己,所以表现的弱一点没有关系”,的感觉。他总是在家人面前表现出最完美向上的一面,也许有些情感就那么压在心底藏在盒子里谁也不知道。当然这都是我自己理解啦。

以及,他俩聊自己的事就像谈梗一样是怎么回事啦XD


评论(1)
热度(37)
  1. 卷子奇侠猫头本鹰 转载了此文字
  2. A WOLF AROUND U猫头本鹰 转载了此文字
    达米安好困惑23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