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头本鹰

[白黑]Just merry christmas

 

*设定在第一季的圣诞,神根岛之后结局之前吧(大概

 

*时间线BUG又短又小不甜可傻又白,总之慎重阅读

 

 

 

  “晚上好,鲁鲁修。”朱雀走带着一身寒霜走进学生会,肩上撒着薄薄的一层雪。他向鲁鲁修打了个招呼,然后走到长桌的一侧——鲁鲁修的对面,拉开椅子坐下。

  窗台上堆满了扎着蝴蝶结的苹果,头顶漂浮着红色的气球带着银色的缎带,桌子上有红茶和杯子蛋糕,简直完美,朱雀想,除了冷清了点。

   “晚上好,不去参加军队的庆祝活动么?”鲁鲁修的视线甚至没离开手里的书,他只是问道。这句话在感觉上有点习惯,每天都有人再问他,例如“不去参加军队的活动么?”或者“不去军队的练习么?”“今天军队休息?”“不回军队吃饭没有问题么?”,等等。

  “不了。”朱雀给自己倒了杯红茶,用手掌贴着被子汲取热度。他莫名其妙有点不安“我还是不太习惯。”

  “习惯什么?”鲁鲁修终于抬眼看了看朱雀,朱雀为此露出一个完全可以称为甜蜜的微笑。

  “圣诞。我是说过圣诞。我不信这个,而原来……”他顿了一下,“原来我们也不过这个。”

  朱雀捕捉到有个瞬间鲁鲁修的瞳孔似乎放大了,而对方马上垂下了眼睑。

  “你在看书,那娜娜莉呢?”

  “她已经睡了。”似乎只要听到妹妹的名字就能让这人如获珍宝,鲁鲁修笑的有些欣慰,“她最近总是生病,大概是天气原因。我哄她先睡了,为此会长还有点不甘呢。”

  感谢上帝,不,感谢娜娜莉。鲁鲁修的笑容驱散了刚才朱雀心中滋生出的那点不安。刚才的气氛太难受了,他和鲁鲁修僵持着——不,那不是“僵持”。他永远不会和鲁鲁修“僵持”。

  “是啊,娜娜莉不在的话就没人能牵制你了。”朱雀接道。红茶有点凉了,他放下杯子站起身向鲁鲁修探过去。“你最近好像不太有精神,我看见你的黑眼圈了,鲁鲁修。”

  “看书看得有点入迷,睡得晚了。”

  “你不该这样,这会让我们担心的。”朱雀义正言辞。

  鲁鲁修的手好像抖了一下。

  “你在看什么书?”

  “《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An Inquiry into the Nature and Causes of the Wealth of Nations)”

  朱雀瑟缩了一下。

  “《国富论》(The Wealth of Nations)。”我没在欺负你,鲁鲁修想翻个白眼什么的,不过那实在不太雅观。“别露出那种表情。”

  “看完讲给我怎么样?”朱雀干脆绕过桌子坐到鲁鲁修旁边,撑着脸看他。“嗯……经过总结的?”

  “没什么问题。”鲁鲁修合上书,把自己和朱雀的茶杯都填满热茶,“如果有时间的话。”

  “一定会有时间的。”

 

  他们就这么坐了一会。

  窗外的烟花学生会的灯光压平的树叶书签蛋糕的香气鲁鲁修紫色的眼睛黑色的头发有点皱的袖口没系上的风纪扣——

  “我觉得有点热。”朱雀扯了扯自己的领子。“鲁鲁修……”

  “嗯?”

  “唔……”

  “怎么了?”

  “也没什么……”

  “这明显是有什么。”

  “其实……”

  “你还好么?”

  “圣诞快乐!”

  “只是一个圣诞快乐?”

  “当然,还能有什么?我只是觉得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了?你在看书。”

  “你分明从进来就没有安静过……嗯,圣诞快乐,朱雀。”

 

  圣诞快乐。

 

  你刚才僵硬了一下,鲁鲁修,甚至瞳孔有些放大。你可能不知道,我对你的观察与了解甚至超过你对自己的了解。

  但真的我想说的只是圣诞快乐。

 

  所以,圣诞快乐。

 

 

 

END

 

 

零镇之前鲁鲁修一定又讲给zero吧,国富论也好其他什么也好。

以及,其实我真的想的是一个逗比梗……就是朱雀觉得打扰到了鲁鲁修不敢说话所以有点迟疑,然后鲁鲁修就千回百转的想了八百多种可能性最后欢快治愈的东西_(:з」∠)_

结果最后千回百转的是我的脑(。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