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头本鹰

[狼X沈]唤我之名

一.总是有那么点秘辛

恶狼大概是除了羊仙姑唯一一个知道这件事点的。其实沈王爷就是姓沈,名王爷。

有个笑话。一排鸡蛋对最后一个鸡蛋指指点点,他怎么长毛了?或者,啊真恶心竟然长毛了。再或者,好可怜长毛就会被扔掉吧?
长毛的那位怒火冲天道,老子是猕猴桃!
沈王爷就是那么个猕猴桃。但他自己当猕猴桃当得也挺开心的。凤凰城王族沈家出了个天纵奇才,五岁赋诗,八岁练武,十三岁提着一杆风骚的银枪单挑了城内第一高手。他父亲大笔一挥提了“王爷”两个字当贺礼,从此这两字就成了他的字。取意——王者为爷。
姓沈,字王爷。真他妈俗。可沈王爷俗的有格调,有品位,也俗的是那么回事,配得上这两个字。

于是到了十八岁,他就开始琢磨一事。
他瞅着凤凰城漫天绚烂的烟火略显忧伤。他是现实主义者,再美丽的稍纵即逝,也只能当做梦。于是他站在塔尖仰着那细长的脖子,四十五度角仰望,把冷风当饭吃。
就在这一天,当他打翻第八个叫他下去的侍卫后,恶狼上来了。
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叫这个王爷下去吃饭就寝成了个辛苦活,得谁谁倒霉,挨顿揍是轻的,不高兴就干脆把你从塔尖上扔下去。
恶狼上来以后就开始盘算怎么躲这顿揍,最后他决定他不说话。往墙角一蹲。大少爷,惹不起我还躲不起么?啊?我是来干嘛的?吹风啊!他寻思寻思还觉得自己挺聪明,就低头嗑瓜子。

你看这烟花好看么?迎风伫立的孔雀顶着黑眼圈回头问道,尾羽在空中飞扬的乱七八糟,可真的一点美感都没有。
好看!可好看了!恶狼头都没抬就回答,估计嘴里还嚼着瓜子,所以吐字不清。
孔雀又不说话了,恶狼继续在心里夸自己聪明,哎呦顺着他说呗!

可他妈好看有个屁用啊!!!! 

恶狼被吼的一愣,惯性的就问出来了,可这玩意不就是为了好看么?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二踢脚就已经崩到眼前了。
一匹狼被个爆竹追着到处跑,绝对比羽毛乱飞的孔雀更难看。沈王爷看恶狼好像看笑话,捡起掉地上的几颗瓜子扔进嘴里,过一会就把壳吐出来了。

孔雀还会磕瓜子呢?!恶狼在逃亡中溜个号做恍然大悟状。
所以说着炮仗为什么还会追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二.黑,但也成为了历史

恶狼比沈王爷大一岁,第一次见面在寒冬。

狼族入凤凰城那天正值新年。一千多头狼一路向北逃亡,到这只剩下不到一半,每个都拖着半条命苟延残喘。可狼就是狼,饿死的骆驼比马大,半死的狼也比狗强。饿红了眼的狼群硬是用一百人拼了凤凰城的三百守城军。正准备进城烧杀劫掠一番之时,有只傻鸟……不,有只孔雀出现了。

那时候恶狼还不算恶,拼守城军也没他的份。他在老弱病残里还占了两样,弱和残。他被护犊子的狼群拥在最中间,看着一只白色雪似的孔雀挡在路中间,突然秒杀一片,然后把银枪头抵在了他爹的脖子上。
降。这字说的太轻声,可孔雀翎扫过一片,扎进血肉的声音又太响亮。 
恶狼在狼群里大吼一声就冲出去了,刀锋和银枪铿锵出火花带过一片杀气。恶狼当时只在心里寻思,像屁雪啊。明明更像血。
然后他一只左眼就废了。

其实不全赖沈王爷尾羽扫过的那一下,恶狼刚迈上这一路的时候左眼就已经被人挠了。
这小狼崽子在自己家地盘的时候不老实,去隔壁熊岭的明里暗里的斗,最后一次事就大发了。
沈王爷枪杆都没动,就用尾巴把恶狼给扫了。仰着细长的脖子,眯着眼睛扫视一周,问,来者何人。
边上一群狼在心里问候孔雀祖宗。这傻鸟眼睛眯太细,看不着是么?
哦,狼。
还带自问自答的。
来这作甚?这回都没等别人反应,他又自答了。
逃亡。

先前说了,小崽子恶狼总是和隔壁熊岭的明争暗斗。但就是玩不过人家。于是有一天带着几个家里惯着他的长辈抓了人家少主,一只灰色大狗熊。就给活生生玩死了。倒霉孩子自己觉得挺解气的把尸体扔人家门口了,第二天迎来的就是真正的腥风血雨。
南岭的熊和北岭的狼火拼了整整三天,恶狼的左眼就是在这场战役里被熊族首领挠了。最后以狼举族逃亡画上了逗号。还没结束,熊王失去爱子却为报上大仇却被人跑了,就用了更狠的招数。一个狼头一两银子,两个狼头三两银子。恶狼的头,十两银子。凡是提狼头觐见者以后皆为南岭熊族的上宾,对熊族终生有恩。
呸,钱真多。这就是狼族听到这消息的第一反应。
而后就和开始说的一样,他们一路杀到凤凰城,逃到凤凰城。

就是那小子杀了熊族的那个乡巴佬?
枪锋一转,沈王爷的枪头就抵在了倒在地上半死不活的恶狼身上。那就你俩随我进城吧。然后一手一指恶狼他爹,一手用枪挑着恶狼领子,拖着就走了。
进了城才明白,难怪这傻鸟叫熊族乡巴佬,他们狼族也根本就是乡巴佬。痴痴呆呆的一路走到大殿,两只狼寻思,金碧辉煌,不也就这样了。

后来狼爹承认,他其实是真魔障了才和这鸟进城的。
就在那一晚,狼族首领宣誓誓死效忠凤凰城皇室。以凤凰为图腾,以沈王爷的纹章为军徽,立为沈家军。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支军队挂着护城主力的名号,实在沈王爷的,私兵。


正文未完。


附赠另一个短篇

关于昵称

沈王爷外号多,那也都是一个人取的。别人也没这胆不是。不过恶狼叫他傻鸟也必然是有原因的。



谁都知道沈王爷不傻,顶多就是疯。可比起沈井冰,沈新浪这种直击真相的外号,狼统领就是愿意叫他“傻鸟”。

其实这和狼统领的情史有关系。曾几何时他也是条风流倜傥迷倒万千母狼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翩翩公子哥……啊!
假的。好吧风流倜傥迷倒万千母狼是真的,不过后半句……其实狼他还不是统领的时候,就是方圆几公里有名的IQ不高EQ负数的傻小子。就那一次吧,隔壁村美少狼名曰小花,年芳十八一直未嫁,追求者大大的有。可小花谁都给好脸色,单单对着狼统领凶神恶煞,动辄揪耳朵掐肉,一见面就找理由扇他巴掌。
狼统领就纳闷,我也没招惹这妞啊,怎么就专挑我过不去?
后来狼带着几十个兄弟准备离开村子去外闯荡的那天,小花来给他们送行,狼第一次看这娘们一脸落寞的在角落里看着他。直到已经开始踏上征途,狼才听到身后传来声嘶力竭的女人哭喊声:
他妈的!你个傻——狼!
傻——狼!!!
傻——!
狼——!

旁边的兄弟脸色复杂的锤他一拳,行啊你,把村花的心挂的这么紧。
他一呲牙,说什么呢你?这娘们走都不让我好好走啊……最毒妇人心。
对方也一呲牙,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这叫别扭!叫娇羞!人家明面是骂你,其实喜欢着你呢!
他一撇嘴。

所谓有些事情不亲自体会一次,永远都不会懂。所以以上这个道理,狼终于在他当了统领的很久以后明白了。
但这可没什么见鬼的别扭和娇羞,他只是单纯的苦恼着——我是一只狼,怎么就看上一直哪高往哪蹦跶的鸟了?

再然后,每次有人疑惑的问他,哎统领,你不觉得疯鸟更适合咱们王爷吗?你怎么就乐意叫他傻鸟呢?
他总是默默的糊别人一熊脸瓜子皮。
——完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