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头本鹰

暗涌undercurrents

Notes:邪恶永恒衍生E3背景同人,疯狂二设,全部胡扯,狗血烂俗只是为了谈恋爱

Jason Todd/Richard Grayson

Thomas Wayne Jr./Richard Grayson

  


  他踏过雨水驶过哥谭大桥,机车轮胎与地面摩擦伴随引擎轰隆巨响的协奏曲都被溅起的层层水花淹没。迎面扑来的风模糊着他视线里的哥谭,笼罩在一片阴雨之中的城市和被核辐射污染过的废墟毫无二致。这让他晃神了几秒,将近湿透的外套和裤腿又提醒他加快速度。

 他得赶回去。

 还有人在等他。

 

 

1

 杰森小心翼翼的从他所在的角落里起身,蹑手蹑脚的走出阴影,好像在躲避着静默空气中回响着爆炸物倒计时的滴答声。黏腻的汗液让他的脚趾在袜子里打了个滑,他吞了吞口水,屏住呼吸,四处张望——这里只有他一个人了。确认了这一点的杰森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在保持警惕的同时将注意力集中在面前的炸弹上。

 放轻松,红头罩先生。你可是个勇士,即将拯救哥谭于水火之中的英雄,这点小伎俩能奈你何?想到如此的杰森挥了挥手中的钳子,加快了动作。倒计时依旧阴魂不散,杰森熟练地拆开炸弹外壳,视线扫过里面绕成一团的电线。先是黄色,而后是绿色,再是蓝色,最后是红色,或者不剪,红色是他的幸运色。

 他当然不是仅靠直觉来搞定这些恐怖的炸弹。他了解小丑,那个癫狂的男人,让他恶心的疯子。可他十岁就和这人生活在一起。小丑毁了他,他的一切,用一场谋划已久的爆炸。他只听到耳边剧烈的轰鸣,热浪拂过脸颊,和哥谭闷热夏日里浓郁燥热的风一样,在他每日打开房门时撞他一个措手不及,打破一切现状。之后小丑却又试图救他,为了自己那点可笑又无聊的自尊心和不知何处而来的愧疚感。虽然做的不尽人意,却得到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就比如说这个,拆炸弹。

 我从十二岁就跟着那傻逼屁股后面拆炸弹了。杰森不由得想到。所以我熟知小丑的一切套路,今天是星期三,颜色依早上吃到的甘草糖颜色排序,哈莉给了他暗示。那把甘草糖现在还有些放在他的侧兜里,也许他可以在回去的路上掰碎掉喂鸟——

 “我觉得你应该先剪红色的那根。”耳边突然响起的声音让杰森打了个激灵,在他转过头之前右手已经条件反射的攻击了过去,对方则轻而易举闪开了他的攻击,像只灵巧的鸟儿那样向后跃起,跳到他另外一个方向。

 “小宝贝,你妈妈知道你这个时间没有好好躺在床上睡觉么?”被面具笼罩的声音依然无比轻快。

 “紧身衣?认真的?”杰森反击道。来人看起来和杰森差不多高,还未张开的少年身体柔软纤长,包裹在黑色的紧身衣里有种奇异的色情感,领口和胯骨的接缝处被深红色的线条修饰,锋芒毕露。他想到最近在风口浪尖的新角色,地下国王养的小宠物——当然,这个只是来自各方的恶意嘲笑,毕竟这小子第一次出场就用真材实料给夜枭拿下了整个布鲁德海文的反抗势力。其名利爪,指甲锋利的尖刺为他的国王撕碎每一个拦路者的喉咙。

 “这是属于反派们的潮流么?”杰森一面警惕着炸弹的倒计时,一面在心里暗自计数。杰森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开始向另外一个方向后退。

 “你们几个人,犯罪……什么来着?”杰森一边移动一边手舞足蹈的比划着,“反正是个蠢名字。然后一出场就是一群紧身衣在天上飞,看着跟马戏团升天了似的。”

 “订正一下,反派?谁是反派?”利爪摇了摇手指,像模像样的左顾右盼一番,最后指着杰森义正言辞道:“我会告你诽谤的,甘草糖小子。”说着他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根鲜红的甘草糖,送到嘴里狠狠地咬了一口,虎牙在冷光灯下一晃。杰森瞳孔一缩,他尽量不动声色的瞄向自己的口袋,果然,原本在他口袋里的红色甘草糖少了一根。而利爪的辩护还在继续,他张开双臂,听起来慷慨激昂:“我们!分明是统治者!”

 “我们庇护人们,人们跪拜我们!这分明是合理交易。” 

 “试图打破平衡的你们!才是反派吧?”说到这里,利爪抱着手臂,语气里竟带着些许的委屈。

 杰森深吸了一口气。这人是个宗教疯子,他在心里想。真巧,我也是。他为他的国王披荆斩棘,我为我的自由浴血奋战。大家不死不休,完美。

 冷汗腻在杰森背后,剩的时间不多了,他绝不能和利爪在此同归于尽,但单打独斗的话杰森毫无胜算,要么一起炸死,要么杰森自己死。杰森摆了摆头,问道:“你是来杀我的?”

 “你是谁?”利爪漫不经心的回答。

 好的好的,我知道了,无名小卒,不劳挂念。杰森气馁了一秒钟,继续问道:“那你是来干什么的?”

 “当然是拯救世界!”利爪一跃而起,连续在空中翻了三个跟头,最后落在了杰森眼前,他们离得很近,非常近,近到杰森能透过护目镜隐约的看到利爪的眼睛,那汪藏在护目镜下的蓝色就像水结成冰之后的景象,是寒风的淬炼和雪花爱着的颜色。是不是有点太近了?杰森不由自主的在心里想道。

 随后利爪毫不留恋的错过杰森,走向了杰森身后,他刚刚拆到一半的炸弹。顺着杰森继续拆除。在安然无恙的剪断了另一个根线之后,他回过头送给杰森一个得意的笑容,“你平时就这么做小丑的助手?”

  “我才不是他助手。”杰森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两步,一只手在身后紧紧地握着拳,汗液黏腻。杰森一咧嘴,“起码我不是别人的附属品。”

正小心翼翼挑开一根根电线的利爪猛地转过头,面具之下森冷的目光让杰森打了个激灵——只是一秒不到,与此同时,杰森发觉到,他抓到了利爪尾巴上的羽毛。他在意这个,利爪在意被当做夜枭附属品这回事。天啊,这当然,要是我也会在意,没有一个独立的人愿意被如此看待。而提起利爪,大家的第一反应都是什么——“夜枭的助手”“城市统治者的仆人”,更甚有“国王养的小婊子”诸如此类。就连“利爪”这个代号本身也是属于猫头鹰的一部分,暗喻其永远无法与夜枭分离,永远处于夜枭的操控之下。

这小家伙有异心。杰森咬了咬嘴唇,他有些紧张,因为一些突破和奇妙的发现。他刚刚无意间窥视到的东西很有可能在日后的战争中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而更重点的其实是,利爪的情绪让他联想到了一些与羞耻相关的,难以言喻的情感问题。

 

TBC

两个月以前的硬盘文,我尽量写完,三次元真的要忙死了6rz


评论(5)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