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头本鹰

Jason and Dick Watch a Porno

不知为何这篇找不到了,我应该发过了哦明明都很久了?

三无翻译文,嘘


    在他们发现这里只有一堆能让杰森胃疼的迪斯尼电影之后,杰森简直想“上吊自杀”,于是迪克还是建议他们去找点新鲜东西。

  他们最后站在了哥谭的一家音像店里。他还在营业,真是奇迹。天花板和地板都满是渗水,灯光不详的闪烁着,暗绿色瘢痕勃勃。唯一一个员工翘着腿坐在那,边吸烟边看报纸,看起来一点都不友好。迪克几乎可以肯定他就是个黑社会。

  商店里摇摇欲坠的架子上的录像带盒子分门别类有序的排列着。杂技演员的搜索区域被标记为“经典”,而杰森发现这边区域门口还标注着“成人”。迪克叹了一口,选了几个电影,他看过一百强的名单。

  一声哼笑在寂静的商店里响起,杰森冲到了迪克面前。“迪基!看看这个!”他挥舞着手里的盒子,“这个是你!”

  “What?”迪克抢过盒子。显然这并不是他,而是一个和夜翼该死的像的家伙,同样的发型,同样的身材类型。但脸绝不过关,鼻子太大眼睛也相差甚远。这位替身在盒子上摆了一个向下坠落的姿势,面具斜歪,衣服凌乱。“One Nightin Nightwing?”

  “我们看这个。”杰森笑的像个过圣诞的孩子。

  “该死的不,把它放回去!”迪克瞪了他一眼,推拒着杰森手中的盒子。

  “拜托,迪基?”杰森用膝盖顶开迪克,拉着迪克的衬衫袖子。“我一定做一个好男孩。我一定会收好我的枪,然后一个星期都不杀人,拜托?”

  营业员从报纸上抬眼瞥向这边的喧闹,并送给了迪克一个憔悴的眼神。

  “上帝啊,杰伊……”迪克嘟囔着,“好吧,好吧。”

  杰森窜起来亲吻了迪克的脸颊。“谢啦,宝贝。你不会后悔的。”他猛地将录像带放在了柜台前面。

  “租这个,哥们。租整整一周。”

 

-

  迪克没看到杰森兴致高昂的玩了半天古旧播放器上的‘play’之后才回到他在的床上,用手臂裹住迪克。“这个一定超牛。”杰森继续说,把迪克捞进了怀里。

  “我们会看到的。”迪克翻了个白眼。他完全不希望看到什么太淫秽的东西。说真的,还有什么能比一个色情明星来演他自己更糟?

  一阵雪花之后影片进入了重点,一切从一连串的城市镜头开始。旁白文字在屏幕下面滚动:“Bloodheaven,不义之城。小偷和杀人犯像老鼠一样猖獗逃窜他们的末日。希望是留给弱者的奢侈品。”

  “认真的?这根本没有任何意义。”迪克摇摇头。“他们甚至都没有拼对‘Blüdhaven’。”

  杰森示意他安静,“只是给它个机会,love。”

  字幕仍在继续,“Crime never sleeps in this twisted town. And neither do itslovely birds.*”实际上开始于宽阔的街道上,在夜深人静的时刻。或者说只是应该是在晚上,显然是刻意安排,灯光十分尴尬。而且很明显是手持相机拍摄,画面质量模糊出斑点。一个演员装模作样的走进了画面,穿着迪克不得不承认模仿的相当不错的夜翼制服。夜翼摆弄了一套简单的棍法,摄像机拍到了他得体的笑容。

  杰森戳着屏幕,“迪基!那是你!”

  迪克疲惫的叹了口气。

  夜翼突然被一群看起来像穿着黑色浴袍和面具的忍者包围了。“是时候行动了。”他说。而后做出了一连串配有拙劣音效的假踢,在对方恢复前率先进攻。

  “不是这么干的——”

  “嘘。”

  最终,蒙面人倒下了,夜翼站在他们的身体上,胜利。“很好,料理好了一堆垃圾。”

  但这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你好,Robin。”

  迪克不寒而栗,表情看起来和电视里的夜翼一样惊恐。“斯——斯雷德?”

  “是的,是我。”杰森让迪克保持稳定,丧钟的演员得到了一个特写。“好久不见,我的徒弟。”

夜翼挥舞着棍法,退步靠到了墙上。“我不是你的徒弟,斯雷德。从来都不是。”他猛地开始进攻,而丧钟迅速的躲开了他。

  迪克摇了摇头,“不,不,上帝啊不……”他嘟囔着,“这不能……他们不会……”

  刺客把棍子从夜翼的手上撞了出去,把人抵在了墙上。“我已经失去了我的小鸟的陪伴,”他激烈的语气透过了面具。“现在我想缅怀一点往事。”

  “斯——斯雷德,求你,”夜翼哀求道。

  “他们不会……”迪克的手指颤抖,紧张的汗水刺透了他全身。

  “他们就是,迪克。”

  丧钟把夜翼的制服扯了一个洞,而且他的眼泪如此廉价。随着身体的暴漏义务警员大口喘着气。丧钟的双手在夜翼潮红的肌肤上来回抚摸,让他呻吟,后脑懒洋洋的倚靠着自己。戴着手套的手指顺着赤裸的臀部剥光他所有的衣服。

  迪克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坐着,很久以前黑暗痛苦的回忆渗进了他的思想。但他不能移不开自己的双眼,他还感觉到了其他什么事,那件事绝对把他吓到了。

  杰森的怀抱变紧,他抚慰着迪克的手臂,“你感觉怎样?”

  “还、还好。”迪克点了点头,颤抖着咬着嘴唇。电视里的夜翼太吵,丧钟喘着粗气脱掉了自己下半身的制服,杂技演员则配合的调整自己。

  他突然被打乱了步调,不知什么时候有一双手蛇一样的滑进他的双腿之间,抚摸在他的敏感区域。“杰、杰森,不!”他哭道。

  “这就是这种电影的重点,迪基。你应该有的反应。”杰森在迪克的牛仔裤上压下痕迹,“这就是它们令人满意的作用。”他的裤子鼓起来了,他贴近了迪克的耳朵,轻声说道:“承认吧。它让你看到了你会被斯雷德如何处理。”

  迪克没有回答,只是低声呜咽着看着和他面貌似相似的人被反转,面对墙壁。夜翼敞着双腿,勃起弯曲的xing器上流出的液体滴在他的大腿上。丧钟退开几步,欣赏着自己的杰作。相机照着夜翼屈服的身体,做好了一切准备让丧钟随时可以上垒。

  “你想让我做什么,迪克?”杰森亲昵的磨蹭着迪克的后颈。

  “告诉我你的想法,Dear Robin?”丧钟阴魂不散。

  “请、请,杰伊……”

  “主、主人……求……”

  “——碰我!”

  “如你所愿。”

  “无论你说什么,宝贝。”

 

-

 

  这盘录像带在这周之内又被后退了很多次直到画面消褪。白色的雪花肯定没什么帮助,对吧。

  “很快就得回一趟那家音像店了,是吧?”迪克在第十三次重温之后咯咯笑着,在黏糊糊的床单下抱着杰森。

  “不会吧。”杰森扯起嘴角,“这可真糟,还有一堆色情录像带让我想看看。”

  “我们可以看看周围,”迪克说,“我敢肯定还有一个有更多低俗视频的地方正在营业。”

  “我好奇他们会不会有个‘红头罩之下’……”

 

end

没翻的地方是懒得翻……

  

  

 

  

 


评论(3)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