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头本鹰

Stay with me

Bruce/Dick傻白甜




①冷冷的吻②遲到③來,笑一个


 


  “你迟到了。”迪克听到蝙蝠侠冷冷的说。


  “呃?”迪克闻言眨了眨眼。他正站在蝙蝠洞口,莫名有些拘谨的扯了扯衣领,还套着制服的布鲁斯则站在远处的台阶下,声音因为吹过的凉风有点失真。他刚刚的确多耽搁了些时间,他身上紧绷的西装,整齐的领口,和完美系好的领带就是最好的证据,阿尔弗雷德的杰作。因为他有个约会,所以他必须穿上这身让他无法做出一个完美的后空翻的行头。但是那又怎样呢,他有个约会,他和蝙蝠侠有个约会。他都要哼起歌来了。


  “Oh won't you stay with me,'Cause all I need~“迪克到底还是没有忍住摇头晃脑了哼了几句,直到瞄到布鲁斯藏在镜片下面接近无可奈何地目光,他才收回没调的歌声,挤出一个腼腆的笑容。他挠了挠头,两步合并成一步的快速的窜到蝙蝠侠的面前,“好啦好啦,算我错。抱歉啦。来,笑一个。


  他伸出一只手指扯起自己的嘴角,摆了一张滑稽的笑脸出来。又伸出另一只手指,点在了布鲁斯的嘴角上——“迪克。”


  “OK!I know!”迪克投降般的快速收回手指,轻碰了一下自己的唇。他的手有些冷,可能是因为蝙蝠洞的温度偏低,也可能是紧张,也许两者皆有,大概。这些都让他的动作有些迟缓,冰凉的触感像是一个点到即止的吻,让迪克一阵晃神,不由自主的看向了布鲁斯。


  一个吻。当蝙蝠侠的面具抵着他的额头,他们之间的距离无限小又无限大。一个比之前幻想的的还有冰凉到透彻心扉,但却是真真正正的吻。


  短暂的触碰结束后,迪克松开揽住蝙蝠侠脖子的手,但对方的手却没有离开他的腰。他忍不住轻咳一声,“我猜你该去换衣服了?”


  “嗯哼。”蝙蝠侠不置可否的哼了一声,用了一个以往绝对不会用的花哨动作拽下了自己的披风——这太犯规了,各种意义上来说都是。迪克发出一声怪叫,在那漆黑幽暗的蝙蝠披风下面藏着一套深蓝的西装,正是夜翼的那个蓝色,迪克最爱的蓝色。迪克发誓布鲁斯的语调里带着得意,他说:“我可不迟到。”


  说的就好像你没迟到过似的,迪克翻了个白眼,在心里嘟囔,有几次你甚至直接放我鸽子。可那不是布鲁斯的错,当了这么久的义警,他应该已经习惯了为了各种紧急情况而牺牲自己的其他时间,比如约会,再比如约会。得了,瞧瞧你,迪克,你还在心里为他辩白。迪克拍了拍自己的头,试图让自己百转千回的脑回路回到正轨,但在此之前他还是小小的为自己哀悼了那么一下。


  “来吧,约会。”迪克为布鲁斯正了正领带。昨天是迪克的生日,他第一次为自己的好人缘感到苦恼。虽然这么说很抱歉,但他想和布鲁斯过二人世界。女孩们准备的蛋糕很完美,提姆送的礼物十分贴心,甚至杰森都回来了,达米安也难得乖乖的坐在那没有和别人打架。但他还是想和布鲁斯过二人世界,因为他们太忙了,像是孩子太多的父母,要工作,要照顾孩子,有些事还得避开孩子。可结果是,布鲁斯被联盟的事绊住了脚,他只赶上了迪克生日最后那么几秒。那时迪克已经在布鲁斯房间那张大到夸张的床上,搂着布鲁斯的枕头昏昏欲睡了。他忍不住在心里责怪布鲁斯,又责怪了责怪布鲁斯的自己,那可是大事情,正事,保护世界,他不能回来陪他过生日情有可原,他的思绪在他他脑子里打了个莫比乌斯环,搞得他都快要头疼了。


  “约会。”布鲁斯点了点头,又扯了扯自己的衣领,“这个?”


  “这不是你的主意?”迪克瞪大了眼睛,打开布鲁斯的手,抚平衣领上的褶皱。


  “我还以为你有更好的主意。”布鲁斯顿了一下,他的手扶上了迪克的脖颈,停留在那来回摩挲。“按照你喜欢的来。”


  天啊迪克,这个问题快上升成什么“用你想要的方式爱你PK用我觉得好的方式爱你”了。他懊恼的叹了口气,望向布鲁斯那深深深深的蓝眼睛。“你真麻烦。”他说,边说边解开他刚亲手弄好的领带,近乎粗暴地扯开了布鲁斯的西装扣子。


  “……”这毫不留情的抱怨让布鲁斯噎了一下。迪克还在继续糟蹋着他那些价格昂贵的定制西装,解开领带,撕开袖口,当布鲁斯终于开始思考在蝙蝠洞也不错算是新的尝试之时,迪克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看来我还得换身衣服。”迪克说着,蹲下身捡起扔在地下的领带,并认真的开始寻找刚才因为他用力过猛而崩开的扣子。“穿的简单点,找个酒吧,怎么样?马龙先生?”


  他叫他马龙先生,迪克半跪在地上撅着屁股叫他马龙先生。布鲁斯深吸一口气,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


  “找到了!”迪克猛的窜起来,把手里的扣子举到布鲁斯的眼前,眼睛里闪着光。“收好这个,要不阿尔弗雷德又要念我了。”


  “阿尔弗雷德大概还是得念你了。”


  “恩?”


  在布鲁斯把他压在操控台上之后,迪克明白了布鲁斯的意思。希望他们还有时间去酒吧,迪克意识模糊的想,毕竟这个点子还是挺不错的。但是和马龙先生在蝙蝠洞里来上一发也是不错的选择。想到如此,他的双腿夹紧了布鲁斯的腰,继续哼起了之前那首歌。


  只可惜,来自后方猛烈地进攻让他的歌声全都变了调,只剩下了含糊细碎的呻吟和急促的喘息。


  “生日快乐。”布鲁斯的声音在迪克耳边响起,他甚至感觉到对方的舌尖刮过他的耳廓。


  迪克心满意足的傻笑起来。嗯哼,看在补偿还不赖的份上,这次就算了。




END

评论(1)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