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头本鹰

【授权翻译】Transformation(jaydick)

无校对。各种意译,意译,连蒙带猜。授权书放最后。

OVQ赶上一个生日的尾巴。


HB to My Bluebird.

I just hope you find your own way.


Transformation

hawkstout

Summary:

At thirteen-years-old Dick Grayson grew a pair of beautiful black and blue wings.

In this story: Dick grows a pair of wings, suffering through a painful transformation.

Notes:

This is a short but I’m thinking I might make it into a series of stand alone shorts.

For Rubitan who’s always accidentally distracting me. <33 Ilu.


  变形金刚

 

  他的背部被撕裂。

  十三岁的他蜷缩在地上,低着头。他能感觉到有什么在自己的衬衫下移动。他的骨头在扭曲和变形,然后慢慢的从他的肌肉和皮肤里刺出。锋利血腥的骨骼穿刺感久久不散。他的胃在翻滚,强烈的痛楚让他产生呕吐的冲动。他想爬到桌子那去找他的电话,但在他到达之前另一波更可怕的痛苦就淹没了他。他尖叫着,哭倒在了地板上。

  他再次向前爬,但太痛了。他像婴儿一样蜷缩起自己的身体。这简直是酷刑,他确信自己的身体无法再承担这种痛苦了。他很冷,除了他的头和他的肩膀像燃烧的金属丝一样发烫。

  他抽泣着,直到他彻底的陷入昏迷,他即将死去。

-

  他在疼痛中醒来,比之前更甚的疼痛。他扑在床上,只觉得头晕目眩。

  一双冰凉的手轻轻落在他的头上,穿过他被汗打湿的头发。

  “没事了,我在这。”布鲁斯的声音低沉沙哑。

  “布——布鲁斯?”他连呼吸都觉得疼痛。“发——发生什么了?”他紧紧的闭上了眼睛,尝试着移动他最好不要移动的肩膀,试图控制疼痛而不是在它放大后才感觉到折磨。

  “你的骨骼正在自我重塑和生长。我知道这很痛苦,但直到我们的测试结束我都不能做任何事来阻止,人类医学可能会干扰到这个过程。我们得保持伤口清洁,确保不会感染。你得坚持下去,坚强。”

  “我想我要死了。”少年喘着粗气,他浑身发抖,寒冷让疼痛变得更加剧烈。

  “我不会让你死的。”布鲁斯坚定地说。他的手依然留在他的头发里。布鲁斯在他很边让他感觉更好更安全。布鲁斯不会让他死,如果布鲁斯正看着他,他不能就这样死去。

  天旋地转,他咬紧自己的嘴唇。他感觉到又一波疼痛来袭。他能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感觉到自己的肌肉撕裂好让它穿出皮肤之外。他在尖叫,布鲁斯紧紧的抓着他的手,轻声念着迪克所不能理解的鼓励。

  他的内心开始燃烧。

-

  当他再次醒过来的时候依旧趴在那,虽然疼痛还在但明显减轻了许多。他觉得后背沉甸甸的,他筋疲力竭,但疼痛消失的感觉太过美妙,他试图挪动自己,最终脸还是落回了床上。他只觉得浑身乏力并且缺乏协调。

  “我们假设这样能让你感到舒适。”阿尔弗雷德说。迪克,努力地,转过他的头。这位老人坐在椅子上,一只手里拿着一本厚厚的书,一只手紧握着他的手,眼里满是如释重负。

  “在没有止痛剂的情况下,你失去知觉已经四天了。”

  迪克疲惫的点了点头。

  “发生了什么事?”他试图回忆起布鲁斯和阿尔弗雷德对他所说的‘过去的四天’,但他脑海中一片模糊。“这是一场幻觉?”

  阿尔弗雷德看起来有些为难。“恐怕不是。”他放开了迪克的手,站起来,拉过来一个全身镜。

  迪克难以置信的张大了嘴。

  从他的肩膀——骨头穿出了丑陋的皮肤,血管像蜘蛛网遍布。他惊慌到无法呼吸。

  “这是什么?”他试图用力阻止自己哽咽,无规则的肿块随着他的挪动而颤抖,每动一下都痛的让他大喊。

   “翅膀。”布鲁斯的声音从门的方向传来。他的表情看起来十分复杂,难以捉摸。迪克打了个寒颤,手足无措。

  “为什么我有翅膀?”迪克问道。他以为布鲁斯知道答案,布鲁斯总是知道一切。

  布鲁斯却只是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我们扫描了你的身体,但是没有异常……我还希望你能告诉我真相。”

  迪克也摇了摇头,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他讨厌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现在他能感觉到翅膀的重量,新的神经末梢在生长,伴随着难以忍受的瘙痒。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知道!”

  “这有可能是遗传。”

  布鲁斯的这番话让迪克心情复杂。遗传吗?那他长出翅膀意义何在?

  “告诉我……告诉我你发现了什么。”他决定问道,知道也比不知道要好。

  “到目前为止你的肩胛骨和脊髓已经演变成了适应翅膀的形态。还有……你的骨髓会越来越少,到最后一周你的骨骼可能就完全是空心的了。它还会变硬,但……会让你更轻。你会减重,而且我们可以……认为这不会杀了你,因为这就是你的DNA导致的变化。羽毛在生长,你可能会觉得痒。在未来两周内……应该就会形成完整的翅膀……你就可以任你所想的使用他们了。”

  迪克的世界观受到了冲击,他陷入了震惊。

  “我们会弄清楚的,迪克。”布鲁斯的声音逐渐变远,他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他的翅膀。他的羽翼。

-

  迪克站在镜子前。他眼神呆滞,黑眼圈明显。这是两周后的半夜。迪克悄悄地过来,他需要看看。

  这是他。他,再加上两个伏在他肩膀上的黑色翅膀。他试探性的移动他们。他们僵硬并且疼痛,让他胃痉挛。迪克舒展开翅膀,在阿尔弗雷德留下的昏暗台灯下迪克只能模糊的分辨出一些蓝色的羽毛。

  他马上收回了翅膀,他不敢看太久。他感觉自己轻飘飘的,他已经为他年龄小而苦恼,现在他的身体更可能直接被一阵强风刮走。

  他一直想飞,但她从来没有想要这个。这是什么?他是什么?他还会再变化吗?变成一只鸟?他咬着自己的指关节强迫自己冷静。他还不能被打倒。如果他现在就惊慌失措,他一定会跑进厨房,找到最锋利的刀,了结这该死的一切。

  他深深深深深呼吸,用气流交换在心里计数。

  冷静重新回到了他的身体。他悄悄离开房间,去了厨房,找到医疗用品,他拿出绷带,把翅膀紧紧的折叠然后开始用绷带裹紧。这过程艰难且意义重大,但他做到了。

  他穿上了衬衫。很紧,但合适。后背像肿块一样的翅膀被正好被外套覆盖住。

  他需要答案。

-

  多年之后迪克再次回想起那个晚上,他人生中最糟糕的一次,而比那些痛苦还要糟糕的莫过于马戏团对他所编造出的谎言。

  一个从蛋里生出来的婴儿。他的母亲在怀孕五个月的时候被吓坏了。他的爸爸妈妈在马戏团沦陷的时候保护了他,他像他们预料的那样长出了翅膀。继承了其父亲的血脉。“哥谭的灰色之子。”

  还有猫头鹰。一些关于猫头鹰。

  迪克颤抖着。在他学习到这些之前布鲁斯就来了,把他带回了家。他很高兴布鲁斯这么做,但他也很遗憾。

  第二天早上,布鲁斯带回了答案,马戏团已经被烧毁了,Pop Haly和他所知道的关于迪克所属……物种的相关信息,都被火灾付之一炬。

  他唯一担心的就是它已经对他做了什么。

  “你在焦虑*,蓝鸟。”杰森从他背后拂过他的翅膀亲吻他的锁骨。

  “你在暗示我像布鲁斯么?”

  “这可不是我说的。”杰森笑着说。

  迪克的翅膀小小的煽动了一下温和的表示抗议。

  “帮我把它们包起来?”

  他感觉到杰森的手抚摸过他右翼上那些厚厚的蓝色和黑色的羽毛。

  “可似乎总是这样也挺令人遗憾的。”杰森的声音在他右耳响起。“他们真漂亮。”

  “他们很烦。如果你不会我自己也行。”

  “好啦,我知道,明白啦。”

  把翅膀绑起来的过程也总是很痛。他第一次那样做时完全是靠肾上腺素和震惊当止痛药,所以他没有感觉到,但这的确会伤害到他。

  不过杰森总是温柔的,把翅膀折叠。他的手指轻轻地抚摸过柔软的羽毛,将他们抚平压缩,然后再用绷带绑住。

  “会太紧么?”

  “不。”迪克摇了摇头。翅膀总是会受伤,没办法避免。杰森又吻了他的肩膀,递给他一件衬衫。他穿上。在夏天他会背个书包让以奇怪形状折叠起来的翅膀不会引起任何注意,但现在是秋天。迪克又套了件连帽衫,再看镜子里的自己,就和其他正常人类完全一样了。

  这非常重要。有人对他这种生物非常感兴趣,这让他十分愤慨。他不得不隐藏自己。

 唯有他是夜翼的时候,他可以用翅膀在空中翱翔。这让他觉得自由还有愉快。但他依然感觉自己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所束缚。

  “你真的在焦虑。”杰森抱怨道,“我说的话你一个字都么听。”

  “抱歉啦。”迪克扯出一个勉强的微笑。“纪念日就是这样。”

  “这很酷。”杰森搂住了他的肩膀。“我是说,挺撩人的。”

  迪克终于被哄出了笑容,“对你来说?我怎么不知道?”

  “这可是非常的下流。”杰森得意的说。

  迪克笑着拉了拉厚外套。他转过身,吻上了杰森。  

  “我会期待今晚的。”

  

END

 

*You’re brooding:brooding可以翻译焦虑,也有孵蛋的意思(思考




评论
热度(70)
  1. 半壕春水猫头本鹰 转载了此文字
  2. 五倍根号四猫头本鹰 转载了此文字  到 Jaydi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