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头本鹰

[sladin]Mao

久远到已找不到原文地址的三无翻译……看着玩吧别打我


如果没有斯雷德,没有任何人,也没有外面的那些守卫——

那迪克就不会在这里了。

 

他不会让斯雷德的手指缠在他的头发上,也不会让一根绳子缠在他的脖子上。

就好像迪克想要被这么绑着似的。没错现在,斯雷德在——爱抚他。是的爱抚他他肯定没用错单词,即使他还用着另一只手清洗那该死的手枪。

 

他要告诉斯雷德没多久唐娜和科莉就会来踢他的屁股,但每当他深呼一口气准备说话时,斯雷德都拽紧了他脖子上的绳子阻止他出口。

 

“漂亮男孩只要观赏就可以了,不用会说话。等我完成了这个再处理你。”

“神奇女孩随时会来。”迪克说。

 

斯雷德再次拽紧了绕在迪克脖子上的绳子,他忍不住咳嗽出来,大口的喘着气。“哦格雷森,你就是不听我说话。坐好。”

 

他宁愿让斯雷德揍他一顿,那样至少他不用跪在这里被当成某种奇怪的宠物抚摸着。“她一定会来。”他还在说,尽管他已经快无法呼吸了,真的。

 

斯雷德叹了口气,把枪放下。“你总是这样做一个尽职的小子,但我想每一个人都会受到一些限制的。”他继续拉着那根绳子,直到迪克的脸贴到了他的脚背上——那很困难,迪克的双手都被铐在了背后,但并不是不可能。所以迪克觉得自己已经要窒息了,而他也不确定斯雷德会不会把这该死的东西放开点。

 

“你休想得逞!”迪克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激烈,可他已经喘不过来气了。

斯雷德摘掉自己的面具——不像迪克想的那个以往的斯雷德——那是一个假笑。

 

“你们这些人总是这么说。可是你知道吗?”他再次把手缠上迪克的头发,然后借力把迪克拽起来直到迪克可以看清斯雷德脸上的那些伤疤。

 

“这一次,你错了。”

 

“他们是不会忘记我在这里的。”

 

 

“当然他们不会。”斯雷德耸了耸肩,“但是他们到这里的时候,会看到你在吻我。”

 

迪克盯着他。斯雷德离他近到足够迪克把注意力全部放在他身上,这让迪克彻底的愤怒了。

“我不会。”

 

斯雷德扬了扬他的眉毛。“不会?这是个多天真的请求。”

 

他试图对斯雷德说“你疯了。”但他只怒吼出了“不!”

 

“我不是说你一直想要这个——但现在这样可是一个很好的开始。”斯雷德脱下自己的一只手套抚摸着迪克的脸颊。

 

如果迪克没有被这该死的绳子绑住一定会躲开。但是他只有足够让他把头转开的空间。“我绝对不会吻你。”

 

斯雷德轻笑出声,“是的每次你都会这么说,但是在你没有吻我之前我可不会让你走。”

 

迪克打了个哆嗦。“为什么?”

 

“因为你输了。”斯雷德伸出他的拇指抚弄着迪克的下唇。“把这个想象成那个叫诚实或者勇敢的游戏的一部分吧。你可以选择,如果对你有帮助的话。”

 

迪克听到的明显不是唐娜打碎窗户或者烧穿墙壁的声音。“为什么是我?”他开始尝试着问。以防外一,他把态度放缓了许多。

 

“我想把规则变变。”斯雷德说,深深地不耐烦。“你说的每一个单词都是一个吻。”他再一次把手指穿进迪克的头发,这次他的语气已经略有缓和。“你是一个英俊的小伙子,再也不是个小孩子了。而且我并没有要求太多,只是四个吻。然后你就可以去外面等星火。”

 

 

斯雷德用一种令人窒息的眼神盯着迪克让他无法呼吸。“我说了我会让你走。这是多好的一个交易。”

 

和一个疯子谈判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他非常清楚,不管他怎么做都只是被斯雷德掌心于玩弄。于是他喘着气。

“就是像这样的意志力,”斯雷德说,眼神变暗,“让你在浪费这次合作。”说着他松了松套在迪克脖子上的绳子,让迪克好好的呼吸。“还是说你需要点时间考虑?”

 

迪克绷紧了肩膀。

 

斯雷德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发把那弄乱。“我一直都那么喜欢你,孩子。”

 

他不想说什么也没去挑衅,只是挑了挑眉毛。

 

“他们不值得拥有这个。”斯雷德摇了摇头。“在你欠我另一个吻之前你还有一分钟。如果你再让我等十分钟,你就必须得脱掉你的内裤了。”

 

规则在不断改变,斯雷德倒是不会完全的改变这已经摇摇欲坠的交易内容,可也没理由把这话当真*。

 

 

“三十秒。”斯雷德说,正如迪克的时间概念告诉迪克一样,时间已经过去一半了。

 

迪克下定决心把身体靠向斯雷德,亲了他一下。

 

轻轻一啄,用他能做到的最快最轻。

 

斯雷德笑了一下。“不错的尝试,但这只会让你失望。再来一次对你可没好处。”

 

迪克皱着眉怒瞪了斯雷德大约十五秒,然后发现斯雷德还在计数。考虑到他要再次深吸一口气亲一下斯雷德,他就觉得有什么东西在灼烧他的胡子给他留下伤疤好让他不能张嘴。

 

“很好,但你还是没回去,”斯雷德说,声音变得温柔起来,软化的语调让一切变得更糟了。“我打赌这可不是你亲吻那些漂亮姑娘的方式,继续——show me。”

 

他想说点什么——随便什么。他也可以像亲吻科莉一样亲斯雷德,但这可太危险了。他试着解读一下斯雷德到底在想什么,可关于那什么规则斯雷德一句没说。

 

亲斯雷德和亲科莉可一点都不一样,他张开自己的嘴撬开——那太可怕了他一点都不期待。

 

它更像是——不。

 

他可是真真的不想亲斯雷德,丧钟的存在就是让他窒息的。*

 

谁打断了一个吻。斯雷德继续笑道:“再试一次,格雷森,如果你这次还没有做对——那么,well,你知道条件会升级的。”

 

迪克把手铐弄得哗哗作响而斯雷德只是摇头。

tbc



评论(1)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