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头本鹰

[DC翻译]The life we live - CH2

授权

前文归档TAG:Fumes of our love

lofter没有斜体,加粗代替

 

作者:moonfox281

翻译:我本鹰


Chapter 2: Meeting a family member.

 

杰夫冲进了卫生间。他血液翻涌,双耳嗡鸣,脑中一片空白。他双手撑在台子上,盯着镜子里阴沉沉的自己,从头到尾一副糖尿病患者低血糖的模样。

杰夫在天花板照下明亮温暖的灯光里慢慢坐在了大理石台阶上,手肘支着膝盖,活像是一个刚挨了一顿揍的士兵,浑身上下充满疲惫。他心痒难耐的想抽根烟,他的口袋里总是装着一包烟,而且对于现在的他非常具有诱惑力。但天花板上钉满了烟雾报警器,杰夫不敢想象,如果Boss都会被踹出去,他会被教训成什么样。

杰夫最终还是把手伸向装甲的口袋,不过只掏出了一部手机,里面没存几个联系人。这是当下他能想到唯一减压的办法。他头撞在黑色反光的木头上,拨通了电话,在等待接通的时候眼睛在宽阔的房间中来回巡视,同时尽量让自己不要去想这个地方满载他们的日常生活。

 

“特雷弗接听。”另一边接起了电话。

“他们家有个孩子!”杰夫脱口大叫,即使是杰夫面对这种惊喜也被吓了一跳。

对方沉默了一会,他开始听到Boss在卫生间里到处乱放的奇怪装置慢慢地发出微弱的声音。

“那个‘他们’,你是指……”

“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杰夫站了起来,他需要走动走动,因为他被一种诡异的灼烧感搞得浑身肌肉都在发痒。

特雷弗叹了口气,透过电话听起来比平时还要沙哑,却更清晰。

“杰夫,我们刚刚杀了2打半的人,烧毁了一间仓库,亲眼看着Boss表演了一场恐怖的大屠杀。我现在最他妈不想听到的就是你那边Boss和blue的凌晨三班点半紧急事故。”

“什么?”杰夫近乎崩溃。“不,去你妈的,他们没领养过孩子!”

“没准是你入伙之前就有了,你他妈还有问题么,哥们?”

“一个孩子,不是他们的孩子,你是不是傻!”杰夫简直想打人,但他只是憋住然后在洗手间里走来走去,盯着陶瓷洗手台上红色和蓝色的两把牙刷。“那个男孩只比Boss小几岁,蓝眼睛,黑头发,白人,肌肉发达,站着的姿势一看就训练有素而且还他妈戴着耳机。”越整理细节越让杰夫意识到他观察的多细致,简直要被吓死。

“等等……快他妈停。你不能这样对我。”特雷弗声音拔高,睡意全无,侧面印证了杰夫的猜测。

“不,你听着,混蛋。我不能一个人死!”

“去你妈的!!!”特雷弗发出悲鸣。“去你妈的,去你奶奶的。你他妈在凌晨三点告诉我你他妈有90%的可能性看到了一个没戴面具的蝙蝠崽子!”特雷弗现在也要崩溃了,杰夫则很高兴他自己拖了一个人下水。“这条线路安全么?”

“我的电话。”

“好吧……见鬼,好吧。”他听到特雷弗的床慢悠悠的吱吱作响,表明那个人已经起床正在房间里走动。“那孩子和你说什么了么?”

“没有。就是瞪着我,我躲到卫生间里了。”杰夫往里走了几步,失望的发现没有窗户。“没路了,我不能一直呆在这,伙计。”

“为什么要问我?讲道理,我怎么会认识你的啊?”

“因为Boss。”

“不用你回答。没人不知道。”特雷弗呻吟道。

“我知道,只是有福同享。”

寻找出路受挫,杰夫又开始在卫生间走来走去,他需要分散注意力,转移下思绪,因为他觉得自己大脑已经超负荷运转了。他从来不擅长思考,那更倾向特雷弗的工作,他才是Boss的得力助手。

“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我还得去看着Blue,那家伙看到那孩子的时候神经质的像只野猫。”他靠在柜子上叹了口气,用一只手捂着脸。另一只手摸到有什么藏在大理石地板下面。他拉了拉,拽出来一把Glock26。

他迅速把枪塞回去,并努力阻止自己的好奇心,如果他再翻一翻,还能从这里找到些什么?

猝不及防一阵敲门声搞得杰夫一激灵。

“你把自己埋了还是怎么着?赶快从里面滚出来,杰弗森。”这绝对是他们Boss的声音,一样的沙哑且低沉,和他通过头盔发出的机械假声几乎没什么区别,杰夫印象深刻。

他快速挂掉了电话,肢体自动执行命令。他打开门,Boss正站在门口,裸着上半身,左肩上贴着药。他双手沾满鲜血,举着的托盘上也都是沾满血的绷带。

“告诉医疗队下次调低药量,高于平均数值,但比给我开的少。”Boss把盘子里的东西都扔到了门口的垃圾桶里,然后到水池边吸收。“少用芬太尼,那玩意会让他做噩梦。”

Boss的声音听起来就像一个从床上被打到晚饭餐桌的受气丈夫。他手上戴的黑色钻石戒指上的小钻石在水流的撞击中闪闪发亮,杰夫很想知道他们到底结婚多久了。

“你知道,”Boss转过头看着他。这是第一次,他的眼神不像是一个角斗士。“我的兄弟不会咬人,你去看看迪克吧。”

 

他表现得如此随意,就好像那个蝙蝠崽子在自己兄弟家看到一个奇奇怪怪全副武装的男人什么都不会想。杰夫只是站在这里就能想到他今晚走出大门的时候会发生什么。比如醒来以后发现自己身在大马士革,除了拳击内裤和手铐以外什么都没穿?还是他在盯梢的时候去仓库后面解手发现蝙蝠侠在后面毛骨悚然的看着他?

了解蝙蝠们的工作方式后,杰夫基本确定那孩子已经检查过他的背景了。

但这都没有影响杰夫实际上很想知道Blue做了什么。看到那些血和绷带,杰夫猜到那家伙一定是把他的缝针弄开了。

 

当杰夫找到勇气出来的时候,那个孩子还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紧紧盯着眼前咖啡桌上摆着的笔记本电脑,像猎人看到野兽一样计算着。从这个角度看,杰夫看出这孩子其实和他Boss很像,同样都是黑头发,蓝眼睛,只是比他Boss显得更有人情味。杰夫猜测他们实际上都是亲兄弟,而整个蝙蝠集团其实都是一家人。

如果真的是这样,杰夫快速在脑中抹去Boss和Blue是乱伦这回事。

 

杰夫不顾他的凝视,屏住呼吸径直走到卧室离开那孩子的视野范围。

Blue躺在床上,毯子半搭在他身上,露出一些绷带,正在熟睡。他满身伤口和疲惫,又如此年轻美丽。

他到底多大了?他看起来很年轻,还有那个孩子,甚至当他Boss不用那种“捕食者”的眼神看着他的时候,看起来也像个大学生,好似仍然可以不谙世事年少轻狂。他们真的都像是蝙蝠侠的儿子么?如果是真的,那么正常的孩子还在玩泥巴的时候,什么样的父亲会让自己的孩子去打击犯罪?!

把卷曲的头发从Blue汗津津的脸上挑开,Blue的呼吸太浅了,虽然还没致命,但也明显不正常。这里不是好莱坞,如果他们没有及时赶到,Blue真的可能会死。在看到无人机拍摄到的画面时,杰夫难以克制的感觉胃绞痛。

 

“你在流口水。”

草,杰夫差点吓尿。

那个孩子交叉着双臂站在门口,眼神犀利的像是要在他后脑勺上打个洞,他连忙撸了一把头发,像触电一样。

“杰森知道么?”他问,就好像杰夫能听懂似的。

“知道什么?”杰夫一只手握拳,一只手依然在Blue的额头上,平静缓慢的检查体温。那孩子看到他刚才的动作了么,杰夫一阵惶恐。

“所以他知道,但你不知道。”那孩子自顾自的盖棺定论。他叫什么来着?Boss叫他提米。所以他叫提姆。

“听着,孩子——”

那孩子皱了皱眉,杰夫希望他艰难的吞咽声没有被人听到。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只是想检查……”

“迪克很好。杰森刚刚又给他包扎了一遍伤口。你们很尽职。”那孩子一直注意着杰夫的一举一动,让他在沉重的护甲下汗流浃背。“现在,给我讲讲发生了什么?”

 

草,有那么一瞬间,这个提姆听起来和蝙蝠一样。该死的,这孩子绝对是个蝙蝠崽子。

 

“哈维的手下。他们抓到了夜翼,Boss去找人的时候告诉我们保持低调等他消息。可我们等太久了。”杰夫回头看了看Blue,他们的Blue,Boss的Blue,确认他呼吸平稳。

“等我们到的时候,他们俩个已经受了不少伤。所以我们把人都干掉了。”

 

杰夫如此解释道。这是杰夫的职责所在,也是帮会其他人的职责所在。Blue命悬一线,如果有必要,他会做更多。Boss给他这份工作,唯一重要的工作,就是保护他爱人的生命安全。Boss信任他,杰夫也无意让Boss失望。

 

提姆什么都没说,只是在内心计算着,默默地看着杰弗森。他看到那个男人的手从迪克的脸上离开,提姆觉得如果他转身离开,这个男人就会像刚才那样,用手指为迪克梳理潮湿的黑发。

实际提姆对此并没有感到惊讶。长时间的接触让他明白迪克有多吸引人,就像一个人类磁铁,在成长时期有一个性感代言般的兄弟,提姆的青春期第一次奖章不言而喻。

他在海利马戏团的表演上敬畏的看着飞翔的杂技演员,和杰森第一次归来时威胁他要毁了他的披风把他揍了一顿的事,都好像只是昨天,现在,这两个人已经结婚快两年了。

现在杰森的手下们很关心迪克,关键就是永远不要让自己老大的女人受伤。好斗的人有一个优点,就是他们很容易用自己的情绪影响别人。杰森就是个典型的例子,他们帮绝不是什么普通的乌合之众,他们相信他们是一个家庭,这意味着绝对忠诚。

猜得到这是从布鲁斯那学的。

 

迪克开始躁动不安,呼吸夹杂着急促的呻吟。这是一场噩梦,但杰弗森并不知道,他脸上的困惑和忧虑让提姆发笑。当对方摸索着紧握住他兄长的手,提姆好像看到了自己的兄弟。和布鲁斯工作学到最好的一件事就是就算你脑袋一团浆糊你也能让它发挥最好的作用,感谢那些坠落和战斗,以及被扔到墙里的时候。事实上他确定迪克在家里已经算状态好的了,还有杰森,和他的头盔。最差的是布鲁斯。但是,嘿,他让芭布斯重新站起来了,他们每个人都曾与死神擦肩而过,PTSD或者创伤性脑损伤都不是最糟糕的,甚至可能都排不上前50。

 

杰森就像是一只嗅到领土被入侵的狗,就是指迪克。他不知道从哪冒出来,出现在提姆背后,他没有穿上衣,肆无忌惮的炫耀着后背和肌肉。因为他知道迪克会为此尖叫,而布鲁斯会脸部抽搐。提姆发誓,杰森一定有一堆和他一样的工装裤。

 

“草。”他低下头,大步走向床边,杰弗森马上退开。“嘘,宝贝,我在这。”他双手捧着迪克的头,拇指慢慢抚摸过迪克的脸颊,把自己的额头抵在迪克的额头上,闭上双眼。

 

“我会一直在这。”他低声说着,抚慰性的揉着迪克的后背。

 

老实说,提姆很意外。说情话从来不是杰森的魅力,像他们这种人也没有场合像其他人一样去说这类的话,去承诺一些根本无法做到的事情。但是,嘿,爱情让人盲目,他也试过对斯蒂芬妮说这些。

因为承诺是一回事,让你的爱人知道你是否努力过又是另外一回事。

 

当迪克的呼吸终于归于平稳时,杰森长叹一口气,亲了亲迪克汗湿的额头。提姆只是站在那里看着就感觉自己入侵了他们的私人领域。除了迪克之外没人希望接触到杰森嘴里吐出那些甜蜜又温柔的话语了。

迪克总能拥有杰森的特权,还有周围其他所有人的特权。杰森没出席达米安的葬礼,没出席提姆的葬礼,没出席任何人的葬礼,只出席了迪克的葬礼,当时大家都以为迪克死了。从这点来看,也许过了这么多年,布鲁斯终于可以没有障碍的接受一个事实:他这两个儿子像每一对麻烦的夫妻一样,就是为彼此而生。

 

杰森站起身,手掌贴着迪克的额头,检查迪克的体温。和刚刚提姆看到杰弗森做的一模一样。

“给我们一分钟。”

 

提姆不用想就知道杰森不是命令他。杰弗森没有犹豫的微微颔首,走出房间关上了门,就像杰森的话语早就融入他的血脉。提姆由此推断杰森把他那些地下俱乐部的成员控制的很好。

 

“你们不应该两天就回来。”杰森打破房间里的沉默。

“B比预定的要快,他让我先回来。”提姆再次抱起手臂,看着杰森依然在注视迪克。

“不放心哥谭交到我手里?!”杰森从牙缝里挤出不屑的哼声。他满嘴苦涩,这个问题让杰森胃里发酸。

“你知道他。”

这个答案基本等于“不”,提姆压下杰森的怒火。

“他只是担心,你知道。”他并不是在为布鲁斯辩护,他只是更不相信杰森的思路,杰森有着能把和布鲁斯有关联的所有事都扭曲成愤怒的能力。“罗宾在少年泰坦,捣蛋鬼和孤女在蝙蝠女和猛禽小队那帮忙,蓝鸟现在在纽约,红罗宾、B、蝙蝠女侠都在巴格达,哥谭人手严重不足。”

“不用为他掩饰。你以为我在阿克汉姆没有人?!”杰森反驳道,声音压到最低以免吵醒迪克。

“只是以防外一,头罩。”

 

提姆能看出杰森已经已经精疲力尽了,所以他没有着急,而是选择了一种较为缓和的方式对话。因为如果有人接下了没有蝙蝠侠的哥谭一个星期,那他应得到同伴的礼遇。

 

“你要告诉B么?”

说了这么多,还是听到这个,提姆感到很冒犯。

“我不是迪克。”

“我就是为了他才这么问。”

“看来你没有我想象中那么了解我。”

 

反正都过去了。他们做的不错,哥谭安稳,虽然迪克被绑架被枪击杰森杀人了又被刺伤但他帮里的人找到了他们,一切都过去了。

 

杰森再次叹气,状似漫不经心的耸耸肩,假装提姆没站在他五英尺外的地方。他小心翼翼的钻进被窝,和迪克窝在一起。他躺到床上时发出的声音就像一个后背不太好的老人家,他一只手搭上迪克的肚子,提醒自己避开伤口,同时把迪克捞到自己的怀里,让他的胸膛紧贴迪克的后背。

杰森用这种方式说,对话结束。

 

“你是我的客人,但别把我手下吓跑。”杰森打了个哈欠,嘟囔着说:“他是条好狗,我还需要他。”

他蹭了蹭迪克的脖子,之后房间里除了呼吸声和墙上钟表的滴答声,再无其他声息。

 

确保这两个人不会再醒过来之后,提姆悄悄离开卧室,并暂时关闭了他和芭布斯在这里布的摄像头。也许芭布斯会觉得很有趣,但提姆完全不想看到一个被麻醉的迪克和一个半裸的杰森躺在一张床上,他的精神创伤已经够多了,非常感谢。

他走到客厅时,显然,杰弗森还坐在沙发上,像一只等待主人的乖狗狗。

 

“你。”

 

那人摇了摇头,睁大眼睛看向提姆,好像没注意到提姆走近。

讲道理,这都什么事啊?

“你还在这。”

杰弗森挠了挠后脑勺,低头看自己的脚。

“Boss可能会有需要。”

杰森把手下训练的真不错。

“他们在睡觉。”提姆还不知道杰森和迪克是否愿意让他们的手下在他家过夜。到目前为止杰弗森只是守在外面,而噩梦并不是随意让别人知道的东西。

“哦。”杰弗森抬起头,舌头捅了捅脸颊内则,会意的点头。“那我该走了。”

他是这么说,但意思就是下楼打个盹,然后回楼上守门。

“去睡一觉,杰弗森。你Boss要你明天精力充沛。”那个男人站在那看起来随时都能睡着的样。布鲁斯让他回哥谭是对的,再这样下去,迪克和杰森也坚持不了太久。

 

杰弗森盯着他,好像想说什么,也许是想问提姆怎么会知道他的名字,是不是还知道其他什么。但他克制住,只是再次点点头,走了出去。

杰森是对的,他是条好狗,一个聪明人必然知道自己身处何地,面对何人。

 

提姆轻叹一声,向后顺了一把自己的头发。他也很累,他用最快速度赶回来看自己的兄弟,从昨天到现在也没睡上五个小时。他想念斯蒂芬妮和他们公寓的床,但是斯蒂芬妮现在和芭布斯还有猛禽们在一起,估计还在外面踢坏蛋屁股。说实话,他已经精疲力尽到懒得回家了。

他停在了沙发上,这个L形咖啡奶油色沙发是迪克搬到这时在商场买的。迪克喜欢,杰森不喜欢,说它太软了。其实提姆知道,杰森不喜欢这个沙发只是他觉得柔软的东西会让他深陷其中,失去平衡。

可提姆的后背现在喜欢柔软的沙发。他的大脑已经准备好关机,但他在脑海里又做了一番斗争,因为那俩个人一定在这个沙发上黏在一起无数次。

 

他贴到柔软的表面的时候依然在思考,不过仅仅三秒钟过去,就停止了。

 

CH2 END

评论(8)
热度(150)
886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