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头本鹰

K


一段矫情的意识流突发


迪克怀疑布鲁斯从不知道他埋在面具下的脸紧绷着的时候有多令人恼火。外人很难看出蝙蝠侠每时每刻到底处于什么情绪,迪克却恰好是那个十分擅长只观察布鲁斯一张嘴和一个下巴就能看懂对方的人。在过去的十几年间迪克时常因这个被动技能而感到自豪,又数次在恍然间思索“有的时候我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明白你”和“也不是很想这么明白你”。

所以他看到布鲁斯嘴角略微下沉,轻微的法令纹被下巴肌肉扯动,几乎是无意识的说道:“我让你失望了么。”
布鲁斯没有回答,答案不言而喻。他们几乎是用了十几年的时间学习如何把对方推的更远。迪克像每一个叛逆的青少年一样,在监护人问道“你去哪?”的时候执拗且幼稚的回答“外面”。布鲁斯也被繁重的义务缠身,越来越像一个控制欲极强的糟糕父亲。为什么不呢?也许没有人的控制欲是天生的,他们只是害怕面对失控后结果。如果只是精神施压就能避免一切不可想象的后续,那布鲁斯必然欣然选择这条道路,因为这他妈就是蝙蝠侠每天都在做的,区别只在于他面对的到底是一个罪犯还是他自己的搭档。
时间把故事磨碎又被流水冲成一盘散沙,迪克甚至回忆不起布鲁斯什么时候戒掉了烟斗。太多次的崩盘很难让迪克能坚持确认他还未背离初衷,如果有一个人值得让你为之奋斗,为什么会和“你是谁”而相悖。你的构成本身与他有关,你的存在本身为他而生,你可以壮志豪迈的说“我可以为你而死”,又怎么可能不理解我更要为你经历漂泊和动荡也要努力活下去。
迪克想起他曾面对名为蝙蝠侠的神明,一位英国老者找到游荡在马戏团的他,为他讲述一个被迪克自己评价为“荒诞”的故事,正常人会让一个小孩夜晚穿梭在城市的房顶之间与邪恶势力作斗争么,英国老者那一瞬间脸上的表情无法形容,那时的迪克并看不懂那不是哀其不幸,反而是对此荒谬真相感到欣慰的表情。直到迪克在神话中回忆起自己,马戏团,杰森,他才明白英国老者所说“你是他最爱的人”并不是什么可悲的玩笑话——他们曾经是对方活下去的目的。这并不真正意味着对方的离世会造成自己的死亡,只是蝙蝠侠在那梦境中最直接又真切的面对失去时,他也脱力的跪倒在地,就像失去的是他的全世界。

“我取不出你身体里的这颗子弹怎么办?”
“没关系,你能做到的,好孩子。”

所以迪克极少回忆,因为回忆就像阿福为他准备的鹅绒枕头,甜蜜到无懈可击,令人软弱,让他距离哥谭千里之遥时气馁又哀伤的只想着:回家。可当他真正再次出现在大家眼前,展开拥抱面对每一个人时,他又选择了布拉德海文。就好像他从不是倦鸟,他要的只是自由。
他给自己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他对蝙蝠侠说那里需要我。那句“我让你失望了么”那时起就在他的舌尖徘徊,他只希望布鲁斯不会回答他:“你早就是了。”
让对方失望显然无法稳固任何一段关系的发展,任何一种失去都将面临着全面的失控。如果有朝一日迪克再不陷入迷茫的自我寻找中,他希望自己能平静的面对布鲁斯的离开。没有披风在身,他寻求正义的手段更不该成为无辜之人的梦魇。
他该比任何人都清楚,他们此生的“快乐”从来都是无关爱情的非通俗小说,他们在烛光下宣誓时就笃定了更伟大的目标和存在意义。那些应当只和他们自己有关,他们的意志有关,和对方有关。



依然是吐槽官方,捏他大概有Rebirth titans,NTT,p52 Trinity,Grayson,New order,TK和各种黄金和古早,自己对应吧ˊ_>ˋ
唉,风评被害啊风评被害

评论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