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头本鹰

[DC翻译]He is why 全文完

新年快乐,这篇翻完刚刚好9999字。


summary:傻白甜宠

warning:oc单箭头迪克有

大家喜欢的话去作者的AO3点赞留言吧,比心心

lof没有斜体,用加粗代替。


授权点我,原文地址点我


作者:moonfox281

翻译:我本鹰



Part2

他在公寓里呆到了第二天,比他想象中要平静得多。Blue就像是一只懒散的猫,只有在吃饭的时候才喵喵叫,还在任何可以呆的地方打呼噜。公寓的服务人员似乎很了解他,对他都挺好的,更没有任何隐瞒和阴谋。Blue能影响到他遇见的每一个人,并且知道把影响力转化为某种优势,把潜在的敌人变成他的追随者。

杰夫甚至不确定,就算他如此绝望,好像也无法停止自己对Blue产生感情。


“你的头发好有趣。”

他们刚吃完饭,Blue的脑袋被药丸搅合,挑战着杰夫的自制力。

“这是个发型。”

“我喜欢。让你看起来像……马努.本尼特。”

他一定是在开玩笑。

“我谁也不像。”杰夫嘟囔了一句。Blue慢慢地爬到他附近,杰夫尽力让自己坐稳。

“但你的下巴更锋利。”Blue的脸凑近了一些,想好好观察他。杰夫则努力地让自己在不伤到他胸口的伤的同时,阻止他继续靠近。“杰伊的下巴也很锋利。”

他眨了眨眼,粉红色的嘴唇扯出一抹得意的傻笑。

“为什么我的生活里到处都是你们这种野蛮人?”

他低声的念叨了几句,然后头靠在杰夫的膝盖上开始睡觉。对方头部的重量让杰夫身体每一块肌肉都紧绷起来,感动呼吸急促,杰夫简直心惊胆战。

杰夫尽最大的努力让自己在这种情况下能从夹克里掏出手机。用他这辈子最快的速度打出电话。

咱们没有人会死。”特雷弗,老混蛋,选择了用最操蛋的一句话和他打招呼。

“代码蓝色,需要支援。”

“在哪?多糟?”特雷弗的语气立刻变了。

“塔尖,钻石区。”

“钻石……你在Boss家里??Blue也在?”

“那家伙在睡觉。你到底来不来!”杰夫想要嚎叫,又突然想起他膝盖上还有个人,只能把到嘴边的话吞回去。

“在路上了。还要其他人么?”

“不用了。你就行……要不然迈克他老婆?她应该知道怎么办。”

“迈克他老婆——别逗我,杰夫!现在完全不是时候。”

“只是……拜托,来吧。”杰夫低头看着Blue,狠狠地吐了一口气。那人正慢慢地蜷缩成一团,温热的呼吸打在杰夫腿旁。

特雷弗那头沉默了一会才回复,估计他被杰夫的请求吓了一跳。但无论怎样,他不可能不帮杰夫。

“你一定深陷狗屎了。”


特雷弗将近半个小时才到,等他进门的时候,Blue已经换了个让自己舒服的姿势,他半个身体都靠在杰夫大腿上,把自己蜷在盖着的毛毯里。

“哇哦,我是不是该拍张照?”特雷弗牵强的扯了扯嘴角,眼前的景象让他不知道该露出什么表情,只能露出一个假笑。“代码蓝色?!”

“滚。”杰夫试着动了动,可是Blue柔软的呻吟结束了杰夫进一步的尝试。

“看看他。”特雷弗吹着口哨。“你应该感到自豪,绝对有人愿意花很多钱让他这样躺在自己腿上。”

“我愿意花很多钱让他从我腿上离开。”杰夫哼着说。

“怎么回事?我以前见过你举起400磅的东西,现在怎么blue的一半都受不了?”

杰夫绝望的对特雷弗发出一串咒骂,试图借此分散对方注意力,幸运的是,特雷弗本来也没太留意他。他只是轻柔的把Blue的一缕头发顺到耳后,然后把人挪了下去。

Blue并不重,但杰夫的腿确实轻松了很多。他伸了个懒腰,而后叹了口气,当他看见特雷弗注意到他下半身的时候,真的没脸抬头。

杰夫真的很艰难。Blue一直在他腿上爬来爬去,还胡言乱语,能不艰难么。

他迅速把毯子拉起来盖住他起立的骄傲。特雷弗则尽最大努力温柔的把Blue抱了起来,Blue立刻挣扎着想要下来,嘴里喃喃着一些听不懂的语言。

特雷弗把人稳在胸口,看了看杰夫,用眼神要求答案,又同时在心中一点点的拼凑碎片。这就是为什么杰夫会被特别重视,这就是Boss选择杰夫的原因。


“我把他送床上去。”

特雷弗说道,只是继续抱着blue。二人相互凝视了一会,突然Blue扭动了一下,特雷弗失去平衡,双脚绊了一下。

“妈的!”他喊道,杰夫从沙发上跳起来,试图稳住那俩个人。

Blue不知怎么的就在无意识的状态下用一种扭曲的方式无声地落在了地板上,就像猫一样。但杰夫和特雷弗可没有这种天生的优雅,他俩就像两袋面粉一样叠在一起摔倒在地。

两个人立马条件反射一样猛地抬头检查Blue,看那个家伙迷茫的低头看向自己。当他们意识到不对之前血已经弄脏了Blue的衣服。

Blue身上的缝针裂开了。

“Espèce d'idiot, c'est ma chemise préférée!”

(“我是个白痴,这件衣服我超爱的!”)

Blue撅着嘴,紧抓着自己的衬衫下摆,看着那白色布料上慢慢绽放出暗红色的花纹。他在杰夫耳旁念叨着,杰夫头都大了,因为他他妈的根本听不Blue在说啥。

他和特雷弗一边喊叫着一边向Blue跑过去,那家伙还忍心放声大笑,因为,他妈的老天爷救命啊,因为他身上的针都开了。药物麻痹了Blue的疼痛,让他仿佛置身云里雾里。特雷弗把人捡起来放回沙发上,Blue依然在傻笑,杰夫在恐慌之中跑去厨房找电话薄,差点滑倒在闪闪发光的大理石地板上。

杰夫拨出电话,话都说得乱七八糟。Blue的血粘在他的手上,特雷弗在卧室里大声咒骂的回音萦绕在杰夫耳边时,他所有的冷静和经验都被抛诸脑后。


医生很快就到了。治好Blue之后给杰夫特雷弗上了堂课,并警告他俩不许随便挪动Blue。他给Blue开了能让人陷入深度睡眠的药,但多年以来接触过各种不同类型的止疼药和治疗的Blue产生了明显的抗药性。两个小时后,Blue就醒了,摇摇晃晃的走下床。特雷弗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还好这次针没什么事。杰夫压根没看到发生了什么,他正在沙发上打瞌睡,就听主卧传来砰地一声巨响,他火速冲进了卧室,只见特雷弗也是一脸半梦半醒的起床气,凌乱的一边安抚一边伸手稳住在床上翻滚挣扎的Blue。

那些药片入夜后开始在人的身体里游走,导致Blue深陷噩梦。他在床上扭曲翻滚,抽噎着哭喘。杰夫和特雷弗尽了最大的努力安抚他重新入眠,然后一起假装什么都没发生,他俩什么都没看见。

两天两夜之后,Boss终于回来了。他的直升机晚上九点降落在大楼顶层时,他俩刚把Blue送到床上。Boss的夹克领子上沾了点血迹,隐藏在衣服本身的黑色☞中,但杰夫的工作资历让他更加敏锐,足够注意到这个。

他完好无损的回来了,还带了很多礼物,纸袋里装满了包装漂亮的盒子。


“我应该问为什么你们两个都在这么?”他冰冷锐利的灰蓝色眼睛看着特雷弗和杰夫,嘴角没有一丝笑容,但也没在威胁。如果不是杰夫太累的话,他会说这人看起来还挺幽默的。

“没有冒犯的意思,头儿。只是你的丈夫需要帮助。”特雷弗把呼吸声埋在自己专业的应对里。他看起来糟透了。

他俩看起来都糟透了。

“我需要帮忙,头儿。”杰夫补充道,似乎没什么必要,他们Boss脸上已经逐渐露出笑容了。

“他一定把你俩忙死了。”

“他是的。”他俩同时回答,Boss也忍不住笑了。

“这就是我的小鸟(birdie)。”他叹了口气,轻笑出声。“你们俩去休息吧。在这过夜就行,明早还有事得说。早餐交给我,而且如果迪克状态不错,他明天自己就为这破事道歉了。”


实际上Blue早上起来以后根本不记得发生了什么。杰夫和特雷弗也一致认为假装什么都没发生才是最好的,就算他们Boss嘲笑了他俩的蠢脸上全是失望。

杰夫从没想象过义警们也可以拥有这么平静的清晨。Boss煮的咖啡很好喝,还给他们做了一顿美好的家庭早餐,班尼迪克蛋加一大堆油腻的培根,还有蒜蓉面包。杰夫也没想过他们Boss会在烹饪中寻得乐趣。也许是因为外表,他们总觉得Blue会承担妻子的角色,然后顺理成章的认为那些柔软又细腻的活都由Blue来做,比如烹饪和清洁。

每过去一天,他都从这两人身上学到了新的东西。


他们舒适的坐在桌子旁吃早饭,看着阳光透过巨大的玻璃窗映射进来,欣赏哥谭的最佳美景。Blue轻哼着抱怨他的头疼和餐前餐后必须服用的荒谬药量。甚至还不让他喝咖啡,他至少一个月不能接触咖啡因。Boss对此全部一笑置之,给Blue倒橙汁的时候顺便吻了吻他的头发。他们看起来就是一个家庭,杰夫看着盘中的美味佳肴却觉得难以下咽。

Blue头发凌乱卷曲的纠缠在一起,沉着眼皮,面颊红润,他套着一件超大的运动衫,从肩膀的下垂来看显然是Boss的衣服。那有些混乱,但依旧诱人。杰夫有时会好奇,有人能拒绝他么,真的有人能拒绝这幅景象?

任何一个人都会愿意牺牲自己的骄傲去拥有他吧。这和直不直都没有关系。杰夫曾经认为Blue是个幸运儿,能和他老大这么好的男人在一起,现在他才意识到,原来Boss才是真正的幸运儿。

而且Boss知道。


Boss从俄罗斯带了新生意回来。他们整个早上基本就在研究这事。

“货量很大,还要运过四个城市。肯定会引起人们注意,甚至平民。”杰夫敲了敲杯子,紧皱着眉头,双眼艰难的在地图上搜索正确的行进路线。

“走三门桥最快。东边最长的桥,每天都有很多卡车经过,很容易融入进去。”特雷弗说。

“不行。那边穿过阿卡姆疯人院。那破地方,我们不能冒险。”

“我们在那有人手,Boss。还可以再翻倍,应该能保证一路畅通无阻。”

“不行,这他妈一共有12000磅。你觉得我们得要多少人?”Boss哼了一声,“往疯人院里增加兵力会削弱我们的基本防御,真他妈发生了点什么就会影响我们的反应速度,而且会引起不必要的主意。要我说,从矿产码头出发,走哥谭东河,水运比较低调,更安全。”

“Boss,这样的话,如果我们输了,将会全军覆没。”

争论持续,大家都努力的寻找合适的解决方案。Blue正在做午餐,因为这三个人完全沉浸在工作之中。Blue没活能干,只能给他们空间,不管他们几个。

他只在那三个人乞求抽烟允许的时候理了他们一下,因为房间里严格禁烟。于是他们三个被扔到豪华公寓的阳台上。十五分钟后,三个人回来,只见Blue坐在他们的办公桌旁边,低着头一边看地图一边计算,手里还拿着一杯医生建议他喝的绿色奶昔,看起来就很可怕。

“去刷牙。”他严肃地命令道。把三个人的话都堵了回去,眼睛都没离开过那张地图。


三个人夹着尾巴灰溜溜的滚到洗手间,一句话都不敢多说。Boss尽全力的表示了不好意思,但没什么诚意,这个男人可能还觉得这挺有趣的,因为他的丈夫把他们都扭成一股,训的比路边排队的鸭子们还整齐划一。

当他们刷好牙出来,Blue已经喝完了那杯可怕的饮料。他用手指轻轻敲了敲桌子,三个人就像木偶一样,自动来到他身边坐下。

Blue露出笑容,看起来对此非常满意。

“把货物装箱,分成三份,送到不同的地方,我们走地下。”他举起手指,轻轻划过地图。

“你是对的,地下隧道。”

杰夫和特雷弗从椅子上弹起来,他们之前都没有想到过这条路线。

“地方政府都有自己的快速运输系统,但外包给私人公司运营。更方便我们行动。”Blue露出柴郡猫一样得意的笑容,纤长的手指顺着线路划过地图。“市中心,中城区,和上城区。三个地方三个出发点,然后汇集在一起,进入地下。市中心的车到中城区停,我们的人开始装货,下城区那边也一样,循环到城市外围,可以到Sommerset那里换线,或者直接到Archie Goodwin国际机场。”

其他人都沉默了。

“这真是……”Boss噎住了,睁着眼睛,看起来彻底服了,“……豁然开朗!”

他笑了笑,把视线从地图转到自己丈夫身上。特雷弗好像咬到了舌头,还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Blue是对的,非常对。地下通道避开了所有人的耳目,没人注意这个,而且完美避开了各种交通堵塞高峰。

Boss说的没错,真他妈的豁然开朗。

“看,我完成了你的工作。现在我想要回我的丈夫,你们两个可以回家了。”Blue打了个哈欠,挥挥手示意,在他们有人说话之前就钻进了卧室。太阳还没落山,但像他这样的人形猫咪可以随时随地睡一个完美午觉。

“我以为他讨厌我们的工作。”特雷弗问道,他瞪大眼睛转身看自己的Boss。

“是啊,他还是。他只是同情我们。”Boss耸了耸肩,止不住的笑意。“我是世界上最幸运的混蛋。”

他当然是。如果Blue全心全意的投入到这种生意里去,杰夫简直无法想象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这对夫夫完全可以齐心协力统治世界。


最后,他俩是被赶出来的。Blue穿着白色浴袍出现在卧室门口,Boss无话可说,三秒之后,门砰地一声关上,杰夫和特雷弗已经在电梯里了。

特雷弗把杰夫捎回了犯罪巷的公寓。一路上二人都沉默不语,但当发动机熄火时,特雷弗决定做一个惹人烦的王八蛋,于是他率先开口。

“我们该谈谈么?”

“谈什么?”杰夫想转移话题,乞求老天爷还是放过他吧。

“你,Blue,他躺在你膝盖上的时候。我不知道,你他妈怎么想的?”

杰夫没有回答,他急切地想直接跑下车,又感觉他朋友可能会干脆打断他的腿,直到把话问清楚。

“我以为你不会这么想不开。”

杰夫只能生闷气。

“我也这么想的。”

“所以为什么!”特雷弗不耐烦的说。“那是Blue!是他妈我们的Blue,Boss的Blue。我之前就有些怀疑,因为你的总是看着他,但是……认真的?为什么是他?”

“特雷弗。”杰夫叹了口气,特雷弗终于闭上了嘴巴。“你问我为什么,他就是原因(He is why)。”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只有车载空调发出的声音。他看着特雷弗的肩膀慢慢垮下来,拧紧了眉毛,正在艰难的消化这句话的信息量。

“Boss知道。”杰夫在特雷弗说话之前继续说道。“他总是清楚什么时机该提到Blue。”

“你就不担心么?”

“不,Boss就是Boss,没什么好担心的。”因为这是Boss的优势。他知道起初杰夫跟随他只是因为钱,而后来杰夫选择留下是因为他,现在,杰夫会永远留在这,因为Blue。

涉及到感情的忠诚总是牢不可破,根深蒂固。他清楚,狗会心甘情愿的为了他爱的主人而献身。

“好吧。”特雷弗终于决定,“我明白了,Blue就是Blue,这就足够了。”

这就足够了。

“你的劫数,杰夫。”

这一次,杰夫笑了。


End


最后所谓计策的地方有点不明不白,但我相信大家都懂得反正就是吹一波Blue不吹白不吹贤内助人设不崩吧(x。

 



评论(12)
热度(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