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头本鹰

[DC翻译]He is why - part1

summary:傻白甜宠

warning:oc单箭头迪克有

大家喜欢的话也作者的AO3点赞留言吧,比心心

lof没有斜体,用加粗代替。


授权点我,原文地址点我

前文1 Mob life

前文2 Neighbor

前文3 Mob boss


作者:moonfox281

翻译:我本鹰


part1

杰夫讨厌医院。

这里的味道、白色、噪音和徘徊的人们。每个人的身体和感情好像都被这个地方所影响。杰夫已经很长时间没来过医院了,上次来可能还是一年前,帮派火并带走了他队伍中大部分同伴,他自己缝了12针,还中了几枪,在医院某片私人区域里呆了两周。

他从未想过自己会站在这里,除了等待只能祷告,深陷于绝望之中。

这片儿基本是空的,只留下两个帮里的人在走廊上守卫,没有其他病人,没有烦人的客人,没有一个多余的人。足够的钞票买到了最好的服务,钱恰好不是他们Boss所缺少的。杰夫推开门,在走进去之前小心翼翼的把他的枪和沉重的护甲脱掉,避免噪音打扰到笼罩在房间内的一片死寂。红头罩帮的Boss就坐在床边,双眼因疲惫而发红,手套和那个充满标志性的头盔放在Blue的腿边,双手交织紧紧握住blue无力下垂的一只手。

“你知道。”他声音沙哑,听起来像一直在哭。“我从来都清楚,他对这个丑恶的世界太好了。”他抽泣着说,声音载着无法肩负的重量陷入谷底。是他足够信任杰夫,或者根本不在乎隐藏,不在乎别人看他的泪水从脸颊滑落,也不在乎自己正在崩溃、迷失自我,因为他的丈夫躺在这张床上昏迷不醒,连接着各种电线和输液器,氧气罩几乎盖住了一半的脸。

“他很坚强。”Boss苦涩的笑了。“他一直都是。”他抓着Blue的手剧烈的颤抖,就像他抓的是他生命中最后一根绳索。他仿佛逃避窒息一般说着:“可我不是。”

Blue躺在那里,寂静无声。黑色的头发从他脸上滑落,即便是这种情况下也凌乱的好看。他的皮肤毫无光泽,失去了平日里温暖的铜色。

“我不够坚强。”那位Boss哽咽道,头靠向Blue的胸口,像一个迈向圣坛的祈祷者,虔诚的祈求着。“我不够坚强。所以留下来保护我,宝贝。”

 

杰夫从来没见过Boss这样,他总是那么的冷漠又坚强、专注且有条理,为他工作充满压力,却极其满足。现在,这个强大又可怕的人紧紧抓着他爱人柔软无力的身体,力度大到好像那双手是他最后的温度,是唯一能把他从崩溃边缘拉回的办法。

医生说有50%的机会,但医生脸上的表情让每个人都明白,实际上连50%都没有。

杰夫忘了自己为什么会在这,Blue躺在床上的模样让他头晕目眩,迷失方向。Boss绝望的抱着Blue,杰夫被打败了,感觉眼睛生疼,他在急剧上升的恐慌中夺门而出。

他看到特雷弗,他的朋友,他的搭档,Boss的得力助手,倚在外面白色的墙壁上,头发凌乱,眼神沉重,嘴里叼着一根未点燃的的烟,看起来无比苍老。

“工作完成了。”他说,手插在口袋里。“Boss把整个地方都烧了,所有绑匪像猪一样被吊着剥皮。”他的眼神从地面转向杰夫,阴沉、灰暗、充满疲惫。“我也动手了”

特雷弗从来都不喜欢血腥的活,这一般都让杰夫来做,但发生这种事情,一旦关系到Blue,整个帮会的人都会反应过度。

 

“你该听听他们的尖叫,真是疯狂。”

“我在这,尖叫着威胁了大半个医院。”

“我听说了。”特雷弗勉强笑了一下,抬头盯着天花板,他的舌尖上充满了苦涩。

杰夫无法忘记那一刻,肾上腺素和血液蜂拥至他的大脑让他视线模糊,Blue的血溅在他的护甲上,太冷太暗,太多。医生和护士把Blue推进手术室时杰夫已经吓疯了。他还清晰地记着自己掏枪对准医生,威胁对方必须救下Blue的命。

他很害怕,害怕Blue被带走,害怕他冲进那个地方时Boss的脸。他从未见过一个人能如此苍白,充满惊恐。

他现在依然害怕。

“特雷弗。”他颤抖着说。“如果Blue死了……”他忍不住在心里思考。“我们该怎么办?”

特雷弗转头看他,眼神冷漠,面无表情。他看上去冷静了一些,一个转头的动作又耗尽了他最后一丝力气,他忍不住吞了吞喉咙。该死为什么要他妈问他这个?

他也深陷恐惧之中。

 

“我们不变。”他撇过头,看向别处,掐灭了烟,想象着自己吹散看不见的烟雾。“做我们必须做的,像往常一样。”

特雷弗紧盯着那扇门,在那扇门后面有他Boss想要挽留的整个世界。杰夫羡慕特雷弗的冷静,就算此时Blue的命悬一线,整个帮派一片混乱,他自己看起来也一团糟。

“我们跟着Boss,为他打破常规。”特雷弗脱口而出,话语掷地有声。

当他再次转头,有火焰在他眼中燃烧。

“我们为他创造奇迹。”

 

就算是让死人复生。

 

 

 

 

蝙蝠们每三天晚上来探视一次,韦恩们则每天两次。帮里的人尊重他们的隐私,每次他们来都站的很远。Blue一直隐藏着身份,是boss和他自己的意向,大家也尊重这个。到目前为止,只有少数几个核心成员和一些忠心的守卫,比如杰夫和特雷弗已经优先见过他们的真实面目。

房间里堆满了鲜花、礼物,和“早日康复”贺卡。红头罩帮核心成员之一迈克,他的孩子送来了蓝色气球和一些难看的儿童画。那孩子就像崇拜上帝一样崇拜着夜翼。

杰夫一想到这些就感觉内脏在身体里搅动,这一切都是错误。Blue依然昏迷不醒,心电仪随着他心脏节奏微弱的跳动着,阳光映在他的皮肤上,反射出的只有苍白。

杰夫依然觉得他很好看,很奇怪,但是事实。像这样的人就算躺在棺材里,也能看起来像时尚杂志上的高级模特。

 

医生告诉他们已经过了危险期,人随时都可能醒过来。然而等待依然让人不安,担心出现其他问题,尤其是这种情况下,压力穿透肩膀直击肋骨,恶毒的攥着他的心。

Boss从没离开过医院,只是一直坐在床边,杰夫从未想过他这样的人会拥有这样的眼神。自从杰夫认识他以来,第一次看见他脸上没有愤怒,只有显而易见的绝望和疲惫。

他每天都在讲故事,因回忆发笑,对着心电仪刺耳的声音自言自语。杰夫还曾在某一天听到他轻轻地哼着一首不知名的歌,他的手还是紧握着Blue,眼神也从未移开。

 

第28天, Blue终于醒了。

那时正当午夜,杰夫和Boss一起在外面抽烟,不在房间里。Blue睁开眼睛时,护士正在房间里换花,那双眼睛如同暴风雨过后的大海一样明亮璀璨,护士尖叫起来,守卫跑过来喊他和boss。当他们冲回房间,Blue笑着看向他们,眼神里好像对他们充满了期望,他勾起漂亮的嘴角,还是和以前一样自信和骄傲。

每个人都哭了。

Boss跪在了地上,他抓住Blue的手臂,任由泪水落下。这是一幅奇怪的画面,看着这样一个强壮健康的男人紧紧抓着另一个虚弱病态的人,就好像如果他松手,那个人就会离他而去。但杰夫也一样,Blue的眼睛像钻石一样闪着光,杰夫膝盖发软,浑身无力的滑倒在了地板上。

 

那天晚上杰夫回家之后哭的像刚出生的婴儿第一次呼吸新鲜空气一样。他甚至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让他这么难过,让他控制不住眼泪。也许是死亡、悲伤和在背后折磨着他们的恐惧。又也许是某种新的东西,杰夫从未想到过,却已浸入他骨髓和血液的顽疾,看着Blue被包围在一片白色之中,看着他如此接近死亡,自己却无能为力,反而帮助杰夫打破异常,让一切浮于表面。

他不应该有这种感觉,没人应该对Blue有这种感觉。他不应该

因为Blue只能是Boss的Blue。但是,那是Blue,他的存在就是能影响到任何人。

 

杰夫洗了个澡,好冲刷掉他的思维。他从一周前开始就没好好清洗过自己,只在医院、帮里墨西哥的仓库还有哥谭的边缘来回穿梭,忙得不可开交。自从他们Boss没有时间,他的工作量翻了将近一倍。幸运的是,蝙蝠们也更加疯狂起来,而由于红头罩帮捧在手心里的夜翼的坠落,他们的行事方式变得格外残忍,所以,没人敢钻这个空子。可就算这样,过去的28天也让杰夫觉得自己老了三岁。

洗完澡后,他锁上门上楼,来到他们Boss的家,Boss给了他钥匙。他找了些干净的衣物塞到袋子里,从客厅路过那个豪华卧室时瞥见了桌子上摆着的照片,有些是他们婚礼现场,其它则是随机。Blue在每张照片中扬起笑脸,就连Boss也露出了很多不同的表情,大多数杰夫他们都没有运气看到过,也许那些只属于Blue一个人。

杰夫回到医院时,韦恩家的车刚好从停车场离开。在哥谭,这种车只有韦恩家和某个毒枭有。而Blue,两者皆属。

“你回来了。”Blue微笑着,用带着温暖的眼睛欢迎杰夫,就像夏日的光。他看上去瘦多了,脸色苍白,只在脸颊上有些许粉红色,似乎已经恢复了一些活力。他们Boss正枕在他膝盖上睡觉,身体舒适的蜷缩在床上,脸颊贴着白色的毯子,他丈夫纤长的手指顺过他铺开的头发。

他们看起来如此完美。又太过平凡。

“我带了衣服和一些你的东西。”杰夫觉得他必须得说点什么了。“你还需要什么吗?”

蓝色再次微笑起来,“不用,你做的够多了。谢谢。”

他看起来还是……很漂亮。

杰夫不应该想这些,尤其是他老大就睡在他两步以外的地方。他眼神游移,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而不是傻呆呆的站在这里,但是Boss很快就惊醒了,他眨着眼适应着光线,然后伸出手去触碰Blue的脸颊,对他露出一个可称之为甜蜜的微笑。

杰夫感觉自己入侵了一个私人空间,一个不能被他看到,还有其他任何人看到的特殊空间。

 

两周后,Blue被允许回家。医生给他推荐了一个家庭护士,但帮里的医疗小组也可以做得很好。

他们住在钻石区,离最顶级的私人诊所只有五分钟,步行到韦恩公寓只用十分钟,到红十字酒店附近交叉路口的吉拉花园也只用五分钟,帮会有一个放大杀伤性武器的仓库就在那边。

Blue开心的就像一个蹒跚学步的小孩来到了玩具店,过去这段时间他一直很着急回家,实际上表现的已经很克制了。而杰夫环顾四周,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

虽然做生意的时候杰夫经常和一些大客户打交道,也会去各种豪华场所。但他妈的基督再上,犯罪领主真他妈有钱!

 

 

 

 

“小心,小心。”Boss停了一步,和在医院那段时间比起来他现在看起来才是真正的活着。他紧紧抓着Blue的手臂,扶着对方走下台阶。

杰夫和他们Boss接触的时间越长,杰夫越是意识到这个人有很多他之前根本没机会认识的一面。他的老大看起来粗糙又具有威胁性,但是对Blue意外的温柔和宠爱。

“想喝汤么?或者我叫管家服务?”Boss不停的问些多余的问题,Blue不由得笑出了声。即使他被告诫不能笑的太开怀,但那漂亮的嘴唇可止不住扬起轻笑。

“阿尔弗雷德听到你这么说会难过的,杰伊。”Blue挣扎着自己坐到沙发上,他成功了。杰夫觉得自己应该帮帮他,但他害怕到了不敢碰这房间里的任何东西。

“说到他。用不用我给他打个电话?他一直在为你出院做准备。”

“别,让他休息吧。我已经够麻烦你们的了。”Boss停下手中正在收拾的行李袋,看着他的丈夫。像平常那样眼神柔软的伸手抚摸过对方的脸颊。杰夫看过这场景太多次,每次都是一样,却仍然感到震惊。

“你的确。所以别再这样对我了。”

这听起来像个命令,但其实不是。杰夫已经习惯了那张嘴里吐出的命令,也让自己由此习惯那张嘴里吐出的温柔。

Blue用笑容代替了回答,他该死的聪明,经验告诉他什么可以承诺,什么不能。他轻轻拉过Boss的肩膀,那人立马跪下,跪在他的脚边,像一个骑士对自己的主人宣誓,像是一个国王面对自己深爱的王后。

如果杰夫还年轻,这样的夫妻一定让他发笑。但现在,他想知道,如果Blue的手指落在他的肩上,他自己能保证站在原地不动么。

 

 

杰夫曾经认为Boss才是支配者,毕竟Boss很危险,让有些人一想到就瑟瑟发抖,威胁着每一个阻挡他前进的人。但实际上,不,杰夫所看到的,所经历的,和时间都让他意识到,那个人,那个在他眼前,让他的Boss跪在这里,这样深爱的人,才是真正危险的人。

Blue把他们所有人都玩弄于鼓掌之中,让杰夫在不自觉地情况下就做出妥协,让这个充满了恶棍和垃圾的团队像家犬一样服从命令。他吸引了他们,像昆虫具有趋光性。他让他们像一群忠心耿耿的士兵一样愿意为他牺牲,甚至是乐意于为他做这件事。

该死,这个人是一个如此危险的路障,而他们没有人接受过这方面的训练。

 

看着他们这样,杰夫只想逃跑,他害怕自己因为站在这太久而开始想要一些不切实际的东西。

“你呆在这。”Boss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胡思乱想,他被吓了一下,绝望的希望对方没看到他。

Boss什么时候走到这么近?杰夫放空丢掉戒备有多久了?

“什么?”杰夫因为失职而结巴了一下。

“我不在的时候那边一团糟。我今晚要去哈巴罗夫斯克,你在这陪迪克一直到我回来。有三间客房,你随便挑。电话薄在厨房,有24/7管家服务,吃的可以订,叮嘱厨师谨遵医嘱就行,他们有数。不用清洁服务,我们自己有人,每周来两次,代号”本尼特“。如果有一个杀气腾腾的19岁倒霉孩子出现在门口,要你让他进去看他的格雷森,让他进去吧。他会威胁要割开你的喉咙,相信我,他闭着眼睛就能做到,但别担心,迪克能搞定。还有,我两天内回来,时间可能不太好,所以得确保迪克药量足够。哦,还有,帮我个忙,把厨房里所有麦片都烧了。”

Boss用一种快的不正常的速度收拾好行囊,杰夫努力地抓住了每一个词。Blue已经打开了电视,正坐在那里轻轻地打瞌睡,而他的丈夫则在房间走来走去,杰夫也跟在后面忙前忙后,保证带的东西没有问题。

 

TBC


其实也蛮长得了所以擅自分个章节发,下一半刚好能有个新年快乐maybe 


评论(13)
热度(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