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头本鹰

[DC翻译]Mob boss

summary:傻白甜宠,这章傻白甜宠翻倍

warning:超他妈苏苏苏桶哥苏苏苏苏迪克视角(?),整章都超他妈苏,超他妈甜,超他妈煽情。lof没有斜体,用加粗代替。


授权点我,原文地址点我

前文1 Mob life

前文2 Neighbor

这篇一定要看前文,否则会云里雾里


打不开全文链接的微博搜mob boss即可


作者:moonfox281

翻译:我本鹰

 

被屏蔽了

看全文点我(图片链接)


 

 =========================

 

 

 

他在往迪克那边去的时候,他的人已经跟着夜翼就位了,他的脑中闪过丧钟、夜枭、狼蛛、猫头鹰法庭、猛禽……狗屎,名单越想越长,越来越让让杰森害怕。

第二个电话打来的时候,他的手下通知他只是一个孩子,他几乎感觉得到肩上那种骇人负担消失了。他低头看了看车速,意识到如果他还想要这辆车,他就得放慢速度。第三个电话通知他坏消息的时候,他离目的地不过才几个街区。

 

杰森一赶到就看见迪克正在照看那个孩子,温柔的拍着对方的背。他的手下挠了挠头,杰弗森.斯通,迪克护卫队的领队过来接应他,他看起来也很困惑。

他走近迪克和那个男孩,眼前的一幕让他发疯。

 

“他受伤了,头罩。”迪克用一种疏远的专业语气说道。真是够麻烦的。

“放他下来,宝贝。我的人说只有一个新伤口。”

 

迪克没理他,只是透过面具看了他一眼。好吧,他能感觉到脖子后有汗水在翻滚。

杰弗森站在他旁边,给了他那个孩子的手机。

当他的人说那个孩子拍了夜翼的照片的时候,他以为只是摄影师或者什么疯狂粉丝,但是当手机屏幕亮起来,他眼前一片血红。

 

他甚至没往下翻照片,他把目光转向那个孩子,那孩子看起来很年轻,也就提姆那么大。

这小崽子,他抱着迪克,让那只漂亮鸟儿,杰森的漂亮鸟儿,拍着他的背,对他说些无伤大雅的甜蜜话,还他妈的装哭……当他把头藏到迪克胸前的时候,杰森意识到那小崽子嘴角微微上扬,一瞬间他脑中的弦绷断,他都没意识到自己手里的手机已经被他捏成了面包屑,于是他拽着小崽子的肩膀把人从迪克怀里拽出来,捏着领子把人拎到眼前。

“下次要是再让我抓到你这么做,你就再也没有手拍这些该死的照片了。”

 

杰森把他的屁股摔在地上时候他脸都吓白了,两条腿软的像面条一样,汗流浃背,仿佛来到盛夏。

迪克立马站起来拉住杰森,迫使他面对自己。妈的,就算迪克现在满脸写着很不高兴,他看起来还是好看的惊人,也难怪总是有些混蛋跟踪狂跟着他。

“嘿!这是为了点什么?”

“我们回去以后会谈。”他握着迪克的前臂,拇指摩挲过紧绷的凯夫拉制服,低头看了看那个混蛋,然后示意他的手下。“送他回家,然后清空他的电脑。”

 

没有人看见杰森说完的时候对那个小崽子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

 

================================ 

 

 

 

 

 

迪克冲进屋子里的时候,杰森已经做好准备了。

 

“那根本没必要!”

如果迪克因此生气,那就代表杰森做对了。

“你怎么怎么着?!我乐意,小黄金!”

“不,不行!就算你是个犯罪领主也不意味着你可以把别人吓成那样!”

现在轮到杰森生气了。

“我有权利这么做!”我是你的男朋友,你的未婚夫,你的丈夫直到我们的终点,更别说一年半之前他把一颗五克拉蓝钻18k黑金*的戒指呆在你的手上,但他帮里的人不需要知道这么多,至少目前不需要。“就算你觉得这事儿不对。那家伙还要伸手摸你——”

“不!你就应该让他一个人呆一会,而且人们总这样,又不是什么新鲜事!”

 

仿佛达摩克利斯之剑下坠。

 

“人们总会怎样?!”

 

草,老天啊,他讲真的么?多长时间了?他一直知道有人这么操蛋?为什么迪克没有告诉过他?

 

“天啊,他只是个孩子,头罩。”

“等一下,你之前为什么没告诉我?”

“呃,拜托。我上次和你说猛禽,你就派了一群人紧紧跟着我,再说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不是什么……”他的呼吸停滞了一下,一只手扶额。“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你还记得我是你丈夫么?”他张开另一只手,换了拉脱维亚语说话。

“不要转移话题,我说的是你对待那个孩子的方式。”

“不,这就是我们需要讨论的问题,那小崽子甚至不是个孩子。他……都有二十了?二十二?就是因为你一直这么放任他们那帮混蛋才会盯着你。”

“别把他扯进来,我对待别人的方式没有问题,又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强壮高大。”

“草,你知道那家伙怎么看着你你他妈还想让我什么都不做?”

“所以你就把一个无辜的孩子吓成那样?”

“无辜?他他妈的还无辜!”杰森用俄语怒吼,他冲动的时候就会自动切换语言。

“你还有脸提这个!如果我都没去管你贩毒和走私武器,那么,是的,拍点我的照片就是无辜!”迪克指着杰森的胸口,用阿拉伯语尖锐的说道。

 

他们两个喘着粗气对峙着。

 

OK,杰森承认,他的错比较多,但迪克也不应该指责他。天啊,他竟然没发现这些烂事?!

本来一个危险黑暗的迪克中老年粉丝俱乐部就够烦的了,又来这个?!他伸手抚摸迪克的脸颊,杰森认真的考虑应该带迪克远走高飞一段时间,就算他们离开对哥谭也没什么影响,这个地方的蝙蝠绝对够用(感谢布鲁斯爱捡孩子的习惯)。

 

迪克依然很生气,他知道,事到如今杰森表现的非常自私只是因为杰森不想别人分享他火辣的屁股,但他绝对不会在这大声承认。

 

“……就算是黑帮大佬也永远赢不过自己的帮主夫人,何况夜翼做的还有模有样。”

 

别!

别别别别别别别!!!!!

 

迪克的脸色沉了几分,杰森瞬间感到窒息。

 

草!太他妈操蛋了!!!

 

慢慢地,迪克慢慢地转过头盯住声源。

那个新来的!妈的当然是他!

 

“你说什么?”

杰森不用看就知道他的手下被吓成什么样,他自己的脸都被吓白了。

迪克愤怒的看着他,杰森感觉自己的心脏突突的跳。

“帮主夫人?”迪克瞪着他大声的质问。“这就是灌输给他们的?”

 

草!迪克这样的时候真他妈吓人。杰森藏在衣服下的身体忍不住流汗,是的,他被迪克吓到了。

这不应该让迪克听到!

 

“等等……冷静……”杰森知道自己在手下面前失态了,但他看到这么生气的迪克恨不得直接爬回棺材盖上盖子假装自己不存在。

他内心的巨人觉得是时候出现了,杰森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慢慢地把手挪到迪克的手臂上,试着抚慰迪克。

“漂亮鸟儿。”杰森抬起迪克的下巴,让他们面对面正视对方,不,不是面对面,杰森还带着头罩而迪克那双漂亮的蓝宝石还藏在那可笑面具后面。“你知道对我来说你是什么。”

我的太阳,我的人生,我的世界。

杰森清楚自己很少直接的说出这些话,而且他知道他的“不说”有时会让迪克觉得不够,这反而让杰森害怕,因为外面有无数人排队想和迪克在一起,照顾迪克,告诉迪克他们有多爱他,他对他们有多重要。但另一方面,杰森几乎不可能轻易就说出“L”开头的那个词,即使迪克是他的一切,他13岁起就这么认为。

当迪克皱眉,杰森感觉自己的肩都要被压垮了。

他想吻他,尤其是他们之间只距离一英寸,因为这是杰森知道最快速摆脱这种麻烦的办法。迪克也有自己的方式,那诱人的嘴唇和狗狗眼,一旦事关于他迪克总能看起来轻松自如,可要是事情很紧张而且是迪克的错呢?好吧,迪克只要眨眨眼就能让杰森把为什么生气都抛之脑后了。

迪克误我!

 

“不行。”意料之外,迪克推开了他。“我不同意!”

 

哦拜托!

“漂亮鸟……”

“甜言蜜语也没用,头罩。今晚你睡沙发。”

 

今晚第三次,杰森脑子里一片轰鸣,然后完全当机了几秒钟。

“什么?!!!!”

 

当他喊出声的时候,迪克已经走到了门口。

“我走了。”

杰森完全懵逼,等他缓过来的时候迪克已经走了,而他的手下都在盯着他看。突然间,杰森终于感到了浑身不自在。

“胡扯。”

 

他做的很好。现在他的一半在思索他回家以后会发生什么,另一半则在罗列他应该说些什么帮自己摆脱混乱,就这几秒的时间他的头就快爆炸了。

杰森可以感觉到他的手下全都在盯着他,说起这个——

“告诉你们多少次了,绝对不要当着他的面这么叫他!”

 

“当着他的面。”

是的,这是个愚蠢的错误。他和他们帮的人一直都在背后叫迪克“帮主夫人”,他们结婚之前就这么叫。

有时杰森抱怨迪克蠢兮兮的不知道注意安全,这个称呼就显得很有创意。所以,是的,不是杰森先开始的,但杰森也从来没叫停(甚至很鼓励)。

天啊,他做的太好了。

 

 

.

 

 

他回家以后,事情大爆发。他知道这点破事根本没什么好吵的,可是情绪一触即发,他甚至都快忘了自己开始时候是为什么生气。

他逃避了迪克的问题和怀疑,该说的没说,不该说的说了不少。当他完全冷静下来,眼前迷雾散去恢复清明,迪克睁大眼睛,脸上充满撕心裂肺,这让杰森心疼到无法呼吸,他从来没看过迪克这样。而杰森意识到争吵已经结束了,他独自站在客厅的中央,迪克则把自己锁进了卧室。

那天夜里,杰森睡在沙发上,他们家里有两个客房,但沙发是离迪克最近的地方。

 

 

 

 

=======================

 

 

 

他们吵架后的第一天,迪克没有和他说一句话。他们回来的时候迪克径直走进房间,关上了门。午夜的时候杰森决定去敲门,问迪克是不是还在生他的气。迪克没有回答,杰森带着暗示回到了沙发上。

 

第二天,还是一样,唯一回答杰森的只有墙上时钟滴答的声音。

 

第三天,当他完成一桩大生意后回家时,卧室的门开着。但眼前的景象很快终结了杰森的妄想,房间里一片空旷,床很整洁,没有字条留下,迪克更衣室的衣服也不见了。

那天晚上,杰森依然睡在沙发上,因为床很冷而且闻起来像他。

 

第四天,迪克还是没回来。杰森在帮会的基地过夜。他手下问他的时候他撒谎说迪克把他踢出去了,实际是整个公寓只有杰森自己。

 

第五天,提姆摇着头看他,女孩们质问他,她们当然是和迪克一伙的。迪克一直躲着他,恶魔之子笑的非常得意,仿佛他早就看到这一刻,并且十分享受杰森的地狱。

杰森又在基地呆了一晚,在那正好可以把自己埋在工作里,忘记现实。没有人敢问他为什么还在这里,或者和夜翼之间发生了什么,但他能感觉到这个问题环绕他在头顶。杰森才不去管,他只是不想回去,没有迪克那里就不叫作“家”。

 

第八天,杰森带着自己的一切去敲了门,他闻起来就像波本威士忌和浑浊的烟。阿尔弗雷德应门,用理解的目光看着他。他在花园里找到正在和达米安玩的迪克,迪克笑了,但眼中毫无欣喜,他看起来很放松,肌肉却像一个生锈的木偶一样紧绷,杰森几乎震惊的看到迪克眼下一片乌青,他看起来死气沉沉,毫无活力。

他们注意到他以后达米安那个小崽子马上把迪克拉到自己身后,就像杰森是只大灰狼,而迪克是他最可爱的小绵羊。那孩子口出狂言,如果是往常的一天,杰森会把他的头踹飞,但现在他只想专注的看着迪克,迪克也看着他。迪克笑了,但那令人心碎,更甚于哭泣。

他快步离开,差点在路上撞倒阿尔弗雷德。他听到迪克呼唤他的名字,但他不敢转身面对。

那天晚上他回到公寓,躺在冰冷的床单上,盯着天花板,直到睡去。

 

 

 

 

 

大约凌晨三点左右,杰森听到了些微的响声。他在地板下按了特殊系统,但还是没听到脚步声,于是他拿起两把手枪走到客厅。

他看见了迪克,站在餐桌旁,穿着便服,桌上还放了一个行李袋,杰森放下了枪,他的双手失去了握枪的力气。

迪克笑了笑,依然掩盖不住脸上心碎的裂痕。

“嘿。”

 

迪克走进,扶上杰森的脸颊,抬起头对上杰森充满惊讶的目光。

“你还好吗?我今天在庄园看见你。你还是看起来很憔悴。”

 

这也是杰森的台词。

“嘿,对不起。是我的错。”才不是。“我不应该反应那么大。”你有权利这么做。“我为我说过的话道歉。”不。

迪克不停地承认着错误,明明他如此受伤,所以杰森吻了他。他把迪克无限的拉向自己,贪婪的亲吻他,把迪克推到墙上,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个时刻他再次的触碰到底迪克,感觉又好又坏,他只能吻的更加卖力,用长腿缠住的髋部。

他才是应该先出现的那个人,他才是应该先道歉的那个人,那些台词都应该是他的,但是迪克就这样承担了所有错误,为了杰森不停地责怪自己。

迪克停下寻找氧气的时候他撕碎了迪克一半的衬衫。

 

“我很抱歉。”他说。“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他把头埋在迪克脖子旁对着迪克低语,眼泪从他脸上滑落。

迪克在颤抖,他能感觉得到。对方纤长的手指从他的发丝里划过,抚慰着他,杰森抬起头时,迪克又展露出那个滑稽的悲伤笑容,那个看起来既开心又难过的笑容。就像他等待杰森这些话等了那么久。

 

过去了这么多年,杰森还是很难开口。

他知道自己伤害了迪克,迪克根本不该回来,因为有一天他还会这样,用自己的口是心非让迪克心碎,毁了他信任的一切。然后迪克再次离开,而杰森去抽烟喝酒,把更多的罪犯送进医院,做一切他该做的事,他能付出一切但是恐怕,恐怕迪克在也不会回到他身边。

 

对不起

是我的错

求你原谅我

别离开我

 

终有一天,终有一天,他能直面自己的内心,轻松说出所有,告诉迪克他心中所想,把一切交由给对方。

但又有谁知道迪克会不会等到哪一天。

 

杰森现在能做的只有把迪克紧紧抱在怀里,亲吻他,困住他,祈祷这不是一个梦。

 

他在卧室抱着迪克入睡,仿佛拥抱着太阳升起时会烟消云散的梦。

 

 

================================

 

 

 

 

 

第二天,他用整个上午弥补他们失去的时间。迪克责怪他自己连路都走不了,杰森在乎么?绝对不。

好吧……是的,迪克根本下不来床。等杰森忙完回来,他发现自己的漂亮小鸟爬到了设备室正试图穿上制服,迪克的腿还在发软,杰森根本没办法让他那样出去。

所以他把街上的守卫增加了一倍,保证他们的城市在没有夜翼的情况下别出什么岔子。布鲁斯没有问,他估计已经知道怎么回事了,但他还是尽量回避这个问题。因为,说实话,太他妈的尴尬了!恶魔崽子一直在瞪他,这一晚上那小子不止一次试着悄悄把他推下楼。卡珊用自己的方式警告杰森,如果下次再让迪克这样回庄园,她保证杰森再也找不到迪克。提姆明白迪克不是唯一一个受伤的,但他仍然警告杰森不许再伤害迪克,提姆只是不希望他们再互相伤害。迪克肩膀上的负担够重的了,也是时候让杰森保持现状感受幸福的滋味了。

这孩子还真是脑子发疯。

 

又过去一天,迪克放任了他。他把自己的日程都推到一边,用一整天的时间把迪克抱在怀里,紧紧束缚对方,享受迪克令人上瘾的味道。天黑之后他们也没出去巡逻,迪克双膝无力(杰森的错),而芭布斯打电话过来说他们今晚可以休息。说真的,蝙蝠集团人那么多更别提他还派了一群手下看着,他真的很惊讶哥谭还有罪犯。

 

晚一会的时候杰森听到了敲门声。迪克还在睡,敲门声让他微弱的颤抖了一下。

迪克觉轻的像猫一样!

Fucking cat-sense!

 

 

苏西这个时间应该上床睡觉了。那个老女士,杰森不知道她以前什么样,但他买下这块地在下面建秘密基地的时候,苏西拒绝离开,她指着一把老步枪,说自己的丈夫在此离世,所以她不会离开丈夫的灵魂。

他不认为自己能和苏西成为朋友,但其实他做到了。老苏西个子不高,却很强硬,她生活在哥谭这片泥沼中,用一房子的枪和子弹,独自守护她丈夫的灵魂。在杰森最糟糕的日子里,这人和他说话的风格就像达米安一样总是踩到杰森尾巴,好的时候她也强不到哪去,但好歹会用砂纸一样的曲奇迎接杰森。

尽管她喜欢迪克,但那是因为迪克是迪克,就算再冷血的人也无法对迪克无动于衷(你看那个恶魔崽子!)。

杰森买下这块地的时候让苏西免费留下,因为她是杰森的朋友,而且一个前刺客对杰森也没坏处,再说了,迪克喜欢邻居。

 

杰森打开门,把拿枪的手藏在背后,门口站着杰弗森.斯通,他有些惊讶,却依然保持了不动声色。

他第一反应是这个人发现了他们的身份,把这当做摆脱他们的交易筹码。不是好事,但完全有可能。

尽管杰弗森唯利是图,但他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其实是条忠诚的狗,但是,人类无常。

 

当杰森看见他站在门口,没带武器,细细的观察自己又把困惑藏在眼底,杰森确认,这个人已经没有能力背叛自己了。

他的裤子藏不下任何东西,除非他想看起来像长了两个老二。即使最优秀的人也知道,在不做任何准备的情况下接近一只蝙蝠接近于自杀,更别说这有两只。

杰弗森是个危险的男人,前海军陆战队,在伊拉克呆了两年,叙利亚带了五年,恢复自由身之前还在沙特特种部队呆了四年,他的过往对他造成了很大的影响,但最重要的是,这人不是个白痴。

如果他是白痴的话杰森也不会把他收入麾下。

 

“有什么问题么?”

杰森打断了他,因为只消一眼杰森就能掌握所有情况,但不是所有人都有在蝙蝠学校学习的机会,或者有像他一样拥有不动声色观察别人的丰富经验。杰森对杰弗森的观察行为已经失去了耐心,他床上可还有只睡着的漂亮小鸟等他回去拥抱。

 

杰弗森得到了提示。看吧,不是个白痴。

 

是电力系统的事。

该死,他早就告诉过苏西如果这栋楼出问题了她最好让杰森知道。苏西是房东,但杰森才是这里真正的主人,他喜欢保证名誉。

苏西老了,杰森已经在尽全力避免和她发生争执,但是拜托,那可是苏西,她有时候真的可怕的吓人,尤其是别人证明她犯错的时候。

 

“那你知道什么时候能有水么?”

什么?

“水也停了?”

“是的,多棒!”

苏西!

“够倒霉的,哥们。”

讲道理,他得和苏西说说这事……干脆让迪克去说。她可从来没试着用平底锅敲过迪克的头。

“我猜你也有自己的独立供水系统?”

他感到很内疚!

“是的!”

 

 

认真的说,他对杰弗森所遇到的事很内疚,他自己用的是一套完全独立的水电系统,这是一种协议。他在这个住了很长时间,非常清楚都有些什么垃圾在这片干活,当有人受伤,或者出现入侵者,他可受不了没有水电。更糟的是,布鲁斯还要来参观一下,看看杰森有没有照顾好他的黄金男孩。

不,不!他绝对不会忘记上次布鲁斯来视察的时候,还打电话叫了一全家人一起来吃晚餐,就像这是他家。布鲁斯用了十分钟检查他们公寓的每一个角落,并用一种难以言喻的表情看了看迪克,暗地里拉着杰森对他说:“迪克喜欢开放式空间,我在哥谭中东有个顶级公寓,离这边就十分钟,你们考虑一下?”

去他妈哥谭中东的顶级公寓,杰森自己也有!

不管怎么说,杰弗森非常沮丧,他看起来不只需要洗澡,他的衬衫领子都没挡住他脖子上的血迹。

说到这事儿,杰弗森告诉他今晚有小偷跑到帮里用偷来的珠宝贿赂他们求一条生路。接到电话的时候,杰森笑的可以说很骄傲,他听到他的人向他这个内行报告自己的夜间活动,背景音乐是其他人把小偷送进GCPD时的警笛声和尖叫声。

后来新闻报道说他们挽救了近100万美元的损失。

所以,让这人没水没电这事绝对有罪。

 

“很着急?你可以用我的。”杰森笑了笑,他知道,但就是忍不住。因为他的舌尖吐出最后一个单词的时候他就已经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有数了。

哦是的,一定会很有趣。

可怜的杰弗森完全不知道他将面对什么。

 

他回去的时候,迪克正在看手机。

看,这就是为什么他不愿意离开床。

 

“你闪亮的黑骑士来参观了。”他吻上迪克的脖子,小声说道。迪克半梦半醒,杰森不想打扰他休息。

“恩?”说真的,迪克半眯着的眼睛和纠缠在一起的头发让杰森的某个部分抽动了一下,杰森自己都觉得自己有点可怕,他不是好色之人,这只能怪迪克太性感了。

“记得杰弗森.斯通么,夜翼护卫队的领队,两年前到现在。”

“我记得,我当然记得。有一天晚上火灾他帮我救人来着。”

“哈?他帮你救人?”这很奇怪,他只下了一个保护夜翼安全的命令,不是陪着夜翼。

“是啊。”迪克打了个哈欠,用手背揉了揉眼睛。“他甚至都不让我进那栋大楼,我说那是我的工作,他说他已经派人进去,把所有人都安全撤离了。”

“有趣。我知道了。”杰森嗯了一长声,把迪克裹在毯子里,这不需要迪克起床。“随便吧,反正他搬到了咱们楼下,现在过来和我抱怨这栋楼水电全都不好使,这是我的责任,所以……”杰弗森不知道迪克到底是谁,不像杰森自己明白迪克格雷森对这个世界的意义。

“恩,很好。如果你们要聊天的话麻烦帮我告诉他别总是在我到之前就把罪犯打趴下,我还是想自己做这个工作。”

杰森哼了一声,亲了一口迪克。迪克给他开了绿灯。

“遵命,我们会搞定的。睡吧,我一会就回来。”

 

 

 =======================

 

 

并不是说杰森没有怀疑,尤其迪克还告诉了他救火的事,但是他看见杰弗森窥视他丈夫的眼神,那些长而深远的注视,杰森还是被那双眼睛震撼到了。

是的,杰森完全看清了。

这就是你和迪克格雷森在一起呆太久会发生的事情。你逐渐开始关心他,等你意识到的时候你已经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他亲吻迪克因为他能这么做,这是向杰弗森宣告边界和主权,也展现了他对迪克的占有欲,而杰森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切。

那张脸上隐现的嫉妒、渴望、紧张,和深深地尴尬。这个可怜人可能根本不清楚自己此刻的感受。

但对杰森来说,足够了。事实上真的足够了,杰弗森面对迪克时放松又信任,面对杰森则显得十分瑟缩。

 

当杰弗森惊恐的冲出房间时,杰森尽力不让自己笑的太夸张,像中了小丑毒气一样。迪克在旁边用手肘戳了他一下。

“你还真是调皮。”迪克摇了摇头,也笑了出来。该死的,他穿这件毛衣真好看。

 

他尽最大的努力憋笑,别让自己像个自以为是的傻逼,因为迪克还看着他,而杰弗森脸都被杰森吓白了。杰森没笑多久,虽然是挺逗的,但杰森还没那么残忍,所以他关上门,把迪克从沙发上弄下来,抱上床。这回他真的笑的像个白痴,还是个幸福的白痴。

 

 

.

.

.

 

 

 

“你在这干啥?”

杰森的计划是,美好的一天就是远离迪克的吸烟有害健康blablablabla,于是杰森出门抽烟时遇到了蹲在他家门口杰弗森。他也在抽烟,背后还挂着一把HK,和杰森两个小时之前看到点样子完全相反。

 

“呃……头儿!?”

 

好吧,有点尴尬。

等等……他也抽骆驼?

 

“再问你一次,你蹲在我家门口干啥?”

“……守门?”

当他吗然喽!

“您呢?”

现在他们要开始聊天了么?

……

行吧,为啥不?

 

他蹲在杰弗森旁边,挥了挥手上的烟。

“躲着点。他要是发现我抽烟会把我踹出去,我绝对他妈不去睡那个沙发了!”

 

他听到杰弗森念叨“帮主夫人”啥啥的,但是,谁在乎!当初可他妈是杰森跪在那该死餐厅里把那个比布鲁斯他妈的订婚戒指还好看的戒指戴在迪克手上,所以如果他们两个人有谁是“妻子”,是的,那绝对是迪克,而且,迪克很合适嘛。

 

END

 

 

* 5 carat Grandidierite 硅硼镁铝矿,一种蓝色的稀有矿石

 

中间那段太煽情了也…………

 


评论(27)
热度(256)
  1. Bessetk猫头本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