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头本鹰

[DC翻译]Mob wife 暴徒狂妻

summary:傻白甜宠,谨慎入内

warning:授权点我,原文地址点我

题目Mob wife,文中的翻译延续了目目的“帮主夫人”,但题目用了朋友给我想的“暴徒狂妻”。我还得到了“悍妻”“黑帮狂花”“桶嫂/罩嫂”这种翻译,人民群众脑洞无穷…


作者:moonfox281

翻译:我本鹰

作为一名黑帮可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特雷弗不得不承认,对于他这样一个小小毛贼来说在红头罩帮中还是挺舒适的。当然,那个人是个疯子,见鬼,还他妈非常危险。那种在电视上用拳头打了蝙蝠侠的头,还给了市长一枪的危险。他听说了一些故事,挺多都是在前些天,他们的老大提着一个装满了犯罪大佬脑袋的行李袋出现在哥谭。他用了三周的时间就占领了哥谭整个地下世界系统的70%,给了黑面具会心一击并发出警告:从现在开始这个游戏属于他。

但除此之外,他其实是个不错的老大。他给追随者的待遇都很好,好到足够让特雷弗能很好的照顾特雷弗自己和他的母亲。他保证他员工的安全,最重要的是,如果他们意外搞砸了他的事,他也不会真的开枪把他们打死。

 

当那个人生气的时候,还是很可怕的。所以特雷弗和帮里的其他人一样,尽最大的努力避免可能会让他们强大的老大情绪不佳的情况,就比如现在这种情况。现在。

 

夜翼交叉着手臂站在一栋废弃的大楼紧盯着他们,他们正在此处等待客人到达。

夜翼不开心!很不开心

最糟的就是,这代表着,一个不开心的夜翼,会连带导致一个不开心的红头罩。

“这里不是红头罩的地盘,你在这干嘛?”

这位义警看起来很不愉快,红色警告!

“唔……我……我们只是最近扩展了点地盘……这离学校和医院都挺远的,我发誓!”

特雷弗充满不安地说,并张开双手向戴面具的人表示自己没有武器,或者说至少他没尝试做点什么傻事。

之前他们还没人有和夜翼交流的机会,如果他手下有新人敢用枪指着夜翼,还被他们老板发现了,那他已经死了。

 

那个义警依然叉着腰站在那,透过白色的镜片看着他们。

特雷弗发誓他能听到自己的心脏激烈的跳动着,这让他想起帮里那群家伙私下里教导新人时说的话:两年前有个给黑面具干活的人在夜翼救火的时候射穿了他的肩膀,之后这人被打到昏迷了三个月,还被剥光了像刚被屠宰的猪一样被倒挂在一座废弃的大楼里,胸口上画着一只红鸟。

“这栋大楼两天前被韦恩公司收购了,他们正打算把这改成当地的儿童看护所。”

我去

 

红头罩已经明确的表示过他的这位……同僚(partner),非常喜欢孩子。他们也有道德底线,生意绝不涉及十九岁以下的孩子和孕妇,而且不在学校、医院和任何医疗站附近搞事。他们选择在这个地方交易是因为这栋楼已经被烧毁很多年了,他们一般就会用这种地方来交易大量货物,因为这里很隐蔽。他们在这片才呆了不到一个星期,夜翼也不怎么在这片巡逻,每个老大的直属心腹都牢记这位义警的巡逻时间表,好让一切在掌控之中。

看来他们不是唯一一个扩展了地盘的。

“我们不知道。新闻没有报中间人也没消息。”特雷弗竭尽全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并表现的十分专业。

他在等待义警做出反应的时间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今晚是真的不想带着几颗掉了的牙回家。

夜翼摇了摇头,又挥了挥手,望向了远方。

“好吧,那下次换个地方,离这块远点。”

 

算他运气好,夜翼人不错。可以说是蝙蝠集团中唯一一个会表现友好的,他在打倒犯罪之前还会给人家一个解释的机会。

 

特雷弗不知道他们老大是怎么让那些蝙蝠远离他们的生意的,但是看起来他们是达成了某种交易。他为披风们守护街道,作为回报,披风们离他远点。

“明白了,先生。”他点了点头,注视着夜翼离去的背影。夜翼就像只真正的鸟儿飞翔夜空一般从窗口飞了出去。

 

特雷弗擦了擦脸上的汗水,迅速的连通耳机。

“夜翼,T.A位置,12点方向,留意他。”

而后他关掉了通讯,朝他负责处理货物的手下走去,现在他们必须得重新找个地儿了。

“我们留意他干嘛?他又不为我们做事。”

呃,新来的!这白痴一定不知道自古红蓝出CP!*

“听着,孩子。我们留意他不是因为他能为我们做什么,只是因为别人会对他做什么。”

 

几个小时之后,他们来了新的交货地点。特雷弗非常想念他的床,因为已经凌晨两点了,所幸他只剩下一笔生意要做,之后就能回到他们的秘密基地,做个报告,数数今晚赚的票子,并希望他们老大明早能因此高兴。

这就是他的计划,但是生活就是要突然踹他的屁股。

这批客户是王八蛋,一会要改变交易一会要抬高价格,还抱怨红头罩没亲自出面迎接他们,并嘲笑他们老大是个素人,竟然要自己手下帮他谈生意。

 

特雷弗十分想糊这帮人熊脸,但是这真的是挺大的一笔钱。

他感觉自己被推到了悬崖边上,要在“生意过程中杀了客户”和“打电话给正在休息的老大”中做选择,

老天啊还不如杀了我?

特雷弗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在长长的等待提示音中祈祷,他没有迈进老大的雷区,或者……呃,打断了老大重要的事。

 

“干嘛?”

终于,感觉有一辈子那么长之后,深深地咆哮声从电话那头传来。

是他吗的咆哮!!

特雷弗艰难的吞咽了一下,就像喉咙里卡住了什么东西,空气在他肺里纠结。

他听到电话那端背景里低沉的呼吸声,低沉的像一只孟加拉虎,这让血液涌上特雷弗的脸。

天啊,我去,草,他妈的!

他真的打断了一件非常无敌超级他妈重要的事!

他会死的。

 

“说。”他的老板哼了一声,命令道。又停顿了一小会,背景再次传来小声的呻吟。

不,别!

现在可没时间去想些乱七八糟的了。他尽可能快速简洁的解释了当下的情况,并试着让自己在这单向交谈的情况下尽量忽视背景里的呻吟和呜咽声。

最后,空气一片沉默,特雷弗在恐慌中等待着他老大的回答。

“呆在那,我二十分钟就到。”

就这样,电话挂了。

 

特雷弗非常确定,这事儿将以一个行李袋结束。

只能希望他们不需要更多的行李袋了。

 

特雷弗不喜欢自己的预感,因为他的预感很少对过。而他预感成真的往往都不是什么好事。他的老大准时到达了现场,全副武装,戴着标志性的红色头盔。他很快处理好了对方的异议,搞定一切,和对方握手,事情似乎进展的很顺利,直到他们老大掏出枪给客户脑袋上开了一个洞作为临别大礼。

其他的客户都僵硬着身体饱含惊恐的看着地上血淋淋的尸体。对方的保镖举起了枪,但他们老大人更多,枪也更多,更重要的是,他可是红头罩。

“这就是你们打断我的夜晚所付出的代价。”红头罩伪装后的声音低沉而沙哑。他把枪放回枪套中,转身走向特雷弗,从他手里的箱子里拿了一袋毒品出来。

 

红头罩仔细地检查了货物的质量,并挥手示意特雷弗尝一下,以保证真品。他完全无视了那边十个用枪指着他的人。检查结束后,他似乎对结果感到满意,并一边示意他的手下把货物拿走,一边转过身面对他的客户。

“很高兴和您合作。还有其他问题么?”

没有人敢出声。

“很好。”

就这样,他离开了码头。

 

当其他人在装车的时候特弗雷跑向了他的老大,他的老大已经跨在了摩托上。

“头,那个尸体怎么办?”特雷弗不得不问道,他不知道他的老大要不要把那头死猪尸沉大海或者脱光了随便找个地方挂着。

“送到太平间,你知道该怎么做。”

特雷弗点点头,正要向老大鞠躬时,再次听到对方开口:“夜翼告诉了我今晚的事。”

很好,今晚还能再操蛋点么。

“我也不知道那事,那合同刚签了两天,文件也还没完成。所以我们也没有得到相关信息。”

至少他不用心脏病发作了。夜翼没有意见,他们老大就O(JB)k,所以让他走吧。

“好吧,你最好找个新地方,离这里至少十个街区远,以保证这边干净。”

红头罩点了点头,终于离开。

 

 

 

很好,他们老大又做了这狗屎。就是他并没有真的杀了那头猪,而是用了一种包含毒品的特殊子弹,比一般子弹要短一倍,足以破坏皮肤,但不会对内部造成太过严重的脑损伤。这种药更有趣的是,它会欺骗你的神经系统,引发过敏反应,让受害者觉得自己真的被枪毙,死亡。

 

这狗屎比真的子弹还要糟糕。

特雷弗想,下次如果他们的客户还像今晚那群一样傻逼,那他就把对方全部干掉,就当帮对方忙了。

 

“所以,夜翼就像是……什么,老大的帮主夫人?!”

很好,又是那个新来的孩子。

“你去当着他的面说,这样之后的一个星期就可以不用你的眼睛了。”

 

 

在停尸房

“所以,这次这个混蛋干嘛了?”医生在特雷弗拉着那具身体进来的时候对着特雷弗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这傻逼想给老大下绊子。”

医生哼了一声,挽起袖子,猛拍身体脸颊。

“难怪他在这。”

“是啊,就像往常一样?”

“不,新玩意。”他扯了扯伤口周围的皮肤。“这混蛋两个小时以后就能醒了,你最好把他送回去,上次有个人醒了之后神志不清,直接栽进了集装箱,真是浪费!”

“我还要送四个人过来。”

特雷弗的视线在医生脸上停了一秒,又快速转移。这个混蛋的脸,停尸房的冰柜,躺在桌子上的其他尸体,整个房间都让特雷弗难受。

“我看够这些猪醒过来时惊慌失措神志不清的戏码了。”

 

真他妈有病。

 

“那根本没必要!”

“你猜怎么着?!我乐意,小黄金!”

“不,不行!就算你是个犯罪领主也不意味着你可以像那样把别人吓跑!”

“我有权利那样做!就算你觉得这事儿不对,那家伙还要伸手摸你——”*

“不!你就应该让他一个人呆一会,而且人们总这样,又不是什么新鲜事!”

“人们总会怎样?!”*

 

耶,他们就这样争吵着冲进了这个团伙的秘密基地,身后还跟着七个穿着防弹装甲背着重型武器的人。其他人纷纷开始脱下装备,并给他们俩个留出空间,可没有人想被扯进他们的每月战斗之中。特雷弗走向他的朋友们,站在一旁。

“艰难的夜晚?”

他的朋友,杰夫,摘下了他的夜视镜(是的根据地定在哥谭以来他们老大把他们的装备都升级了),皱了皱眉,又耸了耸肩。“还行,夜翼狠狠揍了哈维的那群老鼠一顿。我们就是跟着,看着点就行,猜怎么着,有个恶心的小孩。”他脱下了装甲,向新来的小子摆摆手,叫他来喝点咖啡。“老大快到了,所以让我们先检查一下,惊喜,他他妈身上有两个照相机和一个手机,里面全是夜翼的照片,战利品,他的战利品!”他指了指正在房间中央忙着大吵大闹的义警。

哇哦,这可不太好。他并不是责怪夜翼,那家伙屁股棒的可以让所有有钱大佬都别无选择,这就意味着他必然面对很多这样的小偷。

“老大很生气,让我们没收他的东西,再吓唬吓唬他。结果,他有所准备,我猜他以前就做过这个,所以当我们走近的时候,他吓坏了,掏出了一把便宜枪,在我们还什么事情都没做之前就像猪一样大吼大叫,那白痴还忘了开保险,于是他就自己拿着枪,‘神奇’的自杀了。”杰夫叉着腰,翻了个白眼。“就是这样,事情发生了。”

他们都把目光投向了那对正在争吵的夫夫。他们还换了另外一种屋里没人能听懂的语言吵架。

“有十五分钟了。”另一个人走了过来,把AK放到桌子上。“那小孩中枪的时候夜翼直接疯了。”

“是的,听起来是他。”老实说,特雷弗根本就不明白老大怎么会和这家伙在一起,他辣的要命,却也是个披风斗士。并不是说特雷弗不尊重他,毕竟他和蝙蝠集团的其他人相比真的友善多了。特雷弗欣赏他们努力的维护街区治安和平,但什么不杀原则依然是放屁。

“天啊,你不知道。我在电话里告诉老大到底发生了什么,等他到的时候那整个地方都快要爆炸了。”

“是的,blue*发疯是因为有人被打死了,老大生气是因为有人盯上了blue的屁股,于是战斗全面爆发,到现在还没停。”

他们拉出椅子开始等那边两个人完事,新人拿了一个大号水壶和几个马克杯,把热腾腾的咖啡倒出来分享。新来的这小子大约20岁左右,不笨,也没多聪明,老大把他扔给特雷弗指导。他入伙的时候已经错过了不少事,所以很让人头痛。

“他们平时就这样?!”

他何止是错过了不少事,他是错过了很他妈重要的事。

“观察一下周围,孩子。我们看起来对这个不熟么?你看他们又是什么样?”杰夫一边小声叹气一边用咖啡因提神。咖啡因是夜班的好助手。

“我看他们就像一对已婚夫妻。”

 

这孩子的回答让杰夫把所有咖啡都洒了出来,幸运的是,没洒到别人身上。

“怎么了?我只是实话实说。老大可是个超级大坏蛋,但他和夜翼吵架的时候,他看起来要爆炸了,也只是吵架,所以……我不知道。”

“你真的这么想么孩子?!”可怜的杰夫瞪着眼睛擦了擦嘴巴。他们都知道那两位的关系,但从没想过这孩子真的说出来了。

“是啊,看一眼就知道。就算是一个黑帮大佬也永远赢不过自己的帮主夫人(mob wife),夜翼也做得有模有样。”

 

是的,旁观者清。特雷弗也看出来了,这和他原来和自己妻子吵架的方式非常相似。她几年前就离开了,却从未在他心中消逝。虽然他没有老大那么厉害,也没那么坏,但他也建立起了自己的名声。他吓到很多人,但绝不包括他的妻子。她可从来没怕过他,如果他的妻子也被他吓到,那她只会扇他一巴掌、拽着他的头发对他大喊大叫,就像他只是个自大的孩子,强壮如他,也永远无法战胜自己的老婆。无论开始时他觉得有多生气,最后总是以特雷弗跪在地上亲吻她的双手乞求原谅为结局。

这孩子发现的重点让特雷弗想笑,而杰夫看起来已经笑过了。但他们立马意识到,房间里安静的不正常,所以这孩子的声音如此清晰。

视线越过那孩子肩膀后时,特雷弗脸上的血液逐渐消失,只剩下紫色和蓝色,让他看起来像只鱿鱼。

“怎么了?”那个孩子尴尬的笑了笑,转过身去,看见夜翼和老板都在盯着他,显然他们已经听见了他所发表的高见。

“你说什么?”夜翼挑起眉毛,双手握拳。

哦狗屎!这是他们唯一能想到的念头。

 

夜翼愤怒的转身面对他们老大,离他的头盔只有几英寸远。

“帮主夫人?!”他在空中挥舞双手,像暴风雨一样质问道:“这就是你灌输给他们的?!”

不知道怎么回事,也许是特雷弗的想象,他们老大隐藏在头盔下的脸看起来被吓到了,他把手放到夜翼的胸前试图让这位义警平静下来。

“等等……冷静……”他们老大还磕巴了一下。

没错,他的确被吓到了。

他慢慢的把手挪到夜翼的手臂上,轻轻地抚慰着。

这很奇怪,那双强有力的双手能轻而易举的握稳AK,或者扭断某个人的头,而现在,那双手温柔又随意,就像它平时就会那样。也许就是。

“小鸟。”老大俯下身,一只手抓住义警的下巴,就像要吻他一样即便他还带着头盔。“你知道对我来说你是什么。”

夜翼紧绷起来,看向头盔的眼睛。老大的拇指正抚摸过他的下唇。

整个房间的人都在做同一件事,瞪着眼睛想要看的更清楚些。

“不行。”他们惊讶的看到夜翼甩开老大的手,后退了一步,“我不同意。”

 

老大的肩膀垮了下来,特雷弗猜他一定是翻了个白眼。

“漂亮鸟——”

“甜言蜜语也没用,头罩。”他伸出食指指着老大,半转过身,冷冷地说:“你今晚睡沙发。”

哦,这太残忍了。

老大一定深受打击。

 

“什么?!!!!!”他大声又清晰的抱怨。这把特雷弗和其他的帮派成员裤子都要吓掉了,而那位义警完全没有退缩。

“我走了。”

就这样,夜翼消失在门口。

杰夫迅速的从椅子上窜起来,打开通讯,命令一位手下跟着点那位英雄。

当他打理好一切,所有目光又都转回了他们老大。

 

“糟了。”他们老大嘟囔着,之后手伸向枪套。

整个房间都紧张起来。

哦他妈的,这是不是意味着他们现在都要死了?

而他们老大只是拉扯了一下枪套,又用手捂住自己的脸。

但是,讲真,刚刚他们差点犯心脏病。

 

“我告诉过你们多少次了,绝对不要当着他的面那么叫他!”

他们老大带着疲倦大喊道,没有等他们解释就摇着头冲了出去,还咕囔着听起来像俄语的什么。

特雷弗打开了通讯,只听到外面的人问为什么老大一个字都没说就开车走了。

如果有人死在了外面,坦白说,那个人可能完全不知道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看吧?!就是帮主夫人!”新来的小子开始大吼大叫时,屋里的紧张气氛才被打破。“……等等,你们都知道?”

 

这倒霉孩子就是学不会,是吧。

 

END


感谢观看


*自古红蓝出cp,Red and Blue’s relationship 101……

*后篇Mob boss有详解

*红头罩的手下叫夜翼blue,觉得比较可爱就没有翻,后续里这个词出镜率非常高

水平很烂,欢迎纠错

要到了一个系列的授权,过几天翻续篇

评论(32)
热度(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