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头本鹰

[叶黄]SWAG!

咦不太明白为什么这篇突然被屏蔽……正好不喜欢上下,那就一次发个全文吧 


summary:音乐制作人叶修xRapper黄少天

warning:瞎编,年龄操作,以及稍稍的谈论一点音乐,感谢观看

 

  黄少天在地下那会没想过要爬上来。

  他知道他们这群人被称作underground是有道理的,不光因为他们昼伏夜出,混迹于各大声色场所。地下就是地下,在这破地人人都有的那条线就是比放在台面上的东西低。就算他坚决不沾黄赌毒,也清楚自己没比这里的其他人有品多少。他大学毕业没多久,自称音乐人,在网上小有名气,有一批固定粉丝。每年跑几次音乐节,不管多少度高温都舍不得摘头上的帽子,下台就笑嘻嘻的和男女粉丝打招呼,婉拒人家要加他微信的请求。还喜欢戴大过自己脸的蓝色墨镜,因为他厂牌的logo也是蓝色。

  再就是,他轻易不和任何人结仇。一旦结仇便出手狠厉,仗着自己家厂牌声势浩大,成群结队疯狂diss对家。反正黄少天相当擅长写词损人,还是不带脏的那种,打人专打七寸,招招直戳痛处,一件破事讲你一首歌都一个字不带重样的。受此最多的莫过于北方老牌微草,微草老将王杰希自己根本不是玩说唱的,他也没做错什么,他就是发表了一篇乐评,明里暗里评价了几句黄少天而已。

  对了,微草其实是个隶属B市的交响乐团。所以这仇大抵上和最近流行的“各种音乐风格眼中的其他音乐风格”差不多。黄少天最近跑B市音乐节的几次也和王杰希撸串来着,黄少天的王牌编曲喻文州也在,还和王杰希约定了下次一起尝试古典嘻哈融合新曲风。而黄少天只记住自己石头剪子布输给了王杰希,只能让出最后一串羊肉串,他狠狠地想回G市以后还得再多写几首歌diss这个王大眼。反正人们热爱关注矛盾,这矛盾当事人心里到底有多少真情实感才是无所谓的事。

  他觉得自己过得挺好,乐得自在逍遥,不去算计未来,只活在当下。所以喻文州说和黄少天说有音乐制作人想签你的时候,黄少天是拒绝的。  他仰着头说:“我觉得不行。”

  喻文州也不说我觉得OK,他不替黄少天做决定。只是说人家给了你想的时间,如果觉得有可行性,就可以随时去找他问问看。黄少天心不在焉的应下来,名片到手里看都没看,顺手就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

  当天晚上那场演出他给新人做捧场,一晚上只在旁边给新人唱了几首押韵。新人卢瀚文是他自己收的小徒弟,刚成年,精神抖擞,横冲直撞,风格和黄少天有七分像,不像的那几分是因为卢瀚文比黄少天小,还没学到黄少天那点地下里摸爬滚打的老练。黄少天在卢瀚文身上看自己,给他当陪衬就也挺开心的。领他进这门的师父当年也在他的第一场演出上给他当陪衬,大家都知道那场演出其实没赚钱,出来的时候他师父还是塞给他五张百元大钞做奖励,拍着他的肩膀说不愧是我徒弟,太厉害了!

  思及此处,黄少天略微怅然,毕竟他很多年不见魏琛了。

  然后他就见到了。

  黄少天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捅了一下旁边调吉他的郑轩:“我靠,真的假的,想什么来什么,我怎么不想自己中彩票。”

  郑轩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也吓了一跳。他看到魏琛此时就站在舞台前方的小圆桌前,桌子上有啤酒,对面站着人。从他们的角度看不起那个人是谁,只是身形有点熟悉。黄少天这边思忖着,那边魏琛已经注意到了他们,顶着轰隆隆的背景音乐用力摆手,扯着嗓子叫黄少天过去。

  黄少天沉浸在自己的惊讶里,虽然也挥了挥手,但半天没动地方。背对着的人真的眼熟,特别眼熟,头发长度好像短了点,但肩线一样,手肘撑着桌子的动作一样,即使只是从背后看。黄少天心里突然有点不好的预感。直到背对着的人转过身,那动作在黄少天眼里变成了慢慢慢慢慢慢镜头,看着那张叼着烟的熟悉面孔,黄少天忍不住在心里说:操。

  不要怪黄少天说脏话,他没拿起郑轩的吉他直接糊那人脸上就已经算好脾气了。好吧,事到如今黄少天也不太清楚自己到底是好脾气,还是有些事情因为过去太久,忘得差不多了。

  

  黄少天第一次上台演出那会还没成年,不过十六。带他出道的魏琛因为这件事没少在心里骂自己。魏琛本人老江湖了,G市本地的厂牌就是他一手打造出来的,所以他相中的人没人敢说不好。事实证明黄少天的确好,年纪小但天赋奇高,对节奏的适应性强,唱起rap来拍子稳准狠,刚过了变声期的男声清亮,唱起调子来也够专业水平。而且这孩子长得眉清目秀,一笑起来眉眼弯弯,还露出一颗虎牙来,不知惹得多少人眼神火热。

  十六岁的孩子天天在鱼龙混杂的酒吧出没也算不得什么好事,再加上黄少天这人本就惹眼,所以他走到哪魏琛跟到哪,黄少天上台表演,魏琛就在下台紧紧盯着,黄少天下台,魏琛就用手拎着他走。

  “老天爷就他给这口饭吃,天生的。”魏琛给叶修介绍黄少天的时候干脆这么说,“好苗子,哪都好,你签不签?”

  “挺好的。”那时候叶修也是站在台下看黄少天,他听过黄少天几首歌之后点了点头,同意魏琛的意见,之后说:“我不签。”

  “靠。”魏琛回了个中指,“你这王牌音乐制作人也有看走眼的时候。过了这村没这店了啊,这可是我们蓝雨的宝贝,王牌,以后的利剑。”

  魏琛说到“利剑”的时候并住两只手指,在空中快速的划过。叶修漫不经心瞟了他一眼,说道:“那你急什么啊?”

  “不是急不急的事啊,这不从小开始打造巨星呢么。”魏琛掏出了烟盒,抽出的第一根烟递给叶修。叶修欣然接过,魏琛又翻着白眼给叶修点上烟,才在自己嘴里叼上一根。

  “小心拔苗助长啊。”叶修吹了口气,缓缓说道,“太小了点,哥不带未成年。”

  “原则?”魏琛问。

  “是底线。”叶修答。

  他思索了一会又补充道:“真别着急,我不是觉得他不好,你问问这小孩自己的态度啊。而且咱这地界想凭嘻哈出道路不好走,你还不如让他卖脸来的简单。可以靠脸吃饭,靠什么实力啊。”

  “我家这个是脸和实力兼备好不好。”魏琛哼哼着反驳,又说:“也是,不太清楚这孩子自己怎么想的。我怕他还太小,自己没想通。做艺人看着光鲜亮丽,实际束缚太多,要是愿意在底下自由散漫着也挺好。”

  “别说的跟你有做艺人的经验似的。”叶修不带嘲讽的戳魏琛痛脚。

  “滚,烟还我!”魏琛骂了一句。

  再往前数几年,魏琛是有个当明星的远大志向的。奈何天时地利人和一样不占,运气奇差,在娱乐圈边缘摸爬滚打数载也没什么结果。后来心灰意冷回到老家建了个工作室倒是风生水起,只能说世事难料。

  他认识叶修的时候叶修也不叫叶修,是姓叶,不过单名一个秋。叶秋任职在某大型娱乐公司,专门给各种歌手写歌编曲,时间一长攒了不少的人气,便离职自己做了一个音乐工作室,自己带艺人。叶秋本事大,之前累计的资源还多,很快工作室就在娱乐圈里闯出了点名堂。

  魏琛带黄少天给他认识,就是做了个资源对接。叶修虽然不准备直接签了,但也留着心眼注意黄少天的动静。俗话说金子总会发光,叶修看黄少天就是这感觉。

  黄少天下台,魏琛就招呼黄少天和叶修打招呼。小孩还在生长期,个子不算高,比叶修矮了有半头,刚刚在舞台上挥洒的汗水还留在额头上,被背景紫色的光晃得波光粼粼,脸都要再生嫩点了。他看见叶修,未等魏琛开口示意就甜甜的打招呼:“您好啊。”

  呦,接人待物倒是熟练。叶修心想,点了点头,随意的回道:“你也好。”

  可能是因为看起来比较冷淡,黄少天打过招呼之后就不再和叶修说话,只是凑到魏琛旁边叽叽喳喳了半天,内容无非是“魏老大你看我刚才的flow炸不炸!还有那段freestyle!是不是特别强!观众反应也很好啊,总有人管我要微信,哈哈我可是很听话的一个都没给!”

  魏琛面目慈祥仿佛看自己儿子一样(叶修语)听完黄少天的絮叨,好像才想起来叶修这号人一样向黄少天介绍:“这个,你叶哥。”

  黄少天眨了眨眼,老实的叫道:“叶哥。”

  叶修一般对别人怎么称呼自己不太在乎,但这一声却意外觉得受用。他应了一声,夸赞黄少天刚刚在台上的表现:“刚刚那几首歌不错,你唱的也很好,自己写的么?”

  一听到这个,黄少天眼睛都亮了,立马离近了叶修一些,自豪的说道:“词是我自己写的,有的作曲是魏老大作的,恩还有几首是文州作的。编曲是我自己。我想做点不一样的,所以融合了一些其他音乐元素进去,感觉怎么样?”他说完,上下打量打量叶修,不确定的问道:“你也是rapper?”

  “明显不是啊。”叶修摇头否定,说道:“听出来了,挺有意思的。刚刚有一首伴奏是爵士,你直接采样用的吧。还有一个夜后咏叹调,也能拿出来用,融合的不错。”

  得到肯定的黄少天喜于言表,嘴角上扬了几分,他对叶修说:“你一看就不像唱rap的,长得就不合适。”

  “这还能以貌取人呢?”叶修低头看了看自己稳健的白衬衫和西装裤,“没准还有穿我这样的上台唱摇滚呢。而且你也没穿肥裤子大T恤啊,我看你衣服挺合身的。”

  听到关键词,黄少天撇了撇嘴先是评价说:“太吵了。”才为自己开脱道:“你知道嘻哈文化吧,最早从黑人起源,他们穿肥裤子肥衣服是因为没钱买新衣服,只能穿长辈淘汰下来的,所以不合身。我又不用穿别人淘汰的,什么好看穿什么不就行了。”

  “有道理。”叶修说,心想,还真的有道理。

  桌子上三个人,一个不沾酒的叶修,一个未成年黄少天,还有一个酒量一般的魏琛。于是三个人围着一张小圆桌喝无酒精莫吉托,没有酒劲也可劲的胡扯,从嘻哈说到摇滚,从西海岸匪帮文化又讲到意大利教父,可谓天南海北无所不谈。唠着唠着叶哥也不叫了,黄少天叼着从杯里捞出来的薄荷叶极其自来熟的揽着叶修肩膀,跟着他魏老大喊:“老叶!”

  “叫哥。”

  “就不叫!”黄少天做了个鬼脸,脸贴到叶修耳朵旁说:“老叶,我看你经验丰富,也是做音乐的么?”

  那热气喷在耳朵旁边,让叶修喉咙发痒,他拽着黄少天的后衣领把人往后拎了一点,才回答:“算是,但也不是。”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这算什么啊。”

  “哪来那么多泾渭分明。”叶修笑着说道,“现在做小额贷款的还说自己是搞金融的呢。我作点歌,但自己没能耐唱,所以往外卖,就这么回事,你觉得算不算啊。”

  “你为什么不自己唱?你唱歌跑调?特别难听?”黄少天歪着头问道。

  “不是。”叶修露出一个神秘兮兮的表情,“是因为我作的歌太好听了,所以得给唱歌最好听的唱。”

  听到这个,黄少天挑起半边眉毛,魏琛之前和他提过有机会会为他引见音乐制作人,应该就是这位了。黄少天那时对这件事情没什么想法,现在人在眼前,却也按捺不住好强心,于是问道:“那你觉得我配得上你的歌么?”

  这孩子,叶修在心里想,老魏还真是挖到宝。他几乎没思索的就回答:“还成吧。”

  “靠?就还成?您老人家到底什么评判标准,迈克尔杰克逊啊。”黄少天有些沮丧的鼓起了脸颊,“不是我自大,我也算是受过专业训练了,真入不了您老的法眼?”

  “我是说还成,不是说不行啊。”叶修揉了黄少天头发两把,顺手捏了捏他鼓起到圆圆滚滚的脸颊,“迈克尔杰克逊到哥这也就是还成吧。”

  黄少天对这匪夷所思的答案挺满意的,却还是吐槽叶修:“标准比天高了。”

  “那是。”叶修叼着烟老神在在,“谁不想上天啊。”

  这话让黄少天不由自主的吞咽了一口吐沫,他稍微观察了一下叶修的表情,看起来和开始的时候一样,眼神和那些如狼似虎盯着他的粉丝完全不同。他真的只是随意说的吧,黄少天想,心脏却忍不住砰砰的跳,血液开始向面部集中。他连忙喝了一口饮料遮掩自己的不自然反应。

  魏琛这会儿不在,要不然听到叶修的话非得打死叶修不可。只有叶修自己向天发誓,他刚刚那句话真的只是接黄少天的梗而已,即使之后黄少天找了个理由惊慌失措的逃离了现场,他看着黄少天的背影才想明白自己到底说了什么,他也得说,他真的不会随便和一个十六岁小孩调情,要不然就过分了。

  叶修后来在G市停留了一段时间,昼伏夜出,白天无所事事在酒店睡觉,晚上就爬起来写歌,编曲,没灵感的时候就跑酒吧找魏琛闲聊。开始时候是找魏琛,后来就变成了找黄少天,魏琛总要忙是诱因,黄少天看见叶修来了就往上凑是主因。久而久之魏琛是谁叶修都不管了,只有黄少天黄少天黄少天。

  黄少天还会往叶修酒店跑。不要想多,单纯是去试音和研究谱子。叶修来G市本来就是换个地方给自己放假和寻找灵感,所以拎着简易设备来的。黄少天年轻,充满活力,是个精力充沛的灵感源泉,他几乎无时无刻都有新点子和叶修讲,试一下这个加一下那个,他的音乐似乎没有界限,就像他对这个世界的爱一样。

  “爱没有边界,音乐也没有。”黄少天和叶修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里闪着熠熠的光,他抱着一把吉他坐在叶修的床上,拨动了两根弦让吉他发出清脆的调子,又抬起头来继续和叶修说:“我爱这个世界,就像爱音乐,爱嘻哈,爱我自己一样。”

  “就像hiphop本起源于泥泞之中,本是人们用来表达对社会不满的一种宣泄方式。可是你看,这种文化的基础依然是表达对自由的追求,对生活本真的关注,以及对普通人,任何人的尊重。这里有一些负面的东西,但是很真实。所以我喜欢这个,单纯当做一种精神信仰。”

  叶修坐在餐桌前,一只手用筷子夹着一个虾饺,于是用没拿筷子的那只手给黄少天的言论比了个大拇指。

  “我去!”黄少天立马放下背着的吉他,快步跑到桌子前拿起筷子,愤愤的说道:“这是我给自己带的晚餐!谁让你吃了!”

  “你自己能吃掉十五个虾饺两份凤爪半只烧鹅么?”叶修反问。

  “我乐意,我食量大,不行啊。”黄少天哼了一声,虚情假意的反驳。

  “哥这是怕你把胃撑坏了。”叶修夹了一只虾饺把筷子伸到黄少天嘴边,“还不快说爱我。”

  黄少天顺着叶修的筷子把虾饺吃进嘴里,这回是真情实感的反驳了,他说:“爱你妈了个头!我爱你的谱子你的编曲,唯独不爱你这个人。”

  “啧啧啧,伤透了哥的心啊。”叶修装模作样的的摆了摆头,放下筷子看黄少天吃的跟花粟鼠似的,说道:“你可快点长大吧。”

  “长大就变成你这种成年人了,油腔滑调还总嬉皮笑脸的,没意思没意思。”

  “成年人有意思的事情可多了。”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幼不幼稚啊你。”

  长大有什么不好的,你长大我就不是犯法了。叶修想。

  长大有什么好的,我长大了你是不是就要走了。黄少天想。

 

  叶修本以为自己还能就这样陪小孩长大,结果家里突如其来的变故然他不得不离开G市。回到B市后他整个人销声匿迹,没人再有他的消息,包括黄少天。直到现在,四年之后,叶修站在台下看着在台上给自己徒弟做伴唱的黄少天,不着痕迹的心想,他还有机会么?那份宝物还会属于他么?他曾经对此自信满满,现在却毫无把握,游移不定。

  而黄少天想的只是,操,这个傻逼叶修,我还没长大你就跑了。可算又出现了,这次让我抓到我绝对不会手下留情,你就别想跑了。

   

*diss:攻击

*flow:说唱风格

*freestyle:即兴rap

*爵士rap 凌晨两点半

*夜后咏叹调融合曲风 beat drop,这首不是rap



  黄少天十七岁那年面临了一个人生的重大选择:书,读还是不读。大学,考,还是不考。一个大问题。

  他跑去问魏琛,魏琛摸着满是胡茬的下巴琢磨了一会,回答道:“随便吧。”

  黄少天嫌弃的看了自己师父一眼,魏琛连忙说:“你个臭小子什么眼神,我这是千思万想才想出来的结论好不好,我这随便的意思是随你自己的便,只要是你自己想清楚了,怎样都好。”

  “魏老大……”

  “你想说我说的是废话是不是?”

  黄少天艰难的点了点头,魏琛揉了黄少天刚染成浅褐色的头发一把,说道:“我说的就是废话。”

  魏琛摊了摊手,“没办法,我辍学啊,对上学这件事没经验。我觉得我过的挺一般的,说不上好坏,和你说了也没有参考价值。要不然你去问问老叶吧,他估计能有点有用的意见,你们之前不是挺热乎的吗。”

  魏琛用“热乎”这个词形容他和叶修的关系,让黄少天不由的面色发红。他低下头掩饰自己的脸色,一边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魏琛狐疑的盯着他看了一会,突然破口大骂:“卧槽?老叶对你做什么了?我以为他不是那种人!”

  “什么?”黄少天疑惑的抬头,又马上解释道:“叶修没对我做什么啊!!魏老大你别误会!!他不是那种人……不对,你想说叶修是哪种人啊?反正都不是啊!!!”

  黄少天这边越解释,魏琛的眼神越诡异,到后来魏琛就差把“叶修不是人”五个人挂脸上了。黄少天被噎了一下,他决定换一种交流方式。他尽量让自己心平气和,而后语气缓慢的说道:“没你想的那回事啊,魏老大。”

  此刻魏琛看起来也十分冷静,他问黄少天:“你知道我想的哪回事吗?”

  “就老叶他……”黄少天说不下去,他只得左手食指和大拇指绕成一个圈,右手食指插进那个圈里,向魏琛示意了一下,而后肯定地说道:“我发誓,真的没有!”

  魏琛看着黄少天的手势冷哼了一声:“他最好没有,否则你就是污点证人。”

  “……”

  “唉。”魏琛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你就当魏老大多管闲事,毕竟我不是你爹。我和叶修虽然熟,但也不全然了解他。重点是我觉得你不傻,即使是出来混地下,你自己的底限也不能跟着地下的走,明白么。”

  “恩。”黄少天答应,魏琛待他一直和亲儿子一样,现在对他说这些他自然也接受得了。黄少天没多加思索,还是继续解释:“老叶真的不错,魏老大你没看错。他对我没什么想法,只是看我有音乐天赋才交个朋友。”

  黄少天没说,我是一直黏的挺紧的,可是人家没有表示,根本就是不要。

  魏琛摆了摆手叫停,“不关我事,你自己看着点自己就行。”

  黄少天不自在的点了点头。

  “靠!”黄少天这幅模样像极了情窦初开的小青年,魏琛心明眼镜,这孩子估计自己陷进去了,便忍不住破口大骂:“我刚刚还说你不傻呢,你当我放屁吧。你还不傻,你这小子傻透了!”

  结果黄少天本身想要咨询的事情没得到半点帮助,还挨了魏琛一顿臭骂。他自觉不算白挨这一顿,但心里还是堵着难受。他年纪不大便出来行走江湖,见多识广却洁身自好,和自己目前最信任的人谈论自己好不容易喜欢的人,结果没有温柔的劝慰和正面的激励,什么都没有,魏琛没有正面反对黄少天,却一直单方面的攻击叶修,诸如“这人根本没优点”,“浑身上下没有一处让人看着顺眼”此类云云。

  魏老大是为了我好。黄少天气馁地想,可是他有什么办法?这个世界上就是有一种人,对你来说像是磁铁的另外一半,从最开始你就深深的被他所吸引,并且你越了解他,便越爱他。这一切与年龄性别财富等等无关,你爱他,仅此而已。

  叶修突然改变计划离开G市以后就没再接他的电话,更别提QQ了。此刻他再次试着拨通那个电话,他只是想试试看,他想听到叶修的声音,随便给他点意见——

  “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请查明后再拨……”

  黄少天瞪大了眼睛,他希望自己没有听错,可是电话那头女声有条不紊的有重复了一遍: “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请查明后再拨……”

  这之后,他不小心把手机摔地上了。

  后来是否要考大学这件事情还是喻文州帮黄少天决定的,对方打印了十页A4纸向他陈述上了大学的好处。只要黄少天高三这一年好好努力,上大学并不耽误黄少天在地下rapper圈的发展,还会另其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你说的很有道理。”黄少天抱着肩膀对自己朋友说:“那我就任命你当我的英语数学语文物理化学辅导老师了,祖国的未来就交给你了!”

  喻文州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向他指了指自己A4纸第一页上用荧光笔画出来的重点:音乐特长生。

  把这件事情当做一个过渡来看,就是黄少天在那之后再未试图联系过叶修,也从未从任何方向去打听过这个人。此刻我什么都没有,黄少天想,无论你现在身在何方,在以后的以后,你一定能听到我的歌,我想传达给你的心情。我总有一天会拥有我想要的一切,那里面包括你。而你会看着我,只看着我。

 

  叶修不是故意的。

  相比黄少天他根本没什么心路历程,他很忙,足够忙,忙到没有时间睡觉,自然也没什么空闲去想自己的事。他只在少数时候侥幸于自己没对黄少天做过什么承诺,一种接近于逃避的自我反省,也没有给自己决定过之后还要不要来解决掉这个遗憾。他没办法去揣测自己的想法是不是阶段性的,就把所有的事情都变成了“有机会再说”。

  四年之后一切尘埃落定之时,他父亲拍着他的肩膀语说:“辛苦了,给自己放个假吧。”

  叶修摇头,表示还有很多后续工作要处理,暂时不会离开。

  “有责任心是好事。”他的父亲语重心长,“但责任心应该是规范,不是束缚。这边还有我和你弟弟在,歇一段时间吧。”

  好吧,那就歇一段时间。叶修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想,去哪歇?他回忆自己人生中最放松最惬意的时光,睁开眼睛给自己买了去G市的机票。

  所以他现在站在这里,看着不远处的黄少天,主动挥了挥手。黄少天比之前长高了不少,肉眼上感觉和他差不多了,叶修看了看黄少天的鞋,约摸着应该没有内增高。

  这孩子还真是长大了,叶修分心想。

  黄少天在走向他们这桌之前先叫服务员要了几杯饮料送到桌子上,他不紧不慢的走过去,站在魏琛那一侧,对着叶修喊:“叶哥。”

 再次听到这个称谓,叶修无端的头皮发麻。一旁的魏琛也嗤笑了一声,黄少天清脆的又喊了一声魏老大,魏琛才浑身舒畅的大笑起来。

 “臭小子,长大了啊。”魏琛把面前一杯没动过的波本威士忌推到黄少天面前,“来一杯?”

 黄少天笑嘻嘻的又把酒杯推回去,指了指自己的嗓子:“不行啊魏老大,喝不了喝不了,保护嗓子。”正好服务员送饮料来,黄少天接过杯子把吸管叼进嘴里,说道:“我喝这个,无酒精的,这家的莫吉托还是和原来一样好喝,魏老大你原来不是不怎么能喝么,现在怎么还转性了。”

 叶修低头看了看桌子,还有这三个人,不再是三杯无酒精饮料,却还是恍若当年。

 黄少天没事人一样和叶修与魏琛闲聊,谈G市的天气,谈厂牌的发展,谈这几年做的音乐,自己上的大学,等等等等,事无巨细。魏琛看起来挺开心的,叶修则不怎么讲话,今晚他难得想喝酒,想试探一下自己这几年到底有多少长进,便举着玻璃杯一小口一小口的抿威士忌。

 黄少天讲着讲着就开始反问,他问叶修:“你这几年去哪了?”

 这句话听着和老朋友叙旧没什么两样吧?黄少天心想,他对怎么追人没什么经验,只在心里大概的想一个方向,事情总得循序渐进,一步一步来,所以他想先套套近乎再说。他和叶修之间四年的空白期目前急需弥补,他的语速便如炮弹一样把问题一个一个轰炸到叶修面前:“完全联系不到人,你行不行啊叶哥,说好的一起做音乐结果你一声不吭地人间蒸发了,你到底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不会是生病了吧?”

 黄少天说着,用双眼仔细的在叶修身上巡视,似乎想找出个什么疤痕来替叶修把问题回答了。他注意到他在喊出“叶哥”之后叶修略微挑了挑眉,于是他眨了眨眼,凑到叶修旁边又喊了一声:“叶哥啊。”

 “哎,在呢。”叶修对黄少天叫他这声不是受用,是及其受用。他顺手揽着黄少天的肩膀往自己的方向拢了拢,又把手放下,回答黄少天的问题:“家里出了点事,要讲起来也很麻烦,总之我不是故意的。”

 叶修说完,顿了一下,才贴着黄少天补充道:“我道歉。”

 黄少天哼了一声,对叶修的不置可否。他把带冰的饮料吸的哗啦作响,“要是真死了也知会一声,好歹我还能想想烧点什么给你。最近流行烧iphone678是不是,再加个新出的macbook,让你在下面也有软件写歌。”

  叶修面带感恩的说:“那哥只差一个配得起唱我的歌的人了。”

  “下面有挺多还成的,你自己寻觅去。”

  叶修摇头,“我最近看上一个,特别想签,可是他还没回应我,有点难办啊?”

  “真巧,最近有一个看上我,想和我签约,但我不想回应。”黄少天撅着嘴,眼神不再看向叶修,“那制作人特别没诚意,递名片还是通过别人。我虽然现在挺红的,但是真的没架子啊,晚上来这家酒吧就能找到我,亲自找我怎么啦。”

  叶修举起酒杯,语气充满诚意的说:“那你说那位制作人怎样才能打动少天大大啊?三跪九叩八抬大轿你看合不合适。”

  “我是要签约不是要嫁人好不好。”黄少天一派天真的笑了一下,伸出舌头舔了舔虎牙,转动眼珠看起来像是努力思考的样子,近乎套完了,那下一步呢?该调情了吧,于是黄少天说:“其实挺简单的,和他唠点潜规则就行。”

  一直在旁边安静旁听到现在的魏琛差点把嘴里的酒喷出来,他被呛的咳嗽了几声后忍不住使劲拍了拍黄少天的脑袋:“寻思什么呢你。”

  “魏老大……”黄少天委屈巴巴的看向魏琛,自己指着自己说道:“我成年了啊。”

  成年了好啊。叶修心想,自己在心里和自己玩成语接龙:为所欲为,为所欲为,为所欲为……

  这调情会不会太突兀?黄少天心想,但叶修看起来还真吃这套,进展不错……

  魏琛则不吃这套,语气冷淡的说:“那你很棒棒哦。”

  “那当然!”黄少天听得出魏琛的意思,还是嬉皮笑脸的捧场,“你徒弟我,蓝雨的利剑,我什么时候让你失望过。魏老大,在地下的想往上爬不好爬,我虽然在下面,但不是没往高处走。”

  黄少天又在讲另外一件事了,后面半段明显是说给叶修听的。他不想离开地下rap这个圈子,因为这里自由,肆无忌惮,所以他风生水起。这里的小众自成一派,自有规则,黄少天舍不得这里,所以叶修想要和他签约的事情另算。

  “我才不管你呢。”魏琛随意的回答,“你自己都说了,成年了,自己做事自己担。”

  “好。”黄少天欣然答应,他看了看叶修,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咱们要不要继续谈谈潜规则的事情?”

  “哥看可以。”叶修鼓掌表示赞同。

  魏琛翻了个白眼,嫌弃的转身走了。

 

  桌上没有了第三个人,黄少天瞬间收起来自己所有的表情,也不再说话,用吸管从杯子里挑柠檬片吃,把碎冰嚼的咔嚓咔嚓。吃完手里的一杯又抢过叶修的杯子,只吃冰块不喝酒。叶修支着下巴看他咀嚼时来回鼓动的脸颊,过了一会说:“牙不错啊。”

 黄少天示威一样的向叶修呲牙,一颗小虎牙甚是扎眼:“你要不要亲自试试。”

 “有机会一定。”叶修说。

 “那你完了,你没机会了。”黄少天手指化作手枪,支着叶修的额头,眯着眼睛瞄准,“干嘛突然要来签我?你销声匿迹这几年手下把你工作室发展的也不错,用不着捧新人东山再起。我一直在地下圈子里混,风格比台面上的锋利多了,也没什么艺人素质,多麻烦。”

 “什么麻烦不麻烦的,这么见外呢少天大大。艺人素质又不是天生的,我觉得你应该站在更大的舞台上。”叶修抓过黄少天的手指,顺势把黄少天的准心挪到自己胸口,说道:“偏了,往这射。”

 于是黄少天用指尖捅了捅叶修,继续说:“试探你一下而已,我当然能站在更大的舞台上,而且可以不通过你,这些年想要签我的人多了去了,凭什么你叶修就行啊?”

 “凭我能给你你想要的。”

 黄少天张了张嘴,他想收回自己的手,却被叶修抓住手腕动弹不得。他看着叶修,无辜又充满疑惑,“老叶,你知道我想要什么么?”

 “叫叶哥。”

 “你知道我想要什么么?”

 “不算太清楚。”叶修如实回答,“但我可以猜一下试试。”

 黄少天使劲把手拽了回来,抱着肩膀说:“我刚刚才想怎么开始,有这么顺利么?搞什么,我今天真的想什么来什么,早上怎么不去买彩票,现在去买还来得及么。”

 叶修问:“什么开始?你要买彩票?”

 追你啊。黄少天咽了口吐沫,没有说出口。“不重要了,我们还是来谈谈潜规则的事情吧。我觉得我能火是必然的事情,现在我已经很火了,那以后我就会更火。老叶你还不趁现在来抱我大腿,让我潜规则一把。”

 “作为一名老牌音乐制作人,并且正准备和你签约当你的经纪人,还是你签约公司老板,我,你叶哥,怎么看都是我潜规则你啊。”

 “靠!”黄少天撇嘴,“谁说我要和你签约啊?我答应你了么,少在那大言不惭。”

 “真可惜,我以为咱俩相性挺合的呢。”叶修说,又补充道:“音乐方面的。”

 黄少天抽了抽嘴角,“要不然你还是说一下你猜的是什么吧,我到底想要什么,说说说快点说。”

 “哦。”叶修淡然的说:“你想要更好的歌。”

 “文州作曲挺好的。”

 “我比他更好。实话。”

 黄少天皱了皱鼻子,“音乐不分好坏,艺术审美只是个人的价值取向,你这个评判标准有问题。”

 “可我是你想要的。”

 “可我想要的不光是你的歌。”黄少天忍不住脱口而出,之后简直懊恼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幸好他反应迅速,进而说道:“你背后工作室的势力也很有吸引力。”

 叶修:“…………那你为什么不签。”

 “我就不说,你不厉害么,你继续猜。”黄少天仰起头躲避叶修的凝视,希望这稀里糊涂的告白就这样被敷衍过去。这算爱的表白么?好像也不算,黄少天心想,充其量是一种真情实感的表态。叶修在他心里放的太久,当叶修本人站在他面前的的时候,他的倾吐欲就被无限放大,何况他本来就是个喜好直来直往表达感情的人。

 “我猜完了啊。不对?”

 “猜什么了你,别糊弄啊,我都叫你叶哥了。”

 “真的不对?少天大大你仔细想想。”叶修又抓起黄少天的手,放到自己的胸口,心脏的位置,压低了嗓音说道:“我不是你想要的?”

 我要出去买彩票!!!黄少天坚决的想。

 

 叶修工作室和黄少天签约一事后来在商讨下还是被无限搁置,他们的合作方式有很多,不一定非得束缚在条条框框的合同里,反正他们二人对对方足够信任。魏琛看着他们俩手牵手一起出现时也基本没有惊讶,却还是向叶修比了个中指。

  喻文州是比较有趣的那个,他对这个自己搭档突然冒出来的男朋友面带微笑,问道:“你听少天这几年的歌了吗?”

 “没有。”叶修坦然回答:“太忙了。目前正准备听。”

 “听吧,你不会失望的。”喻文州说。

  “他写了我?。”

 喻文州张了张口,思忖了几秒,才说道:“他在表达感情。”

  

我想和你一起开始一场旅行 

时间是游戏而我们一定稳赢 

baby我不想再逃避 

这是我唯一想对你清楚的说明 

有时候觉得会特别想你 

走在路边情不自禁的开始念你 

大概是因为你总出现在我心底里 

日记本里面记录 梦也都关于你*

 

 

END

*最后一段歌词,来自无主情歌


感谢观看


评论(8)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