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头本鹰

H

“蝙蝠侠?”

迪克应声回头,他看见没有穿制服,只套着一件红色帽衫的提姆·德雷克站在自己身后不远处。空气中有些雾气弥漫四散,虚幻了所有的眼见为实。我站在一个屋顶上,迪克恍恍惚惚的想,我在哥谭。

“哇哦。”迪克用蝙蝠侠粗糙沙哑的音色感叹道,又有些激动的拔高音调:“提姆,好久不见了,我很想你。”

“我也是,所以我在这里?”提姆耸了耸肩膀,他三步化作一步蹦向迪克,越过对方跳到屋顶的围栏上,才对迪克说:“谈谈?”

他们没有拥抱,迪克只是平静的摘下面具。

“现在我有可以和大红交流的经验啦,还有达米安那个臭小子。”提姆突兀的开口说道,“只有你这个骗子,迪克。”

“我猜我现在不能为此道歉了?”迪克笑了一声,他凑近了提姆一些,仔细巡视过他的兄弟,带着怀念感叹着:“见到你真好。”

“当然,迪克,千万别道歉,我希望你永远、永远都不要在这上面和我们一样。”

“谢谢。”迪克伸出拳头,和兄弟亲昵的碰了碰拳,“怎么说来着,罗宾永远不死,只是暂时的褪去。”

“我参加了你的葬礼,迪克,还和布鲁斯大吵了一架。”提姆像是回忆一件艰难的事情一样摇了摇头,“我责怪了布鲁斯,为你的死。我觉得那不应该发生。”

“我不明白。”迪克看着地面沉默了片刻,他像是在组织言辞,最后带着小心翼翼的开口:“你们为什么都因为这种事情去指责布鲁斯?”

提姆眨了眨眼睛,不可思议的看向迪克。

迪克挠了挠头,蝙蝠侠不应该挠头,迪克想,但下一秒就忘了这个念头,这有什么关系,谁让其实我是迪克格雷森。

“我不是在批评你,你知道的,提姆。”迪克从胸口通过鼻腔发出浓重的叹气声,“我只是不明白。我们每个人都会死,提姆,我们每个人都将不得善终,天啊我讨厌这样说……但就是如此,因为我们会战斗到最后一秒,为了其他人,为了自己,为了保护,为了其实根本不好吃的司康饼,为了甜甜圈,为了一切等等等等……”

迪克的声音越说越大,他张开手臂,像张开翅膀拥抱这座城市,“而布鲁斯从来都会尽力保护每一只小鸟,他知道死亡不可避免,所以他能做的只是每天都努力地将它的到来无期限延后。有些事情发生了,我,杰森,你,达米安……但那不是布鲁斯的错,为什么要因此而责怪他?”

提姆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所以我真的不明白……”迪克的声音又开始渐渐变小,“布鲁斯明明比任何一个人都要自责和难过。

“所以我们不是你。”提姆的脸上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他扯了扯自己身上穿着的红罗宾制服——是那套全新的制服,款式类似于迪克的罗宾制服,和他自己的维多利亚秘密的翅膀相差甚远。“我们穿了这套制服,继承到了一个称号,我们也不是你。”

“嘿……”

“听我说完,迪克。”提姆了然的打断迪克,他知道迪克想要说什么,“所幸是我们不需要成为你,不是吗。”

“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迪克笃定道。

“当然。然而就像你说的,我们,我也好,杰森也好,斯蒂芬妮也好,莱斯利医生也好,我相信每个人都明白那些事情不是布鲁斯的错,那当然不是他的错。但我们悲伤、愤怒、心有不甘的时候,我们对此归因,发泄,发泄到布鲁斯的身上,更是因为我们清楚,布鲁斯永远不会反驳。”

那些伤痛就像疤痕刻在那个男人宽阔的背脊上,他永远把一切负面能量全盘接收,是不是属于他的或者属于其他什么人的都不重要,零散又成片的痛苦被烧成一锅焦色,融汇为一体,最后全部指向——“因为你是蝙蝠侠”。

迪克轻微的吸了吸鼻子,他的声音变闷了些,像隔着一层纱幕,他含糊地说:“不能这样。”

他没有说:“这样不对”。

“所以……”提姆拖长音调,对着迪克做了个鬼脸,“布鲁斯说得也对,蝙蝠侠需要罗宾,这句话刻哪块石头上啦?我们帮他打倒敌人,帮他转移犯罪们的注意力,但我们能做到的只有这些。只有你,迪克,你给了他更多。”

迪克闭了闭眼睛,又睁开,城市的雾开始散了,白焰样的路灯驱散了迷迷朦朦的浅薄云层。他的制服开始绽放蓝色条纹,从他心脏的地方,光向外蔓延。

“谁让那是布鲁斯。”迪克说,用一种带着无奈和宠溺,向人妥协的语气。他感觉自己胸口开始发烫,眼角肿胀发酸,他总是这样——“我得给他留灯。”

“是啊,迪克。”提姆发出一声长长的,不符合他年纪的老练叹息,而后庆幸地说道:“所以你在发光。”


迪克醒了。



只是所谓浴室哲学,随便写几句,其实是在抱怨

评论(5)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