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头本鹰

Fear、sense ofsecurity and heroism

我可以说是很不长脸了

可以看做之前那个C哨向的某后续片段

 


 

“老叶……我害怕……”

叶修的嗓子哽了一下,他听到黄少天带着哭腔继续喊道:“这里太高了……我害怕……”

叶修仰着脖子看向蹲在一棵树最顶上的黄少天,后者尽全力靠着树干,两只手抱着树杈保持平稳。树很高,叶修猜测这是王杰希的联盟总部绿化项目的一部分,而王杰希此刻正站在他身旁,和他一起看着黄少天。王杰希的表情看起来有点诡异,他拿出手机咔嚓咔嚓照了几张相,又得意的看了看照片中黄少天哭丧着脸的样子,才对叶修说:“你想办法解决一下。”

“啊?”叶修恍神一般,依然盯着树上的人,语气平淡地说:“解决什么啊。”

“家务事。”王杰希盖章。

“这不是工伤么?”叶修问道。树上的黄少天脸上带着泪痕,抽泣着向他伸出手,但是太远了,黄少天总是伸出手后又收回去,他以抱树让自己保证平衡为第一目的。

“那我可以找个吊车把他拎下来。”王杰希指了指黄少天,他的语气像是陈述某种“好主意”:“我相信画面会很惊人。”

叶修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带着半开玩笑的批评对王杰希说,“多大仇啊?”

“那上面要是韩文清呢。”

“放着去得了。”

王杰希摊了摊手:“总之……”

叶修挥了挥手打断王杰希,“别总之了,血清什么时候能做好?”

“四十八小时以内。”王杰希冷漠地回答,“在此之前,吊车和禁闭室,或者叶神你自己来。”

“有点人道主义精神没有啊……”叶修扶着额头,他现在不太敢抬头看黄少天了,于是他对王杰希说:“你们医疗部行不行啊,这点未雨绸缪都没有,恐惧毒气*不是早八百年就有的东西么?”

王杰希抱着手臂不卑不亢的冷笑反驳:“你之前见过在身体里潜伏二十四小时再发作的么,时代在进步,生化武器也在。何况比起后续处理,联盟司令部的人更想知道黄少天为什么明明能在最大程度避免伤害的情况下完成任务,却非要不戴面具冲进隔离区?”

“得。”叶修毕竟也没想真的指责王杰希什么,他只是需要转移注意力,“司令部那边我去处理。”

“那黄少天呢?”王杰希抬手看了看表,他还有两个会要开,医疗翼里有一大堆数等他分析,他绝对没空把时间耗在这对暴力夫妻身上,但他依然要在离开之前确认情况。

叶修扯出一抹苦笑,“当然我来啊,还能有谁啊。”

 

叶修一边回忆着事情的起因一边思索怎么把黄少天从树上弄下来。

不到二十四小时之前他和黄少天一起执行了一次歼灭行动,目标是一群手握生化武器的恐怖分子,他们在城市外围的贫民窟绑架普通人类和零散的新生哨兵做人体试验,以对生化武器进行改进,他们成功了,使得本对高阶哨兵向导本无法起作用的恐惧毒气确确实实对黄少天造成了影响。这是一件大事,但如果黄少天谨慎的没有被毒气感染,总部也可能与这件事失之交臂。这么一想黄少天的鲁莽行为倒是算得上功劳,叶修摸了摸下巴想到,少天本来并不是个鲁莽的人,他来不及带上防护装备就冲进那一片弥漫着恐惧毒气的火场里是有理由的,黄少天在那场焚烧了恐怖分子的一切的火里救出了三个被当做试验品,被折磨的只剩一丝气息的少年哨兵,这极具牺牲和奉献精神,大无畏,且英雄主义,而只有精神和黄少天紧密相连的叶修知道,黄少天当时其实什么都没想。

那只是本能。

但对联盟来说,黄少天本身的价值远高于那些残次哨兵,黄少天贸然让自己陷入窘境无论如何都是一件值得追究的事情。将功可补过,但本质来说功和过又是两件不相干的事情。

他大概得帮黄少天写一份检讨交给韩文清,从云里随便翻翻copy一堆空话就行,毕竟这种事情估计韩文清自己都能干出来,所以韩文清能理解,他也就形式上应付一下就可以。叶修叹了口气,终于开始把注意力全部放回现在的黄少天身上。

他本来想直接跳到树上把黄少天抱下来——简单,轻松,实用。但他刚才想这么做的时候被王杰希拦下来了,王杰希说现在的黄少天因为受到恐惧毒气的影响,他内心只有恐惧,且是放大了无数倍的恐惧,任何突发情况都有可能让黄少天犯心脏病,所以他建议叶修不要来硬的,要不然黄少天活生生被吓死了怎么办?算谁的错?

所以叶修要循序善诱,把怕高的黄少天从能看清总部花园全貌,黄少天平时最爱坐的那棵树上劝下来,为了预防这种情况他以后坚决不会再让黄少天爬树了,就算黄少天说坐在那个地方可以放松,以后叶修也会告诉他,想放松咱们可以做爱。

直接把黄少天调去后勤部是不是更加一劳永逸?

叶修立马甩了甩头,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那边坐在树上的黄少天已经停止抽泣了,但这并不代表他有好转,相反,他是哭的已经没什么力气发声了。他的脑子被病毒打成了一摊浆糊,所有一切他熟知的力量都被笼罩了浓厚的一层雾霾,他的精神世界在下雨,他感到疼痛,有东西在燃烧他的理智,他不得不封闭自己的大脑不让任何人的精神触须进入。而此刻那种生理上造成的缺失感和脑系统失调让一切精神层面的接触和试图治疗都会对黄少天造成负担。我不太对劲,黄少天心里清楚,他咬紧下唇尽量让自己思考,我怎么会变成这样,这样我让我自己害怕。可是害怕、恐惧、依然害怕、依然恐惧,无论怎样的思考最后都会被病毒像尽职的导盲犬牵引自己眼盲的主人那样,领着黄少天到感受“恐惧”的终点。

我们会怎样缓解恐惧?黄少天透过泪水挣扎着看向自己腰间挂着的小匕首——当我们被一种情绪支配的时候,最简单的缓解办法当然是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比如疼痛,黄少天很快便被自己一团糟的脑子说服了,他拔出匕首,瞄准了一处自己大腿内侧的肌肉组织——“少天!”

叶修喊道,他要拔高音调让黄少天听得见,还得保持柔和,这挺麻烦的。他发挥过人的视力侦察到了黄少天的举动,连忙呼喊道,再次的:“少天!”

“老叶……”黄少天听到这一声呼唤,竟然不知道是被稳住了一些心神还是被吓了一跳,手一抖匕首直直的掉落下来,插在地上。

不远处匕首寒芒显露,叶修长吁了一口气,看来恐惧毒气也影响不到黄少天心中深入骨髓的决绝,他试探性的对黄少天说:“少天,冷静点,这不是你。”

“我知道我知道……”黄少天吸着鼻子:“可我就是害怕!我为什么要跳到这个地方来?我为什么会加入联盟?我为什么是个哨兵?老叶……我以前从来没想过这些,我会死,还很疼,我好害怕啊……为什么我这么害怕…………”

他的声音渐渐变小,最后和无声的眼泪融为一体,而叶修有点想抽烟。

“我们在一起了么老叶……我们为什么在一起?我们明知道我们肯定会分开,我们为什么还要在一起……简直无法想象……”黄少天又开始说了,“我们会分开,可我很害怕,我不想和你分开……是不是很麻烦……我就是个麻烦……”

“你的确是个麻烦。”叶修摇了摇头,他清楚的看见自己这么说的时候黄少天瑟缩了一下,却没有犹豫的继续说了下去:“一个超级大麻烦,少天大大,世界上没有比你更麻烦的人了。”

黄少天感觉头晕目眩,而叶修没有停下来:“你成为哨兵的时候害怕了么?你想着去救人的时候害怕了么?你冲我怒吼你喜欢我的时候害怕了么?你没有啊,少天大大。你现在所想的都是药物导致的,我们不会分开,我们怎么可能会分开。你无所畏惧,你只是暂时的忘记了自我,你的确是个麻烦,而你是属于我一个人的麻烦。”

叶修对着黄少天张开手臂,“跳下来吧,少天大大。”

黄少天哽咽了,他直勾勾的盯着叶修,他神志不清,坚持思考着:如果我跳下去了会发生什么?叶修会是他的安全网么?

叶修说:“跳下来吧,我会接住你的。无论多少次,我都会接住你的。”

他说得对,我忘记了自我,我被自己弱小的一部分所支配,我不是这样的,可我应该是什么样子?黄少天在坠落的过程中想,我是谁?

我是黄少天。

“接住你了,少天大大。”叶修一只手搂着黄少天的腰,一只手紧扣黄少天的后脑,把对方按在自己怀里。

“恩……”黄少天在叶修的衣服上蹭了蹭自己的眼泪和鼻涕,“谢了……”

“恩?”叶修把黄少天推开一些距离,观察黄少天左右躲闪的神色,挑了挑眉毛:“恢复了?”

“恢复了……跳下来的时候突然就清醒了……”黄少天撇了撇嘴,依然紧抓着叶修的手臂不放,“靠,丢死人了,医疗部的人能不能行啊,我回来的时候体检都没查出来,害我出这么大的糗,王大眼不会是故意的吧。他还拍照了,等会看我怎么黑他手机。”

叶修笑了一声:“你黑不进去,我帮你吧。”

黄少天得意洋洋的叫好,他本来就没有叶修擅长黑客技术。可叶修下一句话就让黄少天撅起嘴:“可是你还得去见一下王大眼,做个全身检查以防万一吧。不过这病毒时效也太短了。”

“虽然挺不想见王大眼的,但是咱走吧。”黄少天咽了咽口水,他垂下眉眼,不自在的扭过头去。

叶修愣了一秒,而后抚慰性的摸了摸黄少天的后颈,说道:“病毒没有失效,是你自己打败了它。”

是的,黄少天微微点头,他觉得自己的手还有些颤抖,他的脑子里依然有一股强烈的思绪妄图操控他,撕碎他,让他陷进深渊和泥沼,黄少天现在只是极力的控制自己的精神力去压制那股黑暗的涌动。但这没有多难,真的没多难,他的向导,他的安全网正和他在一起,叶修总会拽他一把,好像只要有这个人,他就无所不能,他们就无所不能。

“你还好么?”叶修半搂着他,他们一起往医疗翼的方向走,叶修问道。

“没那么好。”黄少天强扯起一抹难看的笑容,叶修见此揉了一把他的头发。

黄少天放松了一点,说道:“现在好多了。”

 

 

END

 

*恐惧毒气:设定来自Batman 的稻草人,借来用一下

没有做详细背景设定,就是突然想到这么个梗,这就是我喜欢的soulmate模式了……

目录

评论(2)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