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头本鹰

G

太谜了…这有什么好屏蔽的,写这个的时候格雷森还没出十期

summary:当一切尘埃落定。



所谓久别重逢。

说真的——这他妈的尴尬极了。假死,再回家,安然无恙的(除了晒黑了点)出现在其他人面前,用一个笑容宣布“嗨大家好你们的悲伤其实都是狗屎我骗了你们现在我回来了”,这简直比他的前女友和前男友组成了一对还要尴尬。他当然也不能指望这事的始作俑者能替他说句话,那人一片乌漆麻黑的伫立在角落里,严峻的下颚线条毫无张力的表达着“我不想解释”这个毫无责任感的意向。迪克猜他在羞愧,或者说迪克认为他应该羞愧。他倒没有责备布鲁斯的意思,他当然是心甘情愿的为蝙蝠侠做了这一切,为了前进而作出牺牲总是在所难免。所以他只是抱怨。如往常那样,反驳、斗争,用适当的力度干一架。然后接受。他可能到最后都无法赞同那一切,但他总能向布鲁斯妥协。

可悲吧?但这就是他。迪克想到这里,眉毛不由自主的耷拉下来,和他嘴角竭力维持的尴尬笑容组成了一副不三不四的抽象画。达米安目光灼灼的盯着他,那孩子悬浮在空中,抱着手臂,身后的披风被蝙蝠洞的循环空气扯起温柔的弧度。提姆就站在他的面前,这孩子长高了些,头发也长了不少,没带面具的年轻面孔在昏暗的灯光下看起来莫名的具有威严。还有杰森,他也回来了,就站在不远处,那森然的目光隔着艳红的头罩迪克也感受的到。这让迪克不由的咽了下口水,一只手不自然的划过裤子背带。

他们都在生气,当然啦,他们肯定会生气。他曾预想过无数次今日的局面,拥抱和鲜花,由阿尔弗雷德的小甜饼和草莓奶昔组成的全家电影之夜。或者是非常糟糕的,凶猛的拳头和铺天盖地的指责。但他从未想过会是如此境况——沉默,只有沉默。迪克就站在那,好像一棵站在一片坟墓里闪烁的圣诞树,不合时宜又格格不入的妄图照亮无限衰败的死寂。

冷处理也是一种暴力,迪克想到,委屈的吸了吸鼻子。我很想你们,非常非常的想你们。我可以道歉,但这不是我的错。

他把目光转向了阿尔弗雷德,撅着嘴像个大男孩在撒娇似的看着对方。可这位值得尊敬的老管家也不过是挺拔的站在那里岿然不动,倒衬得他像个无药可救的差等生了。过了片晌,在迪克已经觉得自己要完了的时候,阿尔弗雷德终于好像被他打动了一般,转过头看向了布鲁斯。难得的,那份目光里带着属于长者的责备和深深深深的无可奈何。

布鲁斯终于清咳了一声,走出阴影。他还没脱掉蝙蝠制服,只是摘下了头罩和披风。冷凄凄的灯光虚晃的在他脸上打出僵硬的阴影。他声音低沉,缓慢的说道:“这是迪克,他回来了。”

迪克眨了眨眼,笑容终于变得自然亲切,就像过去那样。他展开双臂,就差在脑门上贴张写着“Give me a hug”的字条。

“我回来啦!”

他收获了三枚飞镖。

属于罗宾的那枚准确的擦着他的右耳钉在了他身后的石壁上;红罗宾的那枚则钉在了他双脚之间的地面上;红头罩——竟然不是子弹,这让迪克走神了几微秒。

“你以为就这么简单?特工37。”达米安终于稳重的落回了地面,这让迪克不得不低头看他——这才是他习惯的视角。迪克以为这辈子都没人会再叫他特工37了呢。那一切都理应被埋进他的坟墓,随着墓碑上的鲜花一起凋零遗忘,成为他错综人生中平凡的节点,无论他到底做了什么,拯救了谁。但达米安这么称呼了他,像是直截了当的掀开了老旧家具上的那层白色遮尘布那样。让他无言以对又不知所措。他忍不住后退了一步,在心里告诉自己这个动作只是因为红罗宾那枚飞镖的条件反射。后脑却又撞上了——那是一把枪,杰森的枪,红色的枪。这个想法的主语制止了迪克条件反射一个回旋踢的动作。他转过身,眼睛正好对上黑洞洞的枪口。

“你知道怎么补偿我们,对吧。”杰森一只手摘下了头罩,下面没有面具,只有一双幽暗如湖底一般深绿的双眼。

迪克咬了咬嘴唇。



正直的END。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