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头本鹰

[喻黄]Mirage 4-END

summary:伪科幻,剧情流,借用漫画《幻影夫人》世界观、部分剧情,以及部分台词。漫画很好看,在此致以敬意。

warning:喻黄HE,有王黄BE,黑化,角色死亡。欧美腔,一切为了剧情需要,OOC。以及一大堆破烂原创反派。



0.4 一缕烟幕

 

 

  他们大概晚餐在时刻来到了这里,一个房顶。A.S.I总部范围缩小至中心城之后就很好找了,喻文州没费什么里就分析出了此地所在——一个简陋的仓库。但那不过是外人所见,实际这里是一座充斥着高新科技产业小型办公楼。喻文州在周边搜寻到了几个埃里森放置点,由几个设备同时投放出一个巨大的变色龙力场,可以直接蒙蔽所有人的眼睛。

  “哇哦,这真酷。”黄少天眺望了一圈,感叹着,“他之前从你那没拿走这么多设备吧?他们已经做到量产埃里森了?”

  “不过是基础复制,只能做些简陋伪装,耗电量极大导致使用寿命短,”喻文州抬着下巴向下面一个围在电网里的,大概有一人高的黑色柱状设施指了指,“而且无法便携。残次品而已。”

  “是是是。”黄少天递过去一根巧克力棒,“要补充下糖分么?”

  喻文州低了低头,“如果它存在的话。”

  “你没有去证明,怎么就知道?”黄少天晃了晃巧克力棒,好像在证明他没有用幻影骗他,“我的生命如此辽阔,不仅献身于力与美*。”

  这话曾是黄少天常说的,而他已经为他的纸醉金迷付出了代价。喻文州决定暂时不再理黄少天,开始忙些自己的。他先是发送了一些必要的邮件,又设置了几个可远程操控病毒,以备不时之需。办公楼的主干扫描已经进行到一半了,他只要了解到所有通道,就可以进去找出王杰希的所在,实行他计划的最后一步。当然,这些不可能由他一个人来完成。

  “真的不要?”黄少天随意的靠着天线杆,巧克力棒在他手中敲打出节拍,“你总是这样,战术啊科技啊,沉迷在这些东西里面。”

  “总是什么?”喻文州的眼神都未离开数据,他随意的回应了一句,布开了楼内状况侦测的全息投影,又开始讲道:“楼里有五个人,其中三个是大科技携带者,我用红色标示。其中一人需要回收武器,撒什,空间转移能力。少天绕过去搞定一下,我走另外一个方向,去搞定剩下的那个。十分钟以内,然后我们在这里汇合。”他最后用手指了指一切的中心点,一个男人投影端坐在那,这样看来如此渺小, “王杰希就在那里。”

  “你怎么确定这个就是王杰希?”黄少天无聊的拨动手指,全息投影随着他的动作打了个转,“不是别的什么人?这又看不到这人长什么样儿。”

  “我有我的信息来源。”光影消失,喻文州开始活动手臂。黄少天轻微的叹了口气,他发誓这是最后一次提问——

“你真的不来点巧克力?”

“开始行动吧。”

 

  有人在跟着他,黄少天一早就察觉到了。

  潜入办公楼对他来说轻而易举,毕竟他是否有实体全是靠喻文州手中的埃里森投射决定,只要在喻文州的距离范围内,他的存在就是一抹幻影,虚无缥缈又实实在在。他的记忆源于黄少天的大脑,在最后一刻,喻文州用剑圣系统连接到黄少天的身体,下载到了他的一切记忆,知识,思想……以及感情。嵌在埃里森核心的剑圣系统早已与埃里森融为一体,严格的来说,现在的黄少天是一台电脑,可实际上呢?

  “不太公平是吧?”背后突然传来声音,黄少天不为所动,声音继续道:“如果有人可以突然出现在你的身后。”

  “别总是太高估自己。”黄少天慢悠悠的转过身,他看见一个男人渡过虚空,身影闪烁着一点点出现在空气里,这应该就是他的目标了——博格撒什,纯黑者,空间填装者,他能在一定空间范围内自由的瞬间转移。

  “不过我说,咱们有些地方到底很相像。”撒什挑衅的抬了抬头,而后突然袭击——他的匕首迅速的刺向黄少天——

  “看来你也不错。”

  “谢谢夸奖。”黄少天现在在十码之外了,他把玩着一把短刃,重心向后,借力快速起步,像撒什奔去,“这就是我活下来的原因。”

  “你确定咱俩不是亲戚?”撒什一打响指,黄少天也扑了个虚空。

  “我在家庭聚会上可看从来没见过你这样的脸。”撒什消失了,黄少天紧握着匕首,一动不动,警觉的感受着周围的风吹草动。

  “抓到你了!”撒什再次出现在了黄少天的身后,他一只手臂牢牢环绕住黄少天的脖子,另一只紧扣住对方的后脑,现下他只要用力一拧——

  “抓到你了。”黄少天无辜的说。他的头,就直接在撒什的手臂中转了一圈,变成了与撒什的面对面。

  “拜拜~回收成功。”黄少天的匕首划开了撒什的脖子。

  他用了不到十分钟就完成了任务,匕首被他扔在一旁,看起来衣物上也全无血迹。可突然间,他感觉一阵恍惚,这不正常,应该没有什么外力能影响到他的存在——他第一次,惊恐的看着自己的手,他身体的每一部分,就好像波形断层一样的,慢慢地消失了,好像就算是地上爆开的血花与狼狈的尸体也无法证明,刚刚有什么存在于这里。

 

“你若是把你做实验和武器里的创造性拿出十分之一放到日常生活里,都不会让人看着这么无聊。”在很久以前,黄少天曾多次这样感叹,“咱俩到底怎么当了这么多年朋友?我开始的时候挺瞧不上你这个书呆子的吧,求你了书呆子,多看看你身边的人。”

 

  不,我是太过在意身边的人了。

 

  喻文州逼迫自己从回忆中抽身,他悄声的前进在昏暗的走廊里,并没有给自己加持任何伪装,灰暗的月光透过窗棂投射出他如同孤狼一般的身影。前方拐角处传来打火机开启的清脆撞击声,他并未因此停下脚步,神色却凝重了起来。

  “我以为你今天不来了。”香烟的火光明明灭灭,一张满是胡茬,却充满魅力的脸从黑暗中出现。他半长的头发散乱的搭在脑后,鬓角修剪的也过于粗糙。布满厚茧的食指和拇指夹着烟嘴,一次次送到嘴边。烟雾在他喉中打了个转,走过鼻腔,又回到了空气里,拉出一道诡谲而悠长的丝线。

  “我不明白,魏琛。”喻文州终于停下脚步,停在了一个安全距离,“你为什么要帮我?甚至不惜出卖你的……同伴。”

  “你不明白的事情太多了。”魏琛感叹了一句,又好像轻松地回答:“我如果说只是觉得对于黄少天的死我很抱歉,你也不会相信,是吧?就连我自己都不信,黄少天是个挺有意思的人……”

  “够了!”一枚飞镖从喻文州手中疾速脱出,掠过魏琛的脸颊,上面留下一道血痕,他深吸一口气,让自己恢复以往的冷静,“现在说这些没用了。”

  “我很抱歉,各种意义上。”魏琛直了直身子,他抽了一口烟以藏住那一瞬间脱口而出的轻微叹息,“这只是一个互惠互利的简单计划。我干这行六年了,已经有足够的钱可以让我以后衣食无忧,我干嘛还要掺合下去?我想要离开,就这么简单。”

  “可王杰希是不会让你活着离开这里的,是吧?所以你出卖了伊格,又帮我确认王杰希了的行踪。这样我完成我的复仇,你还可以全身而退——”喻文州冷哼了一声,扯起一个生硬的皮笑肉不笑,“你在开什么玩笑?我会送你和王杰希那个杂种一起下地狱,为你的袖手旁观。”

  “你这不过是迁怒。”魏琛看起来丝毫不为所动。

  “我们虽立场不同,但本质相同。”魏琛兀自笃定的说,又问道“你从未想过如果一切结束,你会如何吧?”

  “人们往往都会为自己选择错误的立场而付出代价。”喻文州拿出了手枪,他的手臂抬成一道紧绷的线,直勾勾的指着魏琛。

  “你会疯,亲爱的。”魏琛弹了弹烟灰,轻描淡写一个可怕的结局,“无法成正比的付出和回报在逼疯你,复仇的快意和摧毁别人人生的黑暗在撕扯你。你以为你赢了,可是你什么都没得到。全部都是幻影,就好比你那个不符合三定律的黄少天……”

  “那不是机器人,那就是少天。”喻文州语气没有波动的反驳,他拿枪的手却微微颤抖,这让他不得不用又抬起另外一只手稳住自己。

  “如果你真的这么认为。”魏琛不再争辩,他的烟终于要抽完了,烟蒂由引力掉到地上,滚落几圈又恢复平静,“我刚才说了,我很抱歉。”

  “这救不了你。”

  “我从未想要拯救自己,我只是……失败了。我很抱歉,真的。”

  一股强烈的眩晕突然袭向喻文州,他的脑子嗡嗡作响,枪和烟一样掉在地上。魏琛的声音飘渺的传入他的耳中——

  “你以为我是克苏鲁,那是长眠之神,拉莱耶之主,至高祭祀,那怎么会是我?我不过是王杰希的一个替身……我真的很抱歉。”他又重复着这毫无意义的道歉,“王杰希发现了我的计划,并利用我在意的人威胁了我。我没有选择了,只能再次出卖你。”

  这是喻文州听到的最后的声音了,他想起空中丝丝缕缕缠绵的乳白色烟幕,风的走向,他所呼吸的空气。魏琛说的对,他从不是复仇的料,亦不是一名合格的暗杀者。

  他终于晕了过去。

 

  “我已经做了我该做的。”魏琛踩灭了烟蒂上最后一点火星,“放了我妹妹吧。”

  “你放心,我一向很讲信用,我会放了你妹妹的。”温润的男声回答道,一个男人从另一个角落里走了出来,仿佛已经在那站立许久。

  “可你不想放过我。”魏琛耸了耸肩,他莫名觉得轻松了许多,“我以为我置身事外,其实并没有。”

  “你只是不在乎。”男人摇了摇头,又回忆起了什么,“我看见他了。我看着他杀了撒什,这不重要。你知道么,这比你想的还要玄妙的多。”

  “也许吧。”魏琛转身离开,他回答的时候没有回头。

  “是的。我还要谢谢你,把他带回来。”男人不管不顾,兀自露出了那般诚挚的、真切的笑容,悄声无息的举起了手枪,“真的,谢谢。”

 

  

 

  “文州?文州?”一只温暖的手拂过他的眼睑,“你该醒醒了。”

  他觉得浑身酸痛,勉强睁开眼,入目是一张温柔地笑脸,“少天?”

  “是我。”黄少天的指尖划过了他的脸颊,轻声的回应。

  “我死了么?我把这个搞砸了?然后我们都死了。”他觉得自己在飞,躺在一片光亮之中,而黄少天就在他的身旁,如此柔软,真实。

  “不,你很虚弱。但死不了。你一直以来非人的训练和肌肉锻炼帮了你一把,还有埃里森,让那些毒气无法蔓延到你的大脑,只是暂时休克。你会好起来的。”

  “真是个好消息。”他撑起身体,试图让自己在一片虚无中站起,而黄少天扶了他一把。他揽着黄少天的脖子,另一只手环住他的腰,他的鼻尖蹭过黄少天的下巴,如同亲昵的小兽,“天啊,我真想你。”

  “你都没有遵守你的约定。”

  “少天?”

  “我们说好了在王杰希的办公室门口见,我搞定了撒什,却没等到你。”黄少天捧着喻文州的脸,委屈的盯着他,“你被抓住了,囚禁你的地方有力场压制了我——也就是埃里森——的力量。我没法救你,你必须清醒过来。他们现在妄图把埃里森从你手上剥离。”

  “少天?”

  “是我。都是我。”黄少天近乎怜爱的看着他,“你不应该想我的。”

  “我不明白……”

  “你总是这样。拿着它,你会需要的。”黄少天在喻文州的手里塞进了什么,而后轻声的念着,“奇妙的永劫亦不以死亡为终焉*。”

  随即他推了喻文州一把,身形渐渐飘散,“你不应该想我的。”

  “为什么?”引力倒转,喻文州的身体渐渐飞了起来,他如抓住浮板的溺水者一般与黄少天十指相扣。

  黄少天笑了,却一点点松开了手。

  “因为你拯救了我。”

  “因为我从未离去。”

 

 

 

0.4END

 

*兰波的诗:关于兰波,同性爱,你们懂。

 

*机器人三定律:魏琛觉得这个黄少天就是个机器人。

 

*奇妙的永劫亦不已死亡为终焉:克苏鲁的创始人,HFL的经典台词。肉体死亡从不是结束。

 

 

  “你来得比你说的要早一些。”王杰希说。他正端坐在他的红木办公桌前,看起来文质彬彬,正如他对自己的解读:他自认不是好人,却觉得不认为自己是个小人,绅士与非正义并不矛盾。他扬起一个得体的笑容,如正常关爱属下时那般问道:“都解决了?”

  “还成。”叶修扬了扬手中拿着的一种电子机械,“和这个装置比,你拿到的埃里森根本就是手电筒。”

  “是我当时着急了。”王杰希坦然,“我只注意了表面上可以拿到的,未曾想他还藏了这种技术。”

  “现在你拿到了。”叶修得意的把手中的东西递了过去,原来这正是他从喻文州手臂上摘除的埃里森,内嵌剑圣系统——的黄少天。

  “没准。”王杰希没有去接。他不紧不慢的站起身,拿过桌上精致的玻璃酒杯给自己倒了一杯加冰威士忌,而后拿起一旁的雪茄对叶修示意,“来一跟?”

  “不了,谢谢。”叶修随意的做到了椅子上,视线随着王杰希而移动。他的右手搭在扶手上,食指跳跃随意的打着节拍,看起来像是着急的等待什么。

  “我见到黄少天了。”王杰希突然说,“他看起来还不错,作为一个程序而存在的话。”

  叶修敲打木头的手指顿了下,“听说你和他是旧相识?”

  “可不是旧相识那么简单。”王杰希轻笑,他晃动着手中的杯子,金黄色的酒液随波荡漾,“我们曾经相爱过。”

  叶修僵硬了,在一瞬间攥紧了拳头,又马上放松,“然后呢?”

  “他是个很可爱的人,绝对是个甜心。而且漂亮,得体,还有个相当聪明的脑袋  。就是天真了点。”王杰希好像在怀念着,末了又强调了一句,“这点他那个天才朋友不遑多让。”

  叶修了然的点点头,看起来像是在表示赞同。王杰希继续说:“我们在一起度过了一段相当快乐的日子。我说了吧,他是个甜心,各种意义上。这是可惜了。”

  “什么?”

  “我承认我从最开始接近他时意图就不纯粹,但他又高尚了多少呢?”王杰希饮了一口威士忌,“开始的时候他把我当做凯子,会和他做生意的人,还有娱乐,感情上的。这些也无所谓,毕竟互惠互利再理所当然不过了。可让我无法忍受的是,他把我当做一种情感转移。我完全可以接受他不爱我,但他却是在强迫自己爱我。我相信你已经见过他身边那个人了。”

  叶修又略微点了点头,几乎是眯着眼睛看王杰希。王杰希耸了耸肩膀,继续道: “他和他的青梅竹马,他们是相爱。”

  好像比萨斜塔终于敌不过地心引力,轰然倒塌。叶修皱了皱眉,等待着王杰希说下去。

  “他们自己看不见,我却一目了然。他们的每一次互动,每一个眼神交汇,里面藏着的隐秘情愫,如星星之火,却可燎原。若是燃烧起来,不光会把对方燃成灰烬,参与进其中的我,也必然不可幸免。所以我很喜欢他,却始终没有准备改变开始的计划。”

  “所以你杀了他们俩。”

  “现在看起来,我只杀死了一个而已。某种角度来说,他们可还得感谢我。”威士忌已经被喝光了,余下融化中的冰块闪着微弱细小的光芒。王杰希弹了弹空杯,指甲和玻璃碰撞出清脆的声音,“如果没有这个过程,你又得什么时候才能看得清自己呢?喻文州。”

 

四十分钟前

  喻文州用了大概五秒来恢复知觉,他感觉身体被绑在了一个手术台上,空气中弥漫着福尔马林和消毒水的味道,刺激着他脆弱的鼻腔,手术灯晃的他只能意识恍惚的眯着眼睛。有熟悉的声音在不远处说着什么,他边在心里倒数,边竖起耳朵听着——

  “非常精密的技术,几乎是嫁接在他的手臂上的。你拿到的版本和这个根本不是一种东西吧?这小子绝对是个天才……给我点时间,我会把他拿下来的,一个小时后见。”说完,他挂掉了电话,把视线移回了喻文州这边,“嘿,小子,醒啦?”

  “别再装了。”喻文州在对方转身的瞬间又阖上了双眼,但这明显没有骗过对方,“你的眼球运动告诉我你已经清醒了,也许智商我比不过你,不过这方面你可别想和我斗。”

  “叶修。”喻文州猛地睁开双眼,“你还兼职当医生?”

  “副业的其中之一,我爱好广泛。”叶修拿着手术刀比划着,“我猜你再顶多十秒就能恢复过来然后杀了我了,所以咱们还是不聊啦,我先干活。”

  喻文州心中一紧,他勉强的动了动手指,叶修算错了,我只要五秒,只需要再拖延五秒——

  “你想什么呢?”叶修的手术刀已经落下,但并不是向着他手臂上的埃里森装置,而是向着——那些捆绑着喻文州的束缚带,“我完事了。”

  喻文州撑起身体,惊讶的看着叶修,他整理着脑中这个男人的相关线索,最后沙哑着嗓子问:“你出卖了你的组织?”

  “从未效忠,谈何出卖?”叶修挑了挑眉,“再猜猜?”

  喻文州没再理叶修,他活动活动筋骨,跳下了手术台。他手臂上几乎和他融合为一体的埃里森正闪烁着刺眼的黄色光芒,警告着他办公楼内的压制力场正影响着埃里森的耗电量,他的时间不多了,没必要在这里瞎耗。

  “少天可比你有趣多了。”叶修指责道,“你甚至连句谢谢都没有。”

  喻文州这才抬起目光,“我不喜欢条子。”

  “你这是职业歧视。现在你准备去干吗?”叶修翻了白眼,又问道,却没等对方回答就自顾自的接着说:“哦,对了,你准备去杀了王杰希,而我可以黄雀在后,再抓到你,这事就全结了。

  “好主意。”

  “嘿,黄少天,你在么?你是怎么和这么无聊的人交朋友的?”叶修撇了撇嘴,最后只得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听着,我知道你已经联系了军队的人,也就是我的人。只要时机一到,他们就能拆了这儿。但不是现在,我还需要点东西。A.S.I的成员遍布世界,有我们已经掌控到的,还有我们没接触过的,我需要他们的资料,这样才能杜绝后患,你懂了吧?”

  “我帮你拿到资料,你能给我什么?”

  “估计比你想象的还要多点。”叶修认真了起来,“你的父亲,他在大科技禁令一出就被抓进监狱了,是吧?他的保释怎么样?”

  “可我必须成功,是不是。如果我死了倒无所谓,但如果我被王杰希抓住,还活着,你会亲自来杀了我。因为没人能知道你的真实身份。”

  “聪明。”叶修拍了拍手作为鼓励,“然后我就可以回收埃里森了,放心,我会好好对少天的。”

  喻文州抬起手臂,埃里森的激光准心在叶修的心脏处投射了一个红点。叶修终于拉上了嘴巴的拉链。

  

  我必须成功,我怎么可以失败?

 

  “我以为我伪装的不错。”叶修身影一点点褪去,喻文州的身型显露出来。他还坐在椅子上,却绷紧了身体,上半身前倾,两只手撑在扶手上,像一只豹子,蓄势待发。他随时准备着快速奔跑向前,咬断他仇人的脖子。

  “简直天衣无缝。”王杰希动作优雅的鼓了鼓掌,“除去那跟烟。叶修从不拒绝这个。”

  “所以你才和我讲那些话,是不是。”喻文州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皮笑肉不笑。那些见鬼的过去现在看来根本就他妈是笑话。他以为自己伪装得不错,却被自己的敌人揭开伤疤,掏出心肺狠狠挤压,提醒着他他人生中最大的错误实际上与他人生中最大的爱密不可分,如双生藤蔓一般紧紧相连。

  “我只是想告诉你,你爱他,他也爱你,可即便如此——”王杰希缓缓起身,他的左手缓缓滑过他的红木办公桌,“我也还是爱他的。”

  “我不在乎。”

  战事一触即发。红木办公桌王杰希手中瞬间化为齑粉,烟幕飘散全场。喻文州快速的向后退去,右手臂格挡从灰烬中冲出的身影。王杰希像豹子般动作迅速且力量勇猛,镶嵌在他左手的克苏鲁正是喻文州曾最得意的另一件大科技——克苏鲁,至高祭祀的功能简单,只是传导、积蓄、和放出自然能量,却在王杰希灵活的运用下,有着不属于埃里森的战斗价值。二人的身影在不算宽阔的空间中缠斗,之前的伤势让喻文州反应略逊一筹,他渐渐难以招架。王杰希看准时机将他一脚踹翻在地,一只脚踏上喻文州的胸口。

  “本来我对叶修的身份还是有所保留,我只确定他和我不是一伙的。但现在可以肯定了,他是警察是不是?”王杰希居高临下,面带炫耀的看着喻文州,自问自答:   “为什么不叫他出来见见我?对了……因为我放了东西专门压制埃里森的力场。但即便是你们两个一起上,也是赢不了我的。”

  “原来你这么想我,宝贝。”

  王杰希来不及转头,一股巨大的气劲便将他轰出五米,剧烈地撞在了墙壁上。他倒下了,看起来又毫不费劲的起身。他盯着突然出现的黄少天,拇指擦过嘴角渗出的一丝鲜血。

   “别浪费能量!”喻文州借着黄少天伸过来的手,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他急切又责备,“压制力场会影响埃里森的耗电量,你必须……”

  “知道啦知道啦。我必须保存能量以维护剑圣系统,否则埃里森承受不住我的数据能量,它崩溃了,我就也消失了。”黄少天抚慰的掐了掐喻文州的后颈,“可是危机关头,没我在你可怎么办?”

   喻文州垂下了眼睑,拉过喻文州另一只手,紧紧地握着。而王杰希饶有兴致的看着他们二人互动。

  “好久不见,你还是这么光彩照人。”

  这回是喻文州了,他就像之前黄少天每一次做的那样,他向前大迈了一步,把黄少天整个挡在自己身后,张开手臂挡着王杰希的视线。他坚定且不可动摇的站在那,像狼群的前驱者,金字塔里的每一个战士那样,坚贞不渝的守护着自己的珍宝。他死死盯着王杰希,警惕着对方每一个微小的动作,对黄少天说:“少天,你先休眠。这是最后一场战斗了。”

  黄少天拍了拍喻文州紧绷的后背,感受着他凸起的肩胛骨。身影化作叹息再次消失了。

  “真可惜,我以为可以叙叙旧。”王杰希这么说,话语里却听不出半分真实存在的可惜。“你等不到那些军队的人了,你们以为这个办公楼里只有五个人,可实际上还有大批杀手藏在周边,现在他们已经搞定那些军队的人了吧。”

   “你们说的都对,我的确不是一个称职的杀手。可那又怎样?”听着王杰希自信满满,喻文州却突然近乎松了一口气一样道:“我研究了你的性格,自信,自满,甚至可以说是自大,但你的确有和这些相衬的才能。你高超的智商和情商让你可以将其大部分人玩弄于鼓掌之中,比拼计谋,我绝对不是你的对手。”

  “谢谢夸奖。”

  “那么我又何必和你比呢?我只要让你以为,剧本是按照你想要的方向发展的,不就好了。”

  “现在,你还确定你已经杀了魏琛么?”

  伴随着王杰希瞳孔的剧烈收缩,一声巨响从楼外不远处轰鸣而起。那是叶修的进攻信号,喻文州在刚来到这里时向周边的埃里森复制品植入的远程操控病毒终于开始工作,虚假的伪装在瞬间就被揭露于穹顶之下。压制的喻文州手中埃里森的力场功效反转,电磁脉冲激荡,攻击范围之内,除喻文州外所以的大科技全部降至最低功率——当然也包括了王杰希。

  “魏琛?这倒是意料之外。我不明白……”左手的大科技瞬间的电流涌动让王杰希歪了歪身体,“无论怎么分析,你都不应该放过他的……”

  “我并没有放过他。”喻文州赤手空拳地摆开战斗姿势,随着手臂上埃里森越来越快的闪烁的黄色光芒一起心惊肉跳,“我是放过了他的妹妹。”

  “那个孩子不能失去他所爱的人了。”伴随着猛烈的进攻,喻文州无人能听见的小声说着,好像只是念给自己听一样,“没人应该再承受这个。”

  而后正如喻文州所料的,王杰希意料之外的那般,战斗结束了。喻文州的枪已经抵在了王杰希的额头。

  “是的,我相信,你爱他。而少天……他也是相信的。他说你不一样,他那时候是真的以为,一切都可以的。”

  “你爱他。”

 “可是你更爱你自己。”

  这将是最后一声枪响。

  

 

  楼里突然响起的警报声让正在把一个个犯罪扣押上车的叶修心里一惊,他快速的转头看向魏琛,后者双手被手铐靠着,他皱着眉眺望着办公楼,语带微微一丝颤抖,几乎不能置信,但却是意料之内的说:“是王杰希。他还是打开了这个楼的自爆系统,这个楼里有无数秘密,包括王杰希藏着的武器。如果爆炸……我不知道会有多大的威力。”

  “操他妈的!”叶修气急败坏的狠踹了一脚车门,放开了嗓子指挥其他人,“都他妈上车!撤退!全他妈退到二十公里以外!!叫拆弹队的人过来!!”

  “拆不掉的,你们甚至都没办法找炸弹放在哪。”魏琛低垂着头,“现在我们只能逃,逃得越远越好,然后指望着他们俩……做到。”

  军队快速的撤离,唯有叶修在距离五公里的地方留下了下来,还有魏琛。两个老伙计,给互相点了根烟,在凌晨灰蓝色的天空下,沉默的眺望着远方。

  “这时候要是有酒就好了。”魏琛拷在一起的两只手别扭的弹着烟灰,“一醉解千愁。”

  “你提供的资料足够让你避免死刑了,况且你并没有杀人……多数时候你只是,”叶修顿了一下,意味深远的说,“袖手旁观。”

  “喻文州说的对,我必须为此付出代价。而这个,”魏琛甩了甩手,手铐的铁链随着他的动作乱响,“是我应得的。”

  “老伙计。”叶修忍不住拍了拍魏琛的肩膀,“我会帮你照顾你妹妹的。等你服刑出来,你的宝贝妹妹可就长成水灵灵的大姑娘了。”

  “你这样我怎么反而更加担忧了?”

  远处亦然是岌岌可危的办公楼从最顶层开始爆炸,张开一朵朵尘土组成的蘑菇,硝烟随着风扩散,尘埃落进更远的深渊,巨大的轰鸣衬着全盘托出的故事,并不算壮丽的,却称得上美好的,泯灭了。

  两个老伙计对视一眼,跑了过去。然而一切都结束了,他们只看见喻文州一个人——这个孩子跪在一片断壁残垣的不远处,把自己的右手臂紧紧的扣在怀中,嵌在手臂上的埃里森闪烁的本就微弱的红色光芒正在一点点消失,他的指甲使劲的扣着自己的肩膀。难得低垂着头,瞪着泛红却流不出眼泪的眼眶,绝望的撕扯。

  你不应该救我的,就算我们一起消失在这里也好……我早就明白你不是什么幻影……我救了你……我利用科技让你重生……

  只是求求你,求求你……别再离开我……

  别再留下我一个人……

 

尾声

    

  叶修正在看报纸,他翻过那页登着自己照片的头条——竟然登出了照片,看来他的卧底生涯到此结束了。不过这一票干的绝对够大,他捣毁了一个范围覆盖全世界的杀手组织,激进派大科技使用者,缴了点武器上去,虽然最后炸掉的基地有点可惜,不过毁掉也许比留着让人稍多点安心。他盯着报纸,却没放过病床上那人微弱的动作,于是顺便,只是顺便,他按了呼叫护士。

  “醒啦?”叶修觉得这个场景实在是似曾相识,他体贴的用病房的杯子倒了杯水,却送进了自己嘴里,“这回感觉如何?一定相当不好了?”

  躺在病床上的人虚弱的睁着眼睛,身上多处打着石膏,绑着绷带,整个头也只有眼睛和下巴露在外面,但这也能让人认出来,这正是喻文州。

  “你手上的埃里森已经没电了,所以摘下去了。”叶修说,又马上解释,“不过你放心,会还给你的,如果你还有用的话。”

  “没有用了。”喻文州的嗓子好像砂纸磨砺过一样的沙哑,“他救了我……但耗掉了维持系统的最后能量……埃里森崩溃了……什么都没有了……”

  叶修看着喻文州,即使如此,这个人也不会在任何人面前掉下眼泪。他不由得叹了口气,挠了挠头,“有人让我给你带个话。”

  “他说,他等着你,并且相信你。”

  说完他还小声的抱怨着,为什么我总是在帮人带这个话那个话的?

  “我先走了,升职加薪去了。看在你少天大大的份上,我尽量帮你争取些豁免权,在这之前你还不能离开医院。”叶修站起身,摆了摆手,准备离开了,却在摸上门把手的时候想起了什么。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手掌大小的黑色物件,放在了喻文州的床头。“差点了忘了这个。别太感谢我。”

  他随后只离开了五秒,又推开门把头探了进来,“我的人可是尽力了,如果他缺了点记忆,真的不是我的错。”

 

  喻文州艰难的转头看过去。

  雪白的床单,木质床头柜上摆着的花瓶里插着几只热烈绽放的小雏菊。旁边放着一个黑色的硬盘。

  正如曾经埃里森的核心。

 

全文完

  

 

少天是完全继由电脑系统活了下来,是被文州救了,所以是个HE

这种吃力不讨好的类型以后绝对不写了

评论(26)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