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头本鹰

C

“我不喜欢他。”理查德抱着手臂向退了两步,他绷起的肩膀预示出一种带着厌恶的防御性姿态,看上去随时会跳起来扑向目标,把尖利的爪尖捅进对方的眼睛。他表现得如此强硬,防备,只有托马斯清楚,那外层灼人的光不过是一层锡纸,他的小理查德,里面还是那样,他真甜蜜,托马斯心想。他这么表现不过是因为我刻意的侵犯了他的领土,我擅自在他的烤薄饼上加了草莓,在他为模仿我而吞咽下的黑咖啡里加入了浓厚的香草糖浆。

“我能杀了他么?”理查德翻了个花哨的跟头,落在托马斯的眼前。他离托马斯很近,又快速的再次退远。他一派天真,耷拉下眉眼,语气诚恳还带着请求,又重复了一遍:“我能杀了他么?”

“我恐怕不行。”托马斯冷漠地回答。他放低声线,再低的,“他将成为夜枭的一个学徒。”

“我希望你清楚,自己在说什么。”理查德收起了所有假惺惺的表情,他学着托马斯的语气,那种特意平缓的语气,“没有人能和我平起平坐,托马斯。”

“不管你是在哪里抓到的这个小子,只要你留着他,你就得随时防备着我杀了他。”理查德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他绕到托马斯背后,从后面环住这个统治者,他喃喃自语般小声的宣告:“因为我是如此爱你,我无法忍受有人替代我的位置。你不会和他做爱的,是吧?”

托马斯摩挲过那双搭在自己腰间的手,他不再坚持,因为他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他只是继续强调:“是你先离开了我,理查德。是你不想再当利爪了,你坚持。”

理查德把手臂环的更紧些,他义正言辞:“这不代表我可以接受一个替代品!”

“没人会是你的替代品。”托马斯让自己的语气露出显而易见的高兴,“理查德,你无可替代。”

“嗯哼。”理查德从胸口发出得意地闷哼,又激烈地尖叫起来:“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我当然不会。我的老天爷啊(Jesus Christ),你在想什么。”托马斯感叹着,像个忠诚的教徒那样,他安抚性的转过身拥抱住他曾经的利爪,“我当然不会和他做爱。你可以试着杀他,我不会阻拦,这只是你和他的事,好不好?”

托马斯总是这么体贴的问“好不好?”,就好像他还十岁那样。晚餐吃柠檬鲈鱼意面好不好?冰淇淋要草莓味的好不好?杀了你的仇人,好不好?我们永远在一起,好不好?

理查德也总是违心的回答,不好。

他打翻了那家高档餐厅的餐桌,因为讨厌的鲈鱼上放了香菜。草莓味的冰淇淋无声的融化在韦恩大宅的一个角落。他握着托马斯递给他的匕首,那个男人从他身后抱着他,包裹在黑色手套下的大手和他的手交叠在一起,带着他刺出复仇之刃。理查德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永远在一起,但他永远不甘心。有种不知名的情绪搅动他的内脏让他血液翻腾,他说“我不会和我不喜欢的人永远在一起,所以不好。”

但实际上他不知道自己对托马斯是什么感情,如果托马斯喜欢他,为什么还找了另外一个替代品,如果他不喜欢托马斯,为什么那个孩子是他的眼中钉肉中刺。

“我不信任你。”他挣脱开托马斯的怀抱,向杰森陶德走去。

“理查德。”托马斯挺直了腰,他的声音开始下沉,直到他注意到男孩因为他的呼唤而止住了脚步,背影些微颤抖。他重新调整好态度,“起码公平点,等他醒过来。”

“公平点?”理查德转过身,直勾勾的看向托马斯,半晌后扯起一个诡异的笑容。“你说的对,托马斯,公平点。但只限于你和我。”

“那我要他。我不要你了,老男人,不如把这个小子给我,才算公平点。”


没事写写这几个神经病似乎有助于思维活络

评论(1)
热度(35)
886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