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头本鹰

[叶黄]花好月圆

summary:什么馅的月饼不重要,自己喜欢才重要

warning:短,对两位的家庭环境做了私设,非常OOC!

 

  “王杰希送了两盒月饼来。”黄少天拆开精致的月饼包装盒,从一个一个纸质小抽屉里面掏出正正正方方的月饼盒子,他在纸盒上面找了一圈又一圈,最后嫌弃的拆开包装盒,照着日光看清蛋液烤出的焦糖色月饼上的字迹,而后皱着眉说:“拆开第一个就是五仁的,怎么有种流年不利的感觉。这不会是王大眼的一个什么诅咒吧,五仁月饼能对我做什么?”

 “五仁月饼能对你做什么?”叶修端着茶水,走到黄少天身边瞄了一眼月饼盒子,“B市老字号,王大眼挺长心的啊。”

 “它能对我的味觉都很残忍的事情。”黄少天义正言辞,他拿出一个月饼在手里晃了晃,继续说:“可是这牌子不长心,外包装上竟然不标注内陷,我还得一个一个拆开才能看到,简直反人类。”

 于是叶修放下茶杯,开始帮黄少天一起拆月饼包装。五分钟后黄少天拆开最后一个包装,把里面的月饼扔到桌子上,不敢置信的对叶修说:“全是五仁的!一整盒都是五仁的!二十个五仁月饼!王大眼到底有什么毛病!”

 “我觉得挺好的。”叶修打开一块月饼,掰了一小块塞进嘴里,,把剩下的拿到黄少天眼前:“挺好吃的,尝一口。”

 “我就不!”黄少天立场坚定,态度坚决,“我去把那盒打开看看,没准是奶黄的,白莲的也行。”

 叶修耸耸肩,配着热茶自己吃了一整块五仁月饼。他满意的打着饱嗝时黄少天正端详着另一箱月饼的内陷,只见黄少天沉默了一会,低头看着月饼,语气严肃的问叶修:“老叶,五仁月饼都是哪五仁来着?”

 “怎么了?”叶修凑到黄少天旁边,映入眼帘的东西他也疑惑了几秒,回味一下刚刚吃下去的味道才回答:“核桃,杏仁,花生,瓜子,松子,差不多这几种吧。”

  “所以他妈的什么是六仁月饼??”

 “比五仁多一种仁的就叫六仁月饼。”叶修笑着摇了摇头,“大早上的两盒月饼你一惊一乍的干什么,不爱吃不吃,文州不是给你寄流心奶黄的了么。”

 “我有一惊一乍的么?我没有。”黄少天挣扎着说道,眼神飘向家门口摆着的一大堆家常用品,米,面,油,包装更加精致的月饼,等等零七八碎。叶修顺着黄少天的眼神望过去,内心叹了一口气,揽住黄少天的肩膀把人拢到自己的怀里,抚慰的捏了捏黄少天的后颈。

 “这么紧张?”叶修一边揉一边问。他没有刻意放轻语气,但黄少天就是觉得叶修这种时候格外温柔。他长吁了一口气,闭眼又睁开,才答道:“我还是不太确定这是不是个好时机,要不然我还是别去了,你自己回去,门口那些要送的东西一个人不好提我可以把你送过去,不过晚上你打车回来就是了。”

  叶修皱眉:“今天中秋。”

 黄少天点头,“对啊,所以你回家去啊,你有挺多年没和父母过中秋了吧,团圆节啊。记得把我给你爸买的那块表拿着……”

  “还有你给我妈挑的包。”

  “对对!!”

 “那些先另说。是我们回家去,咱俩一起回去。”叶修强调,继续补充:“我自己回去凑什么热闹啊,还把你一个人扔家里?你自己还在那强调团圆节呢。”

 “我不介意!”黄少天举起手指郑重声明,“无所谓,反正咱俩天天在一起,你今晚不在我正好可以和蓝溪阁把中秋活动boss打了,省的你在旁边突然杀出来抢我boss。”

 “你重点不对啊少天大大。”叶修哭笑不得,“咱俩不是说好了一起回家么,带你见我父母,然后一起过中秋。”

 “这就是重点啊老叶!我要去见你的父母!”黄少天张牙舞爪的从叶修怀里挣出来,随即挥了挥手,“还是改天吧,起码别是今天这中秋节。阖家团圆挺好一个日子我不想过去影响人家情绪。”

 “他们的情绪如果被影响到了也不是你的问题。”叶修说,追问道:“上一次见面我爸到底单独和你说什么了?天不怕地不怕的少天大大这就留下心理阴影了?”

 “叔叔没和我说什么,相比我家里人你父亲真的很温和了。“黄少天是指他上次带叶修回家对自己爸妈摊牌的时候,黄少天爷爷抄起拐杖直接冲叶修去了那次。相对来说黄少天的父母极为开明,对自己儿子的选择并未多作评价。可做了过激表态的是黄少天的爷爷,上了年纪的人总是有一套自己的价值观,根深蒂固并且无法撼动,这种情况下我们无法说服他,还要保证尊重他,情况就会变得极其尴尬。

 虽然黄少天爷爷不是真心想打人,叶修也没有真的挨打,但之后黄少天仍是心有余悸。他只在父母身上做了一些思想工作,就搬到了B市和叶修同居,反正他现在是个在家办公的自由职业者。

 “你爸也没和我说什么,就是说了点你家的军政背景,再就是没办法有孩子这些。他没针对我这个人,他针对的是咱俩的性向。”黄少天停顿了一下,才继续说,“不至于心理阴影那么夸张,要是说你家人打我一顿之后就都能通顺了这事儿反而简单,但他们不会打我,只会对你施加压力。”黄少天说到这里,深深的看了一眼叶修,“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叶秋都和我说了,你在你爸书房跪了好几个小时,我不喜欢这样。你也没必要因为我和家里起正面冲突,咱们可以慢慢来,现在刚开始,我不是一定要到场。心意送到,投其所好,总有一天能打动吧……大概。”

 叶修回忆起隐隐作痛的膝盖,他想要一个自己家里人接受黄少天是自己爱人的结果,操作过程中受到了什么他也不是很想让黄少天知道,所以他掀过了这件事情,问道:“心意送到,投其所好,那你爷爷好点什么?”

 “这招对我爷爷没有用啊,他都九十岁人了,别寻思了。”黄少天沮丧的抿了抿嘴,“你别和我说什么已经错过很多中秋不差这一个了,你这次回去是有战略性目的的,这么些年你自己都和家里人生疏了,隔着个你我还怎么和他们处好关系啊。”

  叶修哦了一声,“其实你不一定非得和我爸妈处好关系。”

 黄少天眨了眨眼,语调平缓的说:“不行,必须要处好。那是你的家人,就算他们目前无法接受我,我也不能因为这个去无视他们和你的牵绊。我不能让你一回家就和家里人冷战或者被罚跪书房,或者是因为我干脆和你家里人断了联系,这挺不负责的。尤其是你离家出走这么多年以后。除非他们伤害到了你,或者你不爱他们。”

 “少天大大啊。”叶修揉了揉黄少天的额发,“你就是总有自己的一套道理,我都不知道你想了这么多。”

 黄少天动了动脑袋,从叶修的手里拯救自己的头发,“不算太多啊,就一个大致方向,根本没想出来实际的处理方法,就是走一步看一步。”

 “厉害了我的少天大大。”叶修承认:“是我把事情想简单了。”

 “你没有。”黄少天替叶修开脱:“你只是想把事情一个人承担了,我本来也想这样,自己去摊牌,自己去面对家里不同意这事的人。但老叶,你不知道,上次我向家里摊牌的时候我有多庆幸你在我身边。可惜你是擅自就先和你家里出柜了。”

 “所以我和你说我出柜了以后,你一定要和我一起回家一趟,就因为这个啊。”

 黄少天和叶修不一样的是,叶修会觉得如果太过麻烦,黄少天可以不必和自己家里人有交集。而黄少天不行,他保留了相当大部分的家庭观念,如果他家人对他生气,失望,仅仅是因为他选择的爱人不符合社会的普遍价值观,他会感到无比的难受。人人都希望自己亲密的人能理解自己,黄少天是,叶修也是。叶修早年和家庭的矛盾便是来自于不理解和不接受,黄少天想要努力做的,就是帮助叶修消除这些不理解和不接受。

  黄少天在用独属于黄少天的价值观来爱叶修,那叶修怎么看?

  “你父母挺好相处的,对这件事看的也很开,看来我运气不错。”叶修感叹,他没再说什么。如果是苏沐橙,陈果等,换个别人来替叶修担心这个,他会说一句谢谢。但这是他的黄少天,所以他什么都没再说。

 

  黄少天最后真的没有和叶修一起回家。他是个名副其实的机会主义者,而机会主义者代表的是不贸然,要抓住的不光是“进”的时机,还有适时而“退”的勇敢。他循序善进,相信家人的存在是有意义的,所以努力的自己能做到的,一步一步来。

 临近晚餐的时间黄少天给自己泡了一桶泡面,慷慨了打了鸡蛋,还加了火腿肠和榨菜,闲来无事开着小号在荣耀里欣赏中秋特别场景——荣耀大陆的上空挂着一轮巨大的满月,半遮半掩的藏在云层贴图下,和主城旁人们放的巨大烟花映在一起,景色别致。

  黄少天吸溜泡面的时候被开门声吓了一跳,他连忙从椅子上跳起来,从书房里探出头寻觅,“老叶?”

 “恩,我回来了。”叶修把手中拎着的纸袋放到柜子上,一边脱鞋一边回答。

  “这才五点,晚饭时间刚刚开始,你怎么回来了?”

  “你说呢?”

 黄少天小步跑到叶修面前,“陪我啊,我有荣耀了要你干什么。你家……”

  叶修抱住了黄少天。

  “老叶?”

 “没事。”叶修松开了拥抱,手掌摩挲着黄少天的耳根,“家里人放我回来的,估计是你的对症下药好使了,我爸我妈挺喜欢你的礼物。”黄少天转了转眼珠,没等他开口叶修继续说:“还让我给你带了吃的。”

  黄少天提起了叶修拎进来的纸袋看看,“靠,螃蟹!!!”

 “走的时候我妈刚从蒸锅里拿出来,估计还热的。少天大大,我怎么闻到熟悉的味道了,有我的份没?”

  “没有。”黄少天简洁的回答,“你可以吃五仁月饼。”

  “真没那么难吃啊,我尝尝那个六仁的去。”

 

 啃螃蟹就没有手打游戏,黄少天的游戏镜头依然对着荣耀大陆里那个巨大的月亮。这一会云层飘过,叶修把自己小号也挂到了黄少天小号旁边,六仁月饼比他想的难吃点,于是他泡了一碗方便面和黄少天一起吸溜。叶修琢磨了一会,放下方便面操纵游戏角色跑了一趟集市,黄少天专注啃螃蟹,抬头的时候叶修已经回来了。

 “放个烟花吧。”叶修说着,对黄少天的角色使用了一个道具,瞬间一个粉红色爱心拔地而起,由小变大,最后浮在空中,一个巨大的,飘着粉红色玫瑰的爱心,中间囊括着叶修和黄少天两人的小号ID。

  黄少天噗嗤一声笑出声,叶修也抽了抽嘴角,解释道:“我不知道都什么样啊,卖的人说效果拔群,我就买了。”

  “效果是挺拔群的哈哈哈哈哈,还好咱俩开的不是工会的小号哈哈哈哈。”黄少天这么说,又想到其他的,“可惜啊,要是用夜雨声烦给你的君莫笑放一个这个烟花肯定更效果拔群。”

 两人对着笑了一会,恰时荣耀发布系统公告,两人的屏幕上都弹出了祝愿玩家阖家团圆,中秋快乐的消息。  

 黄少天盯着消息看了几秒,叼着一只螃蟹腿含含糊糊的对叶修说:“老叶啊,我有没有说过我爱你啊。”

  叶修恩了一声,从黄少天嘴角叼走了半块螃蟹肉。

 

END

 

有很多过度解读和个人设定,以及语言西化严重(哭泣,如果引起反感非常抱歉

中秋愉快,感谢观看



右黄文目录

评论(15)
热度(199)
886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