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头本鹰

[原创]ON THE RODE - END

summary:小年轻x男妓,LeeXbill

warning:一切最糟糕的东西


11.在路上

 

  第二天我睡到清晨。

  从车窗一拥而入的风拉扯我的眼皮,将我从梦中叫醒。bill走的时候忘记关车窗,或者他是故意的。反正我也无从得知。没错,bill消失了,我甚至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离开的,我只知道我现在,口袋里,一分现金都不剩,bill拿走了我身上所有的现款。可我竟然只是为他还知道留一张银行卡给我而感到意外的高兴。

  大概这也算是习惯成自然。我对着车内棚顶眨了眨干涉的双眼,茫然的思索着。比如我还没来得及和bill说,Alfred给我打了个电话,内容是关于他弟弟的事,那个男孩在监狱里虽然也吃了点苦头,但他运气不错,我有个远房亲戚,是个医生,他救了他。救的含义不光包括了这孩子没被监狱那帮禽兽搞到屁股开花,也包括了之后一切相关的法律诉讼,重新判决。所以他出狱了,而且出狱第一件事情就是找他哥哥。

  你真的可以去找他了。然后抱抱他对他说宝贝,我爱你,我之前可不是和你开玩笑的。

  虽然Alfred对我说的是“我帮你查查这人。”,可真的不是我让他查的。他就是主动地把一切消息都告诉了我,所以我估计他也就是主动地把一切消息都告诉了我爸。这样下去我被人找到是迟早的事,可是我又不想回家,我说了吧,我有病,而且病的不轻。我甚至见不得光,一切一切明度都像燃烧的火舌席卷掉我剩下那一点理智,我可以轻描淡写的告诉你他们死了,但你听没听得到我说那句话的时候在心中如野兽一般嘶吼咆哮着他们怎么就死了?我踩着火苗带着一身脑浆从地狱里爬回来的时候思索的是,为什么只有我活下来了?tim是你的触景深情,那我看着你的时候想到的是什么呢?

  其实我真的什么都没想。根本就是个意外。我们从未在对方身上寻找到过半点慰藉与理解,甚至半点言语不和都可能上升到武力争斗。用最病态的方式把对方当做消遣,互相撕扯伤口到血肉溃烂。可去掉腐肉之后会不会更好的愈合?

  不过他离开了,这些就都无关紧要了。

  “先生。”

  我猛地抬眼,正好对上交警笑裂开的一口白牙。

  “先生,您这是违章停车。”交警看似尴尬的看着我,压低了自己的帽檐,“不过,你能先穿上衣服么?”

  我着急忙慌的套上了衣服,从车上蹦下来。我记得昨晚我分明把车停到了荒郊野外,哪来的所谓违章停车?我一脸茫然地扫过眼前的加油站和快餐店,这地方眼熟的很,不远处还停着一辆没了四个轮子的凯迪拉克——

  “那是我的车!”我嚎叫着跑了过去,双手爱抚过我的宝贝,她竟然还被照顾的不错,黑色的车身在阳光下反射着耀眼的光芒。

  “你的车?这是你的车?”小交警见状连忙也跑了过来,“您有这辆车的行车执照么?”

  “没有……我之前被人坑了。”我摇了摇头,其实我连驾照都没有,正愁苦着怎么应付这位交警呢。

  “那您跟我去局里对一下案吧,这地原来的服务员干些非法的勾当,已经被当局擒获了。”

  “好好好!”我都快泪流满面了,抓着交警的肩膀不放,激动地要和人家一起去警察局。

  “急着走? ”

  我回过头。

  是Bill。

 

  “我还以为你走了。”此刻我咬着他刚刚扔在我脸上的汉堡,含糊不清的说道:“然后我就能用上我准备的那首歌了。”

  “你说什么?”他狐疑的看了我一眼,“结果我们又绕回来了。”

  “不算绕回来。”我吞下嘴里的食物,目光灼灼的盯着他。“不能说是‘回来’,我们没选。”

  从tim那离开之后我们的前进方向就彻底变成了随机,遇到岔路口的选择方式是我代表左他代表右,然后猜拳。彻底演绎了什么叫做漫无目的,游荡。地球是圆的,越往前走离起点越近,无论如何,我们终有一天会回到最开始的地方,而后从这里再次出发,走向另一段旅途。我们向死而生。

  “你为什么不要你的车了?”

  “你那时候和kay说什么了?”

  异口同声之后,第一次,这是第一次,我们二人相视一笑。

  “那我换个问题。”我率先开口,忍不住伸出一只手抚上他的脸颊,他那道伤疤——“你这是怎么弄的?”

  “我自己划的。”他像只猫那样,歪过头蹭了蹭我的掌心,让我手足无措了几秒,“Bill看着镜子就想起了Ben,于是划了自己的脸,对着镜子说:嘿,这样你就是bill了,恶毒的bill。活该。”

  “我赞同恶毒那一部分。”我撇了撇嘴,用另一只手打开了音乐开关。

 

Time won't saveour souls

时间无法拯救我们的灵魂

 

When everythingis going down

当一切在下沉

Nothing seem to feel same

当一切都感觉不同

No one seem to know my name

看起来没人知道我的名字

No one seem to go my way

没人走我的路

But who knows if I'll see you again

但谁知道我是否还会再见到你

 

One for the sonamed dreamers

又一个人造追梦者

One for the wicked man

又一个邪恶的人

One for the peaceful protests

又一次和平抗议

That keeps the war in demand

战争仍在继续

 

I never thoughtI'd see it coming

我从未想过自己会遇见这些

I never thought I'd ever know

我从未想过自己会知晓一切

Nothing seems to take me over

看来没什么能接纳我

Nothing seems to let me go

看起来一切都不会放我走

But who knows if I'll see you again

但谁知道我是否还会再见到你

But who knows if I'll see you again

但谁知道我是否还会再见到你

 

Time won't saveour souls

时间无法拯救我们的灵魂

 

 

  我发觉我无可救药的想念我过去的一切,但却已经记不清任何人的音容。时间潮水的决堤冲刷过我眼中的记忆河岸,就像过去无数次那样,我从不等待任何人,依旧无拘无束的转动了车钥匙,继续前进,游荡在这个宇宙最最独一无二的星球上。

  我不再是一个人,可我依旧在路上。

 

  

全文完


祝假期愉快

评论(3)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