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头本鹰

[叶黄]罗曼蒂克消亡史 0.2

Summary:过去的事。

Warning:这是个普通又无聊的故事,这章交代背景,感谢观看(鞠躬

 

罗曼蒂克消亡史 0.2

HolplessRomantic 0.2

 

  黄少天再次来找叶修的时候,比叶修想的还要快一些,只在一个星期之后。

  “我还以为怎么也得一个月。”叶修见到黄少天第一眼便说道。黄少天支支吾吾的挠了挠自己的头发,叶修没抬手,只是用眼神示意黄少天,“坐吧。”

黄少天这才长吁了一口气,像没骨头一样萎靡在了椅子上。

他上次来全程魏琛带着,走过的小道黄少天一条都没记得。他本就轻微路痴,而且这地不算好找,他在外围绕来绕去就是找不到目的地,黄少天简直怀疑他上次去的那个地方是千与千寻里的山城,天一亮就消失了。还好时间不错,他遇见了放学往回骑自行车的苏沐橙,小丫头记性挺好,见了黄少天主动打招呼:“你好呀。”

黄少天仿佛看见救星,他在这附近找了好一阵了,终于看见能带路的,犹豫了一下便摸向口袋,苏沐橙看见了连忙摇头摆手:“别别别,我不要钱,魏大哥是熟人才能接的。你是不是找不着我哥那地儿了,我带你去。”

“哦哦……”黄少天悻悻然的收回手,又反应过来自己还拎着一个小蛋糕,就干脆放进苏沐橙自行车的前框里,说:“那就这个就当给你的报酬吧,一家网红店的,我还特意绕过去买的……”

提及此处黄少天神情落寞了几分,苏沐橙也就特有眼力价的没多说话,只是拍了拍自己身后的空气,说:“上来啊。”

黄少天赶紧使劲摇了摇头,就这小姑娘的骨头架,她下车,换黄少天带她还差不多。苏沐橙看他这样“噗嗤”一声笑出来,还真就把自行车主位让给了黄少天,“那就你来,我坐后面。”

“那你给我指路啊。”

“放心啊,不能撞墙上。”

黄少天就这样骑着一辆破二八自行车,带这个眉清目秀的小姑娘穿梭在小巷子里,这事要是再往回倒几年黄少天可能得乐的嘴巴都合不上。但当下他的心境,也只能普通的感受感受微风吹拂过脸庞。左手臂上缠着的保鲜膜刚拆掉没几天,他又得想招把纹身处理掉。黄少天自己也回忆不起来他下决定的时候到底是凭什么笃定能走到最后了,明明开始也没多长时间,朋友也不是没劝,所以他当初脑子里都想什么呢?人生得意须尽欢,今朝有酒今朝醉?不是啊,他只是真的掏心挖肺的去喜欢一个人,喜欢到人家反过来嫌弃“你的心太重了,我要不起”的时候,黄少天都得受着。

事情结束了,他也不需要甘之若饴。他只是不太明白到底有什么问题,觉得挺憋屈的。但仔细想想,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哪还算得上是问题。

“到了。”苏沐橙说道,自行车应声而停。小丫头在后面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自己拎着蛋糕左拐右拐进另外一户门了。

而后他进屋,坐在叶修的面前,吸了吸鼻子,说:“我什么都不想说。”

我也不是很想听,叶修心想,起身拿了个玻璃杯。他先是倒了点热水进去,水流在杯壁转过一周,又荡出一个漩涡,叶修才把里面的水又倒进另一个空杯,用涮过的杯给黄少天兑了杯温水。他递过去,假装没看见黄少天吸鼻子的动作和略微发红的眼角,只说:“给。”

“谢了啊。”黄少天接过杯子抬头道谢,眼睛正好撞上叶修的眼睛,便快速的扭过头去,还喝了几口水掩饰动作。

“结束了。”咽下水,黄少天对自己说。全部结束了,他留给自己怀念和伤感的时间也结束了。他从不会把别人的决定变成自己跟自己的争执,这个世界谁离开了谁都能活,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这么想他就精神抖擞了些,脱掉帽衫外套,挽起袖子把还没好彻底的纹身给叶修看,问道:“能洗掉么?”

“恩?”叶修叼着烟愣了几秒。就这么十分钟不到的时间里,他目睹了一个人从难过到放弃,重新站起来,又开始往前走的全部心路历程。这么看黄少天情绪管理能力不太强,毕竟那点小心思全部写在脸上了。反过来想,黄少天的心理弹性倒是很强,拎得清什么事值得想什么事可以不想,对叶修来说也是挺神奇的。

“你看我这破地方像是有设备的样子么?”

“不知道啊。”黄少天老实的摇了摇头,“我又没见过洗纹身的设备长什么样,也不知道是大是小,就过来问问吗。”

这人怎么总有理。叶修想着,笑了一声,遗憾的摇了摇头:“我也没辙啊,你出去找大店去吧。”

“哦。”黄少天看起来不太失望,他安静的坐了一会才说:“你说要不然我纹点什么挡上吧,你觉得怎么样。据说洗纹身特别疼,比纹纹身疼多了。纹的时候倒是没怎么疼,是不是我对疼痛的忍耐度比较高?”

叶修斜了一眼黄少天放下的袖子,冷淡道:“手臂那个位置肉厚。”

黄少天瞪了瞪眼睛,抬高一只手臂,另一只手臂捏了捏上臂下侧的软肉,捏了一下,又捏了一下,放下手臂。他这次才是带着失望的说:“有空该去健身了。”

“那就去。”叶修看都不看的说。

“可是没空啊!”黄少天这会儿看起来比刚才失恋还要沮丧,“明明是个小破公司,可是忙的要死。说是我尽全力运营微博就行了,结果直播唱歌广告一把抓,我就差对着镜头打快板了。我要是真和魏老大说要去健身,估计健身都得把摄像头挂跑步机上,烦不烦啊?”

“网红啊,没办法。”

叶修从魏琛那其实了解到不少他那个小公司现在的运营状况。那个公司早年是他和一位友人一起做的,他们俩本就都是技术人员,并不擅长也没有精力去维持一个公司的运作。当时注册公司也只是图以公司名义申请专利比较方便,加上现在政策鼓励创业,名下有公司,做贷款拿补贴都会更合适。后来项目做起来,只有两个人肯定不行,叶修就把好友魏琛叫来一起发展。那时候项目虽然捏在手里,商业计划书做了一版又一版,路演进行了一次又一次,但是PPT上写再多的0000000000,也终归是看不见又摸不到的东西。魏琛自己搭钱跟着干了三个月,一份工资没有也从不抱怨。等公司拿到第一笔收入的时候,叶修拿着一笔数额不算大的钱对魏琛保证,这个公司以后最大的股东一定是你,我和沐秋拿技术股就行了。魏琛笑着推了叶修一下,说想那么多干什么?我觉得十年后你和我说这个也不迟,我觉得这个活咱们干十年一点问题都没有!

可是有些人没有十年。

之后发生了很多事,叶修从未停下脚步,他只是转移了重心,不再参与公司的运作,埋头想把手上的技术项目做完。公司那边因为没有了叶修和另一个人的技术支持,魏琛自己只好从技术网络公司转型到传媒网络公司,还好他这个时候捞了黄少天这个摇钱树。

黄少天在签约魏琛的时候就已经是个小网红了,微博粉丝五十万,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平日里点赞多过评论,评论多过转发。背后没有什么团队,就是发个段子,晒晒脸,还有发一发家里叫烦烦的柯基。那时他会红起来当真天时地利人和,不过是录了个小视频吐槽时下的热门事件,视频做的有趣,看法还犀利,再加上他长相俊秀,声音好听,突然就一炮而红,一帮子不知道多大的人在他评论里喊天天小哥哥我要嫁给你!回头就有公司联络他想签约,还在上大学的黄少天被室友按着肩膀说你可别随便来,世事险恶压力山大,不知道对面是人是鬼不说,重点是签了有用么?你准备以后指望这个活么?

没有。那会的黄少天真没有。他维持着微博的更新纯粹是觉得好玩,他有很强的表现欲,但其实他不太在意有没有人看。十个人留言的时候他还能一个一个回复,五十个人留言的时候他还能挑挑拣拣“翻牌”,一百个一千个人留言的时候,他就真的只能看一看,没力气多管了。他觉得自己室友说的有道理,他没准备靠这个维生。但他本科传媒,主修应用传播和公共关系,做网红也能勉强算上专业对口,这事算是给他从业方向一个启发。所以他推了所有的广告和橄榄枝,把运营自己的微博当做实习,继续当一个闲来一分钟五更,忙时五天一更,不够普通的普通博主了。

至于他到底是怎么被魏琛彻底推到台面上,那又是另外一段事。黄少天对这个选择没什么后悔的,只是单纯和叶修抱怨忙和累,他说:“说好只是当网红,结果我运营策划都是我来,中午吃什么都得我来做决定,别的都可以忍,就这点是不是特别过分!”

叶修表示赞同,每天中午吃什么,的确是个千古无解的大难题。

愈合中的伤口会痒,好像是为了时刻提醒着人们它的存在。之前叶修叮嘱过他,自己剥掉外层的痂纹身就会掉色,黄少天忍得辛苦,总是时不时用手去按一按纹身周围的皮肤,以缓解那细细麻麻,深入骨髓的不适感。

“抹药了么?”叶修本着副业也要敬业的精神问。

“抹了!”黄少天答道,语气干脆的像课堂上被点名的小学生,他自己挽起袖子看了看纹身,又鼓着嘴嫌弃的转过眼神,“药不解痒吧?想洗掉是不是也得等他长好?”

“是。”叶修说,“想纹点别的挡住,也得等这个长好。”

黄少天撇撇嘴,“你说我纹的时候想什么呢?”黄少天自己不明白的事,就随便问问叶修。叶修看着他那么肯定的点头,没准看出来了点什么呢?

叶修则表情有些无奈,他问黄少天:“你想听实话么?”

“听啊。”黄少天笑嘻嘻的回答,“当然听,我最喜欢听人讲实话了。有首歌还唱呢,简单点,说话的方式简单点,递进的情绪请省略,你又不是个演员。”

黄少天跟着又唱了几句,不得不说他嗓音不错,难怪不少人进他直播间听他唱歌给他送666呢。叶修只好听他唱完一段,才隔空点了点黄少天的额头,他回答黄少天刚才的问题:“你没想。”

黄少天歪着头思索,“我没想么?”

“空的。”叶修这回沉重的点头,肯定道:“你那会根本什么都没想。”

“有道理。”黄少天跟着点了点头,“我要是想了,就不会纹了。我要是不会纹,就不会坐在这了。”

这时候叶修就觉得黄少天挺有戏剧天赋的,这人无论说什么,总是自己能接上自己的话,吐出来的词语量多,但有意义的不多,可以不全做理解。单单听他说话,喜欢他的会赏心悦目,被打扰到的就会想打死他来个干脆。现在的叶修对上黄少天,绝对没有赏心悦目的感觉,上次给黄少天纹身的时候叶修倒是先体验了想打死这个人的感觉。

事已至此,无论如何这个纹身都得在黄少天身上挨过一次令人焦躁的青春期,大家都别无他法,黄少天只好耸着肩膀认栽。他和叶修约了个大概时间,说再次上门叨扰,在此期间他自己要是选不好图,到时候就让叶修随便来一个吧。

“你可别。”叶修不由自主的推拒,“说了我不是专业的,你还是回去好好想想。”

“还想什么啊。”黄少天学着叶修的样子指了指自己的额头,“你不说了么,空的。我不想想了,回去还得做两个小时的直播呢。就交给你了老叶。”

对于黄少天这幅自来熟的模样叶修也没什么不适应,毕竟相处起来,黄少天这个人进退有度,还是让人很舒服的。

他只是挥了挥手,没有出去送黄少天。望着对方离去的背影,叶修鬼使神差的想,若是喜欢一个人,他干什么大抵上都是赏心悦目的。就像黄少天喜欢一个人的时候,脑子是空的,如果那是值得的,空就空吧。

 

TBC


有些事情都不太想回忆,结果这回一股脑的扯出来了,谨愿曾经的友人武运昌隆吧。

我有一个发文之后再校对的奇妙习惯,所以有疏漏请骂我(跪了


评论(6)
热度(125)
886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