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头本鹰

[叶黄]罗曼蒂克消亡史 0.1

summary:你见过自己没有纹身的纹身师么

warning:年龄操作,少天恋爱史捏造,以及纹身相关

 

罗曼蒂克消亡史 0.1

Holpless Romantic 0.1

 

  黄少天被魏琛领着进屋,弄堂小巷里,左拐右拐左拐,到地。没牌子,黄少天估计也没牌照。铁网们收在侧面,木门漆成墨绿色,门口摆了辆颤颤巍巍的自行车。他严重怀疑进屋里就能看见两位八十岁大爷下象棋,一声将军铿锵有力,之后操着一嘴满满的儿化音骂骂咧咧的复盘。于是黄少天忍不住在门口驻足了一会,他问正在敲门的魏琛:“魏老大,你这真的靠谱么?怎么看起来这么黑啊。”

  “什么叫看起来这么黑?”魏琛叼着烟吊儿郎当,他不是本地人,但是在本地呆的年头久,被带得一口正统腔调,“这本来就黑。”

  黄少天抽了抽眼角的同时摸了摸自己的钱包,正准备开口说几句话的时候,里面开门出来一个小姑娘,看起来也就是十五六岁,只是素颜也特别好看。她看见门口的魏琛好像老大不乐意的样子,回头冲着里面喊:“叶修哥!魏老鬼找你!”

  “ 唉你这孩子,怎么没大没小的。”魏琛翻白眼教训,却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叠粉红色的票子,他慢悠悠的从里抽了两张出来,把剩下的重新塞回口袋里,看到这一场面的小姑娘挤了个美滋滋的笑出来,魏琛把两张票子叠了几叠塞到对方手里,末了叮嘱道:“可别和你哥说啊。”

  小姑娘俏皮的眨了眨眼,出门踏上自行车,这时候她好像这才注意到黄少天似的,视线越过黄少天问过魏琛:“客人?”

  黄少天茫然的点了点头。

  “直接进去吧。”小姑娘抬下巴往屋里的方向示意,“帮他开窗户放放气儿,快要熏死啦!”

  “熏死好啊。”魏琛不怀好意的笑了两声,“正好这个月加菜,做盘卤味还能吃上一个月呢。”

  黄少天就这样迷迷糊糊跟着魏琛进屋了。屋里没有八十岁老头,只有一个胡子拉碴的大老爷们,见魏琛来了头也不抬的打招呼:“呦,来了。”

  空气灰蒙蒙的,刺鼻的香烟味熏的黄少天差点摔了个跟头。他忍不住咳嗽了几声,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口鼻,另一只手在面前扇来扇去。窗户没开,遮光窗帘也紧紧的拉着,头顶老旧的白炽灯管颤颤悠悠的冒出点飞蛾都嫌弃的光,黄少天一瞬间以为自己迈入黑夜了。魏琛习惯了似的拉开窗帘,打开窗户,光急匆匆的窜进屋里,黄少天才觉得世界又正常了。

  “呦你妈了个头啊,要不要命了你。”魏琛叉着腰骂骂咧咧了几句,“难怪沐橙天天说你,一天到晚没个人样。”

  被骂的那位这才悠悠的抬起头,他被光晃的眯起眼睛,嘴里叼着的烟烟灰落在地上也没在意,“这不最近忙么。”

  “天天说忙,你忙了个屁出来?”

  “慢工磨细活。”

  黄少天就这么听两位你来我往,又被晒了将近十分钟。他向来不抽烟,也不喜烟味,这房间对他来说挺折磨的。魏琛又和人耍了几句嘴皮子才想起来这还有个倒霉蛋,连忙拉过来作介绍:“我徒弟,黄少天。”

  黄少天点了点头,简略的打了个招呼。对方看起来也没太惊讶,“做自媒体的那个?”

  “你记得啊?”魏琛说。

  “一天听你说八百遍,想不记得都难。”他打趣了一句。正好抽完一根烟,便从烟盒里抽出一根新的捏在手里,不点,夹在耳朵后面,伸出一只手到黄少天面前,自我介绍道:“叶修。”

  黄少天连忙握住,跟着自我介绍了一遍,“你好,我叫黄少天。”

  “你没带名片吧?”叶修怪异的看了黄少天一眼,看黄少天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解释道:“感觉你下一秒就要掏出名片给我然后推销保险。”

  “………………”

  黄少天无语,省略号都比较多。魏琛大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解释道:“就是不用这么拘束。老熟人了。”

  黄少天悻悻然的哦了一声,挠了挠头。到现在他都快忘了自己到底来干什么的了。还好魏琛没忘,他自顾自的坐到了一个圆板凳上,对叶修说:“我徒弟想往身上纹点东西,你来吧。”

  “纹什么?”叶修的视线扫过黄少天还白净的手臂和脖颈,又问道:“你想纹人家的名字,和你在一起的那位知道么?”

  “你怎么知道我想干嘛啊?”黄少天惊讶的说。

  “猜中了啊。”叶修跟着做了一个惊讶的表情,“我瞎猜的。”

  “靠……”黄少天脱口而出,又觉得不太礼貌,“呃,抱歉。”

  叶修摆了摆手,表示不用在意。黄少天这才显摆似的拿出手机调出一张图片给叶修看,“就纹这个,小点纹就行。还是纹大点?你觉得纹什么样比较好?给点意见吗纹身师。”

  黄少天给的图,其实只是一个白背景上的一串花体英文字母,叶修在一堆圈中勉强辨认出一个人名,看起来是一位女性。他在心中微微叹息,大多数热恋中的人就是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干什么,但也没有劝阻的必要,他和黄少天又不熟,干这多余的事干嘛。虽然这么想,但叶修还是说:“纹小点吧,字母太大了不好看。”

  他憋了半句“分手了也好处理”没说。

  “好好好。”黄少天点头。一给他说话的机会,他挺着的肩膀就不由自主的放松了几分,他先是观察了一下房间里的环境,没多糟糕,但也算不上干净,屋里除了一张桌子几张椅子,就只有一个简陋的行军床。没什么灰尘,只在叶修附近散落了点烟灰,桌子和地面上都有,结合之前那一屋子烟雾缭绕,一看就是尼古丁中毒的老烟枪了。一想到这个黄少天就忍不住搓了搓鼻子,碍着叶修在他没办法直接问魏琛这到底靠不靠谱啊,只能不停的冲魏琛甩眼色。

  叶修都忍不住乐了,说:“怎么了?眼睛不舒服?”

  “不是不是。”黄少天连忙摇摇头,“我就是有点奇怪,你在写程序么?”

  黄少天的观察力一直挺惊人的,刚才那一小会除了整个房间,黄少天还看到了不少东西。比如叶修面前的电脑上做到一半的程序,叶修虽然和他们讲话,但眼神一直往电脑屏幕上飘,明显心没离开过工作。再就是叶修的手,刚才握手的时候黄少天就注意到了,那双手手指修长,骨节分明,是一双相当好看的手,但太过干净,整洁,茧太少,又不像是学美术的人的手*。还有,叶修的衬衫袖子挽起,黄少天看得到他干净,没有纹身的手臂,不知道为什么,黄少天就觉得这人身上其他地方也没有纹身。一个纹身师自己没有纹身,听起来挺不敬业的,黄少天也知道自己是刻板印象,但整个结合起来,还是觉得迷之不靠谱。

  “写点小东西。”叶修回答,旁边的魏琛发出一声嗤笑。

  “你别看他这样,实际还挺厉害的。”魏琛这才出面说话,他面上带着不屑,语气却挺嘚瑟的:“叶秋你还记得么,就是他。”

  “什么??”黄少天这回惊讶的眼珠都要脱框了,“那个创业大神叶秋??那个知乎上能去回答自己创业第一年就入千万是什么感想的叶秋????我这个小破公司的大老板???”

  “什么小破公司?你这孩子怎么一激动实话都说出来了。”魏琛站起来敲了黄少天一下,黄少天立马换上一副委屈巴巴的嘴脸。

  “我这不一时激动么……魏老大你也没和我说带我来见老板的啊,你不是说给我找纹身师么?”黄少天这才反应过来:“哎呦我去,不会吧,我们大老板还兼职纹身师,我还让我们大老板给我纹身呢??”

  “我不是你老板啊。”黄少天在那边一惊一乍的,叶修则老神在在的点了根烟,“公司法定代表人是你魏老大,和我没什么关系。”

  “他就是懒。”魏琛说,“才扔了一个烂摊子给我,他妈的这一天天全是破事,累死我了。”

  “有钱赚就行呗。”叶修耸了耸肩膀,“你刚刚又给那丫头塞钱了吧。”

  “这都让你听到了。”被发现的魏琛也不扭捏,“女孩子就得富养啊,惯着呗。”

  叶修稍稍颔首,说:“我没反对。”

  这会儿只有黄少天还记得重点了:“真的是你给我纹身啊?你不是程序员么?之前网传你是富二代,我觉得看起来不像。你做纹身是兼职?还是爱好?做这行的不都有点美术底子么,你大学学什么的啊?”

  这一串问题砸到叶修脑子上,他也不是很想全部回答,于是只说:“我给你纹,但我不是专业的,还纹么?”

  “纹!当然纹!为什么不。”黄少天阔气的挽起衣服下摆就要脱,被叶修用手势停住。

  “别激动。先把图发我邮箱,我印一份出来看看。”叶修最小化做到了一半的程序,开了个制图软件。他起身从行军床下面拖出一个工具箱,上面有一把做工精致的黄铜锁。可能随便谁用别针瞎鼓捣一会就能打开,但叶修还是老老实实的在抽屉里找了挺长时间的钥匙。箱子打开,他又在里面翻翻找找半天,纹身枪转印水颜料,确认过一遍后对魏琛说:“老魏,酒精没了,给你徒弟买点去吧。”

  魏琛应声出门,叶修给黄少天打印图样,一时间屋子里就只剩下打印机咔嚓咔嚓的工作声。黄少天百般聊赖的坐在那张行军床上,把一肚子问题礼貌性的全憋在了脑子里。不是叶秋么?怎么又成叶修了?魏老大又不可能骗我,假名么?真复杂。我们公司算上我和魏老大,一共才六个人。要真是这位来管不至于这么点规模吧。到底有什么秘辛。而且叶秋不是赚了好几千万么,怎么还把自己拘在这小破地?他越憋越难受,憋到魏琛买东西回来,他终于忍不住出门口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魏琛:“我徒弟怎么了?”

  叶修:“还真不知道。”

  黄少天再回来时叶修正在整理打印了四五个不同大小的花体英文字母,他按照图案边际线精致的剪裁,之后全都拿给黄少天,说:“挑挑看,想纹在哪里就自己比一下看看效果。”

  黄少天挑了一个不太大的,放在自己锁骨的位置比量了一下,“这个,就放这怎么样?”

  叶修像是思考着“唔”了一声,又建议道:“大臂吧,比较方便。”

  黄少天听取意见在大臂处比了比,没深究那句“比较方便”是什么意思,只是觉得叶修的建议不错,便拍案敲定:“那就纹这吧。”

  纹这个地方就不用脱衣服。虽然已经入秋,但B市天气还暖,黄少天不过在短袖T恤外面套了个帽衫,所以只要挽一下袖子就行。他天生算白,工作不必出户外,所以这一个夏天也没被晒过几次,这皮肤上印个纹身应该挺好看的,他想,重点是这足够浪漫。他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就全心全意,恨不得把自己的心掏出来给那人看,这时候他就不管人家嫌不嫌弃他挖心这事本身太血腥,实在算不上讨喜。

  既然是他自己决定的,其他人自然不多做评价。单单魏琛说黄少天“少年心性”,又说怕你在外面找的店不行,这东西还是熟人推荐,我带你去一家吧。

  于是黄少天就坐在这让叶修给他纹身了。

  先是用酒精擦过皮肤,然后做转印。黄少天盯着叶修带着橡胶手套的双手,还是不安的动了动肩膀,问道:“疼么?”

  叶修答:“没纹过,不知道。”

  黄少天又想说靠了,也在心里感叹自己猜得准。有些人身上就带着那种干净的气场,感觉上就和纹身不沾边。但这人不纹身,却是个纹身师。这会黄少天就忘了自己刚刚还觉得不靠谱,只觉得有趣了。

  纹身枪在接触到皮肤之前,叶修抬了抬眼,看进黄少天的眼睛里,问道:“你确定要纹?”

  “纹。”黄少天简单地答了一个字。

  而后他开始感觉一阵刺痛,还带着轻微的痒和麻,像是什么东西爬过,有些痕迹就这样永远烙在身上了。

 

TBC

 

*少天大大以为纹身师一般有美术功底而已,实际上我之前和纹身师聊天,做这行当的美容美发学校出来的多一些,还有没上过专业学习,直接拜师的,反正不需要自己设计图案。一般也都是直接拿小客人练手……恩……所以建议大家找纹身师还是找推荐或者熟人吧。

我那个纹身师自己就没有纹身,因为主业是城管………………唔

开个小连载,感谢观看。


about girlfriend

我觉得成年人嘛,没有感情经历比较不可思议,抛开沉迷游戏的背景先,而且他们都不错,应该会受欢迎的 。所以会有人喜欢,会尝试着找人恋爱。不要想太多,仅此而已,像高中生觉得隔壁班xx不错试着谈了一个月一样。别着急,少天这不就遇到老叶了吗。


评论(14)
热度(158)
886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