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头本鹰

片段-烟灰缸


 瞎写,没后续,意识流


 你需要一个烟灰缸。

 

 你的眼睛被升腾而起的乳白色幻境熏的生疼,飘散在空中的薄荷味令人作呕。蓝绿色瓷杯表面覆满了毫无意义的诡异图腾,而尾巴分叉的美人鱼笑容卑劣的浮在那片乱码之中,杯中沸腾过的水已经恢复冰冷了,顺着喉管下咽也抚平不了尼古丁带来的躁动,你不得不深深深深深吸一口气,假装自己是一只浮出海面的无聊鲸鱼,为了生存逼不得已的让自己吸入氧气。

 

你需要一个烟灰缸。你在心里重复了一遍,并提起钢笔,在零散的笔记本上郑重其事的记录下这个计划。你把一件重要的事写的杂乱无章,笔尖由于用力过猛在牛皮纸上刻下凹痕,‘烟’字写的太小,‘灰’字几乎连成了一团乱麻,‘缸’太过倾斜,前面几个字也没有保持在一条水平线上,看起来像一位缺德艺术家挂在拍卖行里的无聊字画,可能在一些人心里值上个几百万,或者被拿去包当季的特色汉堡。于是你在心里强调了一遍:你需要一个烟灰缸。也许可以顺道再来一个当季的特色汉堡。

 

 这个念头让你出现在了城北的一家古董家具店门口。寒冬的深雪被风带起来在你脚边打转,哈气里有薄荷味,却滤过去了人见人爱的尼古丁。你顺着铺着白地毯的碎石小径向前,古董店米白色的屋檐被雪润泽出奇妙的反光,星星点点的晃着你的眼睛。门旁有白色雕像和布满枯萎藤蔓的栅栏,还挂着一副仿制粗糙的《金鱼》,赭石色头发的女人轻薄妩媚的撅着屁股对着你,泛黄的身躯好像泡过刚开春的湖水,名副其实的金鱼。你让自己尽量回避着金鱼的视线,推开门瞬间的铜铃声几乎让你以为是不详了。

 

 “欢迎光临。”店主的声音从闷闷的深处传出来,伴随着一片手忙脚乱,你勉强听出来有书掉在地上的沉闷声响,“请稍等一下!”

 

 你无声点了点头,看了看摆在角落里的古董挂装,秒针单调的在时间中撞击,漫步过一片虚空。你从十三开始倒数,伴着书架顶层排列整齐的拉丁文数字,又打量着店里琳琅满目的年代纪念。数到七的时候你要等的人出现了,套着一件堪称没品的蓝色帽衫快步向你走过来,看起来艰难的穿行在山峰般此起彼伏的木质家具中间。

 

 “您想要点什么?”

 

 店主的语气轻快、活泼,好像从嘴里脱出一只只活蹦乱跳的兔子,毛茸茸的甜腻令人生厌。你侧过头让单字挨个跳进耳朵里,目光正好对上一旁铁质刷白漆的鸟笼里两只蠢兮兮的知更鸟。你逐字酝酿,以至于显得有些苦恼。店主不由自主的顺着你的视线随你一同看过去,笼中蓝色的那只知更鸟讨人欢心的鸣了几声,另一只红色的懒懒的扇了扇翅膀,羽毛嘲弄的掠过蓝色知更鸟的小屁股。

 

 “先生,知更鸟不卖。”店主转回头为难的看着你,急切的眨了眨眼睛。你终于收回视线,将目光落在了应该在的地方。

 

 “我需要一个烟灰缸。”你拿手指比划着一个距离,大概是那个蓝色陶瓷杯的杯口那么大,“大概这么大,适合摆在书桌上,一些笔旁边。”

 

 店主应该是听懂了你的描述,于是回过身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玻璃展柜,里面摆着一个木质烟灰缸。

 

  “不,我不要一块挖了个坑的木头。”

 

  店主张了张口,欲言又止,最后却只耸了耸肩。

 

  “这个?”

 

  “削掉半面的未抛光玻璃么。”

 

  “或者那边那个?”

 

  “不,那不是烟灰缸,那玩意有什么资格叫烟灰缸?那是一个碗。”

 

  你已经看见店主在撅嘴了,眉心挤在一起,眉毛失落的搭了下来。他棕色的头发柔软的脑袋上,丝丝缕缕随着他运动时带来的风姑娘跳舞,撩起缠绵的曲线。你不禁清咳一声,在心中提醒自己:我来着是想买烟灰缸的,绝对不是想来调戏古董家具店老板的。于是你厉声点评:“你这连个像样的烟灰缸都没有么?”

 

  “先生……”你从没见过像这样的店主。他已经开始着急了,双臂紧绷向内收缩,一只手无意识的摆弄着自己的衣摆。如果有人像你这样对他说话,应该有人揍你一拳然后把你扔到马路边堆成圣诞雪人才是。

 

  于是你在心里打了自己一拳。

 

  “好了,如果没有合适的烟灰缸,我就只好戒烟了。”你盘起手臂,尽量让自己神情严肃,“可你知道戒烟有多难么?所以,嘿,你看,我伴着大雪过来,你总不能让我白跑一趟是吧?”

 

  “所以,要去喝杯咖啡么?然后咱们唠唠你帮我戒烟这事。”

 

  你是让他帮你戒烟而已,你不需要盯着他的屁股看,真的。

 

  红色知更鸟嘲笑的叫了一声。

 

  最后你摆了碗在书桌上,却也戒掉了那扰人的夺命棍。阳台上两只知更鸟甜腻腻的缠在笼子里,你和他更甚。


没了

我妈墨迹我戒烟的事,烦死了。这两天厨房装修没办法做咖啡,整个戒断症状都要出来了。

原来沉迷过卡尔维诺,一遍一遍读看不见的城市,一段时间都沉浸在意识流的怪圈里。我文风很容易受到目前正在看的东西的影响,之前觉得不太好,后来看烟云,也是卡尔维诺的,但是是完全不同的文字。他卷首写给一位批评者的信,洋洋洒洒讨论了一些文学,哲学,美学甚至社会学问题,我大概只看懂一点,就是不用给自己框架,终究是自己脑子里的东西,怎么表达出来都行。影响不到中心思想。我之前说我没想通过文字表达什么,那时候的确是,但现在就不是了,思想状态在里面,也逃不掉,那就干脆写思想状态。我不会写故事,就写人物,写短篇,反正短篇好写,找一个论点,然后引爆它。总得扬长避短。即便如此也是越写越觉得自己不足,没有阶梯状思维。越清楚世界那么大,越知道自己渺小。怎么说来着,你的兴趣应该尽可能的广泛,这样有助于我们正确认识自己的狭隘之心。

再就是,我既然点了爱尔兰咖啡,就不能不加威士忌。换成百利甜可以,但那就不是纯粹的爱尔兰咖啡了。

最近喜欢gai,白日梦想家,我也想让世界开满花啊。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