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头本鹰

[叶黄]叶修其人

summary:叶修其人

warning:仿《人物》周刊采访体,有一些设定篡改,以及全部是个人解读


人物周刊独家专访—踩在神坛上的人

我回想的起来,这不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位游戏圈的大神了。某一年嘉世主场比赛,我在厕所附近徘徊,百般聊赖,异想天开指望着能抓到什么关键人物问上几个问题,再断章取义爆出一个大新闻。可惜事与愿违,台上比赛正如火如荼的进行中,我等待许久,只遇见一个身穿普通黑色T恤的兄弟。他以一种节奏独特的步调向我走来,把别在耳朵后面的烟叼在嘴里,问我:“哥们,借个火呗。”

“不好意思,不抽烟。”

他的失望之情溢于表面,叼着烟的两个嘴唇上下运动,烟在中间晃来晃去。于是我稍作安慰:“这里禁烟,就算带了打火机也应该被留在安检那了。”

他叹了口气,说:“也是。”

他又问我:“你为什么不去看比赛?”

我反问他:“你为什么不去看比赛?”

“已经知道结果的东西,看着没意思。”

我问:“你看谁能赢?”

“反正嘉世不能赢。”

他的语气听起来波澜不惊,我继续追问:“为什么?”

“没什么。”他笑着摇了摇头,“就是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

 

 

队伍也散了

这是周刊第一次成功采访到叶修。

在此之前周刊曾经向他发过三次采访邀请,分别在嘉世三冠,兴欣一冠,和国家队凯旋的时候,我们都被拒绝了。照理来说事不过三,之后无论如何我们都不会在拉下颜面,但此人最近再次风口浪尖,作为记者,实在按耐不住再去尝试一下。

兴欣的现任老板陈果说叶修同意了的时候,一整个屋子的编辑嘴巴都合不上了,接洽好之后我上头的责编传给我了一份有十页的word文档,告诉我说这里面有为前三次采访准备的所有问题,当初虽然没用上,也整理着留下来了,就给我这次当参考了。我大概看了一遍,前面三页都是些叶修和嘉世的陈芝麻烂谷子,相比较最近的热议话题,实在没什么可提问性。往之后我筛选出了几个没有人关注过的细节,加上自己的稿子,整理好,可当我坐在这位曾经风光无限的游戏大神面前时,所有的问题都烟消云散,我第一句说的是:“您要火么。”

他支吾了一声,说,“戒了。”

我把打火机收了回去。我和他闲聊了几句,他主动提到了开头说的那件事,我惊讶于他还记得我这个仅仅和他一面之缘的无名路人,他伸手点了点自己的额头:“脑子好使啊。”

我猜他这是在回应最近网络上有人说他“脑子不清醒”一事。他看我配合得记下这句话,还比了个大拇指给我。

既然提到那场比赛,就不可避免提到嘉世,“避不开。”他说,“那么长一根绳子,就在那打个结,太显眼了。还好我也没什么好藏着掖着的,你就问呗?”

他显得十分大度,倒是搞得我像扭扭捏捏的。

那真的没什么好藏的么?

“没有。”他很坦然,“我和陶轩现在还有联系呢,我加了他微信。”

你主动加的?

“是。有一次在H市遇见了,打了个招呼,他看我拿手机,说我终于肯用手机了啊,我说是啊,还有微信呢,加不加。”他说的时候还比划了记下自己的手机。“无所谓,这么多年了,也不是什么深仇大恨。”

那还会主动联系么?

“那倒没有了。我人没那么好。”他耸了耸肩,“就看到他发朋友圈,会给点个赞。”

“点赞之交吧。”他自己给这段友谊总结。

其实这和从兴欣陈老板那里传出的消息不符,毕竟多数人印象中的这个故事,是一个偶像遭遇了不幸,面对来自社会的不公,友人的加害,际遇反差中,他挣扎,煎熬,又躲到另一个地方,重获新生。而此刻叶修自己和我说:“老板娘那传出来的故事,可得了吧。她看我有粉丝滤镜,你懂吧?不靠谱。要我说,其实陶轩也够倒霉的。”

也没你倒霉啊。

“差不多了吧。”叶修说,“遇到我这么个油盐不进的,倒霉。说到底我那会还是年轻,有些事不想在意就不在意,不想管就不管。”

他以前觉得陶轩太过谄媚市场,心里没什么反对,但也十分抵触陶轩总想把自己推到台面前。一个是众所周知的原因,他拿了自己弟弟的身份证,露面太多不好交代,另一个原因是,他觉得麻烦,作为一个职业游戏选手,游戏打得好不就得了,又不是混娱乐圈的。

“结果自己走出来了,就发现其实无所谓。什么圈子都是圈子,呆在里面了,就不能独善其身。那时候我不想,谁说什么都没用。只是现在回头看看,其实有更好的处理方式。

“结果队伍就那么散了。”

挺可惜的?

“倒也没有。走到那一步,我也有责任。”他摇了摇头,“只是后来管不了了。”

他不承认那很可惜,神色却淡了些。那只是他职业生涯那根绳子上一个结,是他人生的一部分,不是他人生中的一个结。就这么一件事,发生了,叶修便面对了,而后走出来了。对他来说好像和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也不是简单,除了实力,也有运气。”叶修说,“我运气好,牵了个头,就有人跟着我。兴欣从来不是一个人的功劳。”

“当然,我还是功不可没的。”他自己又补充道。

那现在的嘉世呢?

“挺好的。”叶修说着普通的评价,语气中却带着赞扬,“我是离开了,又回来了。他们才是浴火重生。”

 

叶凡人

采访中途,隔壁编辑部的有借着送水名义来讨要签名的。小姑娘挂了个实习生的牌子在胸口,双手捧着一次性纸杯送到叶修面前,恭恭敬敬的喊:“叶神。”

叶修也双手接过杯子,主动向我借了只笔,提出要给小姑娘签名,把人家激动的满脸通红。最后环抱着签名离开时,在门口回头,冲着叶修大声说:无论您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您!我也很喜欢他。

听到这句话的叶修看起来挺欣慰的,他说谢谢,我会帮你转达给他。之后说,不要叫叶神了。

我便问他,那你想让人怎么称呼你?

“叫名字不就得了。”叶修回答,“在其位才司其职。都退了,就不用这么叫了。”

叶修说理解这是大家表达尊重的方式,只是给个建议,他叫叶修,挺喜欢自己的名字的。

之前有人和我说,他是第一个叫你叶神的人。是你早期曾经救济过的一位,别这么惊讶。那个人拿了你的钱之后离开了电竞圈,转行之后如鱼得水,我们采访他时他提过,很感谢你。

“哦。你们还知道这事呢。”叶修作恍然大悟状,“我还真没注意过。”

大家都知道这事。他还说曾经在微博上打赏过你一笔不小的金额,想当做还钱,结果红包被自动退回了。

“也没注意过,我微博都不太上,就之前被老板娘抓着转发广告,最近被人抓着点个赞。”叶修说,又问道:“打赏是什么?”

就是看你顺眼,给你钱。

“可别,我挺有钱的了。”

他也有没钱的时候。刚从嘉世离开那一阵,他没有积蓄。只好在兴欣做网管,包住,一个月三千块。勉强度日。但有闲的时候,比如在卫生间洗脸对着镜子这种闲暇,他也会思索,钱到底都花哪去了?

“后来我明白了,我就是心里没数。”叶修嗤笑一声,像是在嘲笑自己,“自己拼上来了,就想着拉人一把,也明白有些事是天赋,但想着大家都不好走,能拽一把是一把吧。”

有拽起来的么?

“之前以为没有。刚才才知道一个,只是人家不是在电竞方面啊。”但叶修还是挺高兴,他又说自己,“那时候自己的事都处理不好,还想着些有的没的。”

那重新来,你还会那样做么?

“不重新来,我也这样做。”叶修笑着说,“不过我家现在不是我管钱,我得去申请一下。”

我挺长时间之后才明白,帮人不是这么帮的。钱能帮人,也能害人,一味的救济,是把自己的位置放得太高了。那个人叫我叶神,当时我受的理所应当,后来传开了,是赞扬我打游戏打得好。实际我还是觉得这个字挺重的。

我不是神,我只是在自己的职业领域做到了好。你我皆凡人,生在人世间,终日奔波苦,一刻不得闲*。这歌唱的挺好的。神这个字,也只是夸我游戏打得好,别投射到我的个人人格上,我也有七情六欲,而且很重的。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是温柔的,又带着无奈,结合最近网络热议“叶修出柜”的话题,我只能理解关于“无奈”的那一半。

“我做了挺多思想准备的,但情况比我想的要糟。”叶修在采访中第一次皱眉,也第一次提到了事件的另一个主角,“网上有很多反响,对于我和少天在一起这件事。”

我是那种,不是很在乎别人怎么看我的人,你明白吧。挺多事情我不上心,就是真的不在乎。但少天不一样,他喜欢在网上和大家互动,最近因为这事他微博下面涌入了一大堆神志不清的人,你说攻击我也就得了,毕竟这事是我先开始的,但攻击他,我不接受。

进采访间的时候,他是那个毫不避讳和人谈起过去的叶神;谈及有些事,他又是强调自己不是神的叶凡人;现在的他,又只是一个好男友。这时候我就理解“温柔”的那另一半了。

“你们觉得我脑子不好使,那我就证明给你看我很清醒。我与少天是相爱的,这和性别没关系。那句话怎么说来着,爱不识地理,没有边界。”他又补充说,“这句是沐橙和我讲的。”

你开始的?你的意思是,是你追求的黄少天?

“当然啊,我还死缠烂打来着,想不到吧。惊不惊喜?意不意外?人不主动怎么抓住机会啊。”

那这次采访,是黄少天要求你这么做的么?

“他?别闹了,我在这说这些,他可能还得嫌我事多。回去还不知道要怎么烦我呢。”

 

以后呢?

“以后?”提到这个话题,叶修思索了几秒,答:“没想过啊。”

明天也算以后。

“那好说,明天我做饭,给少天大大炖排骨。今晚他说要给我做鱼,一会走的时候提醒我一句买条鱼回去吧。”

从苏黎世回来,他这个刚上任没多久的国家队领队就拿到了一个月的假期。其他在役人员则因为要赶下半年的联赛,稍作整备,就要重新进入训练。

“这段时间我就干脆去G市住了,平时整理一下工作文件,打打荣耀。然后和少天大大出门买个菜,就被你们拍了,不是说娱记都被封杀了么?”

我说我是做采访的,不算娱记。我猜电竞记者不在娱记范围内,所以逃过一劫。他挥了挥手,“反正都是给大众做饭后谈资,没差别。”

你的压力很大么?

“还好吧。”叶修回答,之后他停顿了一会,像是在组织言辞,“少天的压力比较大,毕竟他还在役,我不希望这个影响到他的职业生涯。”

有很多人就是不理解这个,但我却可以理解他们为什么不理解我们。挺荒唐的。已经不是初出茅庐的小年轻了,不能不想在意的就不在意了。何况有些人都追到了蓝雨门口,过分了啊。

你看,他答应接受采访,是想借着这个机会和大家表态。虽然说我才是记者,但叶修始终是那个在对话里掌控全局的人,却让我觉得很舒服。这点我钦佩他。我注意到他手里一直捏着点东西,水杯,或者手机,还有烟盒,于是我又问他:真的不要火?

他了然一笑:“还是借我用用吧。”

不是说戒了么?

“正在戒啊,这段可别写出去,要不少天大大又要念我了。”

他抽着烟的时候又是另一个人,白色雾气散在空气中,此刻的叶修不是神,亦不是凡人。

你支持大家投入到电竞产业发展中么?

“电竞产业是个很大的概括啊,你这要我怎么回答。投资电脑鼠标游戏开发也算,我不懂啊。”

单说参加青训营,当职业选手。

“不支持,能干的事挺多的,不一定非得打游戏。去做自己想做的就行。”

想做但是不擅长怎么办?

“我怎么感觉你在诓我。”他挑了挑眉,却也回答了,“人得有自知之明,这是另一个话题了。”

过了一会,叶修自己说:“反正什么路都不好走。”

他大抵上是有权利说这句话的。众所周知,叶修当时为了打荣耀离家出走,多年未归,直到打拼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家里人也仅仅认可的是叶修这个人,而不是叶修选择做的事。该走就得走,叶修说,我不干我不擅长的事情,也没兴趣干。

家里很反对?

“也就是差点把我打死而已。”

那出柜的事呢?

“也就是差点又把我打死而已。”

无所谓,我尊重他们的意见不代表我要听从他们的意见。我快三十岁人了,成年人,男人。我数学也不太好,对数字没天赋,所以有数没数我不知道。但我就这么选了,我也没办法啊。

叶修说这些的时候低垂着眉眼,他像是在做一种准备一样,深吸了一口烟,从鼻子里吐出来,才继续说,“那就只要往前走就行,没别的道理了。”

“所以我还挺幸运的。”

幸运不能拿来定义一个人。

“当然不能。我只是感叹,我想要的我都有了,知足常乐。而且这路我不是一个人往前走,少天大大还和我手拉手呢。”

你看,他就只是叶修而已。

 

END

 

*凡人歌-李宗盛

  

附:

黄少天V:

发布自xx月xx日 来自叶家剑圣客户端

诸位可能不知道,你们看到的那张偷拍曝光照片里,是我主动亲上去的。老叶竟然有脸说他死缠烂打主动追求,我要不是天天抓着他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开窍[微笑]。

 

叶修转发:是我先告白的。

黄少天转发:是我先拉你的手的。

叶修转发:是我先离你那么近的。

黄少天转发:是我先喜欢你的!!!!!

叶修:我也喜欢你[酷]

 

韩文清V:幼稚 20891(赞)

围观群众:不懂你们在争什么????三岁不能再多了??只感觉吃了一波狗粮,好气哦,手动再见

 

魏琛:老叶能戒烟母猪能上天。

黄少天:魏老大说的对,但怎么觉得这句话让我哪里不太舒服???

包荣兴:老大他说你是母猪哎哈哈哈哈哈哈哈


感谢观看。

爱MY闺蜜水管


评论(30)
热度(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