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头本鹰

[叶黄]非典型浪漫

Summary:环太平洋AU,一个片段。

Warning:短完。附带ABO设定,叶修A黄少天O,怀孕情节。对的,我,生子爱好者。

 

  伴随着轰隆隆的金属噪音,承托机甲头部操作舱的起重架松开了,操作舱顺着两旁的轨道滑下竖井。快速的下坠感让黄少天一阵晃神,胃里翻江倒海。待到定立之后,他忍不住伸手摸向自己的腹部,隔着金属手套和黑色防护甲的模糊触感让他十分的心神不安。

  距离上次怪兽来袭已经有两个月了。而他和他的搭档——叶修,正式在一起,也刚好满两个月。

  “这个纪念日够刺激的。”叶修的声音从通讯器里传出,让黄少天心里更加忐忑了。他感觉到操作舱先是平移,又缓缓倾斜,螺旋与挂钩接合,机甲头部与身体成功连接。他,叶修,还有独属于他们的机甲,“一叶之秋”——再次融合成了一个独一无二的小世界。

  还有一个……

  “成功对接。”黄少天打断自己的思绪,向指挥台报告道。“一叶之秋”的核动力中枢涡轮发动机立即开始运转,发出壮烈的轰鸣。

  指挥官魏琛点了点头,发出了和往常一样的命令:“开闸。”

  机甲移动运载台开始移动,将起重机上的“一叶之秋”送入正被一叶之秋肆虐的幽蓝大海。最后一次确认之后,魏琛发出信号,起重台解除锁定,“一叶之秋”向颗陨石一样坠入浅海。

  “三级怪兽,代号天钩。”魏琛的声音严肃而平缓,“排水量达六千九百吨。”

  “那看来和上次那个还差了点。”

  叶修微微一笑,看起来自信满满,成功的缓和了些紧张的气氛。通讯器另一头的魏琛微微摇了摇头,“准备神经元……”

  “等一下!”黄少天条件反射出言阻止,大家全部奇怪的看着他,他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立马侧过脸在心中暗骂自己。

  “少天大大?”叶修疑惑的问道。

  “没事,老叶……就是突然有点紧张。”他只能这么回答,又犹疑了几秒,重复道:“没事。对接吧。”

  “准备神经元对接。”指挥台立马下达命令,开始倒数:“四……三……二……”数到“一”的时候,黄少天无声的叹了口气,转过头,对着叶修眨了眨眼。

  瞬间他们进入了通感的世界。

 

  他们先是看见了对方的童年,这其实是已经经历过无数次的场景了,他们快速的穿梭在对方的记忆里,眼前闪过无数的已然熟知实际却不属于自己的画面。

  2013年的时候黄少天还是个十三岁的孩子,华裔在美国学校里过的并不好,尤其是黄少天。相比其他同学,有一半亚洲血统的他要瘦小很多,更加纤细的体型和外貌凸显了他与众不同。学校里的美国同学纷纷带着恶意和让他摸不清的讽刺嘲笑他,那段日子是他锋利的初始,而唯一让他支撑下去的只有他的母亲。

  然后是K日。8月11日清晨,他像往常那样早起,却看到了往常绝对看不到的东西。就在那天,身形硕大仿若摩天大楼一般的怪兽第一次穿过虫洞,来到了地球。坦克、飞机、导弹狂轰乱炸了整整六天才把怪兽拿下。作战范围覆盖方圆五十六公里,三个城市化为灰烬,数万人丧失性命。

 

  而他唯一的亲人,黄少天的母亲,他再也没见过了。

 

  二人意识重叠交织,片段互相闪回。

 

  叶修的朋友去世了。

  他紧紧抱着友人的妹妹,却和友人在一片废墟中失散。楼倒下来,旁边的好心人眼疾手快将他们拽上了救援车。他们被送到了灾民集中营,叶修偶然注意到了一个金色头发的小孩,小孩坐在人群之中,紧紧抓着自己的书包。他向工作人员求助,想要一个手机给自己的妈妈打电话,他说出了一个地名之后工作人员面面相觑,叶修记得那个地方是战斗开始的地方,被烈火灼烧过已经寸草也无了。

  后来叶修从难民营转入部队,当上了第一批机甲驾驶员,他非常优秀,却没有办法真真正正的上一次战场。他经历了很多,等了很久,才等到了能和他通感的那个人。他和那个人共同战斗,相爱,在一起。

  还拥有了一个意外。

 

  现在,拯救世界的时候到了。

 

  “黄少天!”

  “神经元对接稳定。”

  叶修的怒吼和魏琛的报告几乎同时响起。黄少天不由的脸色惨白,扭过头躲闪着叶修的视线。但这能有什么用?没有什么能断开他们此刻心灵上的深刻连接,黄少天此刻脑中闪过的每一个想法均会事无巨细的投射到叶修的思想中。

  “为什么不告诉我?”叶修近乎冷漠的质问,内心几乎要咬牙切齿了,他甚至想把黄少天整个吞到肚子里,让他每寸血与肉全部与自己融为一体,就像他们的现在的精神状态一样。让他此生远离这些该死的怪兽,该死的战斗,该死的暴风雨……让他安全的活下去。

  但是他不能。因为他面前站立的不光是他的爱人,还是他的战友,他的同伴,他的搭档,一个绝对不输于他的战士。他没办法从黄少天身上剥去他们站在一起的原因,和他们共同为之奋战的目标。那几乎是他们共同相处的那些岁月中沉淀下来的爱。

  “怎么了?”魏琛问道。

  “没事。”叶修瞬间给出了和黄少天之前一样的回答,将自己调整回战斗状态,“左脑准备就绪。”  

  “右脑准备就绪。”黄少天也报告道,“‘一叶之秋’准备出击。”

  二人同时举起了同一只手臂,一叶之秋也作出了相应的动作。这表明机甲已经与完全合二为一的人脑控制系统实现了百分百的有效对接。

  “准许。”魏琛命令道,“任务为守住HK外十英里警戒线。”

  “收到。”二人异口同声。之后指挥台那头进入了待机状态。

 

  你应该告诉我。

  我当然应该告诉你,我只是……我只是还没想好怎么说。你知道这非常麻烦,我们根本控制不了!老叶。

  少天,你已经怀孕两个月,自己也知道有一个月了,无论你想怎么处理你都应该告诉我。

  这很复杂……我不想处理他,我他妈不想处理他。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们有机会么?

  这一点都不复杂,你只需要告诉我,和我说,叶修我怀孕了,我们有孩子了,这一点都不复杂。我和你站在一起,少天,无论如何我和你站在一起。但是这种情况出战对你来说很危险。

  我们是HK唯一的防线!

  ……我明白。

 

  “战士们!”瞬间响起的警报声打断了这场无声的心灵战争,将二人的思绪扯回现实。一只庞然大物从右手边方向一跃而起,扑向了一叶之秋!这只怪兽有着青灰色的皮肤和鹰一样的四肢,一叶之秋侧身向左躲过重力攻击,但勾抓划过机身刹那间火花四溅,伴随着金属撕裂声惊心动魄。

  “少天!”

  “没问题!只是刮伤了外甲!”

  机甲重心恢复稳定,海面上却不见天钩的踪影。

  “雷达探测器显示七点钟方向!”

  黄少天快速操纵机甲左臂格挡,外配武器冰雨出鞘,电荷态离子剑蓝光闪耀,凌冽划开雨幕和天沟的外层皮肤。二人趁机退后,屏幕上的大海只见漆黑幽暗。机甲自带探照灯打开,刚好水底游过一只缀满倒刺的怪兽尾巴——“九点钟!”

  一叶之秋迅速伸出手臂,怪兽的勾抓如利刃一般刺入了机甲的左手,叶修只感觉一阵剧痛袭来。强烈的痛楚带来的恍惚感让某些记忆瞬间刺入他的脑海。生与绝望,死与爱情,道理也好现实也罢,能困扰他们几时?他们也许甚至活不过今晚,带着无数的遗憾与爱人和机甲长眠海底,又或许看得见人类黎明的曙光,接受世界给他们英雄的勋章。但这都太遥远了,太遥远了,他触不到摸不着,他只知道他此刻正与他最爱的人并肩战斗——

  “黄少天!我们结婚吧!”

  “好!”

  指挥台另一边的魏琛差点没把茶水直接喷到屏幕上。战时通讯本就是在整个指挥台公放,于是整个工作室瞬间寂静无声,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工作,往向大屏幕上狰狞嘶吼的怪兽。

  “魏琛!你念誓词!”叶修的声音坚决而笃定,伴随着天钩一声剧烈地咆哮。魏琛连忙瞪视了一圈命令大家继续工作,自己郑重其事的拿起麦克,轻咳一声,念道:“在上帝以及今天来到这里的众位见证人面前……”

  “不是上帝!”黄少天操控机甲一个俯身,闪过了天钩迅猛的攻击,右拳开始重组成等离子加农炮。踢出左腿,将怪兽踹翻在海中,而后继续说:“是怪兽!”

  魏琛张了张口,而后重新念道:“在上……怪兽以及今天来到这里的众位见证人面前……”

  天钩怒吼了一声,似乎真的在回应着他们。魏琛心里打了个哆嗦,继续说:“叶修!你愿意和黄少天结为夫妻,让他做你的丈夫,从今时直到永远……”

  等离子加农炮固定完毕,准备就绪!一叶之秋快速冲向天钩,主动出击,左手钳住怪兽脖颈,第一炮不偏不倚,正好打在怪兽身体中部,使怪兽打了个趔趄。怪兽的咆哮伴着外面一阵电闪雷鸣,海风呼啸,却放佛也成了一种相得益彰的浪漫场景。

  “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对他忠诚……”魏琛继续说着,声音都在颤抖了。这和他每次的指挥差得太多了,一种莫名的使命和庄严感从他心中迸发,让他不由自主的比往常还要紧张。 “……叶修!你愿意吗!!!”

  “我愿意!”叶修嘶吼着回答,躲开了怪兽的一个甩尾,马上重新调整好武器,趁怪兽还未接近发出第二炮,冲击力将怪兽再次弹开。

  “黄少天!”魏琛紧张的盯着屏幕,目不转睛的继续,他的声音也开始大了,与旁人都攥紧了拳头。他大声念道:“在怪兽的见证下!你愿意和叶修结为夫妻,让他做你的丈夫吗!!”

  “我……”黄少天刚刚说出一个字,天钩的便攻势猛来,激起层层巨浪打的机甲伊格踉跄。怪兽张开大口一把咬住加农炮口,“我愿意!”

  “我愿意!我非常的原意!我要和老叶结婚!”黄少天回答,每吐出一个字都伴随着一声剧烈的炮击,他坚定又忠贞,为他所爱的一切而战。怪兽发出的剧痛咆哮,随后倒入了海里,海上漾起一片蓝色的血液。雨还在下,但铅灰色的天空好像也不那么沉重了。

  “五杀……”魏琛一下子瘫倒椅背上,喘了几口粗气,才回到了麦克前,“五杀……恭喜。各种意义上的恭喜……”

  指挥台的所有人好像都瞬间松了力,寂静了几秒之后,爆发出一阵欢呼声。大家争先恐后的挤到麦克前,分享着各自的喜悦。

  另一边刚结束战斗的二人心神未定的对视,最后突然哄堂大笑。

  “我们……哈哈哈!我们刚刚……我们杀了自己的证婚人啊哈哈哈哈!!”黄少天欢快的说道。

等到二人解除链接,站到甲板上时,叶修走到黄少天的面前,定定的看着他。

  “我们的独一无二。”黄少天的手隔着头盔描绘着叶修的轮廓。无需通感,他们此刻也明白对方的想法。

  “我愿意。”这回是小声的,他们的头盔抵着头盔,一起说道。

 

  “恭——喜!”魏琛拖长了音调,叼着一根烟调笑着正在摘除机甲的二人。

  “礼金呢。”叶修挑了挑眉。

  “有这么当兄弟的么?”魏琛笑骂道,“证婚人也要礼金啊。”

叶修一把把旁边的黄少天拉进怀里,揽住他的腰,“当然要。”

“证婚人更是得给个大红包啊,魏老大。”黄少天跟着附和,并伸出一只手到魏琛面前。待到魏琛真的在掏自己的口袋,黄少天连忙把手收回来,“不要不要,和魏老大开玩笑的。”

“不给你。”魏琛呵呵一笑,掏出一包烟扔给叶修。“总之恭喜了,我还是挺放心你的。”

  “谢谢魏老大了。”黄少天替叶修道谢。“那现在我们要去进行下一步啦。”

  魏琛翻了个白眼,给二人让出通道,“啧啧纵欲啊……”

  不会的。黄少天条件发射似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对叶修扬起一个明媚的笑容,这让叶修更加收紧了环在他腰上的手臂。

  现在我们要顾及的可更多了。

 

END

 

借了一些原著桥段。

话说你们记不记得环太的机甲都是核驱动,驾驶员每天都要服用理疗药物,所以这个孩子,嗯。

顺便求一本江湖往事6rz,又想转手的妹子请务必私信我,只恨自己入圈晚

评论(11)
热度(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