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头本鹰

[叶黄]陪你过冬天

summary:针锋相对,你来我往,家长里短。

warning:短,老生常谈双向暗恋。

 

  叶修行李向来少,落地白云机场的时候也就带了一个小型登机箱。他基本没什么常年傍身之物,近来为了工作添的手机算上,账号卡算上,再就是烟。但烟是消耗品,一根一根抽,没了又添新的,算是来了又走。来了不走的更少,人家不走叶修自己也会走。比如半年前他合计合计岁数,自己就选择从兴欣战队退役了。有报道称叶修风头正盛的时候激流勇退,一定是因为背后有各种阴谋阳谋暗潮汹涌,水深的很。黄少天一边重复这句话一边举着手机把这篇瞎扯淡贴到叶修脸上,叶修叼着烟举手说,“我不是,我没有。我就寻思差不多了,总得给大家都留点机会。再说了,在这圈子里头我什么时候下过风口浪尖啊?”

  “有道理。”黄少天赞同,“著名脸T君莫笑,在第十区的时候也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真的是活该。而且那时候根本没几个人知道你就是君莫笑,这就证明了麻烦的根源就是你这个人。”

  “呵呵。哥这个人怎么了?这是大家对哥实力的认可。”叶修满不在乎,“而且你这口气怎么听起来这么酸呢,黄少天小同志,不服竞技场走起啊。”

  黄少天看了看表,问道:“你行李收拾完了么?怎么才这么点东西?几点飞机啊?还打荣耀?还主动找我竞技场?G市一会得下雪了吧?”

  叶修抬下巴向门口的方向示意,看起来和来的时候没什么区别的小型登机箱正立在那边,“收拾完了。来的时候没满,现在满了。晚上飞机,现在中午。打荣耀啊,和你竞技场。G市九月份就下雪了?”

  黄少天反应了一下才明白叶修是把他的一串问题全回答了,最后还反问了一个。他满不乐意的指着沙发上扔着的一件黑色睡衣,“你不说都带了么?这怎么回事啊。”他又掏手机看了看,“外卖快到了,吃完竞技场呗。”

  叶修点头同意,也跟着指了指睡衣,“那不你给我买的么。”

  “谁让你不带睡衣的啊。那都给你买了就是你的,怎么不装起来。”

  “哦。”叶修漫不经心的点了根烟,“留这儿下次来接着穿。”

  黄少天心跳停顿了一下,面上却做出嫌弃的神色:“下次还来啊?别了吧叶领队,带你去观光旅游你也不去,整天窝在我家拿我电脑打游戏,当我面抢蓝雨boss,你知道瀚文上次怎么和我说你么?”

  “怎么说。”

  黄少天哈哈大笑,语调轻快的说道:“叶不修,不要脸,光着屁股打人脸,人家拿炮你拿枪,人家捡橙你捡黄。”他说着说着还跟着拍起了手,搞得叶修哭笑不得。

“幼不幼稚,我是不是还得给你发个金链子。”叶修说,“不是你在回国的飞机上盛情邀请我来G市的么,还说吃喝玩乐全都包了,我这一天没干啥光打游戏还不好,给你省钱你还不乐意。”

“我那就是跟你客气客气,谁想到你脸忘飞机上了,还真来。你不来我更省钱。”黄少天这话越说越没底气,倒不是到底省了多少钱能计算的,叶修虽然基本在G市宅了半个月,但是吃穿用度上黄少天真一点都没亏他。特意又配了一台电脑给叶修不说,托人早上去捞中午就送到家的新鲜海产,亲戚从HK半岛酒店定的奶黄月饼,都常有。米其林厨师的料理都打包送到家里,还被叶修嫌弃这都什么玩意啊,之后一人一碗泡面才算填饱肚子。黄少天当时看着盘子里的鹅肝都觉得自己脑子有毛病,也是很不清楚为什么自己要对这个老朋友这么上心。

  思索了一会黄少天就想,我可能是可怜他年纪大了,手速退化,不能再打职业联赛了。于是不明不白的对叶修说:“算了,老叶,一想到你这么惨我就不想和你计较了。”

  叶修不明所以,头上蹦出好几个问号,黄少天也不管不顾,接着念叨,“那月饼带了么?腊肠呢?”他此刻仿佛老妈子附体,但凡叶修的事就想关心一下,他自觉说的做的都有点多余,但叶修看起来也没什么特别的反应,他就继续,“这箱子怎么也装不下两盒月饼啊,你是不是嫌麻烦不想拿,不是说了你一盒给苏妹子带一盒,我那有大箱子你可以换一个先。”

  “带一盒就行了,我不爱吃,给沐橙带的。”叶修说,末了强调的补充:“还有一盒给你放厨房了,我看你还挺喜欢吃的。”

  黄少天摸了摸鼻子,撇撇嘴说:“还行吧,我想吃随时就能买到啊。”

  叶修低低的笑了两声,他慢悠悠的凑到黄少天耳边才说:“特意给你留的。”

  那声音在离着这么近的地方响起来,黄少天瞬间汗毛都炸了。就他妈一盒月饼,黄少天内心欲哭无泪,我干嘛这么大反应。

  此刻黄少天还是没想到这事跟月饼根本没多大关系。叶修轻微的叹了口气,他觉得自己筹码还是挺多的,他从没看见过第二个能让黄少天如此追着尾巴喊PKPKPKPPKPKPKPKPKPK的人,黄少天在飞机上也没向除了他之外的人发出来他家玩的邀请,重点是黄少天看他的眼神是不一样的——那种带着炽烈,又有些模糊的欣欣向荣,一看到叶修就发光。

  叶修上次和苏沐橙提起这件事的时候其实是想问问是不是他太自恋了,谁知道苏沐橙大眼睛圆睁的看着他说:“你才发现啊?”

  叶修喜欢黄少天,黄少天应该也喜欢叶修。那种让黄少天自己说就是“我中意你”的喜欢,被很多人都看在眼里,只有叶修和黄少天自己不清楚。苏沐橙没那个意思,但听她那么说叶修还是觉得自己怎么像个傻子似的。所以他趁着休息赶紧追到G市来,因为都还不算晚。现在他已经在G市呆了半个月,因为工作调动不得回B市,事情却好像还是没什么进展。

  “对了。”叶修好像刚想起来似的,“冰箱给你收拾完了。”

  “什么什么?”

  “你妈上次来买了一大堆东西放冰箱,你都随便塞的,昨晚你出去那会顺手给你收拾了。”

  黄少天一脸震惊带着疑惑:“这么贤惠?老叶你可以啊。”

  叶修翘了翘嘴角,不带语气的说:“哥不收拾别人家冰箱。”

  这句话微妙的很,但黄少天好像没在仔细听,并没做出什么反应。叶修继续说:“蛋糕也给你订了。”

  “订什么……蛋糕……?”黄少天的表情变化了一些。

  叶修清咳了一声,“就你上次说看着挺好吃的那个。”这招数是苏沐橙告诉他的:注意细节,他说想吃什么想要什么,你转头就去买,随口说的都要算。

  “哦哦那个啊,谢啦老叶。我就随便一说,你还记得啊。”黄少天心脏砰砰跳,他其实不记得自己说过想吃什么蛋糕了,但叶修这戏路他实在摸不清,像往常那样直说就尴尬了点。

  “你之前说缺一个限量的君莫笑手办,老板娘那边还有多余的,我让她寄给你了。”

  黄少天的表情已经从惊讶转化为惊恐了,这又是收拾冰箱又是订蛋糕又是送手办,家长里短的跟谁两呢?黄少天压抑着不知从何而来的紧张感,糊了叶修一脸靠靠靠靠之后问道:“老叶你搞啥!”

  “没搞啥啊。”叶修倒是还像往常一样怡然自得,他总不能回答我想搞你啊,“少天大大啊,你……”

  黄少天的电话响起,外卖到了。

 

  吃完外卖竞技场,叶修开着无敌最俊朗如约而至,两人打了一会,最后还是黄少天不服不忿的摔了一下鼠标自己退出来了。

  “干嘛啊少天大大,反应这么大。”

  “心烦。”黄少天抓了一把自己头发,他和叶修两人并排而坐,家里放的是普通的转椅,黄少天盘着腿坐在上面,用手推桌子往叶修的方向靠拢,惯性让他转了个圈,叶修伸手把转椅稳住,问:“怎么了?没那么不禁输吧。”

  “呸呸呸,不是不是,我刚才那是状态不好行不行,改天再来,你看我怎么虐你个老人家。”黄少天冷哼了一声反驳道,他对叶修眨了眨眼,态度突然变得非常诚恳,“老叶,我问你个事。”

  “说。”

  “为什么和我PK啊。”

  “陪你练手。”

  “为什么给我手办。”

  “你说没有。”

  “为什么收拾冰箱。”

  “刚才说了。”

  “为什么订个什么什么蛋糕。”

  “你喜欢。”

  “你为什么要来我这边啊。”

  “……你喜欢。”

  “那你还回来我这边嘛。”

  “……只要你喜欢。”

  “那你为什么要走。”

  叶修终于脱离了两个人语气冷淡的十万个为什么,他笑着反问黄少天:“那为什么不走?”

  “因为你在这都有睡衣了?”黄少天带着不确定的反问。

  叶修向后靠着椅背仰头,用手捂住了脸。黄少天跳下椅子去拽叶修的手:“干嘛呢干嘛呢,怎么了你笑什么啊?”

  “笑你啊。”叶修顺手抓住黄少天伸过来的手,两个手心扣在一起,“你才反应过来啊。”

  “纠结一阵了,从来我家你的态度一直挺那啥的……心怀不轨啊你。”

  那是,黄少天把这当做招待朋友,叶修把这当做提前和(预备)恋人同居,两人表现的距离感当然会差很多。叶修摇摇头,“我死皮赖脸和你挤一张床你都没察觉。”

  “我习惯性的以为你就是脸皮太厚没事找事……”

  “我是那么随便的人么。”

  “我就怕你随便起来不是人。”

  他俩就贴在一起腻歪了一会,黄少天眼角扫过电脑上的时间,自己站起身来顺便拽了叶修一把:“差不多了,送你去机场。”

  叶修点头,调笑着问:“刚才不还问我为什么要走么。”

  黄少天用手肘轻着捅了叶修一下,“滚回去上班吧,叶领队。我现在不应期,看见你就脑子疼,距离产生美。”

  “恩。”叶修摸了根烟叼在嘴里,继续说:“回去办个工作调度。”

  黄少天愣了一下,想了几秒之后傻笑出声,叶修忍不住顺了顺他的头发。

  “那什么时候来?”黄少天说。

  “冬天吧,陪你过冬天。”

  “这才九月啊。”

  叶修点上了烟,“那就按北方的算。”

 

我们好纠结但天造地设

尽情享受每一刻

和喜怒哀乐*

 

END

 

*陪你过冬天 Jony J-remix

妈耶我真高产(没有

评论(24)
热度(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