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头本鹰

[叶黄]星星天

summary:黄少天有一个秘密,现在他必须把这个秘密告诉叶修。

warning:瞎JB扯淡,以及有一些不好笑的冷笑话。

 我发觉短篇分上下会让我莫名犯强迫症……那两个删了,这样我比较舒服

 

  “我想和你谈谈。”黄少天对叶修说。为了尽量表现的严肃,黄少天特意挑在了一顿晚餐即将开始的时候,他模仿电视剧中人的神态,挺直了脊背,两只手肘矗在餐桌上,手指交错叠在鼻子前方。

    今晚是黄少天做饭,他十分偷懒的用烤箱烤了个鸡翅当主菜糊弄过去,米饭是中午外卖剩下的,蔬菜也是。肉香弥漫空气,叶修很饿,但因为黄少天的神色看起来实在晦涩难明,让餐桌气氛变得非常诡异,于是他不由自主的放下已经拿下来的筷子,疑惑的问道:“您说?”

  黄少天低头把脸埋在阴影里片刻,又抬头,长呼了一口气,对叶修说:“不太好解释,你不要被吓到,反正很复杂……”黄少天顿了一下,继续说,“我看起来有没有很严肃?”

  叶修挑了挑眉毛,“是挺严肃的。”

  “那就对了,老叶,我希望你能做好心理准备。我即将说的这件事情很可能,不,是一定会颠覆你整个世界观。而且你绝对绝对绝对,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不能和别人说,不能和任何人说,不能和任何人说!”黄少天意味深长的强调,末了试探性的问叶修,“那你有没有兴趣先猜一下?”

   “你想和我分手?”

  “靠!”黄少天不敢置信,“你想的就是这个?当然不是!我不想和你分手!从来没想过!”

  “哦。”叶修的语气听起来十分得意,黄少天因此在心里暗骂自己一声,叶修继续说:“你不说颠覆我世界观么,我就想到这个了。”

  “别调情,我很严肃的!”黄少天拿起筷子在桌子上敲了一下,“不过刚才那句话挺感人的,我非常喜欢,以后还得继续努力啊老叶同志。”

  “谢谢少天大大夸奖。”叶修一边抬筷子一边敷衍黄少天,“您边说我边吃,成吧?”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抄筷子截走叶修即将运到嘴边的鸡翅,放到自己碗里,“等会等会,我怕你一会喷我身上,等会再吃。”

  好吧,叶修终于无奈了。他很少见黄少天如此不干不脆,踌躇不定,这与剑圣的风格相悖,的确反常,于是他又对黄少天说了一遍:“您说。”

  “叶修……”黄少天在叶修的注视下抿了抿嘴唇,半晌过后才犹犹豫豫的说:“其实也没多大事……就是,我的签证快到期了,可能得遣返。正好现在也退役了,我家里人就想干脆回去算了,顺路还可以旅游……”

  “黄少天。”叶修打断黄少天声音越来越小的陈述,“你什么时候换的国籍?”

  黄少天挠了挠头,“我是中国籍啊。”

  叶修点了点头,示意黄少天继续。黄少天这边小声嚅嗫了半天,叶修一句都听不真切。今天是愚人节么?叶修想,不是,完全不沾边,中元节倒是很近。那黄少天接下来会说什么?其实他是特能人士?驱鬼大师?会有什么特殊身份?

  “可我不是地球籍啊。” 

  叶修愣了几秒,这就不在他的剧本范围内了。他忍不住从烟盒里拿出一根烟叼在嘴里,“那你家在哪啊?”

  “物理距离上还是挺远的,地名用中文也不太好翻译。”

  “话唠星啊?”叶修把烟点上,瞬间烟雾缭绕。

  黄少天忿忿不平,“我没在和你开玩笑,我说了我很严肃的。你给点反应啊!”

  叶修长了大嘴,故做了一个惊讶的表情,五秒之后又恢复自然。 

  “靠靠靠!!!”黄少天崩溃,他真的没在和叶修开玩笑。他的家乡在一个距离银河系很远很远的其他星系,他根本没去过那,但他确定自己的确和地球人不同,重点是,地球上像他这样的移民者其实很多,他接触过无数的,与人类相似,又或者与人类完全不同的外星人。 

  “黑衣人看过没,威尔史密斯那个,地球上其实有很多外星人,只是普通人都不知道。地球已经和外星建立联系很久了。” 

  叶修的神色终于变得不自然了点,他带着点惊恐问黄少天:“那你到底长什么样?”

  “什么我长什么样?这和我长什么样有什么关系?我就长这样啊。” 

  “那就行,这样我挺喜欢的。”叶修满意的点点头,“你不是说黑衣人么,电影里那些外星人本体都奇形怪状的。”

  “不好意思那让你失望了,我的种族恰好类人。不过各种各样的啊也都有,黑衣人就是真实故事改编的,那两探员的大脸现在还在外民委官网上当门牌摆着呢,优秀干部啊。” 

  “外民委?”

  “外来居民委员会。” 

  “那少天大大飞一个。”

  “滚,我是外星人,但不是氪星人*,你就不能别想那么多。” 

  “哦。”这事压根已经超出想象范围了,怎么别想那么多啊?叶修抽完半根烟,把剩下的半根架在烟灰缸上,“能吃饭了么?” 

  “你要饿就先吃,听我说就行了。” 

  哪次不是听你说啊,叶修又给黄少天夹了个鸡翅。 

  “你是不是不信啊老叶,表面上没有区别,但我的身体结构的确和地球人不太一样的。地球的科技比看起来发达多了,只是为了历史进程很多事情都不会公布,就比如我们星球很早以前就给过地球人体改造的办法,让男人也能生孩子,但凡事不能一蹴而就你懂得,所以不能说,现在也就只有地球这穷乡僻壤的才会在意恋爱性向好不好。” 

  听到此处叶修的筷子顿了一下,他用眼神扫过黄少天的腹部,搞得黄少天别扭的扭过身体避开视线。 

  “不要想太多,作者说这篇不是生子文,所以咱俩有生殖隔离。”黄少天冷漠的打破了叶修的妄想。

  叶修看起来吃得很香,黄少天不确定叶修是否消化了刚刚那些天方夜谭,他只好也拿起筷子开始自己的晚餐。可他心事太多,食不知味,等到叶修打了个饱嗝他才意识到自己已经端着碗走神半天了。 

  叶修叹了口气,其实他真的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即使他对黄少天有着绝对的信任,在确认黄少天没疯没病没耍他的情况下,听到这么个消息,也总得消化一会。世界之大大大大大,无奇不有有有有有,有外星人完全合理。但自己男朋友对自己说是他其实是外星人,这种主题的科幻片好像要不是搞笑,要不就是惊悚,叶修哪个都不太喜欢。他总不能去网上问“我男朋友是个外星人怎么办急在线等”,这要是来了个人回答“谢邀,真巧,我男朋友也是”那好像又成伦理片了。 

  “少天。”叶修选择放轻语气,“那你刚刚说的签证和遣返是怎么回事?” 

  “恩……”黄少天拖长了音调像是在组织语言,“终于说到重点了。就我刚才说的那些,我家签证要到期了,家里琢磨干脆回去,因为我没回去过……我是在地球出生的,当时我爸妈来旅游,有了我之后就没办法回去了,干脆留在这生,我就直接落地拿的地球户口。” 

  黄少天停了一会,他看叶修很认真的在听,才继续说:“现在我长大了,我爸妈年纪也大了,还是想回去看看,老叶,他们想带我一起走。”

   叶修琢磨了一下,问道:“你不是有地球户口么。” 

  “有绿卡不代表有美国籍啊。”黄少天解释道,“我对那个星球其实也没什么概念,毕竟地球挺好的,生态环境就好过大部分星球了。小时候在外居委看记录片,外面基本都是些工业科技高度发达的地方,我家也是,看起来就乌烟瘴气的。” 

  黄少天说“我家”,不是指他和叶修的居所,不是指地球,是指一个很遥远的地方。这让叶修有些不适应,他调整了下坐姿,问道:“你决定退役就是因为这个?” 

  “不,是因为退役才决定……”黄少天斟酌过后有换了一个词,“是因为退役才想到的这件事。”他转头望着窗外不再看叶修,伸手随意的指向星空,“那里距离地球差不多有63光年,老叶,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坐上飞船之后旅客会进入休眠期,飞船超光速运行时时间流速和地球不一样,而且很久很久。我真的不知道以后我会面对怎么样的结果。” 

  烟灰缸里的半根烟早就自己烧到了底,叶修有些烦躁的掐了闪着零星火光的烟头,他顺着黄少天所指的方向望出去,透过公寓落地窗叶修只看到了人类城市的恢弘夜景,那些明明灭灭交织出了一张与众不同的星图。黄少天想去找星星,叶修却找不到黄少天在哪颗星星上。 

  黄少天再次望向叶修,他眨了眨眼,叶修又看到了一张星图。这回黄少天真的无比严肃的问:“那老叶,你愿意和我一起走么?” 

  他俩沉默的坐了一会。叶修起身收拾碗筷,黄少天就小心翼翼像献宝一样把碗筷递过去,叶修又把碗筷放回他面前,黄少天才反应过来他根本没吃什么东西,刚才的动作只是条件反射。叶修又坐回去开始给黄少天夹菜,监督他吃晚饭。

   “如果我不去你会消除我记忆么?”他趁黄少天快吃完一个鸡翅的的时候问道。

  “没有那种操作啦。普通移民没有那个权限,起码我办不到。”黄少天一边擦了擦嘴上的油一边说,“老叶,我怎么觉得你还是没太当真啊。” 

  叶修皱着眉摇头,“没有,你说什么我都信。何况这不好玩。你让我再想想。” 

  黄少天明白叶修评价的是哪个部分。如果黄少天只是想出去旅游,那叶修怎样都会奉陪到底,但如果“旅游”等于“离开地球”,听起来就非常的奇妙,要是罗辑在此,估计还能扯上几个小时的狭义相对论和双生子佯谬。最后得出的结论是黄少天旅行结束回到地球,只能再见到一个老去的叶修,这个事实让黄少天毛骨悚然。 

  这对黄少天是一个抉择的时刻,有一扇通往全新世界的大门向黄少天打开,他却被俗世绊住了脚。他十分向往那个只存在于他父母与他讲的睡前故事中的地方,他从小到大想过无数次一定要回去看看,可到了这个节骨眼上,他又没办法再用“回”这个字形容,他是去一段旅行,他想回的地方只有现在他所处的这个房子,还有对面坐着的人。 

  去,还是不去,是个问题。那能不能折中一下处理?所以他问叶修,愿意和我一起走么? 

  这很自私。黄少天在心中评价自己,他自己无法做出的决定,就去逼叶修帮他选。想到这点黄少天撅起了嘴,他不开心。 

  叶修说要想想,黄少天就放着他去想。这一想就是一个星期,期间两人像没事人一样该怎么过日子怎么过日子,直到叶修收到了一个署名黄少天的包裹,上面写着外来居民委员会——叶修替他签收,蓝色的信封上印着浅灰色的宇宙飞船,看起来只像一个时髦的外包装,叶修心里却咯噔一下。还有比较意外的是,这封信是包子送来的。 

  “你也是外星人?”叶修哭笑不得的看着表情明显因为被抓包而感到尴尬的包荣兴。 

  “怎么是老大你在家啊?狮子座明明不是这么说的。”包荣兴有些愤愤的说,而后好像不知道怎么回答叶修,便牵强的:“呃……什么外星人?老大说什么呢?” 

  “你还真是啊?”叶修拎了双拖鞋让包荣兴进屋,“你们外星人还挺有共同点的。不用挠头了,少天都和我说了。” 

  “哦哦哦。”包荣兴的表情这才恢复正常,他一边换拖鞋一边往屋里探头,“狮子座真的不在家啊? 

“别看了,不在。”叶修挥了挥拿在手里的信封,“怎么是你送过来的?” 

“路过那边,顺便就让我带过来啦。嘿嘿,老大今天做饭么?” 

“你就是想来蹭饭吧。”叶修笑着摇了摇头,“等少天回来就做。” 

“好嘞。” 

包子应了一声,不再说话。“包荣兴不怎么说话”这个概念基本约等于“黄少天不怎么说话”,要是放在平时叶修自然是乐得清闲,但在现在这个超科幻的时间段里,叶修也乐于主动打开话匣,他问包荣兴:“那你家是哪边的?” 

包荣兴疑惑,“我家?老大你不是去过么?”

包荣兴看起来没在装糊涂,叶修只当他没反应过来,便解释道:“我是说老家,你不是外星人么?” 

“没有啊老大。”包荣兴反驳道:“我老爸说了,我在地球出生,顶多算不同物种,不是外星人啊。” 

这说法让叶修愣了一秒,包荣兴说的没错,逻辑上来讲也非常缜密,却与黄少天的想法正好相反。可这不代表黄少天的想法有问题,只能说他们的关注点不太一样。这个时候叶修就想如果黄少天也和包子一样的想法多好,这么想好像意味着叶修要剥掉黄少天人格的一部分,就显得有点自私,好好地科幻片硬是发展成了家庭伦理片。他们俩好像是距离遥远的异地恋,在为过年该回谁家作无关理性的思考,比较戏剧化的是征途是真正的星辰大海,不管怎么选择两方都注定做一个道别,而这夸张剧情的起因竟然是因为他们俩个人谁都没办法忍受对方不在自己身边

叶修默默地打开了信封,里面正放着两张薄如蝉翼的奇妙金属制品,上面用钢印刻着一个两周后的时间点,和几行用叶修不认得的语言写的文字。 

两周的时间真的足够做很多事情了,比如回家和叶秋交代交代,处理名下的财产,辞职,以及等等等等。兴欣战队如今已经不需要他照看了,比较麻烦的是父母,但不是应付不了,雏鸟离开的本就早。叶修明白的,爱情是人生的一部分,却从来不是全部,他自觉这个选择在理智上其实没什么道理,在未来的某一刻他看着星海也许会后悔,但那时候起码有黄少天在他身边。如果他选择了在这个时候放手,之后的日子恐怕更加难熬——因为那是更漫长而无尽的等待。 

而且是两张票。叶修不觉得黄少天在这件事上对叶修的决定能作出预判,不按牌理出牌也是叶修所擅长的。叶修知道黄少天是在赌,只是现在叶修乐意让黄少天当那个赢家。 

作出决定后叶修就轻松很多,他打发包荣兴去玩游戏机,自己走进厨房开始择菜。这期间黄少天给他发了几条信息,通知堵车晚点回去的,问今晚吃什么还用不用再买点的,还有夸叶修贤惠的,此前的信息叶修全部恩恩恩恩的敷衍过去,只有这条调侃了黄少天一句:那是,毕竟晚上你受累,补偿你一下。黄少天直回了一串靠靠靠靠靠。 

那天晚上他们两个做爱,黄少天意外的热情和主动,他吸的特别紧,还在自己被折腾的眼泪都出来的时候拥抱住叶修,带着缠绵又缱绻的补偿意味吻叶修。 

我真喜欢他自作聪明的样子,叶修想,但实际上看起来超糊涂,很可爱。思及此处叶修更加卖力了。 

没关系,不要伤心,我怎么会让你一个人走呢?

 


“票呢?”叶修第二天早上被黄少天在屋里啪嗒啪嗒的脚步声吵醒,对方看见他惺忪的揉眼,便问道:“老叶你看见那个船票了么?你放哪了?包子说他送过来了。” 

“玄关台子上吧。”叶修踩着拖鞋晃到客厅,只看见黄少天火急火燎的找着地球飞往外星的船票,找到之后火速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喂?外居委售票办么?我身份编号HLXXXXX,一等地球居民,恩……一个月之前我买了两张从地球出发的星际船票……是的两周以后,有一张是家属票……恩谢谢,麻烦你,是的是地球政府给的优惠项目……鼓励探亲的那个,恩我已经收到票了,这上面是哪的语言啊?……呃……干嘛这么怀疑的语气,我不认识,真不认识,我是在地球出生的好不好。”黄少天对着电话絮絮叨叨,他注意到叶修的目光一直盯着自己,笑着继续说:“你能帮我把这两张票退了么?……对,不需要了。……不是家属的问题……谢谢但是不需要帮忙消除记忆,没事真的!……恩谢谢,顺便帮我预约一个登记……对,就是这个……就明天吧。再见!” 

挂了电话的黄少天长吁一口气,对叶修点了点头,“搞定了!” 

叶修一阵无语,搞定了?票退了?这什么神转折啊?虽然是这么想,但叶修还是挺开心的,只是他也好奇,“怎么这就不去了?” 

黄少天低下了头有些尴尬的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吻痕,“就昨天晚上不是和包子一起吃饭么,包子说的那些。” 

叶修点头,他们昨天晚饭的时候叶修刻意的引导了话题,让包荣兴当着黄少天的面又重复了一遍那个观点:在地球出生,顶多算不同物种,不能算外星人。但就这一句话能对黄少天有这么干脆的影响?叶修摆了摆手示意黄少天继续。 

“包子说的也对啊,老叶。我们顶多就算不同种族。我分明都没去过外太空,怎么算是外星人啊。我在地球出生,这里有我最重要的人生经历,我认识了很多朋友,和你。我昨天和家里联系提到了你,其实我不是第一次和他们说你啊,但我家里没想到我态度还坚决的。” 

叶修皱着眉问:“那你家里责备你了?” 

“岂止是责备,大骂了我一顿好不。”黄少天见叶修神色变了变,笑了两声继续说,“他们骂我为什么没有早点表明态度,还骂我说既然都扯不开了干嘛还想着离开,说我太幼稚了。” 

“不幼稚。”叶修说,“我可以理解你。” 

“所以我真喜欢你。”黄少天用叶修听不到的小声嘀咕,解释道:“我妈说没那么复杂,这种事不是用我去个远点的地方上班能比较的,老叶。我很向往那个地方,我听过太多看过太多其他人的口述和影像记录,我总会想那个被我父母心心念念的地方是什么样,我太好奇了。这是一个梦,我不去也不是不要这个梦了,只是我想的更加清楚,我现在到底想要什么。”

  “老叶,我不想和你分开。”黄少天吸吸鼻子,叶修隐隐约约从他眼里看到星星点点的泪光,连忙上去拉住黄少天的手。“我是真的喜欢你啊,老叶。” 

  那一点点的生理盐水是情到深处的条件反射,黄少天仔细在心里模拟如果真的和叶修分离,他会有多难受。他并且被此打败了。 

“不走就好。”叶修没多说,因为他想吻黄少天,他也这么做了。 

“现在只剩最后一件事了。”白日宣淫过后的黄少天懒洋洋的躺在床上对叶修说:“我家签证还是得去办一下。” 

“很麻烦?”叶修问道。 

“还好还好,有捷径可以解决。我严肃的和你说件事啊老叶,真的很严肃。” 

叶修想到黄少天之前的“严肃态度”噗嗤的笑出声,黄少天忍不住拍了他一下。“我说正经的,直接去办手续真的很麻烦。所以咱走最快的方法,你和我去外居委领个证,全宇宙认可的那种,我家就可以直接落地球户籍了。老叶,你愿意和我去领结婚证么?” 

“行啊。”叶修支起身体直视黄少天,“少天大大刚才是求婚了吧。” 

“靠!”黄少天猛地坐起来,“对啊!我这样就算是求婚了!太扯了吧?我在床上向老叶求婚了?什么鬼!” 

“你在床上。”叶修带着笑意重复道。  

“向我。” 他每说一段黄少天就咬他一下。 

“求婚了。”黄少天已经在叶修脖子上要出牙印了。 

“就在刚刚。”昨晚总结的叶修开始哈哈大笑,黄少天也跟着笑瘫在床上。 

“老叶,八月了,我想吃螃蟹。” 

“好,等会就叫叶秋给送。”

  

几天过后苦兮兮的拎着一整箱新鲜的大闸蟹送货上门的叶秋问道叶修:“你不是要出远门么?怎么不走了?” 

叶修叼着烟堵在门口,接过螃蟹递给屋里的黄少天,黄少天听到这句话探头出来问:“老叶说要出远门?” 

叶秋点点头,“是啊,还神秘兮兮的。交代了我一堆乱七八糟的,搞得像交代后事,吓死我了。” 

叶修从屋里敲了敲黄少天的头,黄少天回头甜甜的一笑,说道:“恩,不走了,家里挺好的,空气还新鲜,人文环境也好。”

“那就不留你吃螃蟹了啊。”叶修揽着黄少天带回屋里,合上了门。 

 

END


日哦真想吃螃蟹……

评论(13)
热度(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