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头本鹰

[王黄]绝配

summary:套路玩得深,谁把谁当真

warning:处男王和老司机天,年龄设定18和32吧。有一些喻黄?

 

  黄少天不喜欢雏,真不喜欢。年轻人嘛,除了猛了点基本没有优点,在床上还燥,一点小技巧就被缴械了,还喜欢说些自认为有情调的骚话,其实无趣的很。所以黄少天拒绝了喻文州的提议,对方在十分钟之前猜骰子连赢五把,刚刚郑轩已经哭丧着脸去买单了,徐景熙,宋晓,李远因为战绩并非垫底,所以逃过一劫。只剩下黄少天没挨罚。但黄少天其实是跃跃欲试的,喻文州这人鬼点子多,且向来惯着黄少天,说是罚他,实际根本是变着法子帮黄少天找乐子罢了。

  可黄少天这次依然坚持拒绝,并要求喻文州换个玩法,反正那边个不成。你看那笔挺的白衬衫和西装裤子,靠,还有牛津鞋,他还把衬衫下摆塞裤子里了,这人行不行啊?商务会谈啊?好学生走错地了吧。重点是一看就太嫩了,都不带超过20的。黄少天嫌弃的冲着喻文州目视的方向打量,没准这辈子还没开过荤,第一次进酒吧还只敢点橙汁,不睡不睡,睡了也没有成就感,没意思。要不然我和你睡也行啊,文州?

  他话说到最后一个“州”字时拖了个长音调,语气在舌尖打了个转,是黄少天惯用对喻文州撒娇的语调。挠的喻文州心痒,但还是笑着摇了摇头拒绝说,不敢不敢,睡不起睡不起。少天莫不是觉得这种类型自己拿不下吧?

  都是人精,这种程度的激将法能有什么效果啊。但黄少天不说,他抿了口止咳糖浆味的野格,面上很配合的摆出一副不服的神色。抬脚假踹了一下刚坐下的郑轩,说你去给我买瓶rio来。

  郑轩买单回来沙发还没坐热乎呢,哭丧着脸又去吧台要rio,酒保仿佛看智障儿童一样看郑轩,说老铁我家不卖水果饮料,要不你出去左拐便利店吧。郑轩冤,出酒吧之前对着黄少天比了个中指泄愤。

  这时刚才开始就所有所思的宋晓拉着李远有些惊愕的说,原来黄少没和喻文州睡过啊?

  李远也惊愕,喻文州不是直的么?

  黄少天耳朵尖,听到这几句在旁边嗤笑一声,直?别逗啊,喻文州要是直的那张新杰都得开花。他顺嘴圆了自己的梗,铁树开花懂不懂?

  李远做恍然大悟状,那看来喻文州是个很有节操的人……他话说到最后声音越来越小,因为这话听起来就像在嘲讽黄少天很没节操一样。黄少天本人倒是没多在意,大清早亡了,最终全人类都要走向性解放,他只是在这条路上快跑了几步。而且这事也没有对错之分,社会价值取向本身就是个选择性的筹码。什么?你不喜欢我这点?关我P事啦。

  李远有口无心,解释说我不是那个意思,就闭嘴了。黄少天点了点头示意他没放在心上,而后在李远看来莫名的说,喻文州就是怂。

  李远没懂,怂什么啊?但他也没问。

  黄少天其实也没懂,他也不知道喻文州在怂什么,但他依然只是觉得,怂呗,反正真的不关他黄少天自己什么事。

 

  黄少天半靠着吧台站在王杰希旁边,把上面印着hellokitty的水果饮料放在王杰希面前,说请你。王杰希只是一斜眼,伸出手掌推拒了一下说,不了,不喝酒。

  我靠,这都不喝,这比我想的还过分啊,这哥们到底来干嘛的啊?黄少天在心里翻着白眼腹诽,他现在嘴里萦绕不去的止咳糖浆味和刚刚抽的烟味缠在一起,腻的他有点想吐,水果饮料也没什么不好的,起码够甜,他不喝我喝。于是他自顾自的用牙咬开了瓶盖。

  也不怪乎喻文州注意到王杰希的存在,这哥们从喻文州一伙人进来就一直端正的坐在吧台前,不喝东西,面前虽然摆了杯白水,但看起来也是没动过的样子。蓝雨一群人酒过三巡,嗨翻全场之后,那哥们依然坐在那岿然不动。更有意思的是,从头到尾没有一个服务员去打扰他,这家店的经理走路都绕着他,看起来像是遇到上面哪个祖宗下凡了。现在黄少天异军突起,又果断被拒,一时就有点诡异。

  还好,抓住机会打破僵局正是黄少天所擅长的。对素未谋面的两个人来说,最容易消除陌生感的方式就是对某些事情达成共识,无论是多么微不足道的小事。这哥们从刚刚开始眉头就没放松过,黄少天心领神会,叫来服务员塞过去一张百元大钞,说帮我给你家驻唱的那位。

  服务员欣然,您要点歌么?

  黄少天点了点头说,我点他别唱了,耳朵疼。黄少天还装模作样的指着王杰希摇摇头,你看这小哥,都嫌弃成什么样了。

  驻唱一会就下台了,反正有钱赚,管别人是让唱还是不唱呢?黄少天转头笑嘻嘻的对王杰希说,小弟弟快谢谢我啊,我拯救了你的审美和耳朵。

  王杰希这时才正视了黄少天,他的目光巡视过黄少天的脸和染过的浅棕色头发,有些不乐意的说,我不小,你看起来也不大。

  你看,这不就有话题了么。黄少天心中比了个计划通,拽着椅子坐到了王杰希边上。我看起来不大啊,我就当你在夸我吧,但人可不能总被表面现象迷惑啊,你猜我多大了?

  王杰希思索了几秒说,不如你先说说我起来像多大。

  24有了吧。黄少天故意往上多说了几岁,一般这么问问题的小屁孩就是喜欢别人看到自己就觉得自己成熟稳重,其实明眼人一眼就琢磨出来他实际年龄,穿什么又不能完全决定气质,那股沧桑劲没在红尘里摸爬滚打走一遭肯定学不来。

  黄少天看见王杰希嘴角往上扬了扬,继续让王杰希猜,现在轮到我了吧?你猜我多大了?猜嘛猜嘛?

  王杰希说,十八吧。

  靠,真这么年轻么?黄少天得意洋洋,又怀疑道,你该不会只是嘴巴甜吧?过分了啊小同学。不过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吗,上次有个人上来就说我三十了,虽然我的确三十二了吧,但我是有名的童颜好不好?别人猜我的年轻从来没超过二十五行么?

  三十二了?王杰希看起来也没太惊讶,冷淡的反问回去。

  是啊,我都三十二了,老江湖了。所以你别不服啊,这年纪当你哥够了吧。黄少天耸了耸肩,又说,你叫什么啊?不喝酒我请你喝橙汁吧。

  我只尊重我认为值得尊重的人,和年龄没有关系。王杰希摆了摆手,苏打水吧。

  黄少天心说我好像没和你讨论这么严肃的事儿啊?这人怎么回事?这叫年少老成么,不对吧,怎么感觉是中二病还没好。心里虽然这么想,黄少天还是给他要了杯气泡水,酒保却说气泡水也不卖,黄少今天别是带蓝雨来找茬的吧?

  哪敢啊,黄少天又推了张百元大钞过去,哪的话啊老铁,谁不知道这家中草堂是老王家的地盘,社会社会,我们蓝雨可惹不起。

  还有你黄少惹不起的?酒保美滋滋收了钱,倒了杯汤力水推给王杰希。末了对黄少天说,金汤力,我忘了加金酒了。

  黄少天赔了个笑,虎牙露在外面,挺晃眼的。王杰希这时候说,我叫王杰希。

  真巧啊,你还姓王,你不会就是那个老王家的吧。黄少天给王杰希的汤力水插了根吸管,撅了撅嘴,我别这么倒霉吧?

  不是。王杰希答道,看到黄少天再次笑逐颜开,心里毫无愧疚感的想,我没撒谎,以后肯定是,但现在的确不是。

  那就好。黄少天点了点头,做自我介绍,我是黄少天,蓝雨的黄少天。蓝雨你听过没有啊?哎不过你一看就是优等生,估计也接触不到。咱们应该生活在完全不一样的世界啊。

  听说过一些,家里有人提到。王杰希说。

  那你家里挺厉害的啊?黄少天兴致满满,继续自说自话,但我不介意家里把孩子往这头带啊,哎我多嘴你别介意,我这人就是这样。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走上人生巅峰也挺好的,我这是没得选,要不然我也想上大学,你大学毕业了吧?

  黄少天说的好像有点怅然,王杰希也分不出真假,就随便听听了,他回答黄少天,没上呢,刚考上。

  黄少天惊讶的转了转眼珠,那你岂不是才十八?

  这次轮到王杰希点点头,颇为暗示的说道,只是来巡视产业。但此刻黄少天已经不把这放在心上了,只在心里感叹看喻文州这目标挑的,高中刚毕业的好学生,才十八,一看就没和男人搞过,这要是真和他上床得多麻烦啊,还得从头开始教。

  虽然他不喜欢,但也无所谓。没准他还能给小孩打开新世界的大门呢,黄少天想,这么说来我还真是个好人啊。

  简单点也可以。郑轩往这边走来的时候玩了个平地摔,一杯长岛冰茶直接全撒在了王杰希裤子上。黄少天一边替郑轩道歉一边骂郑轩不长心,郑轩懒懒散散假模假样的说不好意思啊我习惯了。

  习惯什么了?习惯了玩套路呗。这招他配合黄少天玩了多少次了,可以说是屡试不爽,接下来就靠黄少天自己了。

  要不你去我那吧,我给你换条裤子,好歹是我们的人给你添的麻烦。黄少天挠了挠头,微微缩起肩膀,那双带着可怜巴巴的眼睛此刻显得人畜无害。你放心,我绝对是好人!

  他看起来一派天真,且信誓旦旦,但就是毫无说服力。有人信才有鬼,王杰希偏偏表现的很上道,他一边拽着纸巾给自己擦裤子,一边说好,你带路吧。

  好好好。黄少天从椅子上蹦下来, 等我一下,我和我家队长打个招呼。

  那在门口等你。王杰希拍了拍黄少天屁股,黄少天回头抛了个媚眼。

 

  赢了吧,蓝雨的Ace如此想到。压根就没有我黄少天把不到的人。

  可算抓到你了,中草堂的大少爷如此想到,我的成年礼物,谢谢你自己送上门。

  两位心怀鬼胎,绝配。这一夜的路怎么往下走,不可说不可说。

 

END

  

  

*金汤力,金酒加汤力水,不加酒就是单纯汤力水啦

莫名的变成了黑道少爷王x小混混黄?

 @胭棠  妹子点梗,没有肉很抱歉啦……我发现每次和人讨论梗或者回点梗最后我写出来的东西都能跑题到宇宙扇区另外一头……



评论(30)
热度(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