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头本鹰

[叶黄]他俩睡过

Summary:所有人都觉得叶修和黄少天睡过,可叶修自己不知道这回事。

Warning:国家队OOC记事

“我觉得你和黄少天睡过。”张新杰推了推眼镜,冷漠的对叶修说。他说这件事的感觉和说“苏黎世天气不错”差不多,同样的语气还可以用在讨论“今天中午吃什么”的时候,反正叶修觉得不合适用在陈述说自己队长和自己队友睡过这回事。

叶修叼着烟,确认自己没听错之后问张新杰:“大冒险啊?”

张新杰眼神闪烁了一下,矢口否认道:“没有必要关系。只是队内规定不许谈恋爱。但鉴于国家队成分复杂,我只希望您能适当收敛,不要给其他队员带来不必要的困扰……”

“等等。”叶修狠狠吸了一口烟,用没夹着烟的手示意张新杰暂停,“什么时候规定队内不能谈恋爱了?”

“上面发的国家队指导文件,第27条明令禁止国家队内部恋爱。”

叶修毫无反应,张新杰笃定的说:“你根本没看文件。”他又好心提醒道:“身为国家队领队,我建议您,熟读。以免日后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咱都落地苏黎世了,上头还有空隔着半个地球管这些破事啊。”

张新杰答:“没准。”

“也是。”叶修叹了口气,上头的心思你不要猜,没准就找到个什么当作切入点,搞得你措手不及,进而人仰马翻。

“不过这不是重点吧。”叶修把话题拉回开头,“你们脑子里都想什么呢?我睡黄少天干嘛?”

叶修用了一个“你们”,张新杰对此不置可否。他的确没和谁玩真心话大冒险,他只是牌运比较差,才被一干人推出来找叶修八卦一件和他关系不大的事。他也不是真的在乎电竞局下发的那一沓红头文件,只是他正好看过,还记住了。

张新杰纠正叶修:“我是说你和黄少天睡过,不是你睡了黄少天。这其中的差别很大。”

“你是谁?你把张新杰弄哪去了?”

“是我本人。”张新杰严肃的说,又解释道:“不过此刻我代表了一个群体意识,你可以把我张新杰这个个人形象先淡化一下。”

“你的意思还是一帮小崽子八卦我,是吧。”叶修一阵头疼,他想过国家队不好带的无数个原因,但真没想过最麻烦的是这一帮人拿他和黄少天开涮。

“我没说。”张新杰依然冷漠,他冷漠的打开手上一直拿着的笔记本,冷漠的翻页,而后冷漠的开口:“基于你否认了我刚刚提出的论点,那么接下来请回答第一个问题。”

“我这到苏黎世第一天给你们放假是想让你们休息一天,不是让你们搞些这有的没的啊。”叶修哭笑不得,CCAV的采访都没张新杰搞得正式。

“如果你肯定了刚刚的论点,就没有这些问题了。”

“我不能承认我没干过的事儿吧。”

张新杰点了点头,说道:“你也可以选择不回答。”

“那倒无所谓。”叶修耸耸肩,“我是真有点好奇你们搞了什么幺蛾子出来。”

于是张新杰开始照着笔记本逐字念道:“如果没有睡过,你为什么要替黄少天拿行李?”

“队友爱不行啊?少天大大行李多,我就一个包,纯属友情互助。”

张新杰顿了一下,接着照着本子念:“方锐指出,他行李也很多,可你只帮黄少天提了。”

叶修一口烟呛进肺里,他剧烈的咳了几声之后指着张新杰的本子,“这都可以?”

“简单的预判而已。”张新杰头都没抬的回答叶修,并用钢笔在第一个问题后面打了个对号,“那就转到第三题,你在飞机上还给黄少天盖毯子了。强调,只给黄少天盖了。”

“这么刺激?那第二题是什么?”叶修抽了抽嘴角,表达不可思议。

“如果你直接承认了你和黄少天睡过,或者回答你和黄少天正在恋爱。才会跳到第二题。”张新杰解释道,并顺手在本子上划掉了一行。“现在第二题不重要,请你回答刚刚的问题。”

“因为……少天大大,冷?”

“张佳乐说,他也冷。”

“你叫他滚边开花去。”叶修笑骂道:“他那是永远被哥技压一筹,始终拿不到冠军的内心寒冷,等咱从苏黎世回去就好了。”

“我会转达给他的。”张新杰认真的记下,而后直视叶修,“叶领队,很有自信?”

“一般吧,激励民心用的那种自信还是有的。”叶修随手把弹掉烟灰,“都尽力就行了。”

“我觉得这点不需要担心。” 张新杰了然。“那么请允许我继续正事。喻文州表示,开会的时候你一看黄少天就笑。但实际,你看黄少天的时候是笑,看坐在黄少天身边的他的时候却不太友好。喻文州解释,他和少天真的只是队友情,还请叶神你不要误会。”

这次叶修张了张嘴,欲言又止。张新杰却自己先补充说:“刚刚你也说自己和黄少天是队友情吧。”

“我猜文州说的是真队友情。”叶修对张新杰这幅公事公办的态度十分没脾气,对方还管这个叫“正事”,叶修只怀疑到底是他老了提不起刀了,还是国家队这班人太飘了?

“那你是假的?”

“你非得这么认真的搞笑么????”

“我不觉得我的逻辑有什么问题。”张新杰皱眉,他很认真,并且从不搞笑。

“好吧。”叶修干巴巴的说:“这么明显吗?”

张新杰用钢笔末尾在本子上点了点,稍稍颔首表示是的,“喻文州觉得挺明显的了,王杰希也附和了他的意见。”

“他们都看出来了,你说黄少天能看不出来么?”

“我不知道。”张新杰如实回答,“他们是不同的个体。”

“刚才怎么那么厉害,你再预判一下?”

“预判只是总结经验。”张新杰不理叶修的挑衅,却还是多说了一句:“黄少天想看出来他就什么都懂,不想看出来就永远都是什么都不知道。”

“嗯。”叶修摸着下巴,若有所思。两人就沉默的对着坐了一会,叶修才开口:“你那本上还有其他问题么?”

张新杰把内容巡视了一遍,掠过苏沐橙留的“叶修哥向我提起黄少天的次数太多了,他们不可能没在一起啊?”和肖时钦的“气场很明显”,以及周泽楷的一串省略号,最后提到了他自己看到的一件事。

“你在飞机上没怎么睡,但下飞机还是带黄少天出去找中餐馆吃饭去了。最后你们打包回酒店吃的,因为黄少天发现你累了吧。”

“呵。”叶修轻轻笑出声,“是,他原来说过吃不惯西餐,趁着有空带他去满足口腹之欲,之后进入训练状态,就没时间再出去了。”

张新杰这次点了点头,合上了手中的本子。他说:“大家只是觉得你们都挺好的。”

叶修晃了晃烟盒,拿出里面最后一根烟叼在嘴里,却没点上,“那我是不是还得谢谢你们关心领队感情生活啊?”

“别谢我。”张新杰吐出他其实最真实的想法,“我一点都不关心。”

 

叶修下楼买烟的时候在楼梯口遇到黄少天,对方嘴里叼着一张信用卡,两只手都提着便利店袋子,正试图用手肘按到电梯按键,叶修看到立马上去接过一个塑料袋,把信用卡从黄少天抿着的嘴唇里拿出来。

“干嘛呢少天大大?”叶修替黄少天按了电梯,进了电梯之后才意识到自己是要出去买烟的。他现在嘴巴里空荡荡的有点难受,但也只得陪黄少天再上去一趟。

“屯粮啊。”黄少天提了提袋子向叶修示意,“没想到酒店门口就有中国超市,赶紧多买点,还能大家一起吃。老叶我跟你说,没想到这边东西还挺全的!连榨菜都有。”

“哎呦,是么,那回去分哥点吧。”

“去去去,就在门口,自己买去自己买去。”黄少天像要把东西藏起来一样转过身体背对叶修,又扭个头过来,问叶修:“你现在睡醒了?”

“睡醒了。”叶修点头,心说不光睡醒了,还被队友刺激到了。“都在门口了你还买这么多?”

“所以说叫屯粮!放屋里有安全感懂不懂!”

怎么和仓鼠似的。叶修想到这里顺手掐了掐黄少天的后颈,如果他俩以后住一起,黄少天会不会也是现在这样,每次去超市都买一大堆东西回家,家里到处都散落着零食方便面榨菜火腿肠?叶修又想,这好像也不太健康啊。

黄少天被捏的舒服,他还主动贴近了叶修一点,非常自然的动了动肩膀让叶修为所欲为。

于是电梯门打开的时候,楚云秀和王杰希看到的就是黄少天半依偎着叶修,叶修一只手揽着黄少天脖子的情景。

“不好意思。”楚云秀快速的道歉并且转身,王杰希一脸(叶修解读)“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们成何体统”的嫌弃表情,伸出手用打荣耀的手速快速连按关门键。

直到电梯门顺利关上,黄少天依然一脸莫名其妙。

“这两人发什么疯?他们是要坐电梯么?刚刚为什么不上来?”

叶修憋笑:“没事,他们就是觉得咱俩睡过了,所以才反应这么大?”

“啥???”黄少天差点把自己的吐沫星子喷出来,“你说什么?咱俩怎么了?我刚刚好像听错了?”

“你没听错,就是他们都觉得咱俩睡过了。”叶修放下揉搓黄少天后颈的手,电梯还有三层到达目的地。叶修一边在心里倒数,一边把脸凑到黄少天的面前,用唇轻轻的点上黄少天的额头:“少天大大,你看吧,他们既然都这么觉得了,咱们是不是不要让他们失望了啊?”

叮。

终点到,门打开了。

 

 

“你和黄少天睡过。”这次是王杰希,他语气沉静,叶修猜王杰希说“英杰别玩手机了快睡”的时候也是差不多这样。

“没完了啊?”叶修在心里翻白眼,“我看训练量还能再加。”

“我只是陈述事实。”

“别和张新杰学OOC啊大眼。”

王杰希嗤笑一声,“我觉得我们这波助攻你得请我们吃饭,吃中餐。”

你助攻什么了你们?你们不就满足了自己的八卦欲望么?叶修再次哭笑不得,但他还是说:“你还不如说赢了比赛请你们吃饭。”

“那还用你请么?庆功宴可以报销的。你那顿得另算,我们可是为你们操碎了心。”

“咸吃萝卜淡操心吧你们是。”

“可是你永远没办法叫醒装睡的人。”王杰希眨了眨不一样大的眼睛,他指的是之前的黄少天。

“的确是。”叶修这回抽了一口烟,他享受尼古丁吸进肺里给人体带来的愉悦,就像恋爱的感觉,就像黄少天在他身边时的感觉。

“我的确没办法叫醒装睡的人。叫不醒就叫不醒吧,我把他亲醒不就得了。”

 

END

 

 

叶修to众人:读书人偷书能叫偷么?叶修睡黄少天能叫睡么?那叫有情人进行合理的身体交流。所以你们皮这一下有意思么,最后不还是要吃狗粮。


评论(26)
热度(9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