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头本鹰

[周黄]热烈告白,理性讨论

Summary:周泽楷想要一次盛大的告白。

Warning: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孙翔。以及,这可能是轮回被黑的最惨的一次。

 


第一阶段

  周泽楷点了点头,他就像往常那样简洁的回答道:“初恋。”

  江波涛摇头,杜明唏嘘,吕泊远诧异,孙翔感叹:“明明就长了一张经验丰富的脸。”众人看向孙翔,孙翔连忙解释道:“我就是说队长长得好看啊。”

  一干人等懒得继续理他,话题回到之前,江波涛小心翼翼的问周泽楷:“队长的意思是,队长喜欢蓝雨的……剑圣,而且是初恋?不知道该怎么告白,所以来问问我们?”

  周泽楷又点了点头,并且用了一种满怀希冀的目光在众人身上扫视了一圈。轮回众人瞬间郑轩附体,全都感觉压力山大。只有孙翔漫不经心地说:“那就追呗?有啥难的啊?”

  听到这句话的周泽楷眼睛都亮了,他拖着凳子坐到了孙翔旁边,屹然一副要好好学习的模样。

  “经验。”

  “队长问你是不是有经验……”江波涛对孙翔解释,眼神却转向了吕泊远,“吕泊远应该有经验!”

  吕泊远连忙点了点了头,可他还没出口,就听孙翔意外冷淡的继续说:“这种事情不是都有经验的么?”

  杜明心里一突,心想不成功的经验能拿出来的话,我的确有。

  吕泊远眼角一抽,话是这么说,但怎么感觉哪里不太对劲?

  江波涛欲言又止,他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周泽楷感恩戴德,中国好队友!事成之后必有重赏!

  “就告白啊,表现的热情点,过程高调点,不就得了。”

  周泽楷歪着头,脸上挂着一堆问号,他看向江波涛求助,意外的看着后者一副“没想到还说的还挺有道理的”模样,吕泊远适时插话,他问孙翔,“你总告白?”

  “遇到喜欢的就去说啊。”

  杜明竖起耳朵听过来。吕泊远感叹:“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孙翔啊啧啧啧,成功率呢?”

  “没被拒绝过。”孙翔皱着眉想了想,“都说了啊,这不挺正常的么?”

  大家都觉得周泽楷该是个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男神形象,可实际上没有。说到底却是因为他的可选择类型太多了,挑挑拣拣的反而觉得没意思,所以他想,他就要等到有一天遇到那么一个让他心怀悸动的人。这些理由周泽楷当然不会说,要不然他人设就崩了,而且估计他们几个也不能理解这种特别的苦恼。可当周泽楷真的有一天遇到了那个人,这事又和他之前给自己定下的准则形成了悖论——他对爱情一事毫无经验,甚至“爱情”这两个人在他眼里都是一个模糊的概念,他意识到开始是因为在梦中对黄少天产生了欲望,但他总不能拉着黄少天的手说我想和你做爱云云,那对黄少天来说应该不叫求爱,而叫求揍。所以为了自己以后的人生大事做打算,他决定虚心向队友求教,就有了以上意味不明的一幕。

  大家还都觉得孙翔看起来大大咧咧,应该是和恋爱一事也没什么瓜葛,可实际上也没有。因为对孙翔来说,喜欢就去说,不喜欢就分开,这事只关乎自己的个人感受,从来没那么百转千回。他最擅长正面进攻,直球出手,打的对方措手不及,在各个方面都是。所以他是真的不懂告个白而已,为什么会搞得这么复杂?

  于是孙翔再次发挥自己所擅长的,他激励周泽楷:“上吧队长!告个白而已,多大事啊!”

  周泽楷手放在嘴边,他愣了几秒,而后问道:“失败呢?”

  这回轮到孙翔愣了,他终于开始认真的思索起来,但没多大一会他就反问回去:“你喜欢他?你喜欢黄少天?你真的喜欢那个话那么多的剑圣?”

  这次周泽楷坚定地点了点头。

  “哈哈哈哈!“孙翔发出一种愉悦的笑声,”那就行。总得去试试啊,不试怎么知道不行。“

  一旁的杜明受到各种会心一击,周泽楷则看起来若有所思,其他人也莫名被孙翔传染的不自觉露出了微笑。

 

第二阶段

  杜明抱着笔记本电脑坐下,他打开刚刚下好的工程项目计划书模板,为等下的会议内容记录做准备。江波涛拎了几本书回来,吕泊远瞥过去之后又转移了目光,他现在只想当做没看见书封上的《如何求爱!求爱的N个细节》,并且快速的关掉了自己手机界面的知乎提问——朋友想向喜欢的人告白,没有恋爱经验的我该给点什么意见?只有孙翔翘着腿在吃周泽楷贿赂给他的奥利奥,他还很好心的每一个进来的人他都问一遍:“吃么?”。

  没过一会周泽楷也回来了,他拎了一个巨大的便利店袋子进门,把里面的各式各样的饮料零食摊到桌子上,又推到其他人面前。这一切都好似他们马上迎来的不是夏休期,而是一次不太正经的作战会议,于是大家都安静的呆了一会,直到江波涛冷漠的合上了没什么重点的《如何求爱!求爱的N个细节》,他才对大家宣布:“在场的所有人,队长刚刚给咱们都买了去广州的机票,酒店也订好了……”

  杜明默默的关上了正在查询上海去杭州的高铁列车表。孙翔放下了手里吃到一半的奥利奥:“队长又不傻,这种事还要咱们跟着啊?”

  周泽楷羞涩的挠了挠头,江波涛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微笑着解释道:“不是你说的,要热情,要高调么。所以队长想让大家来捧捧场,你就当公费旅游了。”

  江波涛当然没承认,让队友去捧场这主意是他自己给周泽楷出的,其实只是因为他自己想去看热闹。

  “不过话说回来,队长。”杜明小心翼翼的开口,“你是一见钟情还是怎么着?没见你和黄少很熟啊?”

  周泽楷先点头,又摇头,随后露出了一种能闪瞎人眼睛的笑容,“在广州遇到过。”

  江波涛了然,“上次夏休期?你去广州旅游遇到黄少了?”

  “是。”周泽楷再次因为回忆而弯着眼睛,“帮了我忙,很可爱。”

  杜明这时也想起来了,“你说队长上次在广州丢钱包,发微博定位警察局那次啊。”

  去年夏休期周泽楷去广州玩,结果刚下飞机就被人偷了钱包,跑到机场警局报案,却因为个性问题只得和警察面面相觑。接到自家队长电话的时候江波涛当时远在C市探亲,一时间也急躁的不行,直到看到黄少天在队长带着警察局定位的微博下面(周泽楷认为)关切的回复“怎么回事?到广州落地就被抓了周泽楷哈哈哈哈???要帮忙么??你没犯事吧?”,他便直接拨通了蓝雨这位剑圣的电话。好在黄少天虽然表现的幸灾乐祸了点,可实际倒是很热心。周泽楷回来之后也没和江波涛详细讲过当时的情况,只有黄少天在接回周泽楷并找到周泽楷丢失的钱包之后给江波涛回过一次电话,并且许诺“既然都到我大广州了,我怎么能不好好招待一下啦,放心交给我这个东道主吧!没准之后你们队长就不回去了,直接来我们蓝雨了哈哈哈哈哈。”

  我们队长人还在轮回,心却留在蓝雨了。思及此处江波涛忍不住叹了口气,只希望以后不要嫁出去的队长泼出去的水,真的来个人在曹营心在汉。只是要不是这样自己也没热闹看了。

  “我还以为你和黄少天的联系只有群里的呵呵呢。”孙翔挠了挠头,“原来有谱啊。”

  原来你觉得没谱啊?其他人在心里默默吐槽。

 

第三阶段

  “首先,要热情。”江波涛点出主题,“一场盛大的告白,不能只有浪漫。我们要让黄少感受到队长炙热的爱意。”

  周泽楷眨了眨眼,赞同的说道:“没错,很爱他。”

  杜明打开手机淘宝,给大家看自己刚才以“告白”为关键词的搜索界面,指着一堆摆成心形点燃的蜡烛,“我觉得这个是必不可少的。”

  江波涛看周泽楷,周泽楷已经开始认真的计算摆一个超大大大大——的心形需要多少蜡烛了。于是江波涛用笔点了点杜明的笔记本电脑,“记下吧,到时候好规划。”

  “还有么?”

  “弹个吉他?”孙翔说。

  再次受到所有人关注的孙翔只觉得莫名其妙,他解释说:“电视剧学的,还真的好使。”

  除了周泽楷大家再次都把目光投向孙翔,吕泊远啧啧称奇,再次感叹:“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孙翔!”

  在孙翔把吕泊远拉回训练师上荣耀1V1之前江波涛说:“虽然不一定对黄少好使,但总归挺浪漫的,可以记一下。”

  提议得到肯定的孙翔得意的点头,“周泽楷,你要是不会我可以教你几个简单地和弦,到时候随便弹当伴奏就行。”

  杜明举手,“翔哥我也想学。”

  吕泊远趁机揶揄道:“你那个,等你有一天在荣耀里打的她起不来就行。”

  杜明吐血。吕泊远自顾自的晃了晃自己的手机,“我觉得这个不错,我们可以白在蓝雨门口,上面还可以写字,左边写周泽楷右边写黄少天怎么样?”

 

  杜明回过神来:“你认真的?”

  吕泊远回答:“那些结婚的在门口不都摆这个?只不过人家那个是拱门型,我觉得这个比较有创意……黄少天那么活泼,没准会喜欢。”

  孙翔附和道:“要不我们定做个周泽楷的脸放上去吧。”

  杜明不太想说话,因为江波涛竟然示意杜明把这个纳入计划当中。

  周泽楷拿着手机看来看去,目光扫过江波涛那本《如何求爱!求爱的N个细节》封面上有情人终成眷属的画面,封面上的那一对男女身穿礼服在教堂前拥抱,镜头前方几只白鸽飞过。这很美,周泽楷想,于是他补充道:“白鸽。”

  杜明打字的手顿了一下,他带着不确定的目光看向江波涛。江波涛轻咳一声,指着列着一长串互不关联的物品的清单,说:“白鸽,是的,白鸽。是个好主意。”

  周泽楷满怀期待的目光看向杜明,杜明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在列表的最后加上了:白鸽。

  “你们还有其他建议么?”江波涛的目光扫视过轮回众人,只有杜明趁周泽楷低头思考的时候嘴角抽搐着用指尖在他刚刚罗列的项目上一个个点过。

  “我是要建议,不是意见。”

  杜明觉得他们已经没人对这事作理性思考了。他们要找一个不知道白天还是黑夜的时候,在蓝雨门口,摆上奇形怪状的气球,点上一大堆蜡烛摆成心形,放出一群白鸽,让周泽楷在一切都萦绕着搞笑气氛的东西中一边弹吉他一边向黄少天表白。

  更何况,为什么就没人想想,要是黄少天不想答应周泽楷,那事情该怎么办?没有有情人,只有想太多,怎么办?

  “你也别想太多了。”江波涛想能读懂人心那样拍了拍杜明的肩膀,“别忘了,黄少天是个广州人,他们吃福建人。应该也可以试试上海人。”

  杜明看着跃跃欲试的孙翔和充满期待的队长,突然期盼着,要不台风还是比他们先到广州吧。

 

第四阶段

  杜明望着机场玻璃棚顶外的瓢泼大雨,第一次感觉到了什么叫心诚则灵。毕竟他实在是无法想象那一切要是真的发生了,他们轮回的老脸往哪放。即便那是周泽楷的脸也不行。

  在广州登陆的台风给全国大部分地区都造成了影响,上海也不例外。上海往广州去的飞机因两地的大雨和台风全部停港。周泽楷抓着手机看黄少天刚刚给他发来的信息,里面絮絮叨叨洋洋洒洒十几条,大意就是蓝雨训练营整个停水停电,地下仓库也进了水,现在基地大家都手忙脚乱,他要去下面帮忙搬东西,抽空给周泽楷报个平安,今晚就不联系了。

  周泽楷回过去一个注意安全,果然没再看见黄少天的名字变成“对方正在输入……”字样。意料之内,却也有点失望。于是他透过雨水远眺外面本来早该出发的飞机,不油然的生出一种“双城之间,你我无缘”的矫情感触。

  周泽楷并非是做不到用手机给黄少天远远的说一句“我喜欢你”,他甚至能说出更肉麻的话来,或者更色情的。他决定了的事情就一定会做,这件事在他心中的重点后来是真的从“告白”变成了“到底怎样告白。”。

  他的队友在这方面提醒了周泽楷,告白,应该是一个很重要的形式主义。周泽楷觉得,如果他成功了,那么这一切都将成为他人生中最美好的回忆之一。如果他失败了——那很有可能,但是也无所谓,周泽楷从一开始就没准备因为一次失败而放弃。这只是一次飞机延误,雨总会停,他总会到达广州。

  就像他兜兜转转,挑挑剔剔,还真的就让他遇到了黄少天。他们有完全和美好不沾边的初识和赛场上的针锋相对,却也有从天而降的帮助和“带你感受我的家乡”这样美妙的互动,这就让一切都变得乐观很多。周泽楷从未如此感谢过自己个性所带来的乌龙,他正因此重新认识了一个人,还爱上了他。

  重点是,周泽楷觉得自己不是单箭头。他总觉得自己能感受到来自于另外一个人的,带着爱,和尊敬的目光。那场不算短暂的广州之旅过后,他和黄少天的交情就从群里的“呵呵”之交,通过循循渐进的,变成了会晚上互道晚安,一点小事要讲给对方听的好友。但“我觉得他喜欢我”听起来实在像是年轻人对朋友间友爱互助的过分膨胀,所以他试探性的问过黄少天:“你喜欢的类型?”

  “我喜欢的类型啊?周泽楷我都不知道你这么八卦哈哈哈,不过告诉你也没关系啦,我喜欢……我喜欢安静一点的,毕竟我这么吵哈哈哈。最好也沉稳点的,还有硬性要求!荣耀打得好的!!当然长得好看就更好了!!”

  我觉得他在说我啊。周泽楷小心脏砰砰跳,他快速的回答:“我?”却又在黄少天发话之前欲盖弥彰的解释道:“我喜欢的类型?”

  黄少天那头传来一阵拖长音调的“哦~”,顿了几秒之后,才接着说道:“你让我猜你喜欢的类型啊?”

  “恩。”

  “活泼点的?毕竟你那么闷,互补啦。然后,恩……比较能说的?还是因为你闷啊,人不是都不喜欢和自己太像的吗?还有就好看的!毕竟你很好看啊我没在夸你我只是陈述事实!还有就是……恩?要会打荣耀的吧,要不怎么陪你啊,这叫有共同爱好。”

  周泽楷有些茫然的点点头表示赞同,虽然黄少天在电话那头看不见他的动作。如果一切行为都是发乎于情,止乎于礼,和他说了这些的黄少天是不是和他一样,每日带着那些隐秘的感情给对方留下一个接着一个的对话气泡,发送出的每一个都带着一颗看不到的小红心,他们的电波早就连成线,并在虚空中噼啪的打出火花。

  想起这些周泽楷就突然很想听黄少天的声音,他想给他打电话,现在就打。

 

最后

  孙翔被杜明弄醒在第五个小时的等待,他在vip厅的软沙发中伸了个懒腰,江波涛走过来,给他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并指了指不远处背对他们站着的周泽楷。孙翔在看到周泽楷正在打电话之前,先是注意到,雨快停了。

  “是黄少天?”孙翔问道。

  杜明点了点头,“最近怎么这么聪明?”

  “本来也不傻啊。”孙翔像是还没从睡梦中完全走出来,所以语气意外的有些冷漠,他抬下巴指了指周泽楷,“恋爱中的人。”

  杜明切了一声,忍不住问道:“你真的经验丰富啊?”

  江波涛这时才过来插嘴, “孙翔长得也不错啊。”

  孙翔打了个不响的响指:“大家都不错,轮回挺好的。”

  江波涛笑了笑,“是啊,小周也挺好的,所以我希望黄少天也是不错的那个。”

  杜明扯了扯自己登机箱,他刚刚从玻璃倒影中看到了周泽楷的脸,那张脸上有小心翼翼,有如释负重,而后的一瞬间,这一切全部崩塌,只剩下了无与伦比的幸福。

  “我觉得我们可以不用去广州了。”杜明笑着叹气,总结道。

  “干吗不去啊?”江波涛自然也注意到了,他晃了晃手里的登机牌,“都说了公费旅游,而且都等这么久了。”

  “是的。”吕泊远凑近杜明,“可以不用去和不去是两回事,你放心队长一个人去蓝雨主场面对黄少娘家人么?”

  挂了电话的周泽楷转身就看见自家队友一片和乐的奇妙场景,机场适时响彻起前往广州的xxx次航班准备登机,正是他们等了五个小时的结果。

  “那就陪队长去见男朋友吧,不过先说好,我们几个不当电灯泡哈,我们还是有自觉的……”江波涛小声碎碎念了一阵,提着行李走在前面。

  “恩,是男朋友了。”周泽楷捏着手机,小声的回答。

 

END


后续

杜明:江副队,你真的买了那些……告白,呃,告白道具么?

江波涛:队长报销,买了啊。蜡烛吉他,带着小周脸的定制大气球,寄到蓝雨了,黄少天收。



@吴面肿 谢谢妹子给了我灵感(捂脸,这篇给你么么哒

不好意思是一篇冷笑话大概和你想要的相差甚远6rz

评论(34)
热度(330)
886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