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头本鹰

[叶黄]千万不要随便打开瓶子

summary:好奇心害死天。 

warning:荣耀大陆背景,叶黄前提的触手play,一篇油腻腻的NC17

 

 

魏琛送给黄少天的生日礼物即使放到整个荣耀大陆上也可以说是独占鳌头。 

“说到底不就是盆草么?”只有黄少天本人不屑的撇了撇嘴,“而且怎么感觉这么诡异啊……” 

不怪黄少天嫌弃,悬浮在真空瓶中的植物,乍一看有点像普通的球藻,仔细看实际上宽下窄,有粗壮的枝丫从绿色球体中伸出,枝上的脉络以一种诡异的韵律搏动着,旁边还零星漂浮着几片紫色和绿色相间的叶子。 

“像棵心脏。”一旁的叶修总结道,转头看魏琛:“在哪搞到的?” 

“不可说不可说。”魏琛笑的老奸巨猾,“反正我保证独苗,整个荣耀大陆就这么一棵。” 

“是挺像心脏的。”又观察了一会的黄少天赞同了叶修的说法,“老叶你看它是不是还在跳啊?一下一下的和心脏跳动一样。魏老大,这玩意活得啊?” 

“能送你死的么?”魏琛弹了下黄少天的额头,“据说是个挺好玩的东西,不过具体怎么用不知道,你们慢慢研究吧,没准能帮你什么忙呢。” 

魏晨说完便套上宽大的斗篷准备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转头补了一句:“对了,千万别让喻文州那小子看见。” 

“哎哎哎?”黄少天撅着嘴替自己队长叫屈,“怎么了怎么了?为啥啊?魏老大队长又把你怎么了?” 

“他能把我怎么啊?”魏琛翻了个白眼,“嫌他烦行不行?” 

“哦魏老大别有偏见啊队长挺好的……” 

魏琛这次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叶修笑着捏了捏黄少天的后颈。 

 

将近傍晚那会叶修发现了黄少天不太对劲。 

“你已经看着这玩意看一下午了,看出什么了么?”叶修用烟斗磕了磕真空瓶的玻璃外壳,“少天?” 

“老叶,我觉得这东西有毒。”黄少天严肃的说,此刻黄少天盘着腿坐在床上,他回答叶修的问题,眼神却还挂在魏琛送来那颗诡异的球藻上,“感觉很不妙。” 

叶修皱眉,没道理有哪里不对劲只有黄少天一个人察觉得到,他重新审视了一遍那棵植物,再次问黄少天:“哪里不太妙?” 

“剑圣的直觉!”黄少天眼前一亮,“老叶,要不我们打开仔细观察一下吧!” 

“据说是个挺好玩的东西,是吧?”叶修抽了口烟,老神在在。 

黄少天眼睛更亮的点了点头。 

“想玩直说啊。”叶修这次用烟斗敲了黄少天的脑袋。 

黄少天切了一声,“我这不是征求你的意见呢么,让你做好心理准备,怕不好玩你会失望。” 

叶修气乐,坐到黄少天背后一只手围上黄少天的腰,一只手越过黄少天的肩膀去拿真空瓶盖子。这个姿势黄少天整个人都被叶修包住了,于是黄少天扭了扭身体,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直接仰躺到了叶修怀里。 

“开吧开吧,看看魏老大到底送来什么好玩的。” 

叶修点了点头,掀开了球藻瓶子。 

 

“然后呢?”两分钟之后,黄少天盯着满满漂浮起来最终在他面前的空中定格的球藻,半侧着头问叶修。 

“我哪知道。”叶修仰着下巴,“挪挪地,少天大大,脸差点撞一起。” 

“那是你脸太大。”黄少天习惯性抬扛,身体却听话的往下滑了几分,“要不你摸摸看?” 

“少天大大怎么不自己摸啊?” 

“自己来就自己来。“黄少天撇撇嘴,伸出指尖,在即将触到的一瞬间,一只更修长的手包住了他的手指,比他快了一步。 

“老叶?老叶?老叶!!!” 

“少天?”叶修眨了眨眼,从床上只起身子。 

“老叶你没事吧老叶??”黄少天有些焦急的去摸叶修额头,“真的出问题了?你刚才怎么突然就倒了?我去找魏老大吧。” 

“没事。”叶修摆了摆手,“魏琛没那么没谱,的确是好玩的。” 

“什么啊,真的假的?”黄少天将信将疑,直到叶修勾了勾手指,漂浮在空中的球藻飞向叶修,最后平稳的悬在了叶修的指尖上,黄少天才拖长声调,“哇哦……” 

“好玩的,少天大大玩不玩?” 

 



END

评论(4)
热度(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