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头本鹰

[叶黄]夜晚大作战

短,家常,小甜品


突如其来的灯光把叶修从酣睡中吵醒,他举起手背挡在眼前,半眯着眼睛问黄少天:“怎么了?”

“有蚊子。”黄少天如临大敌,光着脚啪嗒啪嗒的在地上跑来跑去。最后在书桌最下层翻出了一个电蚊拍,“嗡嗡嗡嗡嗡的烦死了啊啊啊跑哪里去了竟然敢招惹本剑圣还不速速出来受死!”

他一边说一边漫无目的的在空中挥舞电蚊拍,半天一无所获之后气鼓鼓的说:“一只蚊子怎么比魏老大还猥琐?”

半梦半醒的叶修呻吟了一声,抓过黄少天的枕头捂住了自己的脸。他就这么闷了几秒,又把黄少天的枕头还了回去,长叹了一口气提议道:“点蚊香吧。”

“味道太大了,我不喜欢。”黄少天皱了皱鼻子,“为什么它还不出来?我的银光落刃无处可放!”

叶修这下彻底清醒了,他直勾勾的盯着天花板,“姓魏的吧。”

“我看姓叶也挺合适的。”黄少天关灯,改为打开电蚊拍上带的小型照明灯,试图利用昆虫的趋光性瓦解蚊子的猥琐战术,弓着腰小心翼翼的放慢步子,嘴里还念叨着诸如“小蚊子乖乖快点出来”的奇怪童谣。

“有道理。”叶修在黑暗中举起一只手指晃了晃:“所以蚊子不咬我,因为是我亲戚。”

“要不要脸啊你?”黄少天电蚊拍指叶修,颇有夜雨声烦剑指君莫笑的架势。他用下巴点了点自己手臂,又抬了一条腿到叶修面前,“不咬你咬我啊!你看看你看看!这一晚上咬了我六个包!手臂上两个!一条腿上两个!腰上还有呢!那就是七个!”

这回叶修拧开了台灯,他一只手顺势抓住了黄少天的脚踝,另一只手从床头抽屉里拿出一管软膏,没理黄少天的絮叨,只是开始给黄少天红肿的地方上药。

黄少天哼唧了一声,干脆的坐到了叶修被子上享受服务,还自觉地伸出手臂,又撩起睡衣指着腰侧给叶修看,“你看是不是!我怎么觉得后背也有点痒啊?老叶你帮我看看后面有没有被咬帮我挠挠先。”

叶修干脆扒掉黄少天整个上衣,手指在黄少天后背摸索了一会,抹了点药,“还真被咬了,后背有两个。”

“烦死了。”黄少天撇撇嘴,“和你一起睡就这样,老叶你什么血型啊你为什么从来不咬你只咬我凭啥啊?”

“AB啊。少天大大侧过身点。”

黄少天听话的挪了挪身体,又发出一串靠靠靠靠靠靠,“我靠老叶我也是AB啊?为啥啊为啥啊?讲讲道理啊这有失公正!”

叶修嗤了一声,拍了拍黄少天的后颈,“抹完了。”

“哎老叶你手真凉。”黄少天拉过叶修的手和自己的叠在一起,“天这么热儿,你手为什么还这么凉啊?不对劲吧?你有没有哪不舒服啊?”

“儿化音用错了,是天儿这么热,少天儿大大。”叶修拍掉黄少天凑过来摸他额头的手,拉下来用自己的手捂凉——这当然是扯淡,但盛夏之时有个天然冰块给黄少天解暑,还是很舒服的。

“那你这就是体虚,不行啊老叶,要不改天我带你去看看中医吧,开点汤汤水水的喝一喝就好了。我小时候也有点,我妈就给我搞了一大堆拿回家,我天天早上就坐在餐桌前拆小药包往矿泉水瓶里面倒,然后晃一晃拿出去喝一天,好吧其实一大半都倒了吧,毕竟那味太恶心了……”黄少天说着说着整个身子就都陷进被里了,叶修干脆挪到黄少天之前睡得位置让黄少天躺回来。电蚊拍被叶修顺手拿过放到了地上。

“我不肾虚就行了。”叶修拍了拍黄少天的胸口,把空调温度调低了一度,“睡吧?”

“哎可我蚊子还没打到呢。”

“姓叶的蚊子啊,没准被你吓跑了。”

“那你怎么没被我吓跑啊?”

叶修笑出声,“我这不是被你吓的都不敢跑了么?”

-

-

黄少天推开叶修搭在自己身上的手臂,在黑暗中匍匐前进,摸到了书桌旁翻找。

“又怎么了?”叶修口齿含糊不清的问道。

“电,蚊,拍,呢……”黄少天一字一顿,用喉咙口虚虚的发声。

“我这边呢。”叶修招了招手,闭着眼伸手把黄少天拖鞋边上的电蚊拍摸起来递过去。

“哦谢啦。”黄少天接过来继续挥舞,悄声无息的。

“所以说点蚊香吧,少天。”

黄少天声音恢复正常语调,“等会的啊你看我一个剑定天下就拍死蚊子了。你都听不到么???不科学啊嗡嗡嗡嗡的真的烦死了!!”

叶修真没听到,他和黄少天同居以来睡眠质量稳步提升,只要黄少天不动,不到早上可能公鸡都叫不起来他。黄少天对此非常满意,指着叶修眼睑下渐渐消失的黑眼圈得意洋洋说都是他的功劳。

现在叶修很无奈,于是他选择起床帮黄少天点蚊香,他就这蒙蒙亮的天色把一板老式蚊香支起来,拿起桌子上的打火机。

“别啊别啊。”黄少天伸手虚空抓了一把,“说蚊香对鼻炎不好,你最近不是犯病呢么?”

“啊?”叶修愣了一下,吸了吸鼻子,“没听说啊,而且没多大味吧。”

“我妈刚和我说的,他说医生和她说的。”

“什么医生?”

“什么微信公众号上的……”

叶修这下真的笑了黄少天半天,黄少天简直想挠他。“我这不是为你好么?????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鼻炎那么难治得多注意点啊!”

“得得得。”叶修摆了摆手,真的把蚊香放下了,“我错了我错了,我不点。”

黄少天呲着虎牙对叶修挥了挥电蚊拍。

“那我陪你打蚊子吧。”

“睡你的得了。”黄少天看都不看叶修,专心找蚊子,“咱俩怎么睡着睡着就换边了啊?我说刚才怎么找不到我拖鞋。”

“傻了吧?你刚才不是起来一次么。”

黄少天回忆了一下,哦了一声,“我这不是睡蒙了么!赶紧打死你家亲戚,打死好睡觉!”

“成成成。”叶修站起来,从黄少天手里接过电蚊拍,打开小型照明灯开始认真战斗。黄少天眨着眼睛寻觅了一会,抱着手臂坐回床边。

“老叶你说这蚊子从哪进来的啊?这两天也没开纱窗啊。”

“昨天下午等个快递往里搬东西,开了会儿门,可能是那会儿飞进来的。”

黄少天不说话了,叶修停下寻找蚊子,绕到黄少天那头把一秒入睡的黄少天埋进被里,亲了亲他的额头。

-

“啪滋”

-

“哇靠老叶!打死了???”黄少天从床上弹起来,天已大亮。他一脸懵逼的摔回去,被床垫弹起来,才意识到叶修已经上班走了。

他扭头看到床头插排上插着一个电蚊香液,瓶子上书无色无味无毒,他思索了两秒,觉得自己大概是傻的才会买老式蚊香片呢。

一会起来记得去找个药堂抓点药,还可以煲点汤,他迷迷糊糊的想着,也不能太苦,要不干脆去问他妈,只要别是微信公众号的偏方就行了。

END

评论(20)
热度(366)